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婚姻

从男人的角度严肃地谈论“出轨”这件事

出轨

作为妇女之友,一位许久不曾联系的女同学跟我倾诉,痛陈她男人出轨之事,这种事情听后总是甚感惋惜,所谓人至贱则无敌,受害者反而束手无策。

孔子是他父亲出轨后的私生子?

出轨之事,古来有之,大圣人孔夫子当年就是他父亲年老时与小三私通生下来的,《史记》就是如此记载。

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字仲尼,姓孔氏。

中国男人和欧美男人有何区别?

就我的观察,欧美男人和中国男人在女人这件事情上,刚好相反。

欧美的男孩子从小就谈女朋友,到结婚前很可能已谈过很多女朋友,上床更是如家常便饭,谁上谁都不好说……所谓“黄山归来不看岳”,见多了,结婚后对男女之事也就不那么好奇了。

中国男人年轻时,往往害羞,没有追或者追不到女孩子,稀里糊涂和初恋结婚以后,岁月一久,纵使妻子容光依旧,也已激情消散。

等到人到中年,事业和家庭渐渐完善,在平淡的日子里,在过剩的肾上腺荷尔蒙催化下,往往蠢蠢欲动地试图证明自己还有那么一些魅力,顺便找回曾经空虚的青春。

刚开始可能以为小试牛刀,且玩且看,不成想堕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还往往以为找到了真爱,闹得满城风雨……

我管中国男人这套叫:“婚前不乱谈,婚后谈乱的。”物有本末,事有终始。搞错了先后顺序,结果自然不一样。

名人、伟人更好色?

所有的出轨,都与肉体上的偷欢不无关系。而男人好色(其实女人也一样),这本身一点也不奇怪。普通人如此,名人伟人更是如此。

蒋介石在他1920年第一个月的戒色日记中记载自己“时而自制,时而放纵,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

  • 1月6日:“今日色念突发,如不强制切戒,乃与禽兽奚择!”
  • 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
  • 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 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
  • 1月25日:“途行顿起邪念。”

国学大师季羡林在日记中记载(文人大多如此,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今天看了一部旧小说,《石点头》,短篇的,描写并不怎样秽亵,但不知为什么,总容易引起我的性欲。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几个女人,〈和〉各地方的女人接触。

我堂叔谭万和的《内伤》小说中,描写村子里白天井井有条,夜晚却宛如一家人。普通人对于男女性事亦是如此。

而出轨之事,有的是为了肉体欢愉,有的是为了寻找更缠绵的感情。反正,古今中外,出轨一事实在不算新事情。

肉体出轨还是精神出轨?

过去老家村里有妇女说,能无奈地接受自家男人在外面找小姐,所谓肉体出轨。我当初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今天的中国社会,许多已婚妇女也只能接受如此现实,能够无奈接受肉体偶尔出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底线是不抛弃家庭。

这背后有一定的现实无奈:据调查,中国大陆男性平均有3.5个女性伴侣,女性平均只有2.3个男性伴侣。这里面包含了多少至少是肉体的出轨?

且不说遍地事实上的红灯区,基本上只要想出轨,迟早都有机会,条件优越的男人(富人、名人)自是美女主动送上门来,这年头明星不搞个小三都不好意思出来混。而普通人,即使是再烂的男人,也有匹配的烂女人在那里等着,只要他想,也是迟早的事情。

如何保护出轨的受害者(妇女)?

然而,我们毕竟是人类,对于婚姻,对于爱情,它毕竟具有排他性,具有契约精神,那结婚证就是一份合同,无故违约应该要承担责任,尤其是受害者一方,要获得补偿。从而也是惩戒随意出轨的一方,维护本已脆弱的婚姻关系。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在出轨善后解决的问题上,我觉得天朝在保护妇女权益方面需向欧美学习:出轨的男人应该付出放血的代价。

曾经知道一对比利时夫妇离了后,男方每月要给没有工作的前妻几百欧元经济补贴(原因据说是为了抚养小孩),而前妻之后又另找了一个男朋友,前夫气愤地说:“我也没有工作,每个月还要出钱养着和她男朋友一起快活的她……”

当然,欧美保护女性的大力度也有一定衍生后果:离婚率很高——反正离了也能过,很多没有结婚的年轻人又不敢结婚——反正最后很可能又要离。

为什么最好不要出轨?

国家法律层面上的事情,我们个人自然无能为力。能从个人角度做点事情就很不错了。作为一枚中年大叔,我当然不是鼓励大家出轨。

所有折腾,都要付出代价,到头来很容易满盘输。一时的欢愉,相对应的是更多的痛苦。这就像物理世界,任何想打破平衡或者维持更多有序的状态,都是要付出能量的(熵增)。话虽这么说,《金瓶梅》第一章就道破天机:“看得破时忍不过”。道理大家都懂,更重要的是真的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所谓“自控”。

既然出轨那么容易,那为什么还要苦苦自律呢?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才尤为可贵。正因为出轨是如此容易,难以坚持,不出轨、负责任的这种品质才更为可贵。欲壑难填,简单、节制、克己的生活,才能以最少的“能量消耗”获得更加平淡与幸福的生活——我们追求的不就是这些吗?

每次提起我的单人照心中都是泪

老板给我发邮件,让我提供一张个人照片给他,他在介绍团队的资料中需要用。我告诉他,我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个人照片。只好勉强挑了一张给他,这是一张我原来在比利时根特学联时,人家让我发言时,被陆柏毅这位哥们拍下来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相机是一部3000欧元的相机。

Tan-Zhijun-portrait

我觉得这张照片里的我像个人样。我于是将我的头像从中截取下来——因为这张照片里我和当时学联主席黄超伯拍在了一起,以备不时之需。

Zhijun-Tan

我的老板回复:他对他的个人照也有类似感觉——意思也是没有他满意的单人照片。看来真是人以群分,我发现我和老板又多了一个相似的地方了。

I feel similarly about photos of me… but that one is fine, thanks.

为什么我没有满意的单人照?我的单人照都是家里领导照的,不论去哪里玩,她没有心思和意识给我拍照,就是我让她帮我用心照,所拍的照片也基本不能入我的眼。我本来不讲究照相的技巧,而她比我更不讲究。每次说起这件事,我心中都是泪。

我当然可以教她几个简单的拍照技巧,比如说什么三分法构图,可是,她不听我的这一套。我知道改变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所以我后来就不提这件事了。

当然,你不必担心我和家里领导的关系。我和我家领导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和谐的,结婚这么多年,几乎不吵架。各位过来人和即将过来的人,现在我告诉你我的秘诀:对,不要试图去改变对方——至少在许多事情上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