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回忆

此时此刻

heeley-sheffiled
Sheffield Heeley, 13 Mar 2015

此时,夜很宁静,窗外偶尔传来英格兰常有的大风,它刮过树枝带来的声音,突出夜的宁静。我的思绪也很宁静,才使我此刻感觉到夜的宁静。这也是一种美好,以至于我不想早点睡去。

我想起高中时,一好友在我生日时送了我一本《别闹了,费曼先生》,朋友也许没想到,多年以后,我真的走上了科研这条不归路。想到这,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于是我买了kindle版的英文原版,打算有空时重读一遍。

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觉得美好,有如感觉现下世道与时光,都不如过去。可是过去已经过去,回不去。另一方面,过去也一定有诸多不如意,只是大脑选择性地记住了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想,多少年以后,未来的自己几乎一定会回忆当下的此时此刻,也许不会有现在那么差的感觉,也会回忆起当下这份美好。这就像母亲往往忘了生孩子时的痛苦,敢于选择再生一个孩子。

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体验当下?感受自己存在的此时此刻。如能这样,以未来心境感受当下的美好,将来回忆时可能会觉得更加美好。如此以来,一份美好,两份感觉,岂不更好?

就在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冒出了这些念头,用心感受思绪在心田里流淌,我用键盘记录下它。

我小时候的心理世界

小时候,记得叔叔家和另一户人家刚开始还在一起吃饭,然后就打起架来了,从此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打架之前必须在一起先吃一顿饭。后来才知道,原来两家因为分争本来打算在一起吃顿饭解决,但吃完后依然没有解决,便演变成“武力解决”……

而作为小孩子的我,吃饭之前,打架在后,很自然地就认为是前因后果,这也说明了高中政治课本里有一句话的正确性“在此之前并非因此之故”。

我小的时候每天晚上快到7点的时候——准确地说是18:59:55时,都会听到:“天王表为你报时”,然后“嘀”的一声就到了7点,紧接着就是中国人人熟悉的新闻联播节目。日子长了,我就以为报时就是天王表,天王表就是报时用的。

没想到那只是一个广告而已,而那时候也没有多少企业会想到要在这个黄金时刻冠名广告,不像如今,新闻联播前的报时广告一个品牌接一个品牌的换,换得我一个也没有记住。而唯独天王表这个广告,至今我都依然记忆犹新。

我小时候家里穷(其实现在也不富裕),再加上那时候社会物质本身也不丰富,可以玩的玩具除了自己动手做的,买来的玩具几乎就没有,如今我孩子的玩具散得一屋子都是,可是他都是玩一会就没有兴趣了——多了不一定好。

有一次,我哥从南岳衡山回来,买来一个类似九宫格的拼板玩具,那玩法就是把9个写有不同数字的方块放在10个空格里拼成横坚斜线加起来都是15的结果——每次只能移动一格。类似于今天的数独。

就是这个游戏让我产生了对数字的兴趣,我甚至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用数学中所谓的“穷举法”(我当时当然不知道这理论)把家里的一个三位数的密码箱打开,我记得那个密码是521,我以为是“我爱你”的音义,其实这只是我哥的生日数字而已。

结论,小孩子的心理世界与大人是不同的,要重视小孩子小时候的成长,从小苗不正,大了如何扶得过来?就算能扶得来,也会很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