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小孩

如此狠心的父母,我看不下去了

在Facebook上看到这么一个虐待孩子的视频(YouTube视频,国内需翻墙。此视频上传到国内Youku,审核结果是:已屏蔽,含有网络低俗内容),已经被浏览100多万人次,我强忍着看完,再也不敢看第二遍。

偶尔在孩子极不听话的时候,轻轻地做做样子我认为是可以的,比如轻轻地拍一下孩子的臀部。但是,使用“刑具”工具的话,就有了性质上的变化,视频中的“妈妈”(我猜测)居然用树枝条抽打自己的孩子,用脚狠踢全身各个部位,何况这个小孩估摸着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如此虐待小孩的行为,即使在国内我估计也是触犯了法律,在国外就更不用说了。父母如此对待小孩,不但不会对小孩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给小孩造成身体和心灵双方面的损害,留下长期的心理阴影。我很难说这样的行为能将小孩教育成一名未来合格的公民。

身为父母,我想有必要将这个视频“分享”给大家,让我们自己去思考,无论是否已为父母。对于拍摄者,一方面,我感谢TA将此次事件记录下来“分享”给网络,减少这种虐童事件;同时我觉得TA也应该当即制止这种虐待儿童行为。每一个孩子都是社会的一分子。

儿子三岁生日快乐

一年又一年,儿子的生日又来了,这一次三岁了,祝儿子三岁生日快乐!想起我们爷儿三代,他现在三岁,他爹三十岁,他爹的爹六十岁,岁月面前,人人平等。

回想这三年来,一岁以前担心孩子是否能吃好、睡好。两岁之前,担心是否能适应环境、不生病、好好走路。两岁到三岁时,担心他说话、日常行为习惯、从托儿所到幼儿园的适应过程。

总体来说,这一年来,儿子表现还不错。吃喝拉撒都很正常。只因为一次正常的感冒看过医生,也没有打针吃药。到幼儿园后,他也很喜欢他的老师和新朋友们。

语言方面,不论是中文还是荷兰语都还不错。记忆力很好,前不久试验性地教他认识五十多个不算简单的汉字,他居然几乎全部能记住,实在出乎意料。不过我不打算过早地开发这类死记硬背的东西,那些是将来学校的事情。

需要进步的地方是胆量不够大,不像有的小孩很“猛”,只能在以后成长过程中加以克服,或者也要扬长避短。

两到三岁的小孩,已经具有自己的思想,会简单的逻辑推理,因此有时候会有自己的小小心眼。当儿子不遵守纪律,犯明显的错误时,我们开始要求罚站反省,以此来约束他使他有所教养,而不是无理取闹。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能配合好,显示出较好的可塑性。人如果年纪大了,要改善自己实在困难,哪怕像我这种年龄段。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小孩的可塑性较强,在小的时候就应该培养出良好的习惯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在我看来,跟没上学前能背出唐诗三百首、上学后考试经常拿高分不是一个层次的事情。

生一个小孩不容易,育好一个小孩更不易。在我所住的城市里有一个中国妇女,早年从中国离异嫁到比利时再次离异,一直与前夫生下的儿子相依为命。好在比利时具有良好的福利条件,日子过得倒也平安。她辛辛苦苦把孩子养育大,要求严格,用她的话说:人家还以为这是后妈。最近,她的孩子高中毕业,即将上大学。

与此相比,她国内的姐姐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业,如今财富不是问题,儿子二十多岁,由于早年疏于管教,如今成一标准啃老族,和父母吵架时能拿着菜刀相待。对比今日之情况,她对她姐说:我一点也不羡慕你们的财富。她是有资格说这话的。人一到老年甚至中年,如果子女太不像话,多少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

忙于事业与养育子女两件事本身并不矛盾,但要兼顾好两者实在是一件较难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孩子现在三岁,心智慢慢成长,如果不加以管教而放任自流,将来也会是一件麻烦事。我衷心祝愿所有像我一样的年轻父母们注意好孩子的成长过程,今天多一点用心,明天少一点操心。

再次祝儿子生日快乐!

土木坛子

土木坛子

Update: 周日(5月19日)邀请朋友聚会,庆祝三岁生日。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儿子在托儿所两年的作品展

儿子于虎年2010年5月出生,到今天已经两岁又七个月。从十个月大时送到托儿所,到现在为止在托儿所待了近两年,元旦一过,他就要开始上幼儿园了。比利时的幼儿园属于义务教育,面向两岁半以上的孩子。对家长来说,义务教育就意味着不必像托儿所那样需要收费了。

在托儿所的这些时间里,他从爬到站、从站到跑,从不会说话到能简单说些荷兰语和中文,小孩成长的时光过得很快,为人父母的我,希望他快快长大,却又不想失去他那份童真——我一直觉得人大了就不好玩了。

虽然小孩子们在托儿所里就是玩,但老师们还是会安排他们做些小手工或者绘画。说实话,这些“作品”我也看不懂,但它们可能也能反映出孩子的心理世界,就像我平常在博客里杂七杂八地写些文字,也是反映出我心里在想什么。今天孩子他娘把他在托儿所里的“作品”整理了一下,将它们拍出照片,作个纪念。

感觉托儿所里的老师们也很用心,把小孩子的“作品”也挺当回事,作品完成后,还会放在托儿所的走廊上让家长们观看,并让家长带回家。事情虽小,但把小孩子的事情当作大人的事情一样看待,我想是没有错的。总有人问我国外的孩子教育经验,我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窍门,不过是顺其自然,把孩子当成个人看待。

作为孩子的爹,我也把这些照片公布在博客上,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这份当爹的喜悦。替儿子说声:现丑了。

son-art-work (1)

son-art-work (2)

son-art-work (3)

son-art-work (4)

son-art-work (5)

son-art-work (6)

son-art-work (7)

son-art-work (8)

son-art-work (9)

son-art-work (10)

son-art-work (11)

son-art-work (12)

son-art-work (13)

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元旦愉快,新的一年里安康!

儿童多语言或双语言环境下语言学习问题

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孩在国外出生并长大,这样面临着在家里和父母讲中文在其它地方讲当地语言的事情。对于这种双语言甚至多语言环境里成长的小孩,他们的语言学习问题怎么办?是以中文为主还是以外语为主?

我小孩出生于比利时,10个月大开始送到我所在大学(根特大学)的托儿所,当初希望他能够和其他小孩一起玩而不至于太孤单。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岁半,中文没有问题,因为我听得懂,荷兰语我虽然不懂,但据托儿所的老师说,也没有问题。这是怎么做到的?说说我的故事。

我暂时所在的比利时国家虽小,却有三种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我所在区域是荷兰语区,当地人们自然讲荷兰语——不过大部分人也会讲英语,就好像你去山东了,山东人都讲山东话,但非山东人和本地人讲普通话也是没有问题的。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从我小孩出生以后,双语环境就直接摆在小孩的面前。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和询问了孩子托儿所的老师们后,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首先,双语甚至多语环境至少在欧洲很普遍,要知道欧盟有27种官方语言,因此一个国外的家庭,比如妈妈是法语,父亲是英语,爷爷是西班牙语,奶奶再是挪威语,这并不是不可能,而这种多语环境中长大的小孩,只要方法得当,小孩不但语言学习不会受到影响,反而对思维能力提升有好处。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方法呢?答案便是:每个人对小孩只坚持讲一种语言。以我小孩为例,我和我妻子都讲中文,所以只坚持和他讲中文,而他在托儿所的时候,和比利时小朋友以及托儿所的阿姨老师们,就任由他们之间讲荷兰语。这样做的结果会让小孩具体面对某个人的时候,就会自动采取相应的语言。

再以我的小孩为例,他面对父母的时候,由于天天讲中文,所以就会说中文,并用中文的思维方式思考,而见到荷兰语的比利时小朋友时,他又会采用荷兰语说话,并用荷兰语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

相反,如果不是每个人坚持讲一种语言,比如我会中文和英语,一会儿和他说英文,一会儿和他说中文,会导致他的语言系统和思维方式紊乱,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失语症,因为小孩不知道用哪种语言说,变得害怕开口,久而久之导致失去语言功能变“哑巴”,这些失语症或自闭症听起来比较可怕,但谁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果。

举个例子来说明这种紊乱:妈妈指着一个苹果对孩子说:苹果,隔一天,又用英文说:Apple, 小孩将来看到苹果的时候,是说“苹果”还是”Apple”呢?显然头脑混乱了。相反,如果小孩见到说英语的人只说”Apple”, 而看到说中文的人只说“苹果”,世界还会那么乱吗?

如果每个人只坚持一种语言和小孩说话,其实在小孩的脑子里,所有的语言和思维方式形成的是一个系统,只不过是小孩在面对具体一个人的时候知道调用哪些词汇——不同的发音和不同的思维方式,但这些发音和思维方式都是有序的,孩子也就能够正确使用它们。或许,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中国学生学习英文那么困难。

一个较明显的现象,双语言/多语言环境中的小孩语言发展速度较慢,尤其是男孩,毕竟相同的时间学习两种语言自然比只学习一种语言慢。凡事有弊皆有利,这种双语甚至多语学习的训练过程有益于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的提升。等小孩长大,能明白不同语言之间的区别后,会更容易运用不同的语言。

我很少见我小孩说荷兰语,因为和我说话的人不是说英语就是说中文,没有语言触发他的荷兰语开关。今天带他出去玩的时候,他和隔壁的非洲小朋友一起玩,我偷偷地观察,两个小朋友居然用荷兰语讲得特别好,我心里突然感慨:“这是我的儿子吗?这个日夜和我在一起的小人儿,居然和别人说些我一句也听不懂的话!”高兴的是,我总算亲自知道:他在双语言环境中的语言已经不成问题。心中的担忧石头落地。

2012年9月16日 星期日 晴 写于比利时根特 OBSG

祝儿子两周岁生日快乐

两年前的今天,儿子诞生了。一年前的今天,儿子周岁了。今天,儿子两岁了,儿子,生日快乐!

时间真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小孩慢慢长大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慢慢老去,这心情只能用“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来形容。

两年来,小孩的出生当然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曾经有几次半夜哭闹的时候,当时真想把儿子从窗外扔出去!又比如儿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很是揪心。不过过来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或许这就是人之天性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小孩,并不会计较这些得失。

与烦恼相比,小孩的到来也带来了欢乐,并且比烦恼多得多。就像一本育婴书里第一句话:新的希望开始了。看着TA可爱的样子,一天天的变化……这种欢乐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小孩成长的出生与成长过程对于为人父为人母的大人也是一种成长。比如小孩出生的那个晚上,让我感受到了生命&母性的伟大。这也使我对于石家庄的婴儿安全岛现象持非常赞赏的态度,这绝对是社会的进步,任何一条生命都应得到尊重。有人质疑弃婴的上升,事实上没有。

我想没有父母会像扔垃圾似的把自己亲生小孩送走,而接收弃婴的事情早在欧洲就有了,博友南风和蓝在“外国人怎样弃养孩子”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这个现象。从这个事情上,我觉得石家庄福利院的韩金红院长和那些保育员们真伟大,能想到并做到一般人想不到更做不到的事情,善举!

回到正题。早在上两周,就收到了根特市市政厅发过来的贺卡,虽然是一张小贺卡,但还是觉得非常温馨——有人在乎你。等到真正生日的今天是周三,小孩在托儿所待着,所以托儿所的阿姨们按照惯例给他开个小Party庆祝生日,倒也觉得挺好。我越来越发现欧洲这边总是把小孩的事当成大人的事一样重视,而大人之间的事又简单得像小孩子之间。

家长带点生日蛋糕和饮料参加就行。今天托儿所有14个小孩子,看到小家伙们都一本正经地唱生日祝福歌,安静地等待着吃蛋糕,觉得托儿所的阿姨们不简单,居然把这些小东西们调教得如此讲规矩。从这些小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把孩子们培养得讲规矩对于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也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整个生日庆祝视频被我录好,不过托儿所有隐私规定,就不在网上公开了。下面是小孩一年来的成长照片。

IMG_7512

IMG_7736

IMG_8140

IMG_8289

IMG_8629

IMG_8868

IMG_8982

IMG_9139

IMG_9368

IMG_9836

IMG_9893

IMG_9996

谢谢杜兄夫妇赠送的生日礼物和卢兄夫妇的生日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