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国外科研

又一位科研人员退出科研界

上次在分享《万万没想到》书摘时,有网友提到博主万维钢博士的博客很久没有更新了。

实际情况是,万博士已经离开了科研界,专职付费自媒体创造,他在《得到》应用上开设精英日课。自然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也没有义务去勤快更新他的博客,而且他原来的更新也算不上勤快。

我得知这事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些小小的茫然,一位我很敬佩的科研工作者离开了为之付出几十年的事业。这不是第一位,也不会是最后一位。他这么解释自己的退出

我已经从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辞职,从此不再是物理学家了,专职写作。任何一个真心热爱物理学的人做出这样的决定都非常困难,我也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辞职有偶然的原因,但根本上还是因为我在物理上没有取得了不起的成就。我以前一直说自己是个“普通”物理学家,水平很有限,在这个天才辈出的行当里帮着做点小事儿。现在我已经四十岁,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职业球员,该退役了。

英雄或许能造时势,但更多的时候,是时势造英雄。物理学研究领域不同于一般的应用研究,是一个天才扎堆的地方。即使天才辈出,物理学领域也没剩下太多容易令人发现的东西,要做出一点贡献更是难上加难。

工作中还面临很大的无形压力:你再好的成绩也不过是最近发表的那几篇文章。科研工作带来的收入也不多,通常的情况下只能养家糊口(我为了生活也业余做代购呢)。倒不是说科研工作天生值得高收入,王宝强的收入比几乎所有的科研工作者的收入都要高许多,我觉得这很合理,他娱乐了普通老百姓,市场认可,给出高收入又何妨?况且,像王宝强这样的明星也屈指可数,大部分底层演艺人员过得很艰辛。

绝大多数科学家就不能给大众带来乐趣,甚至发明创造也不一定惠及每一个人。你可以从许三多的傻劲中得到一点正能量,但对诺贝尔获奖科学家除了钦佩之外,就感觉很遥远了,而诺贝尔奖大奖也不过100多万美元,可能刚刚能在天朝首都买一套公寓。

当然,如果科研和教育工作者的收入过高,最终会使得人们享受到的科研成本会更昂贵,学生接受教育的成本也更高。正所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别忘了,本身很普通的科研和教育工作者头上还扣着“知识分子”一帽子。因此,这部分人群如果有了一定体面的生活后,再过分追求金钱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万前辈博闻强志,思维开阔,关注的内容常常给人新意,打破我们的错误常识。在写作上善于深入浅出,将高深又重要的一些理论和知识通过博客形式传播给网友,至少对于非物理领域的人而言,这些贡献已经大于超过他在物理领域写的所有论文。

万博士的思想既客观又新颖,甚至还具有超前性。记得在川普胜选美国总统之前,他就曾写文章解释说川普当选总统并不是不靠谱,并且还让他的小学生儿子也采取了这一立场,在班级的模拟选举总统投票中,产生了两位投川普的孩子,一个是万博士的儿子,另一个孩子是被万博士的儿子劝导下投了川普一票。

就万博士改行后的收入而言,有理由相信这是一次物质上成功的转型,他在某自媒体付费栏目上有订阅用户五万左右,每个用户的订阅费用是199元一年,因此这一年收入就超过1000万(自媒体平台应该有提成)。这可能需要做科研工作二三十年才能赚这么多。

最关键的是,这是他喜欢的事情,用理工科的方式读书,用理工科的思维思考,再用理工科研人员的思路写作和演讲。纵使清风亦识字,哪有闲心乱翻书?别忘了,这年头不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就让爱读书、能读书的人为我们读书吧。

从中国的科研经费利用内幕说起

有报道说中国的科研经费中人工费太少(包括导师和研究生双方的收入),其实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这些年来中国的科研经费投入并不算少,台面上没有多少人工费用支出并不说明实际中真的没有人工费用支出。科研人员如果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知识分子穷得响叮当,这是正常的现象吗?难道真的一心一意为国做贡献?

与此相反,中国的科研经费真正投入到设备上和真正科研上的比例是值得怀疑的。真实情况是好多科研经费都由导师教授变着法子化整为零地归入到了自己的腰包,中国的研究生等基层科研人员是“天然”的廉价劳动力,在科研经费里这一项非常小,甚至规定的比例也未得到落实,因此导师在实际操作中给研究生的待遇非常低,这一点随便问一问中国的研究生就知道抱怨无处不在。而研究生将来如果再从事科研,也只会像他们的导师一样继续循环着“恶婆婆和媳妇”的故事。

在高校里真正只靠死工资过日子的教授导师算是没有混明白,至少理工科是这样子。看看大学教授们过的日子,看看那些拼死拼命想评个教授的大学教师,用脚都能想明白科研经费与个人的收入之间的关系。我在国内某高校的时候就私下里了解到,导师们不喜欢买固定设备,因为那样的话科研经费就又返还给公家了。横向项目的钱用纵向项目报销,家里的电话费、卫生纸费用横向经费报销。只要有经费,项目肯定能完成并通过,找找人托托关系,不过也得过——在这里读懂中国。

发达国家在这一点不得不让人佩服,他们承认人需要物质的激励,承认人需要金钱物质的激励,而不是全部把资金用在狭义的科研上,事实上给研究生和导师的津贴本身就是科研基金!这与发达国家有钱没钱没有任何关系。许多年前我听到一位年长的朋友对那种发个奖状的奖励活动不屑一顾,我不解。现在明白人是物质的,不承认这一点,就只能是愿望美好,结果却会违背愿望。我们可以对某一位科学家淡泊名利表示赞赏,但不能要求人家那样,那不是大部分人都能做到的,不是大部分人能做到的,就不必作要求。

国外对于科研经费,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是教授宣布要招研究生的时候,项目已经定好了:资金已经到位,资金里面的奖学金、出差费用、开会费用、实验费用和导师的津贴部分等,都已经计划好了。所以每次研究生有活动,只要在预算范围内,导师一般会支持参加。一切都是透明的,制度得到严格地执行。

其实国内也是有规定的,但是我们讲究“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车到山前自有路”,这是中国社会金科玉律。问题在于我们的规定可能不够严谨,再加上规定没有得到有效执行。发达国家对规定对法律的执行有时候看来觉得有些死板,但死板有死板的好处,因为这种死板叫规矩。没有规矩的混乱状态,是一种成本最大代价最高的社会状态,或许这是为什么中国人活得那么累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