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导师

重回哈尔滨

DSC00770.JPG

月中,抽空去了一趟哈尔滨。掐指一算,上次离开哈尔滨的时间是9年前。

DSC00784.JPG

这一次去的主要原因是导师巴恒静教授八十大寿,大家特意商定了日子,一起为老先生庆祝生日。

欣喜的是,导师80大寿依然稳步健走。他从教一甲子,桃李遍天下。

师从先生12年,领我进入水泥混凝土科学的神奇世界。不止科研,导师的为人处事、生活态度都深深教诲了我,他是真的以身作则教导我要淡泊名利、为人正直、待人友善、治学严谨、对研究充满激情、保持好奇心和身体健康。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先生待我不薄。哪怕本次聚会,在我出发前特意电话我确定我是否能参加,上飞机前一刻还跟我探讨学术问题。

听人说,我在国外的时候,他依然不断念叨我,希望我回校任教。聚会时,又特意安排我上台和大家分享想法,外出游玩时还特意拉我和他合影。

DSC00794.JPG

DSC00795.JPG

DSC00807.JPG

今年也刚好是我硕士研究生毕业10周年。趁此机会看望了一下留在学校任教的老同学们,以及校园里的一草一木。

校园里的每张脸孔虽然陌生了,但依然还如当年那般青春洋溢。显然,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们,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的人不同”。只是时间太短,来不及再次细看校园。

再次回到校园里的心情显然和10年前完全是两回事。我问自己,假如有能力让时光倒流,我愿意选择回到过去成为这些年轻人学生们吗?我内心回答是否定的。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现在的一切都很好,何必要回到过去?

DSC00782.JPG

IMG_2869.JPG

DSC00774.JPG

DSC00773.JPG

DSC00778.JPG

DSC00820.JPG

DSC00817.JPG

DSC00819.JPG

DSC00822.JPG

只是,想到导师的八十大寿,清贫的导师依然能吸引自五湖四海的弟子们来相聚,我开玩笑地对大家说:等我八十大寿时,估计花钱请也请不到这么多人来为我祝寿。

DSC00787.JPG

再次恭祝老先生生日快乐,寿比南山!

用文字打败时间

上次回国时路过广州勺子博主知道后,专程不上班从深圳开车跑来广州见我。

在咖啡厅坐好后,他掏出电话联系佐仔博主,一会儿功夫他也过来了——不可思议地快,于是有了下面这张三个博主合照(2015年10月26日)。

gift-blogger (1)

对大部分人来说,网络上的朋友虚幻不真实,我们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完全像老朋友一样开怀畅谈,甚至许多话不必开口,却已了然在心,就像当年刚到英国时见到赖博主一样。这也许就是博客的魅力?

gift-blogger (2)

勺子很客气地给了我一个见面礼,我不客气地收下了。从包装到做工,都是一支很文艺的笔。后来我用这支笔写下了这句话:用文字打败时间,感谢勺子先生。

gift-blogger (3)

无独有偶,上次在比利时和博士导师告别时,他也送我一支LAMY笔,也很不错。更巧的是,在他送我礼物之前,我送给他的是一支根特大学的纪念笔。

gift-blogger (4)

那就用文字打败时间吧,笔就是这个象征意义。

和导师预约

昨天和导师预约谈一下课题的事情,后来老师又说没有空,大概是过两天要去南方开会,需要整理材料,看来又得等下次了。

有时候实在不明白,导师带学生,到底应该把学生放在什么位置呢?我的导师还算是非常好的了,要是遇上很不负责任的导师,那是多么尴尬的情况呢?

哈尔滨的小雨

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哈尔滨老下雨,隔不了几天又下雨,本来这边的温度就比南方要低,现在一下雨就更低,以致于有时穿一件衣服都有点凉。不过比起南方有的地方39度的气温,我还是喜欢这难得的凉爽了。冬天那么冷,夏天还是非常舒服的,这也许就是哈尔滨的特点了。

下午去找我的博士师兄去讨论课题的事——导师让我和他共同做一个课题。师兄住一校区,他这一段不知怎么搞的,身体有点不对劲,他说每天都醒得很早,于是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搞得有右半边脸有点失去知觉的感觉,这几天天天跑医院去针灸……看来博士生的压力真有点大。

找他谈完我们的事情后,他给我一本厚厚的书和一些电子论文,沉甸甸的感觉让我觉得这课题的难度也不小……走出他的公寓,发现阴阴的天雨下得还不小,于是我一路小跑,赶上学校的班车。回到二校区,发现自己淋了个半湿。

以前总是觉得在南方才会经常下小雨的,没想到在哈尔滨这个地方也会经常有这种小雨,真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和导师打羽毛球

傍晚吃完晚饭,下了公寓准备去教研室的时候,看见我的一博士师兄和另一个人也从我们宿舍楼前经过,我一细看,居然是导师——老头子一身运动服,头戴一个小白帽,我一打招呼,原来他们是去土木办公楼(院办公楼一楼有个阳光大厅,有乒乓球台,羽毛球场,简直就是个运动场)打羽毛球去!我都吓了一跳,老头子今年都六十多岁了,居然跟我们这些小伙子打羽毛球!这真是一场好戏!呵呵。

导师问我有没有时间,叫我要不也一块去打。我一想,我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嘛,就算有事,老头子您邀请我去打球,我能不去?随时奉陪!

于是我也就跟着老师去了。后来加上一个研二的师兄——这家伙原来是他们本科的体育部长!我们一共四人,于是双打!呵呵。

我原以为老头子动作肯定很慢的,没想到,老头子反应还挺快!球技也不错,还一蹦一跳的,活泼得很,接球,扣球,都比我预料中的样子好得多!打到兴致之处,还说以后要整个教研室的人都来参加这些球赛,组建几个队(把我安排作为替补呢,因为另几个师兄的球技很高的,所以我这只能算是下下等的球技了),要打几场比赛云云。

一不留神,我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球。后来,老头子累得满头大汗,我们几个也累得不行了,于是,我建议休息一下,老师说好。休息一会儿后,师兄问老师还打不打,他说:两年多没有打羽毛球了,好久没有锻炼了,今天就先打到这吧。我真是服了他了,这么久没有运动了,居然一打就是打一个多小时,体力惊人!难怪他平时都不午休的!真令我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甘拜下风!

看来向老头子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啊,至少,体力这方面都得向他学习,好好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没错!

最后,导师说,明天还来打!我不知他明天还会不会来,说不定他一忙,又忘了这事了。

不过,老头子还是挺好的,平易近人,对学生很关心,和他手下所有的学生关系都挺好。想起来,能遇到老头子也算是不错了,至少这是我愿意看到的师生关系。

和导师打了一场羽毛球,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