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奶奶

悼念我的亲生祖母

grandmother

虽然我的亲生奶奶并不知道我的养奶奶去世(亲生奶奶改嫁了),但似乎是天意,在养奶奶去世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亲生奶奶也去世了——2012年2月25日早上5点,也就是今天,她西去了,享年85岁。

同样是天意,在亲生奶奶去世的七天前,她的老伴——即她的第二任丈夫,已经先于她去世了。他们也许不懂得浪漫为何物,然而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能几乎同年同月同日死,是再朴实无华的恩爱。

亲生奶奶在我们家的故事我了解并不多,一则年代久远,二则也不想了解那么多。无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她后来是改嫁了,然而各有各的难处,我不认为谁是谁非,谁都有理由选择更幸福的生活。更不可否认的一点,她是我的亲生奶奶。

也因此,记得从我懂事开始,每年过年前送点小礼物给奶奶,并且年后会到她那里拜年,让她知道我们一直记着她。在我手头有钱的时候,我也会亲自或委托家人每年送点零钱给她,钱不多,她也可能没有花掉。钱只是一种表达形式,因为我想让她知道,我们没有忘记她,人心都是一样的,我想她会感到高兴的。只是现在晚辈欲敬而亲不待——为善和尽孝是不能等的。

奶奶的一生,是吃尽了苦头的一生,是操劳了一辈子的一生,是不幸福的一生。

80多年来,见证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历程:从国民战争到解放战争,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从改革开放到21世纪,虽然她未必每段历史都好好地参与过,但却是真实的见证者。

80多年来,再一次证实了民生多艰,早些年受过的苦难就不用再提了,即便是21世纪的今天,我去年回国的时候,还得知85岁的奶奶自己挑水种菜,砍柴烧火做饭,家里只剩两位80多岁的老人——其他人都外出打工讨生活,在物质贫乏的同时,更有精神方面的空虚……

奶奶卑微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吃着连粗茶都没有的淡饭,生病了也没有人照顾,更别说城里人享有的医疗保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每天都干着重复得类似于机器人一样的事情。但她比机器人还坚强,有多少机器人能无大碍地坚持劳作85年呢?

奶奶整个一生的活动范围是以家为中心方圆不超过50公里,她也没有见过火车,没有见过飞机,虽然这些现代化的东西在她的年轻时候,就已经抽象地体现在墙上的标语里:努力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在奶奶的世界里,时间仿佛停止了,社会的发展在她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任何踪迹,虽然她努力劳动,然而唯一能感到的幸福也只比过去稍好一点:新社会里饿肚子的事情倒是没有了。但也仅此而已。

奶奶一直这么平凡地活着,直到她离去,平凡得仿佛她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然而奶奶的一生,又是不平凡的一生,她做为一个母亲,她抚养了三个孩子,作为一名家庭主妇和中国标准农民,她劳累了一辈子,我甚至敢断言她从未好好休息过一天,直到她卧床不起的那一天……

无论艰辛与幸福,奶奶似乎也没有抱怨,如果她曾经有过的话,我想她会把一切的根源归为一点:这就是她的命。这难道真是她的命吗?一个85岁的老人还不能在家怡养天年,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无能,如果是一个两个这样的“无能”,倒也是真正的“无能”,问题是在中国的农村还有很多这样或那样的“无能”,这难道不是一个社会的不幸与悲哀?

而正是千千万万位这样的老百姓,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中国农民,是中国社会历史真正的缔造者,没有他们,嬴政能成为秦始皇吗?没有他们,朱元璋能成为明太祖吗?没有他们,毛泽东能成为毛主席吗?

先人说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条规律何时能打破?

愿亲生奶奶安息,愿她到达的另一个世界是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