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失而复得

续《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在分享完《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一文后,我没有想到大家会如此感兴趣,并在文后留下了诸多评论和留言。但我这次基本上是在文中讲述故事,不做输出观点,我不想像CCTV新闻联播一样在新闻事件后面来个:本台评论……与其故事讲述人说出观点,还不如让听众去自己想。

在那篇博文留言中,就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留下了这样一条评论(应他的要求,我删去了):

你不适合在中国了,这次回来,我心情不太好,这个单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买官现象,人渣大摇大摆的当官,个别中层领导勾引成功小20岁的女同事,更可气的是掌握资源的人,把能干活的人当牛做马,却把课程改革负责人经费视作儿戏分给搞党建的完全非专业人士,我只想说一个字,卧槽!

他写下这条评论,是为了对比我经历的这件事情。

人总是喜欢发表意见,并试图让别人认可自己的观点,我也不例外。对于这件事,我当然有自己的看法。

我也没有意图希望别人都和我做同样的事情——那样的世界太没意思,事实上,我无法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改变这些人的想法。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尽相同,有的人就是以追求玩遍天下的美女为人生乐趣,有的人就是以追求拥有更多的金钱为终极目标。

我不是一个三岁孩子,对于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我宁愿冒着被失主误会的风险,也要这样做这件事,因为我问心无愧。许多朋友在留言中对比中国社会环境等众多因素,这不假,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憎恨某些人,首先不要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否则就没有理由去憎恨。

Therefore all things whatsoever ye would that men should do to you, do ye even so to them. (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 Matthew 7:12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论语·卫灵公

许多朋友说我是好人,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人性是复杂的,我只能说这可能是我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做了一件大家所谓的“好事”,其它就没有其它了。

对于我那位朋友的抱怨,我们私下聊天时我这样告诉他:有勇气接受无法改变的现状,有决心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情况。

听说,从古至今,有不少的人想到深山老林、远离尘世的环境中去修行,比如影视、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削发为尼、出家为僧的现象。其实,这大可不必,活在当下的一举一动、每时每刻,本身就是修行。

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几天前的晚饭后,朋友的父亲过来找我,掏出一部手机,说不知如何开机,要我帮忙看看。手机挺大,样子不旧,于是问他手机哪儿来的?他说买的。

我奇怪:“你从哪儿买的?”在这人生地不熟、不懂当地荷兰语和法语的地方(比利时根特市),我不敢相信他一六十多岁的中国老头子会购买手机。

他告诉我,白天在火车站闲逛,一个外国人举着这个手机给他看,伸出三个手指头。他觉得不错,就给了人家30欧元,把手机买了。买回来充电后却开不了机。

我听完告诉他:“你可能上当了,这是中国经常有的事情,给你看的时候是一部好好的手机,给出一个极低的价钱后,拿到的就是一个模型,就是手机店里常见的手机模型,真的手机早在不注意的时候掉了包,还好只是30欧元。”老头子听完后,有点失望。

我拿着这台模型机放在手里,三星的智能手机。模型做工实在太好了,按键的手感非常好,即使是我拿在手里也会以为是个真的。我胡乱按着机身旁的按钮。突然,屏幕一亮:Samsung Galaxy 4。我的个天,真机器,三星的最新款S4。这老头子真的用30欧元买了一部最新款的二手Galaxy 4,要知道这新机器要六七百欧元,合人民币也得四五千块。开机后全是荷兰语,需要输入SIM的PIN密码,乱试了三下后,卡锁了,需要PUK码来解开。

我这才回过神来,手机应该是小偷偷过来的,这外国小偷得手后,急于销赃又不敢卖给本地人,所以就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这老头子,得个太平。老头子来自山东,是个实在人。两人完全不懂对方语言的人完成了这么一桩奇怪的买卖,并且“诚实无欺”。见了鬼了。

我告诉老头子,这手机99%是被偷的,才以这么低的价格买到。来源不正。我问他为什么买,他说手机屏幕挺大,想买来看电视!我说:“这手机没有中文,你不一定会用。而且有智能GPS定位,失主可能能找过来。”他听后说,把手机带到中国用去。看来,老头子想得比我还周到。

我又对他说:“这手机很贵,估计要六七百欧元,失主可能很心痛……”

老头子居然说:“人家几百欧元算钱吗?”

我一听这话,脱口而出:“叔,你这话说得不对,人家几百欧元怎么就不是钱了?合法赚的钱一分钱也是钱!”

我反问他:“假如,假如是你丢了这部手机,你是什么心情?希望拿到你手机的人怎么做?”

老头不语,知道我期待的回答却不回答。我只好说:“这事就当我没有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头子于是回去了。

老头子走了,我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我也曾经丢过东西,知道丢东西后和失而复得的那种感受。眼下这件事,我怎么能当自己不知道呢?装作不知道就是纵容。

我决定必须要好好劝劝他。于是,我走到他的住处,好言相劝:

  1. 手机没有中文(理论上可以刷成中文),不适合他用,他想看电视的手机在国内几百块钱也能买到。来源不正的东西用着也不心安理得。
  2. 智能手机有GPS定位功能,我们已经开过机,失主理论上是能够找到这里来,到时可能是个大麻烦事。
  3. 知道是一部被偷的手机还买过来,这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主要责任在小偷。
  4. 手机里可能有失主的相片、视频等众多个人信息,这对失主可能是重要的东西。
  5. 现在想方设法把手机还给失主,是做了一件好事。失主极有可能会把30欧元还上,因为这就变成丢失30欧元现金(当感谢费),而不是一部包含自己许多信息的智能手机。

老头子想了一会儿后,快要同意时,他又提出一个疑问:人家会不会反说我就是小偷?我只好安慰他:这不符合逻辑,正常人知道来龙去脉后不会这样想。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甚至向他保证:万一失主不愿意支付30欧元,我个人都会把这30欧元给他。老头子这会儿倒大度:那就这样吧,实在不给就算了。

心中终于长舒一口气,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居然被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说服了。我本来打算只是去讲清我的道理后,他若实在不愿意归还,我也只能作罢。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拔出手机SIM卡,开机翻了一下通话记录,找到了失主一名为”PAPA”的手机号码,应该就是他爸爸。再看了邮件,全是荷兰语,猜到邮箱地址,发了一封邮件。邮件地址中有个1991,大概就是1991年生的,怕这90后不用邮件,又到Facebook里搜到他,发了条信息。最后再给失主的爸爸打了电话,无人接通,只好发条短信告知。

第二天早上,失主和我联系上,下午就拿回了他心爱的手机。原来,22岁的他是一厨师,住在根特但在另一城市工作,那天下火车时忘了自己的包,钱包、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现金、衣服、钥匙都丢了,这手机是唯一找回来的东西。虽然手机有保险服务,但手机里面有个人照片等信息,他很开心能拿回手机,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见面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朋友说,这世界上到处有坏人,但好人也是有的。”我笑称:“这是真的。”

至于老头子那30欧元,失主说要转账50欧元,多出的20欧元作为感谢费。我告诉他:“只要30欧元就够了,因为这30欧元你本来也不应该出。”

托运行李箱在机场被人误领

前天从捷克首都布拉格回来,抵达布鲁塞尔机场时,下了飞机后先带小孩去了趟卫生间。到达取托运行李处时,传送带已经停止转动,上方屏幕也显示该趟航班的行李已经传送完毕,我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行李,一下子紧张起来,围着传送带转了一圈后,发现旁边有一个箱子好像是我的,可是细看并打开箱子后最终确定不是我的。

托运行李箱被人误领

一对比才发现,此行李箱和我们的是一样的品牌、一样的尺寸、一样的颜色、几乎一样的新旧度、几乎一样的重量、一样的航班,等了好一段时间后,也没有人来领取此箱子,几乎可以99%地断定,我的行李箱被此箱子的主人误领了,他/她把我的行李箱当成了自己的提走了。

无奈,只好提上这个不是我的行李去机场遗失招领处报告。工作人员不慌不忙地听我说完细节,便让我提供登机牌上的行李箱号码以及我的护照等信息,再让我填写住址、电话、邮箱,说他们会帮我寻找我的行李箱,然后就递给我一份文件,说是用于联系和索赔。

我说她,万一此人不住在比利时怎么办?她回答我说,对方可以把行李送到当地的国际机场,然后当地机场会把行李送到布鲁塞尔机场,机场再投递给我。理论上是可以找得到我的行李箱,实际上呢?那人会不会不嫌麻烦地诚实送回我的行李箱?万一不是被误领了,我的行李箱又是否被人偷走了?那又怎么办?如果让机场或是捷克航空公司赔偿,那又要多麻烦?

虽然箱子里没有贵重物品,但想到全家人的夏天衣服和我的iPhone和iPad充电器都丢失了,心里很是郁闷,何况是最后一个关头。我真怪自己没有早一点到取行李箱处,这样就可以避免被人误领。又后悔自己使用此新行李箱时,没有系个丝带什么的将自己的箱子和别人的箱子区分开来。

我原来用的是一个非常便宜落后的旅行托运袋子,一看就是一穷人的行李,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上个月150欧元买了个新秀丽的行李箱,第一次使用就被同一趟航班的行李箱弄混了。真后悔买了这么一个行李箱。

行李箱失而复得

但我还是对找回行李箱抱有一丝希望,因为前年经历过背包在比利时公交车上失而复得。幸运的事情终于来临,第二天上午我接到了机场方面的电话,对方告诉我,行李箱找到了,问我何时投递给我,我说那就下午吧。下午都快下班了,还是没有收到,我于是打电话问对方,原来对方忘了投递,我问他们何时投递?对方又问我晚上8点至11点投递可不可以,我当然说可以——人家晚上还能工作,已经谢天谢地了。

吃完晚饭,终于收到了机场物流人员送过来的箱子,打开一看,失而复得,完璧归赵。打开物流的车子后门时,我发现里面有好多行李箱,验证了那句话:你并不孤单!机场每天丢失行李的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一件怪事,欧洲和美国的机场出口,都没有工作人员检查乘客行李箱上的贴牌号码和登机牌上的号码是否一致,从而防止行李箱被冒领和误领,但机场出口却有一个不少工作人员组成的遗失招领部门。这一点国内机场就做得比较好,有工作人员在出口核对行李。我估计可能是机场每天的旅客流量太大,从而即使是抽查也不太现实。

托运行李箱小技巧

既然机场有这么一个管理缺陷,只能自己多加注意。这次行李箱失而复得的插曲也提醒我,对于自己的(托运和非托运)行李箱:

  • 一定要“装扮”一下自己的行李箱——尤其是一些大众流行的品牌和款式,让其显得有些不一样,避免被人误领也避免自己误领别人的行李;
  • 托运行李箱里不要放贵重物品;
  • 下飞机后趁早去取回自己的行李;
  • 取行李时要站在行李传送带口,第一时间拿到行李,避免别人第一时间误领自己的行李;
  • 领到行李时,要确定是否是自己的行李;
  • 万一没有取到自己的行李,要和机场管理方联系,提供详尽信息,机场方面会帮助寻找行李;
  • 保留登机牌等信息,如有需要,联系机场或者航空公司索赔。

家父说:“在家千年好,出门万事难。”这话不假,难怪我是天生资深宅男。祝大家旅途平安愉快。

背包在比利时公交车上失而复得

你不想丢东西,我也不想,事实上谁都不想。然而每天都会有人丢东西。关键在于丢失的东西还能找回来吗?

上周五和朋友相约去宜家吃晚饭。由于带着儿子,在坐有轨电车时候孩子妈就把背包放在了前面的座位上。车上儿子又折腾来折腾去,移动了好几个座位。到达目的地时,我推着儿子的推车,孩子妈抱着儿子,下车了。到了宜家要存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背包还在车上!包里有ID卡、钱包、Blackberry手机、奶瓶、小孩衣服等物品。我迅速跑去车站去找包,车却已开走了。

必须得找回这个背包,尤其是那张ID卡,下个月回国再返回比利时如果没有ID卡就无法入境。在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如果要重新办ID卡需要120欧元(约1100元人民币)!

我于是坐车回到市中心,在电车返回的方向等着,希望丢包的那辆车再次出现。这路车是环线,一个来回要一个多小时。等了两个小时,把所有的车等了个遍,也没有见到那辆车,一问司机说是那辆车晚上不运行了。好心的司机给了一个卡片,写上他们公交总公司的地址建议我周六去那里找找,因为司机们所发现的所有失物都会汇集到总公司。

第二天上午我带上我的ID卡,前往郊区的根特市公交车总公司,由于是根特节,公司周六上午依然有人值班。只是停放着许多公交车的大院内一个人也没有,甚至有人拿走什么东西也不会有人发现。我想要是在中国,至少会在大门口有个看门的老头子什么的吧。好不容易找到公司的人,一问说存放失物的房间没有人上班,让我周一9点后再过来。

周一上午,我再次去公交公司,负责人却跟说我说周五的失物还未送到总公司,让我当天下午二点后再来。真是折磨我有限的耐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要了电话,心想下午先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我的包再过来。下午在家打电话,负责接电话的人跟我说了半天,要了我的相关信息,让我等信息。原来电话处是布鲁塞尔总公司,她会发邮件到根特市让他们去确定是否有我的失物,6天内没有回复就说明没有机会了,那得多慢一个过程!

周二上午我第三次来到公交总公司。负责人在一堆失物中找了找没有——我们不孤单——丢东西的每天都会有,然后他说让我等等,他再去另一个地方找找!不一会儿他提着一个包过来,正是我们的包!核对里面的东西基本都在,只是不见手机,我心想也没有关系,手机实在拿走了还能用,其它东西比如ID卡还给我们就不错了,因为这个东西对捡到者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我们却很有用。出门后我再一翻包,发现手机在背包的另一夹层里,公交公司的人没有注意到而已。临走时,我握着工作人员的手说:“比利时是一个很好的国家,人们很诚实!”

回到家后孩子妈说唯一少的是钱包里的现金,大概有十来二十欧。我们没有一点意见,心里觉得拾物者真有意思,这点现金就当感謝费吧。这总比有人捡到包后什么都不返还好多了。钱拿着可以用,证件拿着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当事人却造成很大的麻烦。

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教训:带着小孩出门注意力会放在小孩身上,所以能少带的东西就少带,不必带的东西就不带,随身携带的东西一定不要放在单独的地方,能放在手上或背在身上就不要放在其它地方。没有谁愿意丢失,但这样的事情总是在不注意间发生。

孩子妈以前也犯过类似粗心的事。那是在郑州从取款机上取完钱后忘了取回銀行卡,剩下的1000多块钱都被人取走了!去公安局报案也无济于事,人家怎么会为了1000多块钱管你的事呢?更何况他们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

经过一番折腾,丢失的背包总算失而复得——我真没想到还能找回来。在一个讲诚信的国度里,许多事情都会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