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学问

处处留心皆学问,事事推敲尽知识

上次说到清朝和民国时期钱币上的英文一事,我刚开始以为 20 CASH 是20 现金的意思,没有“文”这个单位,很快就有读者告诉我,Cash 就是单位。Cash = 文。维基百科还单独建了这么一个词条。这位读者真是见多识广。

关于我提到国内警察的制服上有英文一事,另一位读者分享道:

钱币上的事不知道,类似的邮票上的事给你说一说。1992年,中国邮票改版,取消老纪特分类。同时,决定把“中国人民邮政”改为“中国邮政”,因为这样比较符合国际惯例,外国集邮者看着猜也能猜中。但是一部分人认为“人民”二字必须留着,后来闹到了国务院。

同样,关于邮票上的英文(拉丁拼写)是写CHINA POST 还是ZHONGGUO YOUZHENG,也是打得不可开交,最后国务院开会定成了CHINA POST。理由还真就是中国人看汉字就行了,拉丁文给外国人看,要方便他们理解。

如此说来,除了中国现在的货币上完全没有英文,其它情况下的英文标注确实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连国家明片——邮票上的英文规定都是如此任性——毕竟邮票有时候是需要在国外场合下使用。倒也成了一件趣事。

感谢我的读者们,分享了他们的见解与知识,我抛了一个砖,引出来他们这么多的玉。处处留心皆学问,事事推敲尽知识。

清朝和民国时期钱币上的英文趣谈

在整理母亲给我的古钱币时,我发现清朝光绪年间和民国时期的硬币上背面有英文。比如,光绪元宝铜币上就有 20 CASH, 正面中文写着:当制钱二十文。民国时期的钱币上更有国号:THE REPUBLIC OF CHINA, 这个是台湾地区仍在使用的称号。与清朝不一样的地方,二十文被写成:TWENTY CASH. 阿拉伯数字也用英文写着。

像英国和欧洲的硬币上都会写着单位,是便士还是英镑/欧元?都是有严格表示的。这些清朝和民国时期的钱币上的英文TWENTY CASH中的CASH就是单位“文”的意思,由于货币中的单位“文”已经成为历史,CASH这个单词现在的词典里都没有这个意思了。

看到这些英文,我的第一反应是,当时的清朝和民国还是挺开放的,当时的洋务运动本身就是开放的主题,从这钱币上的中英文就反映已经相当国际接轨了。毕竟,即使是改革开放了40多年,我们现在使用的人民币上并没有任何英文内容,出现的英文字母表示的也是中文对应的拼音。

但是,家兄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是当时的政府无能,外国政府(主要是西方列强)强加英文在我们的钱币上,类似于文化的入侵。我对他的独立见解表示赞赏。一个国家的邮票和钞票无疑是国家权力和意志的象征,甚至应该有相应的法律条文规定,但也不难反证:中国的警察制服上就有英文、中文、拼音。

先不论人民币上没有事实上的国际语言——英文,不利于人民币短时期内的国际化,但这种不带上英文的做法应该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将来如果中国能真正像美国一样,人民币取代美元,那样倒说不定中文也有一丝机会取代现在的英文。

同时,我也发现有一枚纪念币有意思:民国十三年一月一日的湖南省宪成立纪念币,背面的英文根本就没有这个信息,那么小的地方根本就无法写下这些内容,中文的信息密度太大了!就好像好几百个字母的莎士比亚的作品,用中文只用几十个汉字就可以了。

如此来看,清朝和民国时期钱币上的英文,其出现的原因倒变得更有意思了。是当时国力衰退无能的表现?还是积极开放的体现?又或者根本就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不知有没有历史和文化方面的专家研究这种现象。我这里只能对我的读者们抛砖引玉了。

兴趣的广度与深度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如此评价明朝思想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李贽:

但是涉及面虽然广泛,却并不等于具有多方面的精深造诣。他写作的历史,对史实没有精确的考辨,也没有自成体系的征象。大段文章照史书抄录,所不同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见改换章节,编排次序,再加进若干评论。

在接触小说的时候,他所着眼的不是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创作方法,也就是说,他不去注意作品的主题意义以及故事结构、人物描写、铺陈穿插等等技巧。他离开了文学创作的特点,而专门研究小说中的人物道德是否高尚,行事是否恰当,如同评论真人实事。

再则,即使是阐述哲学理论,也往往只从片段下手,写成类似小品文,而缺乏有系统的推敲,作结构谨严的长篇大论。惟其如此,当日的士人,对于“李氏《藏书》、《焚书》人挟一册,以为奇货”。

我读到这部分内容时,心中有些触动,引发我不断地思考。对于历史上的李贽,我并不了解。但是,当年的读书人把他的作品《藏书》、《焚书》以为奇货,足见他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以至朝廷也害怕他影响正统思想,是以谋害他,自杀时李贽写下血书:“七十老翁何所求”。

即使如此,黄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以批判的眼光评价李贽对学问钻研并不深入。我不知道黄的评价是否中肯。但看得出来,李贽在晚年潜心思想学问,却不免兴趣广泛,因此,虽著作多产,钻研不深的特点也在情理之中。

我无意也无能力评价李贽。却感觉黄的这番评价对于我们今人的意义。如今资讯如此发达,我们获得信息极为方便。我们经常说要兴趣广泛,好奇心强的人又经常将广泛的兴趣和发达的信息交织在一起。结果就变成我们对每一门学问都懂点肤浅的皮毛,但每门都不深入,难以有自己的见解和贡献。到头来,虽有广泛的兴趣,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活,也就是说,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

对一门学问要达到一定深度并不容易,往往切入面难以宽广。就拿学术研究中的博士来讲,我感觉在本专业领域内攻研多年,也不过是对于本专业很窄的一个点上有所领悟和一点点见解,这些还有可能在未来被证明是错误的。博士之“博”,与“博学”无关。

也就是说,即使如此全心专门深入钻研某个领域经年累月,到头来也不过局限于某一个点,并且,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举个例子,研究结婚的未必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拿我自己来说,我在博士期间研究水泥的水化反应,但对水泥形成的混凝土的耐久性几乎没有什么见解。

如此说来,对任何一门学问来说,要达到一定的深度,都需要花费相当可观的时间和精力,尚且不说需要一定的悟性和灵感。而对一门学问的研究不达到一定深度,那就只能是粗泛了解,不过是人云亦云,到头来与旁人无异。

问题在于如何调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既有一定的宽度又有一定的深度?我想,过于广泛的兴趣显然没有必要。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有限,铺的面太宽,犁的地就不深。而只局限于某一个点,就难免缺乏全局观,不利于形成完整的知识系统,难以触类旁通引发新的创见,就更别说兴趣太少的生活缺乏乐趣。

如果非要一个明确的建议,我觉得对于我们现在互联网时代的人来说,大部分人的兴趣可能太过于广泛,也就是对自己兴趣范围内的东西理解都缺乏深度。因此,要缩小兴趣范围,争取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问题达到一定的深度,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不论是对于工作、学习,还是生活,都大有益处。我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但至少这一点建议对于我自己相当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