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四书集注

现代人阅读经典古文

当年出来时只带了三本书,一本是口袋大小的《茶道》,另外两本之一便是《四书集注》,岳麓书社版本。

《四书》中的《大学》篇,我以前读过背过,不过却是读完大学后才接触到这些作品。流传了几千的东西,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事实上,古人出书不容易,因此每个字都是经过认真思考并留传下来的。即使是从这一点来讲,古书也有值得一读的必要。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字数越来越多,水分也越来越多。技术的发展让今天的人们用白话文随便就能写出一堆东西。更有网络小说写手据说一个小时就能写6000多字,合100字/分钟,我用五笔输入法照着书本打字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这种写手做一个初级的速录员是胜任的——不经过认真思考写下来的东西能有多少思想呢?

从思想深度来讲,也应读点古书。虽然不见得古书的每种思想和观点放在今天都一定正确——毕竟当时社会发展和作者的认识水平也有限,但总体而言,古书的内涵还是较有深度,再说当年这些知识分子在那个单纯的环境中还是多少能想出来不少东西。

对于忙碌的现代人来讲,我们都时间有限,在选择阅读材料时更应该选择经典的素材。否则,阅读太多太烂的内容还不如不阅读。网络上的东西有精华,但更多的是垃圾文字,至少在目前我依然这样认为

我的古文水平有限,不过我习惯先自己读,然后看别人的注解。毕竟注解不是作者的思想,就算作者自己注解也未必是当时的原意。即使如此,就拿《大学》来说,虽然以前读过许多回,可是每次读都有些新的体会感悟。大概读时场景不一样,自身的心境也不一样,体会也就不一样。

或许这就是经典的魅力,书中含义不直白地表达,就像算命先生似的说半句话,剩下的半句自己揣摩,是以经典能经得住反复品读,我们也应该读点经典古文。

修身为本—重读《大学》有感 [下]

上回读到《大学》中的“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感受到“知止而后有定”的意境,接下来的内容同样精彩。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这两段就是所谓的“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生活在当下的国人可能离“平天下”有些遥远,也没有那么多天下让我们去平。

即使是毛泽东时代,“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也不过是一句政治口号而已。今日之美帝,“平天下”的手段也变成了输出普适价值观的形式。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从“格物”出发,到最终“平天下”,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普通人能做到“家齐”的境界就已经功德完满了,但“八目”作为一个整体而言,严谨而有逻辑,所有的出发点在“格物、致知”,想起来自己所处的阶段连“格物”都未完成,不免感觉“任重而道远”。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即使“物”已“格”完,“知”有所“致”,终需以“修身”为中心,以“修身”为本,这是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做不好,其他的一切都是妄谈,无论是古代之天子还是庶人,都是如此,封建社会如此,对于今天的人们也依然适用。

现代的大学教育,教授技术而忽视学问,独好“形而下”的技巧而不在乎“形而上”的东西。技术不过是“小学”,更可悲的是许多人连“小学”也没有掌握好。

教授“技术”固然没有错,但有“大学”能让“技术”得到更好地发挥,这也就不难解释:“你的高考成绩只能决定你在哪个宿舍打Dota.”

我想起了原来在哈尔滨的时候,所在大学校园里有四座楼分别叫“格物楼”、“致知楼”、“正心楼”、“诚意楼”,或许起名者也是希望在这所工科学校里面注入一点人文气息吧,只是有多少人能明白这寓意,就不得而知了。

只读到“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便已感受到《大学》之大。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至于《大学》之道,该“行之”还是“笑之”,皆由读者自行玩味。

知止而后有定—重读《大学》有感 [上]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不必寻求光明,只要寻求内心的宁静就够了。即将入睡,随手拾起《四书集注》,翻到《大学》篇,在黑夜的宁静中再次品读。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此处即所谓“三纲”:明德,新民,至善。

从人的德行方面要求自己“明德”。亲民即新民,弃旧图新、有过即改的意思。看来古人并不是一定要墨守陈规,一成不变。“止于至善”是最高境界,至善可能永远也达不到,但它是一个追求的方向。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为什么要“知止”?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不论庄子如何想,如果不“知止”而想有所“得”,那就真是“殆已”。

所以“知止”其实就是要有目标,或者说要有理想。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精力也相对有限,没有一个目标的结果自然是“殆已”。

也唯有“知止”,才能力“定”,能心“静”,能处“安”,能思“虑”,能有所“得”,否则患得患失,顾此失彼,最终也难以真正“能得”。篇首开宗明义。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知止”为本,“所得”为末,知止为始,能得为终。常言道:本末倒置,想必出处于此。搞清先后的次序也就是弄清了前因后果,所谓“道”,说是形而上,其实也很简单,问题在于我们用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