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天主教

友人香港书展问答录

上次分享了我和朋友讨论《返璞归真》的邮件来往。他后来在邮件中又和我分享了他的香港书展之行,征得同意,特将内容分享在此。


看到你的回复(注:我们之间通过邮件交流),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7月20号去了香港书展,三楼有一个大展区几乎全都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天主教/各个新教/道教/佛教/伊斯兰教等。

我平时也喜欢和宗教界的朋友聊天,看了好几个展位,跟一个传福音的基督新教徒聊的时间久些,差不多半个小时。回忆起来一些有意思的片段分享给兄台。以下只是根据本人回忆整理,可能有漏缺,但大意应该不会丢失。

问:你入教了吗?

答:暂时没有,但我读过一遍,也完整听过一遍圣经。

问:那请问你读的是哪个版本的?

答:应该是和合本的。

问:不同的版本之间是有差别的,我们使用的这个版本更忠于基督的原义……

答:请问你们是属于新教吗?应该不是天主教吧。

问:是的,我们是属于新教的教派,不是天主教。你知道天主教在16世纪,宗教改革之前的时候,一直宣称自己才能代表上帝赦免凡人的罪,发行赎罪券,迫害那些内心追随耶稣的真正的基督徒……而新教是16世纪之后慢慢发展而来,主张基督徒们可以从圣经的原文直接找到上帝的教诲……不同版本的圣经是有差别的,就是一些细微的差别,就体现在是否能体现基督的原义。

比如这里(拿出了手机,打开经文念到)《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远的生命。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that every one who believes into Him would not perish, but would have eternal life.(以上的经文是我从WIKI上面找到的,当时他只念给我了中文的,他给我看的这片经文应该是圣经恢复本的)。

(然后,又打开了和合本的经文念了一遍,和合本的经文比恢复本少了一个“入”字)。你注意这里,少了一个“入”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基督教导我们语言行动上信他的不一定是真正的基督徒,而真正的基督徒应该是在内心真正的信入……基督说,我们每个人生下来内心里面都是一个基督徒,当然这个基督徒的意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信仰基督的那层意思,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偏离了作为基督徒的轨道,所以我们要重新回归基督徒的灵性,要“信入”基督……

问:你的这个意思我大概了解,但觉得有点不是很确切的地方,我举一个例子给你吧。公元一世纪的四大圣哲,苏格拉底、孔子、耶稣、释加牟尼,再加上后来的莫罕默德,实际上他们都是圣人,可以说境界都比我们一般的凡人要高很多,他们可以说都是参悟的宇宙终极真理后,向世人宣讲的。

如果将他们看到的那个终极真理比喻做一个貌美无比的大树的话,他们的语言可以不同,修辞可以不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所以每个宗教和其中的各个教派的内在本质(也可以叫做你刚刚讲的称之为“基督徒”的灵性)应该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是在谈论同一个完全相同的人的本性/宇宙的本性。

但现在宗教有这么多的纷争,彼此间有太多的毁谤,甚至还有以此为旗号的很多战争,如当年旷世持久的十字军东征等,好像只有我的才是最好的,才是最高的,别人的根本不算数。这应该是我们这些见解不深的凡人和一些狂热的宗教崇拜者,所玩弄出来的一些不该有的偏见。

答:我基本同意你的说法。我们确实需要激发出来我们内在的那个基督徒,我们从圣经的经文里面去寻找是最快到达的方法……

问:再给你举个例子吧。(我伸出了一个手指),比如说你顺着我的这个手指,可以看到月亮,月亮是我们的目的,手指是要到达月亮的一种途径。很多人专注于谈论手指,而忽略了真正应该关心的月亮。我记得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境界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人境界,可以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前三个境界打转,很少能或者说几乎没有人能达到与圣哲们接近的那种天人境界。导致了我们一直在他谈论“手指”,而较少的触及到“月亮”。

还有一点,其实咱俩说了这么多,很可能与我们内在的那个属于基督徒的“灵”越来越偏离,你应该听过《道德经》里面那句很经典的话吧,“道可道,非常道”,“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说清楚,那就不能称之为“道”了。很多时候用语言表达“道”是很匮乏的……

我俩大概核心的就说了这些,当然了,关于内地的三自教和家庭教会等话题也相互交换了意见,但鉴于比较敏感,就不过多讲了。觉得应该表达的我的宗教观。

这个观点应该和我之前跟你提的是相通的: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期间有插曲,那个传福音的朋友很怕我打比喻,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跟我说,咱们还是看经上的原文怎么说吧。


再讲一下这本《返璞归真》,它有意回避了各基督教派内部的纷争,他讲到出版之前把稿子交给我四个(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教会的主教过目,书的正文也提到了尽量避免提那些不同教派的分歧之处等等。但其坚守基督教的本旨,与其他宗教之间仍筑起了一道明显的藩篱。

昨天晚上读到了第三章 7 宽恕的那一节(下班回去家里就有一堆琐事要做,还要照顾七个多月娃的吃喝拉撒,只有忙完后才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读一下书,并且不是每天都有,确实读得很慢了),给我了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视角,很感激作者。

P.S. 附上几张手机拍的照片。前两张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第三张是特意听的陈冠中老师的讲座,第四张是在香港会展中心内拍的维多利亚港。

chenguanzhong

hkbookshow

victoria

bookshowhk

比利时新国王国庆日登基

昨天见我所住小区的老神父在沿街房屋窗户上悬挂比利时国旗时,才发觉今天是比利时的国庆日,而且是该国新国王接替老国王登基的大日子。我看了一下,整条街上除了神父的三面国旗,其它就再也没有了。看来比利时人的爱国观念和天朝还是有些区别,老百姓对新国王的欢迎态度也显而易见。

以前对于国王登基这种观念只停留在历史书或者小说中,没想到现在这种事情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当然,比利时现在这种君主立宪制的国王和古代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利时的国王虽然有一定权力,但实际上并不大,更多的是一种象征,作为对保守势力和怀旧的一种妥协。真正的国家运行还是要靠组阁的首相政府和地方政府等一拨人马来操作。

最近,政府还立法规定国王家庭以后要交税,领取国家津贴的人数要受到限制,让人感觉比利时皇家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其实国王家族的血统来自德国,这也就不奇怪,现在富贵的荷兰语区人们对新老国王一直不待见的态度,甚至一直有取消国王改为共和的说法。

要说国王登基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比如像历史书中写的那样:赦免犯人,减免赋税……这些在比利时都没有发生,甚至多放一天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今天就是礼拜天),唯一我所知道的对普通民众的好事:国王登基当天——也就是今天,所有来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国内火车有优惠,不去首都就无法享受这优惠。

就像那玩笑:一比利时人在美国被人问从哪里来,答道:我来自比利时。美国人回答:哦,比利时,我知道,布鲁塞尔的首都。我一直感觉比利时这个国家很小,好在大多数时候小有小的美,如此小的一个国家也有许多非常复杂又有意思的事情。对我来说,比利时是我的第二故乡,而对于我儿子来说,这是他的第一故乡。

比利时人大多信仰天主教,愿上帝的爱永远像阳光一样普照到比利时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