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媒体

再说比特币的价值

也许,有许多人是通过我的博客知道了比特币(bitcoin)。我的姑姑问我:这玩意儿是不是和买码(六合彩)一样?甚至有些懂点金融知识的人也说: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总需要最后的接棒者。

比特币真的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投机品吗?比特币有价值吗?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提到过:比特币是有价值的,它通过传递价值而产生价值。我甚至在那篇博文中问道:

为什么是比特币才能在这个过程中起到这样的作用?

比特币在商业世界中的大规模应用正在展开。

Bitpay公司网站宣称超过12,000家企业和慈善机构接受比特币。更具体一点,我目前所处的西欧小国比利时,其网上预订Pizza的Pizza.be支持比特币支付,我本人使用的手机运营商mobilevikings.com也支持用比特币支付。

至于在美国,就更不用说了,最大的成人网站Porn.com天然地支持比特币——你必须承认,黄、赌、毒是人类的刚需(刚了就需了),美国在线零售巨头 Overstock.com 已经支持用比特币购买商品。游戏公司Zynga也支持比特币。传闻Facebook也要采用它让客户支付广告费,新蛋NewEgg也表示存在这样的可能。

比特币应用在世界经济体排名老二的国家呢?

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既然比特币是某些媒体中描述的洪水猛兽,为什么这些国外商家还要支持比特币呢?

降低金融成本。采用比特币后,商家所要承担的支付费用很小,消费者需要承担的费用几乎是零。信用卡、银行卡有跨行费、年费、办卡费、手续费、退卡费各种费等待着买家和卖家。PayPal的手续费有好几个百分点——就更别说Western Union西联汇款听说手续费可高达10%。

在比特币中,除了像Bitpay这样的支付机构需要一个百分点外(这也是为什么李嘉诚投资Bitpay),其它的就没有了。将来如果不需要Bitpay提供兑换法币服务,完全可以做到支付过程真正的零成本应用。

狭义上来讲,比特币能创造的价值,就是使用传统支付手段所需要的各种费用之和,这正是那些银行业人们的“劳动成果”——现在技术的进步可以也应该省略这个成本,就像我说的电子邮件的流行减少了对邮递员的需求,也许比特币可以让这些银行业的从业人员部分下岗,回家种地生产商品。

又何止是节省了支付成本?使用比特币后,不存在假冒信用卡退款,比特币下的跨国支付也不成问题。无论是大额还是小额支付,移动支付还是网络支付,都非常方便。比特币的匿名隐私也是它的优势,你肯定不愿意让你支付 Porn.com 的行为出现在你的信用卡账单上。

你一定会说,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这么大,限制了商家的使用。的确,现阶段比特币对人民币、欧元、美元等都有很大的波动。可是,别忘了Bitpay等比特币支付平台的存在,正是它们,商家将商品的价格按实时汇率折算成比特币,消费者支付相应比特币后,Bitpay将这些比特币实时换算成等值的美元等法币给了商家,也就是说,如果商家愿意,它其实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收到法币,都不必与比特币接触。比特币只是作为一个先进的支付媒介,极大地方便了买家和卖家,促进了交易完成,它就是互联网时代的货币。

往更深处说,比特币大规模的应用需要价格的稳定,而价格的稳定又何尝不是需要大规模的应用?犹如有人说:某国不采取民主制度是因为它的国民民主素质不够,可是,国民民主素质不够又何尝不是缺少民主制度的实施?鸡与蛋的问题。似乎是死结。怎么办?

答案很简单,用着用着,比特币的价格就稳定下来了。历史也应证了这个观点。比特币过去能从32美元跌到2美元,再后来从266美元跌到50多美元,到最近的1200美元跌到600多美元,我们看到,跌幅越来越小,价格回升需要的时间段越来越短。

事实上,比特币的价格上升也越来越慢,如果未来能达到10000美元一枚,大概价格就更加稳定了,也就越来越失去投机炒作的空间。届时每天涨跌几十美元,比现在的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波动还要小。

也许那时候,人们也不必将比特币兑换成美元等法币,既然它已经成为了一种通用的事实上的货币,并且还不会通胀和受第三方控制,还要美元干什么?就像今天的人们能用Skype便宜方便地拨打国际电话,还有必要用手机或者固定电话拨打昂贵的国际电话吗?

不少人能看出来,比特币是一个好的投机品。发家致富的确需要通过诚实劳动。我想说的是,只是很少人知道:比特币不只是一个投机品。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比特币,而看不到比特币后面的这个先进支付体系。好在知道与不知道,看到与看不到,对比特币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黑比特币的媒体、政府、人们,他们总会找到理由继续黑下去。只是,先进的东西不因人而废,亦不因言而废。

最后,分享一条新浪理财的新闻:

去年,如果你有一百万元,投进A股,就亏了6.75万元;投进艺术品市场,你可能丢了50万元;如果买了黄金28万元也不见了……去年国内金融市场颓势尽显,只有少数不折腾的人才赚了钱——因为一年固定利率约为3.3%,而全年通胀只有2.6%,定存跑赢通胀0.7%,所以若将一百万元存进银行即可净赚7000元。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

PS. 比特黑们,你不必说服我,我无意、也无力与你理论。那我为什么还要贴出此文?你就当我是那个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好了。

再说比特币

昨天,南方都市报做了一期题为“比特币真相”的专题报道,信息量很大。我初步看了一下,个人觉得它是一期公正、真实的报道,至少是提供平台让正反两方去陈述各自的观点,在现在这种打压比特币气氛下,南方报业系还是有几根骨头的。

这期专题中,许多采访对象都是比特币第一线的玩家们,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不是媒体中虚构出来的“中国大妈”群体,其中不乏像胡翌霖这样的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

现在有不少国内媒体都在唱衰比特币,采访前就先定调子:“领导说了,这就是一个骗局。”阴谋论也好,骗局论也好,唱衰是他们的言论自由,虽然他们也许是为了响应“上面”的旨意,但如果只是看了一点百度百科中关于比特币的介绍,或者由于眼红没有从比特币中获利而唱衰,作为把握话语权的媒体们,在讲真话越来越珍贵的中国,这是不应该的。

我惊奇地发现南方都市报在它们的专题网页上将我的观点也列了出来:谭智军:比特币离开互联网就一文不值?要知道我是一个无名无姓的穷学生,博客在中国大陆还是被墙的状态,现在被他们弄得倒成了一个“专家”人物似的。在我眼中,中国的“专家”已经不是一个褒义词。

暂且不说,南方都市报没有征求我的同意,便将我的博客文章公布在他们的网站上。我有点失望的是,细看之后发现他们将我两年前对比特币的理解作为一个反方的观点公布了出来,这不能代表我现在的观点。要是他们事先联系我,我也许能给出我对比特币更好的理解,比如,我接受人民日报和解放日报采访时,就谈得比过去要深刻一些。

我的确是两年前开始观察思考过比特币,那时候也觉得这个新生事物不错,但唯独没有看到它的价值来源——绝不是说你挖矿用了多少电费就决定比特币的价格,用一个著名的比喻来说,你叫一千个人去挖一个坑,一点价值和价格都没有。由于没有发现比特币的使用价值,我无法认可它,当然也就没有购买任何比特币。

后来,我发现比特币这个东西,是一个非常好的投机品,于是写了一篇:炒货天然不是比特币,但比特币天然是炒货。等我真正试验性地买进一点比特币体验后,我才发现它作为货币的潜在属性,我终于发现它:通过传递价值而发挥它的使用价值,在这一点上,它比黄金更合适。于是,我才开始投资比特币。只不过,由于我并没有多少钱,买得不多罢了,同时也几乎没有炒币,自然没有从投机中赚到钱。正因为这样,更能表明我不是一个比特币既得利益者,但我坚定地认可比特币这个新生事物,认识到它具有革命性意义。

对于一个革命性的新事物,人们对它的认识总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也不例外,我两年前的观点没及现在全面深刻,但我依然保留着那篇博文,因为它代表我过去的认识,而且,你必须坦然面对你的过去,正如一个国家要承认它的历史中的对与错!

其实到现在,像美联储前任主席和现任主席对比特币的观点也截然不同。大到各个国家也不尽相同。我们知道,中国政府虽然现在没有用书面文件的形式禁止比特币交易所的发展,但却采取了一种事实上封杀(切断人民币充值入口),这其实正体现了比特币与生俱来的反银行特点,要动国家的银根,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太高兴。只是在我看来,中国政府现在对比特币的围剿可能有些过火,犹如早期GFW对互联网的态度。发展市场经济、鼓励创新,不是喊口号就够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比特币是真的要革命,我理解它是从一定程度上改革现有银行业,降低资本流动的成本,加速资本流动的速度,就像Skype等VOIP技术大大降低了人们的国际电话通讯费用,又像依赖于互联网的电子邮件改善了传统书信邮递业务一样——虽然你有时候还需要邮递员帮你投递邮件。

昨天,我得知比利时的Mobile Vikings开始支持比特币充值话费。这是世界第一个这样做的移动运营商,我很高兴我也是Mobile Vikings的用户。同样是昨天,我去我的比利时银行办事,我问过银行里的工作人员,他说:客户可以自由买卖比特币,自担风险就是了。这虽然不是银行的官方态度,但至少说明他们的银行还没有反对的声音。相反,在承认比特币是合法计账单位的德国,还是有Sparkasse等银行实际中抵制比特币,尽量封杀与比特币有关的交易。

不难理解,对于一个要抢自己饭碗的事物,银行做出的反抗行为也是正常的,只是,邮递员终需面对电子邮件的流行。

比较比利时这种西欧小国和中国对比特币的态度,我有一种感慨:先进与落后,总是先体现在思想上。一百年前是这样,一百年后还是这样。

在我看来,比特币是个好东西,虽然它并不完美,它本身是一种技术,却又蕴含着一种思想。比特币的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它可能会取得成功,也可能会被人类抛弃。全世界那么多聪明的人们都在讨论它,这本身正说明了它的魅力与生命力。

依然要指出,我对比特币的理解还不能说是很深刻全面,站在未来的角度看,也许我今天说的这些东西是错的。但是,你不能说爱因斯坦发现了相对论,就说牛顿的三大力学定律是没有意义的。

PS: 我不为任何人背书,我是我自己的五毛党。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你该相信谁

十多年前,我刚接触互联网,喜欢看新闻,所谓年轻人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关心来关心去,什么事都没有留在心上,这些东西离我太远,最关键的是,越来越多的媒体不过是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搞出一些花里胡哨的标题党,“记者”、“小编”再加上各行各业的“专家”们,发表一通通评论,去填充懒惰无知的人们脑袋,不负责任地时时强奸本来善良的民意。

这样的新闻、媒体,不看也罢。于是我现在几乎不看所谓四大门户网站上的新闻,连QQ这样的弹窗新闻也多年不见,以至于跟朋友们聊天时,常常后知后觉地知道一些“新闻”——原来他们第一时间被弹窗新闻弹过了。

不过,也不能说过去看这些、读这些东西没有一点好处,还是有一点用处,所谓见怪不怪、似曾相识的效果还是有的,至少现在不必看这些千篇一律的东西。年岁渐长,越觉得世事烦复,我失望地发现,许多新闻媒体报道离所谓的真实情况差距很远,一些专家为了利益集团违心地背书,图快图赚眼球的记者们制造哗众取宠的新闻,更让我不愿意接触它们。记者们可能忘了:记!着!真实地记录才是。

不求外,但求内。许多事情,其实是我们太懒于思考,才依赖性地选择媒体来代替我们思考。我们忘了,人之区别于普通动物,是因为我们有高度发达的思考能力。

前几天,对于比特币一事,我接受了媒体采访,我也把采访的详情放在了博客上与大家分享。从评论者们的评论来看,观点可谓径渭分明,看好比特币的严重同意,不看好的朋友给出的理由头头是道,让我感觉我简直是“真傻”,甚至还有朋友另具博文来反驳比特币。

热心的朋友将我的博文转载到其它论坛上,用技术细节来指责我,不应该持看好比特币的观点。居然有人说我与官方有较好的联系而似乎在替官方背书——我要是真有这本事,如何博客都被墙?再说我与官方批判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其实,我不过是觉得中文媒体里的专家们太过夸夸其谈,可惜他们讲出的内容表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玩过比特币,这种事情给人的感觉有如太监讨论房事。当认识我的媒体记者朋友来采访我时,我当然愿意借此机会讲出我的观点。

我并不是专家,我对比特币完全出于自己的兴趣而研究它,我经历过不看好它到认为它是个投机品,再到后来发现它的价值从而认可它。我也并不是因为持有大量比特币而热棒它。我没有意图说服你,也没有这个必要,正如你也无法说服我。这只是我自己的分析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虽然这些观点有可能是错误的。

事实上,同样针对比特币这个新事物,美联储前途主席格林斯潘老爷子说它是一个“泡沫”,而现任主席伯南克却说它“有长远的前景”;具体到国家政府,德国承认它是货币记账单位,而中国政府说它不是货币。

谁对谁错?你该相信谁?

我所知道的比特币 [下]

接上文:我所知道的比特币 [上]

投机与投资

在国内还在争执比特币是不是骗局,甚至各种阴谋论重出江湖的同时,我把我对比特币的关注信息告诉了我的朋友们,基本上,参与的朋友都获得了不小的投机收获,有的人投资翻了十倍,最少的也翻了一番,这种获得财富的手段,比起任何传统的金融产品都更为刺激。不过,现在大部分的比特币交易参与者,都是抱着一种投机的心态,想赚一把就走,将100元人民币变成200元人民币比什么都强,甚至以一种“即使比特币是击鼓传花式的骗局,只要我不是最后一棒即可”的心态来玩比特币。这就是现实,很残酷。

我认为,如果所有人都是以一种不负责任的投机心态来参与比特币,这无疑是有害的,因为投机注定是短期利益,快进快出,整个比特币圈子里注定是有人赚钱有人套牢,因为短期内,比特币并没有创造价值,也就是说,投机是一种零和游戏。但是,投资不一样,投资是长期的,如果将来比特币应用于主流商业应用,能够大大减轻金融系统运行成本,促进商业的繁荣,同时也能保护好人们的私有财产,这时,比特币就是充分发挥出它的使用价值,简而言之,比特币通过作为货币传递价值而创造价值,就能够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这才是比特币的真正意义所在,绝非作为一个炒作对象而存在——尽管它是一个很好的炒作对象。

比特币与山寨币

由于比特币的开源透明性,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下载、复制使用源代码,也就出现了各种所谓的山寨电子货币,出现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从技术原理来说,只修改某几个参数的山寨币与比特币本身并无本质的区别,但是凭此就说可以大举投资、投机山寨币,无疑包含巨大的风险。

比特币发展到今天,不仅仅是比特币本身,除了更多的用户和知名度,更重要的是比特币周边的生态应用系统。就像一个再好的楼盘盖在沙漠中,不可能有太大的价值。缺少全世界的认知度,缺乏商业应用的生态环境,缺乏人们对它的信用注入,注定几乎所有山寨币都会沦为一场闹局,它不可能被大规模使用,也就谈不上创造价值。但我们看到大部分山寨币投机者并不关心这些,只想捞一把就走人。这不能不让人担忧。

中国官方对比特币的态度

比特币在全世界都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包括政府机构,我们看到美国是持欢迎态度,只是提到要进行相应监管,防止用于违法犯罪。德国更是全面欢迎的态度,认定它作为一种“货币记账单位”。我们也注意到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的表态:“近期不认可它的合法地位,但人们可以自由交易、交换。”国内的媒体就选取前半句作为新闻标题,美国媒体则选取后半句。

我个人觉得这个表态是一个积极的响应。按照现状和银行利益集团的诉求,中国当然不可能在近期内认可比特币的合法地位,一来人民币是中国的唯一合法货币,二来,比特币的大规模流行,也会损害到银行业的利润——法币变成了比特币,银行拿什么来放贷?

但是,为了不错过金融创新,中国也不能说禁止比特币流行,就像几十年前,谁没有抓住互联网创新,就失去了信息化时代的发展机遇,所以,国家也只能让比特币“放手走一走”,只要不影响到社会的正常发展秩序,也符合党所宣称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而且,像比特币这种超主权货币,如果能为我所用,是完全有可能挑战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所以,我觉得中国官方对比特币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开手让你走一走”的态度是一个务实又开放的态度。

退一万步讲,即使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和国家禁止比特币的使用,它依然有市场,别忘了,它生来就是不相信任何第三方,生来就是去中心化,对,带有一定天生不配合政府的基因。即使正常社会不需要,黑市依然需要它,它比澳门赌场的筹码更有用处。

比特币的价值归于何处

从过去的比特币价格表现来看,如果今后没有巨大的政策变动,比特币的价格仍将不断增长。这种涨势何时是个头?我说过,比特币的商业应用将创造价值,通过传递价值而创造价值,那么它的价值将有多大?具体的数目,我和大家一样不知道。虽然有人根据美国的M0印钞量、世界黄金总量、黑市洗钱的需求等各种不同假设前提,得出比特币的价格将是5万到50万美元每枚。这种估计只具有理论意义,因为它的前提假设可能有问题。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目前比特币仍处于早期,用户数量依然不够多,尤其是许多传统投资机构依然处于一种观望比特币的态度,所以,我个人觉得比特币的价格可能还远未达到其应该达到的价格。最终的价格,也应该是自由市场所决定,根据贸易的需求决定它的价格。许多人会想:既然价格还将上涨,那为什么不投资它?别忘了,比特币具有社会试验性质,投资有风险,如果不顾一切、而不是利用闲钱投入资金到比特币,承担的风险可能是必须要考虑的——我不太相信现在的比特币等用户不知晓这些风险。既然敢于承担风险,那获得高额的回报也是应该的。

任何革命性的新事物发展过程都是曲折的

真正明白比特币技术原理的人,大部分还是能意识到它的重要性与革命性。在我看来,比特币的这种先进设计理念,尤如几十年前的互联网TCP/IP协议,就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协议,改变了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信息传递效率和效果,造就了我们今天的地球村。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也很有可能改变人类的金融系统,从而改变世界。

任何革命性的新事物的出现,都会对人们的认知造成强烈的冲击。比特币也不例外。比特币是一项巨大的社会实验,我们没有办法预测它一定能成功,因为,理论与现实总是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不试验如何知道它是否能成功?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无法阻挡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而具有革命性的新事物,谁也阻挡不了它前进的脚步。

我所知道的比特币 [上]

几周以前,我和解放日报驻欧盟的王钰深记者提到过国内外的比特币现象。最近,他跟人民日报欧洲中心分社首席记者孙天仁先生和吴刚先生想就比特币这一热点采访我。我们约定上周六下午进行一次采访,地点是我所在城市比利时根特市 Sint-Pieters-station 火车站的星巴克咖啡店(很可惜这家店不支持接收比特币)。

在我回答了三位记者们的几个问题后(从他们提问的数量和质量来看,显然他们不太懂比特币),我口干舌燥地给他们讲了近三个小时。我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向主流媒体讲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从而让那些国内不懂比特币的专家们万金油式的“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要谨慎”报道少一些。

不论他们是否能报道出来我的内容、如何报道,我将此次采访的详细内容整理后,公布在这里,供大家参考,也欢迎留言探讨。

开篇

对于比特币这个新生事物,我关注的时间还算比较早,从最初的反对到后来认为它是一个投机炒作品,再到后来的完全认可,是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

比特币是与传统货币完全不一样的通缩型货币,理论上你所拥有的“钱”不再会贬值,是一种民主、自由的货币,能保证个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将越来越小

短期内,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还将继续,毕竟这是它的不成熟期,但长期来看,价格将趋向稳定。许多非常严肃的经济学专家坚称这种价格变动巨大的货币没有办法用于真正的商业领域。昨天用1比特币能吃一顿饭,今天能吃两顿,那人们自然不愿意消费,反正等一等能享受到更多的消费。

我觉得,这种情况在将来是不存在的。明显的例子,从过去到现在,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越来越小,最早期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一天可能翻几倍,也能跌到几乎零,而现在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幅度比过去小多了。假如,将来比特币的价值是10000美元一枚,那么,每天价格涨跌100美元,其波动比例不过是1%,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它的价格波动太大,所以比特币在将来完全有可能像今天的汇率一样具有较小的波动(如果法币消失,就没有波动一说),完全不会影响人们的消费意愿。

比特币与法币的关系

许多专家们将比特币和法币的关系看作一种你死我活、有你没我的态度,得出比特币不可能成功的结论。我觉得,除非非常严厉的政策封杀,否则,比特币至少在我们可见的未来,将发展得越来越好,与法币长期共存。当初Skype出现时,美国的电信官员说传统电信运营商的末日来临,10年过去,传统电信商没有死,但是Skype大大降低了人们的国际电话费用,促进了人们的信息交流,却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的电信商要是不人为阻碍Skype的通信,Skype在中国或许能发展得更好。即使是传统的邮政系统,虽然由于互联网的发展,传统信件邮寄业务大大减少,但它依然存在。比特币和法币的关系也可能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比特币与违法犯罪

包括美国人在内的许多人士都担忧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会被用于违法犯罪,这种担忧合理,但是完全不可能以此来拒绝新事物的出现。举个简单的例子,互联网是美国人发明的,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社会的信息传递效率,人们对它的依赖重要性,相信不用我多说,但是,这么“好”的互联网,也一样每天被恐怖分子们用来联络实施恐怖袭击——作为发明者的美国深受其害。但美国和世界上其它国家,能因此而拒绝发展互联网吗?更何况,比特币的匿名性不是绝对的,最近的一笔近1亿多美元的转账就被研究者发现是BITSTAMP的内部整理。丝绸之路的关闭也说明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根源并不在工具和技术。

比特币泡沫与郁金香泡沫

比特币现在有泡沫吗?如果有,它算郁金香泡沫吗?许多人将比特币比作一种新的郁金香泡沫,实际上未必然。将比特币和郁金香一比较,就能发现问题。拿货币的属性来说,相比郁金香,比特币具有:

  • 稀缺性 ——比特币只有2100万枚,但郁金香即使再珍贵,依然可以重新培育;
  • 易于存放、不易磨灭 ——比特币保存几乎不需要成本,也不会消失,连劣币驱逐良币的传统金属货币原理都不起作用;
  • 易于分割、运输、传输 ——比特币完胜,无限分割,任何比特币之间的转账几乎是瞬间;
  • 数量不受任何人控制 ——比特币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与传统货币截然不同。

很明显,比特币无论如何都不是郁金香泡沫。相比其它各种经济泡沫,比特币也有特点,典型的例子,中国人过去炒作姜、蒜等农产品,但是农产品炒作只能一时,农产品不易存放,产量也会随着农民的大规模种植而自然降下来,而且农产品不可能作为货币来完成普通的交易。这与比特币是完全不一样的。

事实上,比特币是一种纯自由经济的产物,市场完全能自动调节好它的价格。退一万步讲,即使比特币现在有泡沫,它也还不至于大到泡沫破裂。全球现在只有几百万比特币拥有者,用户数量呈几何数量级增长,按照目前比特币的市值,每个人的平均投入还相对有限,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比特币这么高的价格,依然有很多的新用户涌进来。

继续:我所知道的比特币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