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实验室

很不靠谱的英国人

England-sheffield
1 Mar 2015 @Sheffield, England

我印象中欧洲人办事很认真细致,不过英国人好像不是,至少我经历的有些事情的确如此。

我现在的办公室(谢菲尔德大学)是新装修的,安装的门锁也是新的,拿着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进门不需要开锁,出门反而需要开锁,锁装反了。

新的办公室需要新办公桌,找的是一家专业设计公司设计布局并制作办公桌,拉过来所有桌子后,发现最后两张桌子放不下,原来设计公司拿到的图纸表明办公室宽度是3.2米,等桌子做好拉到现场发现放不下时,量出来办公室的真实宽度是3.1米。

正常情况下,公共场所的门都是进门时候拉开,出门时候推开,所谓“进拉出推”,这样做的目的是在紧急情况比如火灾时利于室内人流疏散,不用任何操作就门就被推开了。而我们整个楼层实验室的大门开向都是反的,进去直接推开,出来时反而要拉开。

楼层有少量放射性物质,因此设置了门禁系统,进入楼层时需要刷卡。在这个非接触遥感式刷卡的年代,这个新安装的门禁系统却需要将卡放在卡槽里刷一下,是真的刷卡,有时候还需要刷好几次才能成功,这种老式的门禁系统极不方便。

实验室里的出水口需要设置污水沉淀池,可以将固体泥沙沉淀过滤。可是工人施工时,在水龙头水槽处设置了一个U形管,类似于马桶出水口的那种U形管,这样一来,泥沙将直接沉淀在U形管底端,长此以往,将会堵塞管子,而远处的沉淀池却派不上用场。

只是一个楼层的实验室和办公室,就有这么多令我觉得奇怪的事情,我算服了英国人的办事风格,太不靠谱了。

如何品尝葡萄酒?[下]

接上回葡萄酒的基础知识,这回总结亲身体验的葡萄酒品尝主要技巧。

三、如何品尝葡萄酒?

葡萄酒的品尝是一个很主观的过程,主观到什么程度?同一人同一种葡萄酒不同时候可能会有不同的品尝感受。它的确算得上是一门学问。葡萄酒品尝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观、闻、尝。

Cheese and Wine

品酒的环境对温度和光线有特定的要求,温度一般不宜过低,整体而言,在6度到20度之间。光线也要适度,以适合观色。虽然酒杯有国际标准,但普通的鸡蛋型红酒杯子一般都可以。高脚酒杯必须干净,酒杯干净与否,除了看酒杯内部,还要检查酒杯是否有异味。

眼观色:倒上一点点葡萄酒,首先观察颜色,轻轻转摇一下杯子,让酒在内壁上挂杯,以此欣赏酒的颜色,年份酒颜色较深,在边缘会有橘黄色痕迹。酒精度高和糖份多的葡萄酒较浓稠,容易在酒杯上停留。再查看酒面是不是漂浮物(酒瓶木塞屑),酒体是否清澈、透明,是否有沉淀……观察颜色时需要一个对比强的背景色,一般是白纸或者白色的桌面。

Cheese and Wine

鼻闻香:酒一倒到酒杯中,就可以用鼻子闻酒的气味,葡萄酒的成份非常复杂,除了酒精和水分外,还有多到数不清的各种有机物,因此,葡萄酒的气味也很复杂。刚倒出来的酒是一种气味,然后轻摇酒杯大约10秒钟,酒中更多的芳香物质会挥发出来,当然也有一些成分与空气中的氧气反应,使得葡萄酒气味会有新的变化,此时就着酒杯深吸一口气,体会酒的气味——这当然也需要敏感和富有经验的鼻子。总之,前后两次闻吸酒的气味,感受葡萄酒带来的自然与人工合作的独特气味。

Cheese and Wine

口尝味:观看颜色、赏闻酒香之后,就可以亲口品尝了。小喝一口,让酒与整个口腔中各个部位的味蕾接触,感受酒的味道。

虽然是简单一口,它也分三个阶段。

起始进攻阶段:葡萄酒一入口,前后两种味觉相差甚大,因此,味觉的刺激会较大,属于葡萄酒的味道“进攻”阶段。酒的味道一般由四个部分组成:酒精、鞣酸(单宁)、酸味、残余糖带来的甜味。理想情况下,好的葡萄酒中,这四个味道会有一个很好的平衡,不至于某种或某几种味道占驻上风。轻轻让酒在口腔中与舌头接触,体会酒的味道:口感是轻还是重?鲜脆还是细腻?香甜还是干硬?一切皆需自己体会。

中间演化阶段:葡萄酒在口腔中停留片刻后,适应味觉上的强烈刺激后就是演化阶段,此时酒的真正味道显现,品尝者能感觉到酒的口味特征,甚至能知道酿造的葡萄特性,酿造过程中的加入的其它物质味道,比如贮酒的橡树桶、雪松木、烟熏、泥土味道……尤其是白葡萄酒等新酒上更加明显。

结束回味阶段:结束回味阶段是酒已喝下去或者吐出来后(由于品尝葡萄酒时,哪怕是每种酒只喝一小口,也可能会喝很多,所以专业品酒师会将酒吐出来),葡萄酒的味道在口腔中停留的阶段。虽然酒不在口腔中,但仍会有一些残余酒和味道,此时感受酒的味道是不是停留较长时间?这种酒后的感觉如何?是像水一样的清爽、牛奶一样的软绵还是奶油一样的黏稠?是甜还是苦?想再喝一口还是不再品尝这种酒?

Cheese and Wine

最后,根据品尝的整个过程,判断:刚刚品尝过的葡萄酒,喜欢还是不喜欢?

Tip: 换尝另一种葡萄酒时,如果有必要清除口腔中的味道,可以吃一点面包,就可以恢复味觉校正到平常位置。

四、结束语

总之,简单的一杯葡萄酒,从酿造、贮藏、品尝,每一个环节都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就像我所研究的水泥材料,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品尝葡萄酒的这种缓慢、繁琐的过程可能会让急性子的人无法接受,但是,抛开常饮葡萄酒有益健康不说,葡萄酒品尝反映的是西方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它与国人喝白酒时一饮而干的情形截然不同。

整个品酒过程中,讲解都是荷兰文(只有我一个人不是比利时人),我自然一句也听不懂,好在全部内容由我的导师用英语为我“同声传译”,令我感激不已,或许他去中国时候也感受到了这种不懂当地语言的情形,于是他也能体会到我的感受。教授后来有事离开后,又特意交待另一比利时同事给我简单地翻译,也一并感谢。

老实说,如果从活动参与度和活动内容来讲,组织这样的活动不算完美,再加上价格偏高,难怪外国同事就只有我一个了。我的导师甚至私下建议秘书下次可以组织一次品尝巧克力的活动,那样就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了。可是,葡萄酒是欧洲的饮食文化,我们作为外国人,也应该多参与才能更了解当地文化。

至少,我觉得这样的活动挺好,亲自参与品酒,对葡萄酒的认识比只看维基百科等知识要深刻得多。我看到网上有相关的关于葡萄酒品尝中文介绍,但要么不全面、详细,要么就是与我的体验有出入。

既然是学习,我把这些知识总结记录一下,顺便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喜欢。

如何品尝葡萄酒?[上]

两周前参加了一次品酒活动,我觉得挺有意思,便把这次品酒心得体会记录下来。

一、实验室组织的活动:Cheese and Wine

实验室的一位博士生同事和秘书要组织一次”Cheese and Wine”的聚会,邀请大家参加,价格28欧元一位。和以往组织的活动几欧元相比,这个价格不便宜,几位中国同事都没有报名参与。我考虑到这是人家的葡萄酒文化,再者一个中国人都不参加,也不太友好,而且我也没有理由相信人家组织这次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于是参加一下。

到了活动的那天晚上(3月21日,根特大学建校日前一天),才发现除了比利时本国人,外国人只有一厄瓜多尔的已当外公的55岁博士生同事,还有我,并且前者在吃完Cheese晚餐后,有事离开。所以只剩下我一个外国人。

活动分两部分,前半部分是品尝欧洲各国风味的奶酪(Cheese)。咱们中国人不吃奶酪,我更是吃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吃到酸的、甜的、咸的、没有味道的,各种各样味道的奶酪,就当《谁动了我的奶酪》的一个实际体验罢了。

我最关心的是活动下半部分:品尝葡萄酒(wine tasting)。虽然我在欧洲这几年喝过一些地道的葡萄酒,但对葡萄酒的了解实在是肤浅得很。

Cheese and Wine

二、葡萄酒基础知识

吃完Cheese,就是葡萄酒品尝环节。请了一位专业人士,来自一专门销售葡萄酒的公司。他给每个人发一份今天晚上要品尝的葡萄酒信息:分别为白葡萄酒(含香槟)、红葡萄酒、甜点葡萄酒三大类,共12种葡萄酒。接着他开始讲解起葡萄酒的知识,并按照信息列表上的顺序给大家倒上葡萄酒,一边听讲解,一边品尝。

开宗明义,葡萄酒的英文名是“wine”,它是一个专有的保护名词,也就是说,wine 就是葡萄酒,葡萄酒就是wine,具有法律效力。

葡萄酒当然是用葡萄酿造,这与亚洲的粮食酒,比如中国的白酒、日本的烧酒(sake),用淀粉发酵变成糖份,然后再转化到酒精不一样,葡萄酒是直接从糖份发酵到酒精。葡萄酒专用的葡萄有特殊要求:阳光、温度、产量。像南非、智利、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有较好的条件种植这种葡萄。而像比利时这各地方生产出来的葡萄酒品质欠佳:葡萄生长时的阳光太少。

对产量也有要求,单位面积葡萄园不能生产太多的葡萄。葡萄颗粒以小为好,产量太多,颗粒太大,葡萄质量就越差——因为土壤的养份和光照能量是固定的。这件事只能遵从大自然,人类必须在量与质上妥协。

在过去科技不发达的时候,还要考虑到酿造时的温度,所以在过去只能等到春天,温度上升时才能酿造。现在计算机和空调可以精确控制温度等各种条件,所以有了葡萄就可以酿葡萄酒。

专业人士讲解葡萄酒知识

一般而言,带皮的葡萄酿造红葡萄酒,不带皮的才能酿造白葡萄酒(含带气的香槟)。因为葡萄皮中的色素导致酒的颜色变暗红。也因此,红葡萄酒的收藏时间可以很长久。因为葡萄皮直接与环境接触,造出来的酒抗氧化性能等较强,而白葡萄酒对环境较敏感,酿出来就不像红葡萄酒那样能长久收藏,最好就新的喝。

严格来说,每一种葡萄酒对应的食物都不太一样,但总体来说,红葡萄酒(red wine)配红肉:猪肉、牛排、羊肉等,白葡萄酒(white wine)配白肉:鸡肉、鱼肉等。甜点葡萄酒(dessert wine),顾名思义,配甜点。

如何品尝葡萄酒?[下]

注意实验过程中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污染

作为理工科的研究生,一般都需要做一些实验。没有实验验证,理论就难以行得通。在操作实验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实验材料,比如化学试剂。有些化学试剂看起来透明清澈,但毒性很大,对人体的健康影响巨大。因此,实验室安全教育就尤为重要。如何在实验过程中保护自己,如何处理实验室中的垃圾等。否则,还没有把科学研究搞清楚之前,身体健康倒被科学研究搞倒了。

我曾经在中科院青岛某研究所待过一段时间,看到他们从事生物方面的实验研究时,用各种化学试剂对海洋生物提取DNA,然后PCR跑电泳等。一位比我年长的研究生告诫我,没有事的话,不要进入这些生物实验室,都是有毒的东西。他还告诉我,他们的实验污水几乎直接就排到了附近的海水里。这把我吓一跳,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大海,而这些蓝蓝的海水里居然有科研机构排放的有毒污水,看着每天在海水浴场游泳的老头老太太们,真的不敢想象。

我相信国内肯定有相关的制度要求,约束科研单位的污水排放处理,否则,科研单位都没有带好头,就更别说生产企业的排污情况。可惜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些制度没有好好执行。还有一点,我记得我在国内当学生的时候,也没有受到这方面的教育:作为研究人员,要如何保护自身的安全,如何保护环境而不能随意排放实验室中的垃圾污染物。

当我在比利时的实验室开始做水泥方面的实验时,从一开始,技工就告诉我关于实验垃圾的处理规定:比如,酸类液体垃圾物质应该放到一个专门回收桶里,碱类垃圾液体物质放到另外一个专门的回收桶里。其它的固体垃圾要放到相应的回收地方。含汞类的垃圾则放到含汞类的有毒物质垃圾桶里。化学试剂也要按要求放到相应的储物柜,并配有相应的标志。无论执行有多好,至少让我突然感觉到了这种安全环保的意识。

总体而言,大家是按照这样的要求来执行。然而也有例外,我就发现一台压汞仪器被硕士研究们操作时,洒出了一些水银,却没有清理干净,有一些小小的水银散落在桌面上,仔细一看,闪闪发亮,看起来倒是漂亮,但水银是巨毒金属,长此以往,水银挥发到空气中,理论上就会被人体吸收。很可惜,实验室里人员似乎未引起重视,甚至连学校相应的安全检查人员例行检查也没有发现此问题,更别说提出整改。我也对此事就慢慢失去了警惕。

直到前不久,我去学校医院体检时,我和医生提到此问题,医生对此很重视,告诉我此事不容马虎,巨毒的水银对人体影响巨大。并要让我提供相关信息,他将反映到学校的安全部门。我也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才发现我的安全意识也过于薄弱。虽然水银量不多,但挥发到空气中,被人体呼吸吸收后,哪怕是一点点,带来的健康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对于那些天天接触到有毒物质的研究人员来说,如果有类似的事情,就会更严重。

人们总是以为像博士研究生这类人群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注意到。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一是因为研究人员的研究范围一般都不宽,只对自己从事的那点东西很熟悉,对于其它的知识不过一门外汉;二来是意识上的不重视,对于那些不是立马就见效的危害都选择性地忽略。

可是,健康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觉得最为珍贵。在这里,对那些和我一样也要从事实验研究的朋友提个醒,注意实验过程中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污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明天是除夕,龙年最后一天,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蛇年里:新春大吉,幸福安康!

实验室前的板栗熟了

这是来比利时的第三个秋天了。每年的九月底到十月初,都是比利时气候最好的时候,天气晴好,绿草油油,最重要的是实验室门前的板栗熟了!熟透了的栗子很自然就掉落在草地上,弯下腰捡起来就是了。

由于当初种下去应该只是作为绿化之用,所以这样的板栗完全绿色有机,无污染,无肥料,完全没有人管理——即便是栗子掉在了地上比利时人也不会去捡,同事说有些当地年轻人不知道这玩意儿还能吃,如果真要吃也只知道去超市购买,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让人们远离大自然,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了?也正因此,带上小孩在周末去捡栗子,让他感受大自然,感受比利时美丽的秋天。拍了几张照片,贴在此作为纪念。

附煮栗子小技巧:煮之前将栗子划开一个小口,这样煮出来后就容易剥开,不会粘壳。

magnel-lab-chestnut-2011 (1)

magnel-lab-chestnut-2011 (2)

magnel-lab-chestnut-2011 (3)

magnel-lab-chestnut-2011 (4)

magnel-lab-chestnut-2011 (5)

magnel-lab-chestnut-2011 (6)

magnel-lab-chestnut-2011 (7)

magnel-lab-chestnut-2011 (8)

magnel-lab-chestnut-2011 (9)

magnel-lab-chestnut-2011 (10)

magnel-lab-chestnut-2011 (11)

magnel-lab-chestnut-2011 (12)

magnel-lab-chestnut-2011 (13)

magnel-lab-chestnut-2011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