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土木工程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上海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上海,时间:2014年4月15日至18日

上海行程的细节仍在慢慢回忆中,不定期更新……人的大脑记忆很不可靠,当时不记下来,事后就难以回忆起来。

4月15日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
参观苏通大桥展览室,建桥时候的施工模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
苏通大桥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
进入大上海市区,路况很繁忙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4)
陆家嘴地带,高楼林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5)
环球金融中心大楼电梯入口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6)
从环球金融中心最高观光层看楼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7)
从环球金融中心最高观光层看陆家嘴地区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8)
从环球金融中心最高观光层看黄浦江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9)
环球金融中心最高观光层逆光合影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0)
环球金融中心大楼的楼面清洁工人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1)
金贸大厦最高观光处看环球金融中心大楼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2)
金贸大厦内部(中空)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3)
黄浦江游船入口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4)
黄浦江游船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5)
黄浦江夜景,后来去了新天地吃晚饭,同行的比利时年轻教授请客。新天地类似于国外的唐人街:洋人居多,消费也比其它地方要贵得多,并且买单时还有10%的服务费,一派欧美作风,不过服务员的态度一般。

4月16日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6)
同济大学新校区土木工程实验室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7)
同济大学新校区土木工程实验室:超大震动台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8)
同济大学新校区实验室前台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19)
同济大学新校区实验室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0)
比利时大使馆上海领事馆活动,根特大学学生代表报告建筑可持续性发展研究

4月17日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1)
参观上海中心大厦的路上,来之前是上班高峰期,挤了三趟车才挤上地铁。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2)
上海城隍庙街市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3)
老农帽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4)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5)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欢迎仪式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6)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欢迎仪式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7)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高层建筑模型(供模拟地震试验用)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8)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高层建筑模型(供模拟地震试验用)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29)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结构实验室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0)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桥梁建筑模型(供模拟地震、风洞试验用)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1)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风洞操作箱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2)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风洞试验通道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3)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风洞试验车辆模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4)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风洞试验体育馆模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5)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土木工程学院的建筑试验模型,基本上国内知名的高层建筑模型都有。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6)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的毛泽东雕塑,在照集体照的时候,有个比利时的学生为我们拍照,也就是他没有进集体照,我问什么,原来他是比利时右派党成员(新弗兰德党),不适宜和毛主席合影。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7)
在同济大学四平校区的毛泽东雕塑前倒立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8)
在同济大学四平校区和我在上海的同村老乡合影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39)
同济大学教授招待晚宴,饭后我去了市中心来福士广场附近见了高中和研究生时候的同学。高中同学和研究生同学一男一女同学同是湖南大学的大学校友……高中女同学的老公也是我们高中同班同学,然后女同学和她的男校友一发现居然是校友,热聊起来了……因为星巴克晚些时间就关门了,我们从星巴克聊到一家KFC还是什么的地方。

4月18日

travelling-china-shanghai (40)
上海虹桥火车站,候车室超大,旅客超多(这趟旅行结束,比利时学生和教授们直接飞机回比利时,我在国内继续待两个星期左右,先坐火车去孩子姥姥家,然后再回我自己的老家)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无锡苏州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无锡+苏州,时间:2014年4月12日至14日

在南京享受三天豪华待遇后,我们此次行程的下一站是苏州,在中间路过无锡时作短暂停留。

巧遇无锡马拉松

一大早,上海派过来的导游和专职大巴车司机来到苏博特公司,把我们连人带行李从南京开往无锡。到达无锡后,导游把车停下来,我们去看一下无锡大剧院,以及无锡这座城市。无锡大剧院外形设计独特,有点悉尼歌剧院的风格,这种夸张风格的建筑也许说明这座城市敢于接受新事物。

那天碰巧无锡举办马拉松长跑活动,我们看着这些在马路上跑步的人很新鲜,其中有些有创意的人穿得奇形怪状:有个人打扮成孙行者的模样,他们看着我们这群穿着一身红的外国游客团队也新鲜,这就自然免不了与国际友人一起合影。

怎能不游拙政园?

从无锡出发,很快就到达苏州。导游带大家到一家饭店吃午饭,饭菜倒也过得去,不过感觉比南京的档次要差得多,毕竟现在是导游在他的预算范围内安排。吃完饭后,下要去市区逛逛。导游说我们的行程安排是去看苏州博物馆,我很奇怪居然没有安排参观苏州园林代表之作:拙政园。

根据我在南京的经验,我知道这很可能是中方旅游公司安排的结果:参观博物馆不需要门票。比利时旅游公司不太清楚这个情况,更不知道来苏州不看拙政园相当于白来一趟。

我于是向比利时同学们说,个人建议参观一下拙政园,不论是从我们是建筑行业人士还是普通游客旅游出发,拙政园值得一看,不看拙政园相当去北京不看长城,即使参观拙政园需要我们额外买门票,而博物馆我不敢期待有多精彩。大家采纳了我的建议。导游帮我们去买了门票,用他的导游证帮忙买的团体票,每个人60元人民币。

终于进了拙政园,这座中国园林的代表之作展现在我们眼前。一(假)山一水(池)、一树一木、一廊一亭,见证着这个国家历史上大户人家的繁华。大家终于觉得我的建议很好,幸亏参观了这座园林。

参观完拙政园我们还有些时间,又把苏州博物馆看了一遍,我记得里面有些文物,也有不少中国山水画,走马观花似地看了一遍,我都记不得具体看了些什么东西,没有太多印象。

晚上住在郊区的一家三星级酒店里,导游这样安排大概也是为了节省费用,好在进出市区都有他们公司的大巴车,住在效区倒也没有什么。我去了一家商场一样的地方找了找小吃,我太需要吃点辣的东西过过嘴瘾了。而比利时的学生们直接在酒店里吃了一顿,反映也不错。

山塘风光、苏州丝绸厂

苏州第二天上午的活动是参观苏州老城区:山塘街。这条街是保留下来的一条老街,小桥流水、白墙黑瓦、大红灯笼高高挂,对比周围新建的楼房,让我们还不至于完全忘记传统中国的样子。在这里,从比利时赶过来的根特大学工程学院前院长(也是我实验室主任、我导师的导师)和他夫人与我们在苏州会合了。他现在被同济大学聘为外国专家,每年照规定要来中国工作三个月,这次正好和我们的中国行活动安排在一起。

参观完山塘街,导游带我们去参观苏州丝绸一厂。苏州的“苏”字繁体形式是“蘇”,鱼米之乡的意思。也许当年种植了许多桑树与蚕,因此苏州的纺织业也很发达。这个丝绸厂现在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旅游景点。游客们在这里可以了解过去人们如何从桑树到蚕丝制品的整个流程。看得出来,这些工艺依然很原始,并不太像现代工艺。

我老家当年养过蚕,我一直好奇蚕丝如何从蚕茧抽出来。在工人的演示下,原来是将蚕茧放在热水中,然后用一个小扫帚一样的东西上上下下“抓”这些蚕茧,总有机会抓到每个蚕茧的那根丝头——每个蚕茧只是无比长的一根丝。抓到丝头后,剩下的就交给机器去抽丝了,形成蚕丝线圈,再做成各种各样的丝绸制品。

除参观外,游客也可以购买由蚕丝做成的蚕丝制品。价格不便宜,但也不算贵——如果商品都是真材实料的话,比如一床蚕丝被才五六百块钱(网上也有人说这个地方的商品有可能有猫腻)。我买了一条蚕丝领带,花了我180块钱。旅客基本上是外国人,我们的团队买的人不多,也许不感兴趣,也许带来带去不方便。

苏州的一所英国大学?

接下来,院长大人说带我们去参观一所大学。我一直以为是苏州大学,谁知只是是一所苏州的大学,名称很霸气:西交利物浦大学。一所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合作办学的私立大学。置身其中,的确有种国外大学的感觉——我毕竟感受过中外两种不同风格的大学。

我们在这所大学里的餐厅吃午饭。饭间我找一个学生聊了聊,发现这所大学的费用不低,一年学费60,000人民币,相比我念本科时候的2700元,我感觉这所学校有种抢钱的感觉(英国的大学本科学费也不过如此)。

一名英国人和中国老师分别接待我们,带我们大概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大学,主要是看看校园里的建筑,然后还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土木工程实验室,感觉一切都刚开始,实验设备不齐全,估计最多是服务本科教学,在达到研究层面还需努力。

比利时老板中国生意经?

离开西交利物浦大学,下午我们要去参观比利时Picano(必佳乐)苏州分公司。这是一家比利时的纺织机器公司。比利时佛兰德地区历史上纺织业异常发达,即使现在,纺织产业也依然充满着科技实力。公司老板亲自接待这群来自他自己国家的参观者,也包括我这个中国人。比利时老板带我们参观他的厂房,演示织布机织布过程。后来还向我们作了一个报告,介绍了他在中国的生意。

有意思的是,他一直用英语而不是荷兰语,也没有因为我是中国人就避免谈论相关话题。期间,他谈到他们在中国做生意遇到的麻烦,比如,如何应对知识产权被侵犯,他有次去参加展会,身后的中国展示机完全抄袭他的公司,他只好要求主办方将这些机器盖起来,后来他们还打了好几次官司最终取得了胜利。还有,他在厂区故意盖一些厂房占地盘,以免政府随时征用这些空地。老板告诉我,他公司的产品特点是,除价格较贵,技术在全球基本上第一。

晚饭去了市区某步行街,有的人选择吃中餐,有的人看到肯德鸡不愿动了——我能理解就像我好久没有吃到中餐一样。我去吃了一家号称中华老字号的小店:朱鸿兴面馆。一碗面条,我没有感觉到什么特色。吃完饭,在步行街溜达溜达,顺便给儿子买了一个遥控飞机。

教授,你为什么不去按摩?

晚上,导游安排的活动是自费去按摩。我一听按摩这活动心里直想歪,但导游向我保证,这是正规按摩,不会有事。但院长大人和教授们显然都知道中国的按摩可能有另一种意思。于是乎,在大巴要带大家去按摩的时候,我发现去的都是学生,而几位教授包括院长大人和我,所有已婚人士都下车了,我笑着问院长教授:你怎么不去呢?他笑着回答我:我夫人在啊。

我们这些不去按摩的人商定去找一家酒吧待着,等他们按摩的人回来后,再一起返回郊区酒店。其实中国的酒吧给我感觉也不太好,完全不像国外的酒吧,客人的素质比较好,不会让人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无奈,我只好带大家找了一家看起来还比较正规的小酒吧。酒吧是一个女老板私人开的。大家在楼上点了些啤酒,一边喝一边玩酒吧的台球。

一个小时后,按摩的孩子们回来了,有人抱怨按摩的手法很重,按完后一身痛,还有个家伙说,帮他按摩的姑娘不是很漂亮,可是他又不好意思说要换人……

大家会合坐上大巴,返回酒店休息,次日早上要去本次行程最后一站:大上海。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
去无锡的路上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
无锡马拉松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
无锡马拉松:合影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
跑马拉松的人们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
无锡市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6)
无锡大剧院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7)
拙政园入口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8)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9)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0)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1)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2)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3)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4)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5)
拙政园里的古树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6)
拙政园里的家具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7)
拙政园里的盆景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8)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19)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0)
拙政园之石路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1)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2)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3)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4)
山塘风光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5)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6)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7)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8)
山塘街上酒吧里还有比利时的啤酒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29)
山塘风光:小桥流水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0)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1)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2)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3)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4)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5)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6)
山塘街旁的民居小巷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7)
院长大人和他的夫人和土木坛子合影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8)
导游讲解什么是真正的蚕丝制品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39)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0)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1)
工人在找到蚕茧的“丝头”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2)
蚕丝成布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3)
蚕丝被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4)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5)
西交利物浦大学图书馆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6)
西交利物浦大学土木工程实验室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7)
比利时Picano纺织机器公司苏州公司厂房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8)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49)
比利时必佳乐纺织机器公司的老板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0)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1)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2)
必佳乐纺织机演示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3)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4)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5)
苏州“大秋裤”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6)
朱鸿兴面条……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7)
朱鸿兴包子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8)
苏州某步行街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59)
不去按摩的人们在酒吧喝啤酒

travelling-china-suzhou-wuxi (60)
不去按摩的人们在酒吧玩台球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南京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南京,时间:2014年4月10日-13日

游览完华北平原的北京到华中山水的三峡大坝,我们坐着动车从宜昌奔向下一站:六朝古都——南京。

除了导游,北京行程没有得到任何国内单位的协助,三峡大坝之旅则明显有人从中协调,否则不可能如此深入地参观三峡大坝。事实上,这协调来自南京。

一路上,我们几乎占了半个车厢。动车很不错,不论是火车的质量还是速度,都完胜比利时的火车。

豪华的苏博特公司

我们一到南京南站,南京方接待单位负责人就来车站接我们了。我和负责人并不陌生,他也曾在根特大学留学,和我同一个导师。他现在已经毕业在南京工作,东家为江苏建筑科学研究院下属单位:苏博特公司,是这次南京招待我们的单位。这个单位我不陌生,两年前我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次国际课程

苏博特公司位于南京郊区的江宁区,单独占了很大一块工业园一样的地方。大巴车把人马带到招待单位,直接住进了公司内部招待所。招待所规格很高,我觉得丝毫不亚于三星级宾馆。

我们此行一个重要任务是学术交流。苏博特的商业化科研做得很多。因此,第一件事情,由公司领导出面主持欢迎仪式,期间东南大学材料学院相关负责人也介绍他们的情况。比利时方面,我的博士导师(同时也是所有比利时学生的老师)也已提前飞到南京,作一个短暂访问。双方互相介绍情况之后,大家参观苏博特公司的实验室。

苏博特公司是产学研一体化公司,有一土木工程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因此研发能力非常强。公司领导是近年中国工程院院士新晋升的缪昌文院士——他的老师孙伟教授(东南大学)早就是建筑材料领域为数不多的工程院院士之一。公司非常有钱,再加上是新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设备很先进很齐全,即使国内一流高校,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条件。

参观完实验室后,就到了晚饭时间,到公司内部餐厅吃饭。作为一公司内部餐厅,里面的食物和摆设可以称得上豪华。我估计这个餐厅是供中层领导以上人员自用——因为楼下还有像国内高校一样的食堂餐厅。负责人甚至告诉我们,为了我们的到来,他们专门请人做了一些西式甜点,中国人的好客之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吃完饭后,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大家坐了一天火车,再加上下午的活动,也累了。我回房间休息,期间和昔日同门聊到半夜。上次我们同时在这里参加国际课程时,现在他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了。江宁离市中心较远,学生们好像基本没有离开过招待所。

地铁工地不允许女性进入

南京第二天。上午是缪昌文院士给比利时学生们作一个报告,介绍公司的研究情况。内容较多,给我的总体感觉是他们对水泥混凝土的解决方案就是用外加剂,研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外加剂,当然也有产品应用到三峡大坝工程上。

报告结束后,去参观南京在建的地铁4号线,让大家到工程现场去看一看。公司的通勤车把我们拉到工地现场。工地负责人在他们办公室简单讲解后,给所有人员配发安全帽,直接到地下的作业现场。施工员不时讲解,我带着扩音器向比利时的年轻人翻译讲解。

走到地铁施工现场尽头,看着施工人员操纵盾构机,一点一点向前掘进,挖出来的土壤添加发泡剂后,经传送带传到地铁井口,再通过龙门升降机带到地上。每掘进一定长度,现场拼装管片,像搭乐高积木一样,管片通过螺丝拼装成一个环,就是地铁通道的最重要结构,它们支撑着地下空间。后续的工作还有灌注砂浆填充管片与土壤层的空隙(也包括土壤沉降后再次灌注)。

我们不少人都坐过地铁,但真正看到地铁施工现场的人恐怕不多。在地下十多米的深处,就是这些工人师傅操作着盾构机在一寸一寸地挖掘着地下通道。可以想象,施工现场工作环境复杂,很脏,甚至有些乱,密闭空间里的噪音也很大。早已习惯地铁通行的人们,谁又会想起这些地铁设计和施工人员的辛苦呢?

从地铁出来后,负责施工员给我说了个小秘密。他说,地铁工地不成文的规矩:女性不让下井!为什么?地下属阴,不吉利。施工员也说,没什么科学根据,但不信这个邪就是不行,容易出事故。而我们今天这些女同学都下井了,实属特例,大概是接待我们的公司领导打了招呼。其实这和我们在三峡开车上坝顶是一回事,也是同一个人。他说,只好在我们走后,他们再向某菩萨多上几柱香。

我没有守住秘密。上车后就给大家讲了,他们听后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在土木工程领域本来女生就少,到了现场工地,更不适合女性,居然还有这些道门。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心理作用导致的系列反应,否则不可能所谓“灵验”。

参观完地铁工地后,负责人带大家到了一个看起来不像繁华地方的饭店吃饭。事实上,这家饭店非常豪华,窗外就是玄武湖。饭菜不错,还上了据说是天目湖的鱼,但大家喜不喜欢就不知道了。欧美人通常不太习惯吃河鱼,怕鱼刺。负责人跟我讲,公司给了她6000多块,是这顿饭的预算。我们不过30个人左右。

吃完午饭后,下午的节目是南京博物馆。南京方面的导游终于出现了。中国好多博物馆都免费开放,南博也不例外。导游带我们进去,大家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可以看到实物展览,也有文字解说,按下不表。

接下来,就是中华门城墙。男同学们是对入口处的射箭很感兴趣,一堆人玩了好一会儿,很可能是觉得箭太便宜了,一块钱一根,而不是欧洲的一欧元左右一根。我印象深刻的是,城墙中有一个门洞居然有一个寺庙一样的地方,摆放了不少菩萨塑像,但我感觉里面充满了铜臭,如果钱多,里面的菩萨可以被个人“请”走。

遥想当年秦淮河畔

晚上是接待单位安排的晚宴。在夫子庙旁秦淮河边的秦淮人家吃晚饭。大家在夫子庙步行街集合,在晚饭前的空隙时间内,我们可以顺便逛一下步行街。夫子庙步行街看起来古香古色,事实上市场经济很红火,不过我觉得都是为了游客,商品质量不高,价格还贵。

我趁这功夫帮我比利时实验室的葡萄牙朋友淘一把紫砂壶。我知道这条街的东西就是那样子,但我也找不到其它地方去买。天空下着小雨,我和我的导师一起,两人撑一把伞,一边带他逛,一边淘紫砂壶。

在一家店铺里,我直接向老板要了店里最好的壶,看起来还不错。我问老板价格,他说要1820。我觉得他看着我带外国人来,宰我,于是说:这个价格不可能。他问我出多少,我不知道具体价格。我们准备走人。

出门时,老板问我到底愿意出多少,我伸出一根指头,意思是100元。老板说太低了,要加点,我一听“加点”,就说200吧——200块钱我觉得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打包成交。导师看我现场砍价,佩服我太厉害。

秦淮人家饭店以吃南京小吃为主,但接待单位可能担心我们吃不习惯,所以又上了一些中餐用的菜品,这样一来,相当于一顿饭的功夫要吃两顿饭菜。小吃应接不暇,我都记不住吃了些什么。但我记得饭间的表演节目。舞台拉开,分别有古装打扮的女子演奏二胡和笛子,最后还有老年男子表演空竹。我想这些年轻人也觉得这很有趣,中国人总不至于除了吃还是吃。

饭毕,就是南京款待嘉宾必备的项目:夜游秦淮河。人们坐上游船,在十里秦淮河上逛个来回。尽管白天秦淮河里的水看起来很脏,但夜色下的秦淮河还是有得一看。霓虹灯下,徵派江南古建筑充满了传统中国的味道,遥想当年青楼女子和文人骚客,比现在直接在酒店门缝里塞一张露骨的名片要有意境得多。

比利时的年轻人很开心,到处充满了中国元素。但他们未必能体会得到这段历史,我只好告诉他们:历史上这地方发生的故事,就相当于当今荷兰的红灯区。游完秦淮河后,年轻人们还买了一些啤酒。回到住处在楼下前台开了一个小Party,正好有位女孩过生日。

为什么叫“润扬大桥”?

南京第三天。吃完接待单位的丰盛早餐,开车去看润扬大桥。桥实在太长太高,再加上江上雾大,很难看得清全貌。主要是在润扬大桥旁边的茅以升纪念馆活动,通过图片展和影视资料,初步了解跨江大桥的修建过程,我感觉这些工作项目非常巨大,无论是从资金还是技术上来讲,完成它的确不易。

这里有听到两个有意思的小故事。一、大桥的名字:“润扬大桥”。润扬大桥连接镇江和扬州,按理说起“镇扬大桥”更名正言顺。据说原因是某任领导人有关。二、此桥剪彩时,还是该大领导在前台坐着,某省委领导人说话太快:请XXX书记下台剪彩。故事的后续内容请自行想象。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就当玩笑罢了。

看完大桥后,就去参观市中心的紫峰大厦。该大厦是目前南京第一高楼,高度450米,外形据说融入了蟠龙寓意,但我觉得这楼的450米有三分之一是为了高度而高度。游客可以到达72层观光层。从这200多米的高度远眺南京全景,不知道是雾还是什么,视野中除了模糊的玄武湖,其它的东西很难看得清。

之后吃午饭,去了紫峰大厦附近一家不错的饭店,估计又没少花银子,我一直感叹,我们的接待单位真的很有钱。

外国游客也“不文明”

下午是在南京的最后一项户外活动:参观中山陵。这个地方我曾经去过。这次导游带着这帮比利时年轻人去。大家各自行动。反正这种地方也没必要群体活动。我和我的另一同门陪着导师一起逛中山陵,其实他也已经逛过了。

中山陵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入口处的“天下为公”四个字——这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罢了,另外还有“民族、民生、民权”这三民主义,没有“民主”这一条,看来孙先生是预言对了。中山陵中间有一块立碑,上书:“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我很敬佩这个年号一直被保留下来了。站在中山陵的顶部远看着南京全貌,想想南京这个地方也够有意思,只要定都于此,都是短命王朝。

逛完中山陵后,是朱元璋陵墓:明孝陵,时间来不及,我们只逛了那几十只神道石刻:神兽石像。大家有说有笑,期间教授和学生们还骑上这些神兽,“不文明”的游客习惯也不只是我们中国人有。

兴奋的卡拉OK

晚上,回接待单位的招待所,吃饭。最后一个保留节目:在公司内部的娱乐室唱卡拉OK!欧洲人很少有卡拉OK的地方,他们听说过,但从未体验过。这次终于可以体验正宗的卡拉OK了,很兴奋。公司准备了各式饮料和红酒等,这是商业卡拉OK都未必有的服务。机器里有不少英文歌曲,大家唱得很开心,连教授们都放开了唱。我导师的三个中国学生都在,那两位都不愿意唱,我只好点了一首《海阔天空》,高歌一把总算拉回中国人的面子。

下一站:苏州

快乐的时光总是太快。睡完这一觉,次日早饭完毕,苏州上海方面的导游开着大巴车来接我们了,我们要离开这个快乐之地奔向下一站:取道无锡到达苏州,最后再到最后一站:上海。

鸣谢:在南京我基本上没有操心行程,感谢江苏建科院苏博特公司的热情接待。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