分类
人在国外

儿童多语言或双语言环境下语言学习问题

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孩在国外出生并长大,这样面临着在家里和父母讲中文在其它地方讲当地语言的事情。对于这种双语言甚至多语言环境里成长的小孩,他们的语言学习问题怎么办?是以中文为主还是以外语为主?

我小孩出生于比利时,10个月大开始送到我所在大学(根特大学)的托儿所,当初希望他能够和其他小孩一起玩而不至于太孤单。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岁半,中文没有问题,因为我听得懂,荷兰语我虽然不懂,但据托儿所的老师说,也没有问题。这是怎么做到的?说说我的故事。

我暂时所在的比利时国家虽小,却有三种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我所在区域是荷兰语区,当地人们自然讲荷兰语——不过大部分人也会讲英语,就好像你去山东了,山东人都讲山东话,但非山东人和本地人讲普通话也是没有问题的。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从我小孩出生以后,双语环境就直接摆在小孩的面前。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和询问了孩子托儿所的老师们后,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首先,双语甚至多语环境至少在欧洲很普遍,要知道欧盟有27种官方语言,因此一个国外的家庭,比如妈妈是法语,父亲是英语,爷爷是西班牙语,奶奶再是挪威语,这并不是不可能,而这种多语环境中长大的小孩,只要方法得当,小孩不但语言学习不会受到影响,反而对思维能力提升有好处。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方法呢?答案便是:每个人对小孩只坚持讲一种语言。以我小孩为例,我和我妻子都讲中文,所以只坚持和他讲中文,而他在托儿所的时候,和比利时小朋友以及托儿所的阿姨老师们,就任由他们之间讲荷兰语。这样做的结果会让小孩具体面对某个人的时候,就会自动采取相应的语言。

再以我的小孩为例,他面对父母的时候,由于天天讲中文,所以就会说中文,并用中文的思维方式思考,而见到荷兰语的比利时小朋友时,他又会采用荷兰语说话,并用荷兰语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

相反,如果不是每个人坚持讲一种语言,比如我会中文和英语,一会儿和他说英文,一会儿和他说中文,会导致他的语言系统和思维方式紊乱,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失语症,因为小孩不知道用哪种语言说,变得害怕开口,久而久之导致失去语言功能变“哑巴”,这些失语症或自闭症听起来比较可怕,但谁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果。

举个例子来说明这种紊乱:妈妈指着一个苹果对孩子说:苹果,隔一天,又用英文说:Apple, 小孩将来看到苹果的时候,是说“苹果”还是”Apple”呢?显然头脑混乱了。相反,如果小孩见到说英语的人只说”Apple”, 而看到说中文的人只说“苹果”,世界还会那么乱吗?

如果每个人只坚持一种语言和小孩说话,其实在小孩的脑子里,所有的语言和思维方式形成的是一个系统,只不过是小孩在面对具体一个人的时候知道调用哪些词汇——不同的发音和不同的思维方式,但这些发音和思维方式都是有序的,孩子也就能够正确使用它们。或许,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中国学生学习英文那么困难。

一个较明显的现象,双语言/多语言环境中的小孩语言发展速度较慢,尤其是男孩,毕竟相同的时间学习两种语言自然比只学习一种语言慢。凡事有弊皆有利,这种双语甚至多语学习的训练过程有益于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的提升。等小孩长大,能明白不同语言之间的区别后,会更容易运用不同的语言。

我很少见我小孩说荷兰语,因为和我说话的人不是说英语就是说中文,没有语言触发他的荷兰语开关。今天带他出去玩的时候,他和隔壁的非洲小朋友一起玩,我偷偷地观察,两个小朋友居然用荷兰语讲得特别好,我心里突然感慨:“这是我的儿子吗?这个日夜和我在一起的小人儿,居然和别人说些我一句也听不懂的话!”高兴的是,我总算亲自知道:他在双语言环境中的语言已经不成问题。心中的担忧石头落地。

2012年9月16日 星期日 晴 写于比利时根特 OBSG

分类
人在国外

祝儿子两周岁生日快乐

两年前的今天,儿子诞生了。一年前的今天,儿子周岁了。今天,儿子两岁了,儿子,生日快乐!

时间真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小孩慢慢长大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慢慢老去,这心情只能用“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来形容。

两年来,小孩的出生当然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曾经有几次半夜哭闹的时候,当时真想把儿子从窗外扔出去!又比如儿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很是揪心。不过过来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或许这就是人之天性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小孩,并不会计较这些得失。

与烦恼相比,小孩的到来也带来了欢乐,并且比烦恼多得多。就像一本育婴书里第一句话:新的希望开始了。看着TA可爱的样子,一天天的变化……这种欢乐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小孩成长的出生与成长过程对于为人父为人母的大人也是一种成长。比如小孩出生的那个晚上,让我感受到了生命&母性的伟大。这也使我对于石家庄的婴儿安全岛现象持非常赞赏的态度,这绝对是社会的进步,任何一条生命都应得到尊重。有人质疑弃婴的上升,事实上没有。

我想没有父母会像扔垃圾似的把自己亲生小孩送走,而接收弃婴的事情早在欧洲就有了,博友南风和蓝在“外国人怎样弃养孩子”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这个现象。从这个事情上,我觉得石家庄福利院的韩金红院长和那些保育员们真伟大,能想到并做到一般人想不到更做不到的事情,善举!

回到正题。早在上两周,就收到了根特市市政厅发过来的贺卡,虽然是一张小贺卡,但还是觉得非常温馨——有人在乎你。等到真正生日的今天是周三,小孩在托儿所待着,所以托儿所的阿姨们按照惯例给他开个小Party庆祝生日,倒也觉得挺好。我越来越发现欧洲这边总是把小孩的事当成大人的事一样重视,而大人之间的事又简单得像小孩子之间。

家长带点生日蛋糕和饮料参加就行。今天托儿所有14个小孩子,看到小家伙们都一本正经地唱生日祝福歌,安静地等待着吃蛋糕,觉得托儿所的阿姨们不简单,居然把这些小东西们调教得如此讲规矩。从这些小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把孩子们培养得讲规矩对于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也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整个生日庆祝视频被我录好,不过托儿所有隐私规定,就不在网上公开了。下面是小孩一年来的成长照片。

IMG_7512

IMG_7736

IMG_8140

IMG_8289

IMG_8629

IMG_8868

IMG_8982

IMG_9139

IMG_9368

IMG_9836

IMG_9893

IMG_9996

谢谢杜兄夫妇赠送的生日礼物和卢兄夫妇的生日蛋糕!

分类
人在国外

比利时Merelbeke小镇上的狂欢节

欧洲不只是科隆这种大城市才有狂欢节(carnival),在比利时也有,比如与科隆同期、在比利时较为有名的Aalst狂欢节。其实又何止是Aalst, 在根特市旁边的Merelbeke小镇,也有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我刚来比利时的时候,便租住在这个小镇上长达一年。说是小镇,但当地人自己说这不过是个little village, 就是一个”小村子”。不过这个”小村子”,可不是一般的小村,环境很漂亮,各种设施比如银行、超市、体育场等也非常齐全。

“小村子”里住的应该都是很有钱的人,好多房子都是独门独栋的别墅, 甚至一栋别墅独自建在一个私家园林里,古朴又漂亮,非常气派,以至于我现在住根特市中心的时候,还经常怀念那个”小村子”,虽然这些美好的东西不属于自己,但看看也挺好!何况我们当时也是一员“村民”,甚至当时生小孩的时候,镇上的市政厅还给过100欧元的红包——这种情况在比利时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的。

当年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在住地旁边见识过村子里的狂欢节,虽然没有科隆的场面那么大,分发的礼物也没有巧克力和鲜花,但由于就在“家门口”,倒也挺亲切,并且热闹而有秩序,感觉自然挺好。

去年本来打算带着孩子去看看,可惜错过了。今年孩子妈在市政厅网站上查到狂欢节的时间和地点,刚好孩子也快两岁了,于是带着他去看看,无论他将来在哪里,Merelbeke是他出生的地方,非比寻常。

虽然去镇上的公交由于活动而改变了路线,但去那个地方还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下了车就到了活动的开始地:一个教堂旁边。花车,展示车,音乐声此起彼落,中国人热闹喜欢放鞭炮,西方人喜欢用震得地板都发抖的音响,方式不同,目的一样。街旁的人们也穿得五颜六色,一边聊天一边喝啤酒,很有狂欢节的气氛。

整个活动,警察没有少忙活,安全,消防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花车的最后便是警车,在警车之前的是扫大街的清洁车,前边一边撒彩纸和糖果,后边就有清扫的卡车,组织得还真不错。更为有意思的事情,看到了我小时候玩过的五六个人同穿一双“长鞋”的游戏,还有像中国一样踩得很高的高跷——全世界的人们玩起来还真不分国籍。沿路抛洒的糖果还是不少,不过也只限于糖果,比利时这么出名的巧克力一块都没有,热闹也是需要节俭的?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种活动就是图个热闹,就是拣到的糖果也不怎么吃。

关于整个活动细节,多说也无益,一图抵万言。

时间:2012年3月18日(周日)下午2点
地点:Merelbeke, Belgium
事件:Merelbeke狂欢节

merelbeke-carnival-2012 (1)

merelbeke-carnival-2012 (2)

merelbeke-carnival-2012 (3)

merelbeke-carnival-2012 (4)

merelbeke-carnival-2012 (5)

merelbeke-carnival-2012 (6)

merelbeke-carnival-2012 (7)

merelbeke-carnival-2012 (8)

merelbeke-carnival-2012 (9)

merelbeke-carnival-2012 (10)

merelbeke-carnival-2012 (11)

merelbeke-carnival-2012 (12)

merelbeke-carnival-2012 (13)

merelbeke-carnival-2012 (14)

merelbeke-carnival-2012 (15)

merelbeke-carnival-2012 (16)

merelbeke-carnival-2012 (17)

merelbeke-carnival-2012 (18)

merelbeke-carnival-2012 (19)

merelbeke-carnival-2012 (20)

merelbeke-carnival-2012 (21)

merelbeke-carnival-2012 (22)

merelbeke-carnival-2012 (23)

merelbeke-carnival-2012 (24)

merelbeke-carnival-2012 (25)

merelbeke-carnival-2012 (26)

merelbeke-carnival-2012 (27)

merelbeke-carnival-2012 (28)

merelbeke-carnival-2012 (29)

merelbeke-carnival-2012 (30)

merelbeke-carnival-2012 (31)

merelbeke-carnival-2012 (32)

merelbeke-carnival-2012 (33)

merelbeke-carnival-2012 (34)

merelbeke-carnival-2012 (35)

merelbeke-carnival-2012 (36)

merelbeke-carnival-2012 (37)

merelbeke-carnival-2012 (38)

merelbeke-carnival-2012 (39)

merelbeke-carnival-2012 (40)

merelbeke-carnival-2012 (41)

merelbeke-carnival-2012 (42)

merelbeke-carnival-2012 (43)

merelbeke-carnival-2012 (44)

merelbeke-carnival-2012 (45)

merelbeke-carnival-2012 (46)

merelbeke-carnival-2012 (47)

merelbeke-carnival-2012 (48)

merelbeke-carnival-2012 (49)

merelbeke-carnival-2012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