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大湖仙

故乡第一峰——金紫仙登山记

本来打算今年回家过年时去爬山,我甚至还买了一台无人机准备航拍,从上帝的视角来欣赏故乡的山山水水,没想到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美好的计划。

不过这不妨碍我回忆去年春节时在老家的爬山经历。那是我出生以来就一直想攀登的金紫仙,号称家乡第一峰。

网上查得我登过的老家大湖仙海拔,1270余米,而金紫仙比大湖仙海拔还要高,金紫仙海拔高度居然达到1433米(注:数据来源《湖湘文化辞典(一)》,我在低于峰顶的一山峰石块上确实看到一铭牌刻着1300多米的高度)!金紫仙1433米海拔比湖南省内著名的南岳衡山祝融峰1300.2米还要高出133米。

那是大年初二,和亲朋好友分四辆车开到山脚,顺着登山小路就开始。天气晴好,一路上游人不多不少。走完刚开始的一段泥路后,就是开发好的石阶路,不时见到路旁有施工未完毕的土路,应该是正在旅游开发的未来上山通车马路。

登山行程,一路期待,一路欣喜,刚开始轻松,越到后来越艰难。整个过程从上午11点半左右开始,到下午3点半左右成功登顶。站在山巅,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这感觉只有亲自登山到顶后才能体会。

值得一提的是,女儿当时只有2岁多,基本靠自己的体力走到了峰顶下面的庙宇处——约1200-1300米高,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金紫仙
山脚下的金紫仙地名。

金紫仙
苍翠之上,天蓝云白。

金紫仙
山峦层叠才显出气势。

金紫仙
这座小石屋,我觉得未来在里面开个小卖部挺好的。

金紫仙
山路上偶尔能见到这种自然的山洞路。

金紫仙
从半山腰中遥望峰顶,峰顶以下一百多米是金紫仙的小庙宇。

金紫仙
简陋古朴的道观金紫仙庙,内有一道士,给人抽签祈福。庙里提供免费的粥食,此时此地的大米粥自然美味无比的感觉。

金紫仙
小庙后面的菩萨,少有人来,菩萨的日子也清寒。

金紫仙
登山的旅程,越到最后越显能力,尤其是过了金紫仙庙宇后,完全没有成形的登山路(后来才知道道观靠右的小路可上)。我们直接走的那条70度左右的碎石坡登顶,危险性较大,需提防碎石滚落砸伤,真的是手脚并用才爬上去的,足见这高山也少有人登顶,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我们一行只有男士成功登顶。峰顶风力稍大,丝毫不影响成功登顶的喜悦。

金紫仙
“安仁第一峰”石刻(落款徐霞客,据安仁县志记载,旅行家徐霞客曾于崇德元年1636年夏季游览过金紫仙)!不负其名。

上山容易下山难,最难受的是下山过程,越到后面,每一阶梯都腿疼,但下来后,这些疼痛还是被登山的美好体验迅速冲淡。

拜访义海寺住持明源法师

义海寺是我老家一座较有名的寺庙,座落于邻乡大湖仙山中,现任住持释明源(一曰释明圆、释明缘)法师,出家前是我老家的一位普通农民。五年前我拜访过他,这次趁回国空隙(2014年4月30日)再次去义海寺拜访他。

和过去一样,法师依然健谈,不知他是想度化我,还是因平时很少有人和他交谈,进而积累了不少的言语?而他和我谈禅修时多次讲到禅的不立文字和不现言语的观点。在谈话中他多次提到过他的儿子,讲了他儿子做生意和经济上支持他寺庙的事情。

法师一身朴素得有些破旧的法衣,领口甚至有些油渍,可能与不常洗涤有关,奇怪的事情是,近距离靠近他不但没有令人不愉快的异味,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知是檀香还是某种植物的淡淡的幽香,我猜大概与法师常年全素饮食有关。

法师坚持劳作,在寺庙周围的山林中植树造林,保护环境。我问到他关于山林的所有权问题——我担心将来政府收回植树造林产生的所有财产,法师说他并不担心,寺庙植树造林本身就不为利——全然与普通人们植树造林将来卖出获利的目的不一样,他说希望给后人留下一片美好的山林样板。

自他掌管寺庙近二十年来,原来破旧的小寺庙现在基本焕然一新,难能可贵的是,所有的新建筑皆由他亲自设计并参与建设。

与淡然面对山林的所有权问题一样,法师对当地政府扣留部分上级政府拨款亦无甚感想:本来没有这些资金也能过得去。在法师的管理下,他坚持在义海寺中不设抽签,不卖门票,甚至香火也不卖,着实令我对如今的中国还有这种还较为纯粹的佛门圣地甚为佩服。

我大约和他聊了两个小时,话题大致与佛教和他现在掌管的寺庙有关。限于他的知识面不宽,讲到一些自然现象的时候,他不免会掉入我认为是迷信的东西,当然,我所认为的“科学认识”也可能是错误的。大凡与他相左的观点,我几乎不会与他争辩,我觉得争辩于事无补,所有的观念在这位老法师心中皆已根深蒂固,我亦无必要坚持“我所认为正确”的东西而拒绝聆听他的观点,好为人师。

我们一行加上小孩共有九人,法师在知道我们来访前就安排了我们的午饭。斋饭不错,虽然全素,但我不但不觉得难吃,反而觉得非常可口,这可能与他们在所有的素食中都加了辣椒面有关,这种能满足我等在家人口味的素食与佛门讲究的清静可能还有点距离。

临行之前,我给了法师一点钱,我不拜菩萨不捐功德箱,给法师一点钱是出于对法师清修几十年的一种敬佩,是我这样的在家人对于出家人的支持,同时也感谢他盛情款待我们。

Yihaisi- (1)
义海寺全貌

Yihaisi- (2)
站在义海寺远眺前方,号称小桂林风光:三座小山峰组成“三碗斋饭”。

Yihaisi- (3)
有关专家鉴定后说这棵罗汉树有1000年了,镇寺之宝。

Yihaisi- (4)
全素的斋饭口味不错,每边有三双筷子,其中一双是公用筷子——卫生,很好。

Yihaisi- (5)
和明源法师合影

安仁奇石仙姑洞的传说

我喜欢人迹罕至的自然风光之地,不喜欢人山人海的风景名胜。以前在老家时没有发现,出来后才发觉在我的老家(湖南省安仁县)还真有一些地方非常秀美。邻乡豪山就是一例,该乡有一处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大湖仙,我表妹家就在那山脚下,所以这山我去爬过两回,每回去的时候住在何表妹家,自然非常方便歇息。

有山就有水。在那高山之间的峡谷中,有一条清澈美丽的小溪,号称江垅。我多次听人说起这个地方,更奇的是一块奇石,名曰仙姑洞,更被我们老家人称之为“张果老的卵”(这“卵”字是方言的音,意为男性生殖器),石头的故事更是被人传得神乎其神,黄花姑娘听了还得脸红一阵。可惜关于这石头的具体来由,也只是人们口口想传,并未见具体文字记载。

今日见一本地驴友——安男先生整理好此奇石的传奇神话故事,虽不能以科考之精神来实证对待,然而当作本地文化传说,是再好不过的素材,正如历来自然奇景多是“三分长相、七分想象”。安男先生放在封闭的QQ空间,我见后将之搬至敝博客,希望将故乡的传说传播到更多的人们。谁不说自己家乡美?以下为安男的文章内容:

乍看名字还以为仙姑洞是一个居住着仙姑的大溶洞,其实这只是一块大石头上的仅能伸进一个人头的石窟。这块奇石,这个小洞却源源不断地引来了周围几县的人前来祈福爱情,祈福生育。

在安仁豪山,大湖仙和香火塘的水汇集高源村五石潭再进入大峡。谷深林密,水流淙淙,奇石磷峋,猿鸣凤飞。这个峡谷就是江垅。

安仁仙姑洞

浦阳河源头之水从江垅口流出的那个地方有个依山旁水的村落,叫做暖水塘。这里住着何氏人家。他们世世代代喝江垅水长大,男的壮,女的美。何二郎家小女天生丽质,长得樱桃小嘴大眼睛,秀气玲珑,身轻如燕,人称秀燕。离家不远处是江垅的出水口,那里有块巨石酷似狗脑矗立,旁边由几个天然大石头自然堆砌成一个水坝,叫做狗脑坝,是小秀燕和同伴们经常玩耍嬉戏的地方。

安仁仙姑洞

秀燕十二岁那年,到江垅为烧炭的父亲送完饭回到狗脑坝边休憩时,遇两位仙道。她吃了道人给的大挑子,从此不知饥饿,浑身是劲。每天到江垅砍柴浣衣,渴了掬一把江垅水,热了洗一个冷泉澡。待到十八岁时,婷婷玉立,楚楚动人,宛若天仙。

张果本是秀才出身,正值年轻却不爱仕途,独衷山水。常常骑着毛驴云游四方。来到江南万洋山中,发现江垅水清石美乃人间仙境。便在山头的棋子石上歇息赏景。忽见秀燕砍柴路过,在米筛潭洗脸擦汗,粉红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张果这后生顿生爱意,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等着秀燕的出现,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有一天,炎热的下午,太阳透过大树斜照着米筛潭。小瀑下的潭水泛着耀眼的细碎银光。终于又等来了秀燕的出现,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竹林直奔潭边。美丽的姑娘解下轻纱,散发出淡淡的汗香,张果满脸绯红,眼珠一动不动。只见她白晰的肌肤缓缓地没入清波之中,冰清玉洁的身子在冷泉里滑动。他的心嘭嘭地直撞喉边,无法克制自己,卟嗵一声跳入潭中。她急忙上岸抓起衣服挡住身子,失魄而逃。他紧追到竹林。欲火中烧的后生就这样占有了何家这个美丽的姑娘。

此时观音正好路过,看到这一幕。急忙伸手一指,口吐一咒救出秀燕,张果抽身一看,原来自己抱着的是一块巨大的卵石。石上留下了一个二尺深七寸大的洞。周围的白斑、手印膝印也都是自己的杰作。他羞愧难当,观音将他点化成白发童颜的模样,倒骑着毛驴走过浦阳河上的那个木桥,面向江垅离开豪山,继续他的云游。何家秀燕到洗身潭重新沐浴,从此再也没有回家,她在观音的指点下正式成为仙女,飞向高高的大湖仙。

安仁仙姑洞

这洞里的局部细节,就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功了!

秀燕村里人不见她回来,寻至米筛潭边拾回一双绣花鞋,却发现竹林里多了块巨大的卵石。因此相传她已经化成大石头,石上的大洞是张果后生爱情所致。大卵石被人们尊为生殖石,因为这石俨然男女生殖器结合的产物。后来,人们纷纷来这里点香拜石,祈祷爱情,祈祷生育。当地人在张果老的传说中增加了一个新词——张果老卵——用来称呼那块卵石。把这石上的洞称作仙姑洞。

安仁仙姑洞

当年就在观音救出秀燕的时候,已经赋予了这块石头性与爱的灵气,赋予了生殖的力量。相传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对夫妻婚后十年未曾生育,慕名而来江垅,拜过张果老卵,摸过仙姑洞以后,回家不久就生育了孩子。千百年来的历练,千万人的触摸,这仙姑洞光滑细腻,更有了美容的效果。这是被豪山村中的女孩子们发现的。相传本世纪初,村里有个姑娘脸上长满了酒子,红一砣黑一砣的,让她不敢走出家门。脸上又痒又胀让她常常忍不住用手去抓去抠,弄得百孔千疮。同伴们带她一起到张果老卵边玩,她把头伸进仙姑洞里,奇迹发生了。这时脸不痒了。回去没过几日,这姑娘脸上的酒子全部消失,皮肤变得细嫩白晰,她宛如一个大美女了。

安仁仙姑洞

仙姑洞的神奇,常常让人想起美丽的仙姑,她去哪了呢?到了江垅你就会知道。那里有一巨石,是仙人的手,指向仙姑所去的地方。

安仁仙姑洞

感谢安男先生(陈平源)对老家山水风光的深入挖掘,感谢他的图片和文字(原文刊发于郴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