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安仁县

安仁奇石仙姑洞的传说

我喜欢人迹罕至的自然风光之地,不喜欢人山人海的风景名胜。以前在老家时没有发现,出来后才发觉在我的老家(湖南省安仁县)还真有一些地方非常秀美。邻乡豪山就是一例,该乡有一处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大湖仙,我表妹家就在那山脚下,所以这山我去爬过两回,每回去的时候住在何表妹家,自然非常方便歇息。

有山就有水。在那高山之间的峡谷中,有一条清澈美丽的小溪,号称江垅。我多次听人说起这个地方,更奇的是一块奇石,名曰仙姑洞,更被我们老家人称之为“张果老的卵”(这“卵”字是方言的音,意为男性生殖器),石头的故事更是被人传得神乎其神,黄花姑娘听了还得脸红一阵。可惜关于这石头的具体来由,也只是人们口口想传,并未见具体文字记载。

今日见一本地驴友——安男先生整理好此奇石的传奇神话故事,虽不能以科考之精神来实证对待,然而当作本地文化传说,是再好不过的素材,正如历来自然奇景多是“三分长相、七分想象”。安男先生放在封闭的QQ空间,我见后将之搬至敝博客,希望将故乡的传说传播到更多的人们。谁不说自己家乡美?以下为安男的文章内容:

乍看名字还以为仙姑洞是一个居住着仙姑的大溶洞,其实这只是一块大石头上的仅能伸进一个人头的石窟。这块奇石,这个小洞却源源不断地引来了周围几县的人前来祈福爱情,祈福生育。

在安仁豪山,大湖仙和香火塘的水汇集高源村五石潭再进入大峡。谷深林密,水流淙淙,奇石磷峋,猿鸣凤飞。这个峡谷就是江垅。

安仁仙姑洞

浦阳河源头之水从江垅口流出的那个地方有个依山旁水的村落,叫做暖水塘。这里住着何氏人家。他们世世代代喝江垅水长大,男的壮,女的美。何二郎家小女天生丽质,长得樱桃小嘴大眼睛,秀气玲珑,身轻如燕,人称秀燕。离家不远处是江垅的出水口,那里有块巨石酷似狗脑矗立,旁边由几个天然大石头自然堆砌成一个水坝,叫做狗脑坝,是小秀燕和同伴们经常玩耍嬉戏的地方。

安仁仙姑洞

秀燕十二岁那年,到江垅为烧炭的父亲送完饭回到狗脑坝边休憩时,遇两位仙道。她吃了道人给的大挑子,从此不知饥饿,浑身是劲。每天到江垅砍柴浣衣,渴了掬一把江垅水,热了洗一个冷泉澡。待到十八岁时,婷婷玉立,楚楚动人,宛若天仙。

张果本是秀才出身,正值年轻却不爱仕途,独衷山水。常常骑着毛驴云游四方。来到江南万洋山中,发现江垅水清石美乃人间仙境。便在山头的棋子石上歇息赏景。忽见秀燕砍柴路过,在米筛潭洗脸擦汗,粉红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张果这后生顿生爱意,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等着秀燕的出现,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有一天,炎热的下午,太阳透过大树斜照着米筛潭。小瀑下的潭水泛着耀眼的细碎银光。终于又等来了秀燕的出现,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竹林直奔潭边。美丽的姑娘解下轻纱,散发出淡淡的汗香,张果满脸绯红,眼珠一动不动。只见她白晰的肌肤缓缓地没入清波之中,冰清玉洁的身子在冷泉里滑动。他的心嘭嘭地直撞喉边,无法克制自己,卟嗵一声跳入潭中。她急忙上岸抓起衣服挡住身子,失魄而逃。他紧追到竹林。欲火中烧的后生就这样占有了何家这个美丽的姑娘。

此时观音正好路过,看到这一幕。急忙伸手一指,口吐一咒救出秀燕,张果抽身一看,原来自己抱着的是一块巨大的卵石。石上留下了一个二尺深七寸大的洞。周围的白斑、手印膝印也都是自己的杰作。他羞愧难当,观音将他点化成白发童颜的模样,倒骑着毛驴走过浦阳河上的那个木桥,面向江垅离开豪山,继续他的云游。何家秀燕到洗身潭重新沐浴,从此再也没有回家,她在观音的指点下正式成为仙女,飞向高高的大湖仙。

安仁仙姑洞

这洞里的局部细节,就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功了!

秀燕村里人不见她回来,寻至米筛潭边拾回一双绣花鞋,却发现竹林里多了块巨大的卵石。因此相传她已经化成大石头,石上的大洞是张果后生爱情所致。大卵石被人们尊为生殖石,因为这石俨然男女生殖器结合的产物。后来,人们纷纷来这里点香拜石,祈祷爱情,祈祷生育。当地人在张果老的传说中增加了一个新词——张果老卵——用来称呼那块卵石。把这石上的洞称作仙姑洞。

安仁仙姑洞

当年就在观音救出秀燕的时候,已经赋予了这块石头性与爱的灵气,赋予了生殖的力量。相传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对夫妻婚后十年未曾生育,慕名而来江垅,拜过张果老卵,摸过仙姑洞以后,回家不久就生育了孩子。千百年来的历练,千万人的触摸,这仙姑洞光滑细腻,更有了美容的效果。这是被豪山村中的女孩子们发现的。相传本世纪初,村里有个姑娘脸上长满了酒子,红一砣黑一砣的,让她不敢走出家门。脸上又痒又胀让她常常忍不住用手去抓去抠,弄得百孔千疮。同伴们带她一起到张果老卵边玩,她把头伸进仙姑洞里,奇迹发生了。这时脸不痒了。回去没过几日,这姑娘脸上的酒子全部消失,皮肤变得细嫩白晰,她宛如一个大美女了。

安仁仙姑洞

仙姑洞的神奇,常常让人想起美丽的仙姑,她去哪了呢?到了江垅你就会知道。那里有一巨石,是仙人的手,指向仙姑所去的地方。

安仁仙姑洞

感谢安男先生(陈平源)对老家山水风光的深入挖掘,感谢他的图片和文字(原文刊发于郴州日报)。

你好,永乐江镇–附安仁县乡镇名称来源

你好,永乐江镇!

我的老家是湖南省安仁县新洲乡,这在介绍家叔谭万和作品《内伤》时有过说明。我的电脑里存有一份”安仁乡镇名字来源“的文档,估计是某位热心人士将地方县志-安仁县志录入电脑后数字化的结果,这也说明了世界上还有太多印刷版的文字没有数字化(Google称多达95%)。从这份文档我总算知道了“新洲乡”这个名称的来历。

当我进一步想了解县名安仁的来历时,发现维基百科中的安仁县条目也没有说明安仁取自“仁者安仁”,却意外看到:“政府驻永乐江镇。”我以为出错了,没想到一查,居然红头文件确认“清溪镇、禾市乡、排山乡、军山乡、城关镇成建制合并,设立永乐江镇。

永乐江是贯穿我的家乡安仁县的一条河流,早些年我在县城安仁一中念了六年初中和高中,依然记得学校如此介绍自己:“在熊峰山下,永乐江畔,坐落着……”。面对新生的永乐江镇,我是不是该说一声:“你好,永乐江镇!”

大就一定好?

如今什么东西都往大的方向走,城市联盟,高校合并。用专业的话说:规模效应,规模经济。前些年的西部大开发,再后来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环渤海经济圈,省一级的郑汴一体化(郑州+开封),哈大齐工业走廊(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长株潭一体化(长沙+株州+湘潭)……这些让人目不睱接的名词,背后是什么呢?说白了,无非拉大旗获得国家的政策扶持。至于具体多少效果,恐怕当初设想者也难以满意,人还是那些人,效率还是那个效率。

现在这股风刮到县一级,将老家原来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乡镇。这样做带来的直接好处是精减行政人员编制。即使不能从数量上减少,也可在职称编制上减少配置。原来五个乡镇长,现在只能有一个,虽然副职肯定变多。不过毕竟管的事情不比原来少,所以公职人员总数量估计不会少太多,更不能指望他们的工作效率通过合并后一夜之间翻番。

行政编制精简当然能减少财政上的支出,用西方话来讲,纳税人的钱得到充分利用。从这一点讲,县里一把手——县委书记很有魅力,能顶住不小的压力。这充分应验了一句话:党国的一把手如果想干点事,效率就是高——权力集中的优点。不像西式民主,芝麻大点的事情,开会投票耗去大半年,最后的结果还可能通不过。

合并后的不无担忧

然而这种大规模的合并也不是没有值得担忧的地方。从已有的信息来看,“领导们”没有告诉民众这么做的目的和意义。“皆为利来”的道理告诉我,在我的家乡搞这种事情,估计目的就是发展经济。在一个没有矿产、交通不便、历史积累也不好的农业小县发展经济,地方政府也只好把盘子弄大,招商引资时一介绍:我们一个永乐江镇子有13万人口,各种设施如何如何……招商引资倒也可以,就怕招来的都是沿海发达地区淘汰的落后型生产企业,带来的税收还比不上环境污染带来的药费钱。

另外一个担忧是土地经济。对大部地方政府,土地经济是财政收入最主要的来源——没有之一。合并形成的大永乐江镇将拥有更多的土地。原来想开发房地产局限于过去的城关镇,新合并进来的土地都变成“黄金地段”——至少行政划分上级别上升了。发展房地产势必要占用良田,这种模式很难说是一种可持续性、对环境友好型的发展。

新洲老矣,尚能饭否?

记得很早以前,家兄和我提起过老家新洲乡可能会撤消并与到邻乡关王镇。作为在这个地方出生长大的人来说,个人感情上当然有些失落,今后别人问我的时候,我难道说:我是撤消之前的新洲乡人?而对于家兄来说,他在乡里的买卖可能会更不好做——乡行政中心的撤消当然不是一件利好的事情。如今看来,生我养我的新洲乡,她的名称和地位算是保住了,新洲也不新了,尚能饭否?

安仁乡镇名字来源 [出处未知,如有知情者请告知]

为了纪念五个被撤消的乡镇”清溪镇、禾市乡、排山乡、军山乡、城关镇“,我把安仁县乡镇名称来历的内容张贴在此,了解过去也寄希望于未来。

安仁县为郴州市辖县,位于湖南省东南部,郴州市东北部,洣水支流永乐江流域。东、北与株洲市的攸县、茶陵、炎陵三县接壤,西北与衡阳市的衡东、衡南、耒阳三县市毗邻,南面与永兴县、资兴市为邻。总面积1642平方公里,耕地3310公顷,辖城关、安平、灵官、关王、清溪、龙海6个镇,排山、龙市、军山、渡口、禾市、洋际、华王、牌楼、平背、坪上、承坪、竹山、新洲、豪山、羊脑15个乡,村级组织有8个居委会,217个村委会。总人口39.3万,以汉族为主,有苗、瑶、满、蒙等8个少数民族。

县人民政府驻城关镇(古称永安铺之香草坪),距长沙230公里,郴州120公里。三国时属吴之衡山、衡阳二县,唐武德年间(公元618-626年)置安仁镇,后唐改置安仁场,北宋乾德三年(公元965年)升场为县,元时属衡州路,明、清属衡州府。1914年—1922年属衡阳道。1937年—1949年属第五、二行政督察区。1949年划属衡阳专区。1952年属湘南行政区。1954年划属郴县专区。清同治《安仁县志》取安仁之名源于《论语》中“仁者安仁”之义。在民俗上,有以牌楼龙源卡子、平背朴塘三字亭一线为界,以东为上四里(里为古代行政区划单位),以西为下四里之分,亦称上半县、下半县。

城关镇

位于安仁县北部。原名香草坪,宋真宗咸平五年徙县治于此,至今仍为安仁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东与排山乡,南与青溪镇,西、北同军山乡相邻。镇政府驻县城五一北路,现辖城东、城南、城西、城北4个居委会和东周、松山、东郊、北郊4个村。

城关镇始为县治时名永安镇,民国时期名城厢镇,1953年建县治建制镇,更名为城关镇。1958年属火箭公社,1961年析出为城关公社,1984年恢复为城关镇。辖区面积24.1平方公里,耕地260公顷,3.15万人。

安平镇

位于县境东南部。东与坪上乡,北与牌楼乡、茶陵县界首镇,南与承坪、竹坪两乡,西与平背等乡镇交界。镇政府驻安平司,距县城27公里。现辖上街、安平、三南3个居委会和枧平、药湖、夹口、青岭、塘田、沿滩、石门、旱半、坊岭、石池、张古、樟桥、石基头、安子坪14个村。

镇名以镇政府驻地安平司命名。安平司,因四周平坦,又为古老墟场,故名。明正统十五年于此设巡检司,清雍正四年载撤,其名沿用至今。1949年属第三区,1952年属第五区,1956年设安平乡,1958年属先锋公社,后改名安平公社,1984年恢复安平乡,1985年撤乡建镇。镇区面积51.1平方公里,人口3.8万。

灵官镇

位于县境西南部。东与牌楼乡、平背乡交界,西与华王乡、衡阳市属耒阳市沙明乡毗邻,南与龙海镇接壤,北与清溪、洋际两乡相接。镇政府驻灵官庙,距县城18公里。现辖官桥、古塘、樟木、月塘、算背、荷树、豪田、宜河、锡山、新垄、碰田、莽山、泮垄、南坪、向荣15个村。

镇名以驻地灵官庙取名。建镇之前曾用南坪、朝阳等名。1949年属第二区,1952年属第四区,1956年设南坪乡,1958年并入超美公社,1961年析出为南坪公社,1966年更名为朝阳公社,1984年改为朝阳乡,1997年撤乡建镇,更名为灵官镇。全镇总面积76平方公里,耕地1234公顷,4906户,1.9万人。

关王镇

位县境东南部,距县城50公里。东与豪山相接,南与永兴县七甲乡、龙形势接壤,西与永兴县洞口乡,安仁县新洲乡毗邻,北与坪上、羊脑两乡相靠。镇政府驻关王集镇关王街。辖关王居委会和高坊、赵源、大鹏、赤滩、坦下、栗山、杞林、红彦、燎源、专康10个村。

位居集镇西下街头的仔猪市场,历史上曾有一占地几百平方米的关帝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毁),关王镇因此得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八区,1956年始设关王乡,1958年并入东风公社,1961年析出为关王公社,1965年与新洲公社合并为红岩公社,1971年分开仍名红岩公社,1982年地名普查时恢复关王公社,1984年撤社为乡,1997年撤乡建镇,全镇总面积136.4平方公里,耕地966.35公顷,3488户,1.35万人。

清溪镇

位县境西北部。东于排山乡交界,南与灵官镇毗邻,西与洋际乡接壤,北与城关镇、军山乡、禾市乡相邻。镇政府驻乐江路,与县城隔江相望。现辖清溪、青路、枫树、罗山、镜塘、黄泥、大桥、永乐、桥南、红光、红溪、红星12个村。

清溪又名清溪洞,因永乐江、宜阳河流经此地,常年水流不竭,且碧绿澄清,河的两岸地势平坦开阔,故名。1949年属第二区,1952年属第三区,1956年设清溪乡,1958年并入火箭公社,1961年析置清溪公社,1984年恢复为清溪乡,1999年撤乡建镇。全镇总面积90平方公里,8155户,3.35万人。

龙海镇

位县境南端偏西。东与承坪、新洲两乡相连,北接灵官镇、平背乡和华王乡,西、南与永兴县樟树乡和洞口乡毗邻。镇政府驻龙海镇,距县城26公里,现辖平山、龙海、山塘、茨冲、万田、芙蓉、官陂、石岭、水垄、唐古10个村。

相传远古时期境内是海,有一逆龙栖身于此,作恶多端,玉帝得闻此事派神将下凡填海捉龙,今只留下一口山塘(位居镇政府驻地后侧),当地老百姓称为龙海镇,龙海镇因此得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七区,1956年析置龙海乡,1958年并入红旗公社,1961年分设龙海公社,1984年恢复为龙海乡,1999年撤乡建镇。辖区总面积77.5平方公里,耕地1220公顷,4387户,1.72万人。

排山乡

位于县境东北。东与茶陵县交界,东接牌楼乡和灵官镇,西连清溪镇、城关镇和军山乡,北与龙市乡毗邻。乡政府驻莲塘坳,距县城2公里。现辖排山、新丰、司山、高陂、山塘垄、大源、大石7个村。

沿清嘉庆《安仁县志》载:“境内山形排列锦亘”取名“排山”。1949年属第一区,1956年始设排山乡,1958年并入火箭公社,1961年析置排山公社,1984年恢复为排山乡。全乡总面积128.2平方公里,耕地672公顷,3294户,1.3万人。

龙市乡

位于县境东北隅。东界茶陵,山峦相叠;北邻攸县,田水相连;西连军山乡,南接排山乡。乡政府驻龙家湾,距县城15公里。现辖玉峰、三峰、峰南、金盆、田心、双泉、杨柳、亭子坪、柱古团、石冲10个村。

境内旧有玉峰书院,宋代江西庐陵(今吉安)人氏周必大求学于此,后入朝为相,封益国公,故当地又名益相。因龙家湾是历史悠久的集市贸易中心,所以称龙市。1949年属第一区,1956年开始设龙市乡,1958年并入火箭公社,1961年析置龙市公社,1966年改名为双丰公社,1982年恢复龙市公社,1984年撤社为乡。辖区总面积67.9平方公里,耕地807.5公顷,3723户,1.4万人。

军山乡

位于县境北部,距县城3公里。北与攸县渌田镇毗邻,东与龙市乡相连,西与清溪、禾市、渡口三乡相依,南与排山乡、城关镇接壤。乡政府驻军山村周塘组龙家祠,辖新安、军山、大来、冷水、郁水、东冲、芙塘、南湖、瑶泉9个村。

以境内“岭峦森列如军电”而得名军山。1949年属第一区,1952年属第二区,1956年设军山乡,1958年并入卫星公社,1961年析置军山公社,1984年恢复为军山乡。辖区面积69.1平方公里,耕地988.7公顷,人口1.4万人,3664户。

渡口乡

位于县境西北部,北与衡阳市衡东县、株洲市攸县接壤,东南邻军山乡,西南接禾市乡。乡政府驻乌陂渡,距县城17公里。现辖渡口、松林、浪石、深塘、双江、高枧、坪口、陂头、长滩、过家、石脚、石云、石冲、泮塘14个村。

乡名以驻地乌陂渡取名。乌陂渡,解放前为安仁永乐江水运航道的著名集散地,有五个渡船过河,因没有房屋,很多乌鸦在树上不停的叫,地势高低不平,故名。1949年属第一区,1952年属第二区,1956年始设渡口乡,1958年并入卫星公社,1961年析置渡口公社,1984年恢复为渡口乡。全乡总面积54.2平方公里,耕地1132.4公顷,人口1.9万,5114户。

禾市乡

位于县境西北部。西北、西南与衡阳市辖耒阳市、衡南县、衡东县交界,东北与渡口乡、军山乡毗邻,东南与清溪镇、洋际乡接壤。乡政府驻禾市村茶叶山,距县城4公里。现辖禾市、新渡、滩头、龙头、白沙、长冲、潭市、潭湖、西江、泗江、黄竹、石玉、乐友13个村。

乡政府旧驻鹅公巷,解放前此地为安仁十大名市,因鹅与禾同音,为简化笔划,谐音名为禾市。1949年属第一区,1952年属第二区,1956年始设禾市乡,1958年并入卫星公社,1962年析出改名为禾市公社,1984年恢复为禾市乡。辖区面积83.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106.4公顷,人口18194人,4808户。

洋际乡

位于县境西南部,西与衡阳市辖耒阳市接壤,南与灵官镇毗邻,东与清溪镇相连,北抵禾市乡。乡政府驻洋际坳,距县城13公里。现辖洋际、新市、茅坪、桐岗、界背、源山、猴昙、白泥、青山、宜阳10个村。

乡名以驻地洋际坳命名。洋际坳原名羊祭坳、来历于灵官镇雷庙同源,相传是唐朝时政府派人到此用羊祭奠为平定安史之乱而牺牲与猴昙仙附近的两位将军而得名。1949年属第二区,1952年属第三区,1956年开始设洋际乡,1958年属超美公社,1961年分设为洋际公社,1984年恢复为洋际乡。全乡总面积55.6平方公里,耕地1005.5公顷,人口1.5万,3777户。

华王乡

位于县境西南部。东与龙海镇接壤,南与永兴县交界,西与衡阳市辖耒阳市毗邻,北与灵官镇相连。乡政府驻华王庙,距县城25公里。辖华王、东桥、小背、茶叶、石鼻、大塘、合江、长江、五峰、消湾10 个村。

乡政府驻地附近,有一座纪念神医华佗的庙名华王庙,乡以政府驻地名命名。1949年属第二区,1952年属第四区,1956年始设华王乡,1958年并入超美公社,1961年析出为华王公社,1966年撤社为乡。全乡总面积为62.8平方公里,耕地1007公顷,人口1.8万人,4398户。

牌楼乡

位于县境东北部。东与株洲市茶陵县毗邻,南与安平镇、平背乡接壤,西靠灵官镇,北抵排山乡。乡政府驻牌楼市,距县城22公里。1949年属第三区,1952年属第五区,1956年始设牌楼乡,1958年并入先锋公社,1961年析置牌楼公社,1966年为永乐公社,1982年恢复牌楼公社,1984年恢复为牌楼乡。辖莲花、颜家、月池、龙源、彭源、船头、神洲、山口、联扩、何古、曾塘、甘塘、谢古、井下、枞林、新塘17个村。

因乡政府驻地有明代何氏贞节牌楼而得名牌楼乡。全乡总面积77.9平方公里,耕地334.8公顷,人口2.9万,7624户。

平背乡

位于县境南部。东与安平镇交界,南与承坪乡、龙海镇接壤,西与灵官镇毗邻,北与牌楼乡相接。乡政府驻平背岭,距县城36公里。现辖平背、长岗、五渡、堪上、向阳、台岗、石陂、桐冲、朴塘、黄田、岩下11个村。

平背乡以政府驻地命名。平背岭,因地形状似龟背,故名。1949年属第三区,1952年属第五区,析出为平背公社,1966年更名为长岗公社,1982年恢复平背公社名,1984年撤社为平背乡。全乡总面积45平方公里,耕地682.4公顷,人口1.86万。

坪山乡

位于县境东南部。北与株洲市茶陵县交界,南与关王镇、新洲乡毗邻,东连羊脑乡,西靠竹山乡、安平镇。乡政府驻坪上村,距县城36公里。现辖坪上、高田、石禾、桥石、毛塘、曹婆、太平、岸上、竹塘9个村。

乡因驻地地势平坦得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六区,1956年始设坪上乡,1958年并入先锋公社,1961年析出坪上公社,1984年恢复为坪上乡。全乡总面积74.1平方公里,耕地1471公顷,人口1.48万。

承坪乡

位于县境南部。东与竹山乡、南与新洲乡,西与龙海镇,北与安平、平背两乡接壤。乡政府驻新坪村承坪岭,距县城31公里。现辖新坪、山下、乐江、樊古、榴霞、黄甲、河西、河东、岩岭9个村,137个村民组。

乡政府以驻地承坪岭命名。承坪岭,原名城坪岭,因位永乐江西侧,其他三面环水,明代曾在此筑城墙围坪练兵(墙基残存)故名,后谐音演变为承坪岭。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七区,1956年开始设承坪乡,1959年并入红旗公社,后改名承坪公社,1964年与竹山公社合并为乐江公社,1980年分设承坪公社,1984年恢复为承坪乡。全乡总面积36.8平方公里,耕地774.6公顷,人口1.7万,4160户。

竹山乡

位于县境中部,东与坪上乡、新洲乡接壤,北与安平镇相连,西与承坪乡交界。乡政府驻大平山,距县城37公里。现辖竹山、松岗、楠木、茶山、涟源、梨树、莲溪、大马8个村。

乡沿用驻地竹山村名称。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七区,1956年始设竹山乡,1958年并入红旗公社,1961年析出为竹山公社,1964年与承坪公社合并为乐江公社,1980年分设为竹山公社,1984年恢复为竹山乡。全乡总面积31平方公里,耕地700公顷,人口1.35万,3350户。

新洲乡

位于县境东南部。东南与关王镇毗邻,西南与永兴县接界,西北与龙海镇、坪上乡相连,东北与竹山、坪上两乡相接。乡政府驻莲塘,距县城52公里。现辖莲塘、兴安、塘下、高石、井塘、渡河6个村。

新洲乡境内江河交错,河滩、河州较多,民国8年因在乡驻地之西一大沙洲上新建农贸市场故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八区,1956年始设新洲乡,1958年并入东风公社,1961年析出为新洲公社,1965年与关王公社合并为红岩公社,1971年分设为新洲公社,1984年恢复为新洲乡。全乡总面积50.1平方公里,耕地518公顷,1815户,7019人。

豪山乡

位于县境东南部,东与株洲市炎陵县交界,南与资兴市接壤,西南与永兴县毗邻,西与关王镇相连,北与羊脑乡相接。乡政府驻豪山村横路街,距县城60公里。现辖豪山、罗洲、潭湾、廖家、金花、西康、湘湾、高源8个村。

乡名以驻地豪山洞取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八区,1957年设豪山乡,1958年属东风公社,1961年析出为豪山公社,1984年恢复为豪山乡。全乡总面积126.8平方公里,耕地716公顷,人口1.1万,2633户。

羊脑乡

位于县境东南部。东与株洲市茶陵、炎陵两县交界,南连豪山乡,西南接关王镇,西北邻坪上乡。乡政府驻中洞村羊脑圩,距县城50公里。现辖中洞、源田、广义、福星、梅湾、坪塘、哨上、里山、石壁、莲塘、东冲11个村。

因乡政府驻地集镇北侧农田居中,昔日有磅石,状似羊脑,乡以此得名。1949年属第四区,1952年属第六区,1956年始设羊脑乡,1958年并入东风公社,1961年析出为羊脑公社,1966年更名为红星公社,1982年恢复为羊脑公社,1984年撤社为羊脑乡。全乡总面积100.9平方公里,耕地1062.4公顷,人口0.84万,2038户。

忆《内伤》小说作者谭万和

自源岩
小说中提到的自源岩真实景色

《内伤》这部作品的作者是谭万和,他是我的本家堂叔——他祖父是我曾祖父的亲弟,看到他的作品,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

四年前,在老家一本家姑娘出嫁的酒席上,我和谭万和叔喝酒的时候,他和我说他正在写一部小说,并表示将来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并抬举说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能读懂他小说的人。我当时没有太在意,只表示祝他东山再起。

四年过去了。我已暂居国外,欣喜得知万和叔的小说《内伤》完成了,并在新浪读书频道全文发布。最近又告诉我说,此书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印刷体作品2011年5月28日在哈尔滨首发6月10日即将在全国销售,与此同时,三十六集同名电视剧也正在计划中。

《内伤》这部小说,据万和叔讲,花了他整整六年时间。故事的情景和全部细节都是发生在生我长我的小山村里——湖南省安仁县新洲乡兴安村,包括里面好多事件、人物和地名都能在村子里找到原形,再加上对方言的极度运用,令我读起来倍感亲切。其中好多方言,我出生以来就一直这么讲,但却不知用文字描写的时候居然是这样子,也多亏他的匠心独运!因为中国南方的方言本来就多,在我的老家尤其如此,真所谓“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調”。全书场面很大,人物众多,作为一个生在长在这个地方的人来看,由于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使得有些东西未免过于夸张和离奇,还有一些语言细节问题和常识性问题亦还有待加强,但考虑到这是他的处女作和“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些问题都瑕不掩瑜。

也许有人注意到了,我一直称谭万和为叔,这是有原因的。在我们村子里,人与人之间是严格排辈分的。即每个人都有一个字辈,我祖父这一代的字辈是“永”,父亲是“兴”,我这一代是“龙”,我的下一代“利”,依次排开。排在前面的都是长辈——不论他(她)的年纪是否比你大。 甚至在以前起名都是把字辈加进名里去,比如,我祖父叫谭永辉,我父亲辈的人都是叫作“谭兴*”之类的名,和我同辈的人好多叫“谭龙*”,只不过现在好多人都不按这样的规矩起名了,但辈分还是依然存在。谭万和虽然只比我长10多岁,但他和父亲同一字辈“兴”,所以我在他面前是晚辈,应该称他为叔,当众直呼其名,是十分不礼貌的。

自从他的作品公布后,他的人名也就成了一名人了。于是乎,网上有很多关于万和叔的传言,真真假假扑朔迷离,这也许和他本人的几乎传奇的人生经历有关。我作为他的晚辈,从大人口中所听到的信息和自己所看到的信息,当然对他了解更充分一些,但仍不免有盲人摸象的结论,因为我与他直接接触的时间并不多。

如果说我们村谭氏家族我高祖父这一宗出了大学生的话,第一个人可能就是他了。接着是他弟弟。因此,他们兄弟俩一直是我们这些晚辈和后来人的榜样。但是人生并非总是直线,他们兄弟俩后来的发展并未像乡亲们所期望的那样。万和叔从学校毕业后进了县公安局,不久就由于说不清的原因退出来了,我和他开玩笑:“要是你当年没有退出公安局,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位子?”他回答我:“轮也轮到我当局长了。”因为乡亲们都一直说:“要是万和还在公安,我们在县里也有人了。”人就是如此务实。退出公安局之后,他辗转广东等地,其所为不得而知,也许只有《内伤》小说中才能发现蛛丝马迹。

之后他又再回到县城搞了一个内高鞋厂,其时我在念高中,去过他那里几次,本以为他从此变为一位商人,可惜不到几年企业也不了了之,于是再次潜伏广东数年。我以为他经后的人生会如此下去。没想到如今又高调复出,摇身一变,成了文化人。出书之余,兼任老家某地产公司的文化总监。当他告诉我他的小说成书时,我并未感到意外,因为略看此书后,场面之大,情节之复杂,想来也只有他才能写得出来,因为光有文笔,没有丰富的阅历是难以做到的。如果有人认为文人不适合经商,那我这位万和叔生意失败却必有其它原因,因为他能言善辩,各种交际场面均能游刃有余,就像小说中描写的许多情景一样——小说有许多或许就是描写他自己复杂的人生经历。总的来讲,无论其情商还是智商,我数次对乡亲们评价过我这位堂叔:村子里前五十年没有见过,后五十年也难得有。

虽然作品在网上全文公开,并引起一些评论。但只有出版成实体书,才会给作者本人带来实际的物质回报。但要想靠版权费挣得盆满钵满,在如今的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似乎也难上加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花六年用心写成的作品注定会给他的人生留下厚重一笔,至少会实现我上中学时一位地理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状态。而对于我来讲,这是我们谭家的第一个真正文人,我为有这样的一位叔辈人物而感到自豪。他也是第一个使得生我长我的村子名为世人所知,正如他对我说:“乡亲们会明白局长和作家的区别,如果我是一位公安局长,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安仁县和兴安村。”我的亲叔知道这个事后,对我说:“听说他的小说比《邓小平文选》还厚!”如此直白的话语中,充满了敬佩感。在当今中国唯一的信仰就是金钱的环境下,看来老家人对于文化对于知识还有些许的景仰,我为此感到欣慰。

肉身在国外的读者如果想阅读此书,可以到新浪读书频道阅读。有条件的还是建议到时买本实体书吧,看起来也舒服,更是对作者的一种最有力的支持,在今天的物价情况下,花个二三十元买一本独立作者的著书,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了。

2011年8月5日 Update: 接作者本人信息,作品已经印刷好,即将发售,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