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2021年回老家过春节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

家乡.jpg

因为疫情,2020年初的春节我并没有回老家过。本来这次2021年的春节也听说可能不让回乡过。在大年三十的那天,我带着家人还是回老家了。一路上出奇地顺利,车少人少,服务区也是空荡荡。

服务区.jpg

回到老家,就好像没有疫情这回事,可以看出大家并不害怕疫情了,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欢天喜地过大年。

过年期间,我又组织家人们去登家乡的一座高山,1280米高的大湖仙。因为10多年前孩子还没有生,我和孩子妈就徒步至少十公里登上去了,这次带着孩子们和家人们来怀旧一下。

大湖仙.jpg

我们浩浩荡荡一共五辆车,顺着建风力发电机的山路开上去了,一路上有惊无险,风光令人难忘。在山巅,用无人机的上帝视角拍家乡的风景,也是另一番美。

大团结.jpg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如此之快,我还是没有太多时间走亲访友,好多朋友和老师都没有时间去拜访。一方面是孩子在节前就要开学,另一方面是作为打工人要上班,法定假日时间就是那么几天。对比起来,还不如以前从国外回国时的假期长,那时候我回国一次能见更多的人。未来我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不是强制,我还是在回老家前后分别做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按规定来总让人放心一些。于是,我对孩子妈说,我们回一趟家过年,是有政治意义的,她问我什么意义?我回答:这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西方国家2020年底的圣诞和新年,比如英国就临时加码封城,不让人团圆过节。

看了一下美国和英国的最新疫情数据,新病例数据和死亡数据呈双双下降趋势,这是积极信号。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接种疫苗带来的好处,这是科技的力量,也只有发达科技,才能解救处在疫情中却又追求极度自由的欧美国家人民。

一年又一年,依然祝福国泰民安,祝福各位新老朋友健康平安。

老家.jpg

分类
其它分类

故乡第一峰——金紫仙登山记

本来打算今年回家过年时去爬山,我甚至还买了一台无人机准备航拍,从上帝的视角来欣赏故乡的山山水水,没想到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美好的计划。

不过这不妨碍我回忆去年春节时在老家的爬山经历。那是我出生以来就一直想攀登的金紫仙,号称家乡第一峰。

网上查得我登过的老家大湖仙海拔,1270余米,而金紫仙比大湖仙海拔还要高,金紫仙海拔高度居然达到1433米(注:数据来源《湖湘文化辞典(一)》,我在低于峰顶的一山峰石块上确实看到一铭牌刻着1300多米的高度)!金紫仙1433米海拔比湖南省内著名的南岳衡山祝融峰1300.2米还要高出133米。

那是大年初二,和亲朋好友分四辆车开到山脚,顺着登山小路就开始。天气晴好,一路上游人不多不少。走完刚开始的一段泥路后,就是开发好的石阶路,不时见到路旁有施工未完毕的土路,应该是正在旅游开发的未来上山通车马路。

登山行程,一路期待,一路欣喜,刚开始轻松,越到后来越艰难。整个过程从上午11点半左右开始,到下午3点半左右成功登顶。站在山巅,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这感觉只有亲自登山到顶后才能体会。

值得一提的是,女儿当时只有2岁多,基本靠自己的体力走到了峰顶下面的庙宇处——约1200-1300米高,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金紫仙
山脚下的金紫仙地名。

金紫仙
苍翠之上,天蓝云白。

金紫仙
山峦层叠才显出气势。

金紫仙
这座小石屋,我觉得未来在里面开个小卖部挺好的。

金紫仙
山路上偶尔能见到这种自然的山洞路。

金紫仙
从半山腰中遥望峰顶,峰顶以下一百多米是金紫仙的小庙宇。

金紫仙
简陋古朴的道观金紫仙庙,内有一道士,给人抽签祈福。庙里提供免费的粥食,此时此地的大米粥自然美味无比的感觉。

金紫仙
小庙后面的菩萨,少有人来,菩萨的日子也清寒。

金紫仙
登山的旅程,越到最后越显能力,尤其是过了金紫仙庙宇后,完全没有成形的登山路(后来才知道道观靠右的小路可上)。我们直接走的那条70度左右的碎石坡登顶,危险性较大,需提防碎石滚落砸伤,真的是手脚并用才爬上去的,足见这高山也少有人登顶,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我们一行只有男士成功登顶。峰顶风力稍大,丝毫不影响成功登顶的喜悦。

金紫仙
“安仁第一峰”石刻(落款徐霞客,据安仁县志记载,旅行家徐霞客曾于崇德元年1636年夏季游览过金紫仙)!不负其名。

上山容易下山难,最难受的是下山过程,越到后面,每一阶梯都腿疼,但下来后,这些疼痛还是被登山的美好体验迅速冲淡。

分类
社会人文

拜访义海寺住持明源法师

义海寺是我老家一座较有名的寺庙,座落于邻乡大湖仙山中,现任住持释明源(一曰释明圆、释明缘)法师,出家前是我老家的一位普通农民。五年前我拜访过他,这次趁回国空隙(2014年4月30日)再次去义海寺拜访他。

和过去一样,法师依然健谈,不知他是想度化我,还是因平时很少有人和他交谈,进而积累了不少的言语?而他和我谈禅修时多次讲到禅的不立文字和不现言语的观点。在谈话中他多次提到过他的儿子,讲了他儿子做生意和经济上支持他寺庙的事情。

法师一身朴素得有些破旧的法衣,领口甚至有些油渍,可能与不常洗涤有关,奇怪的事情是,近距离靠近他不但没有令人不愉快的异味,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知是檀香还是某种植物的淡淡的幽香,我猜大概与法师常年全素饮食有关。

法师坚持劳作,在寺庙周围的山林中植树造林,保护环境。我问到他关于山林的所有权问题——我担心将来政府收回植树造林产生的所有财产,法师说他并不担心,寺庙植树造林本身就不为利——全然与普通人们植树造林将来卖出获利的目的不一样,他说希望给后人留下一片美好的山林样板。

自他掌管寺庙近二十年来,原来破旧的小寺庙现在基本焕然一新,难能可贵的是,所有的新建筑皆由他亲自设计并参与建设。

与淡然面对山林的所有权问题一样,法师对当地政府扣留部分上级政府拨款亦无甚感想:本来没有这些资金也能过得去。在法师的管理下,他坚持在义海寺中不设抽签,不卖门票,甚至香火也不卖,着实令我对如今的中国还有这种还较为纯粹的佛门圣地甚为佩服。

我大约和他聊了两个小时,话题大致与佛教和他现在掌管的寺庙有关。限于他的知识面不宽,讲到一些自然现象的时候,他不免会掉入我认为是迷信的东西,当然,我所认为的“科学认识”也可能是错误的。大凡与他相左的观点,我几乎不会与他争辩,我觉得争辩于事无补,所有的观念在这位老法师心中皆已根深蒂固,我亦无必要坚持“我所认为正确”的东西而拒绝聆听他的观点,好为人师。

我们一行加上小孩共有九人,法师在知道我们来访前就安排了我们的午饭。斋饭不错,虽然全素,但我不但不觉得难吃,反而觉得非常可口,这可能与他们在所有的素食中都加了辣椒面有关,这种能满足我等在家人口味的素食与佛门讲究的清静可能还有点距离。

临行之前,我给了法师一点钱,我不拜菩萨不捐功德箱,给法师一点钱是出于对法师清修几十年的一种敬佩,是我这样的在家人对于出家人的支持,同时也感谢他盛情款待我们。

Yihaisi- (1)
义海寺全貌

Yihaisi- (2)
站在义海寺远眺前方,号称小桂林风光:三座小山峰组成“三碗斋饭”。

Yihaisi- (3)
有关专家鉴定后说这棵罗汉树有1000年了,镇寺之宝。

Yihaisi- (4)
全素的斋饭口味不错,每边有三双筷子,其中一双是公用筷子——卫生,很好。

Yihaisi- (5)
和明源法师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