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在国外

又一次感冒咳嗽

三年前感冒过一次,咳嗽不止,靠一瓶从泰国超市买的国内止咳糖浆镇咳才好。

这回又是这样。晚上睡觉时,身体一热就止不住地咳,感觉胃都要咳出来似的。自己睡不好,还影响身边的人,实在难受。

咳了好几天,也服用了国内的止咳糖浆,就是不见好,偶尔有些头疼。周二半夜再咳,起身歇息,上网一查,恐怕咳嗽变成慢性哮喘。年级轻轻带上这毛病,那可要命。我打算第二天(周三)去看看医生,让专家看看总是放心。

登记的家庭医生在周三白天须预约,已经来不及,晚上无须预约,但那时大部分药店已经下班。好不容易找到附近一个医生,下午无需预约即可看病,于是赶到医生的诊所。等候室有好多患者,估摸这都是些伤风感冒的人——这世界上每天同时生病的人也不少。

接待我的是位女医生,问了些基本情况,便帮我量了量血压、心率、体温,检查了喉咙和耳朵,最后告诉我只是呼吸道部分有些感染,问题不大。

医生给我开了说是可以抑制咳嗽的药,并告诉我如何服用。由于我提到偶尔会头痛,问我要不要止痛片,我想止痛片这种东西还是不吃为好,于是说不要。她还问我要不要开个交给雇主的病假条,我说不用。最后付给医生费用26欧元(可以到保险公司报销不到20欧元)。

时间快要六点半,大部分药店马上就要下班,我于是拿着医生的处方单赶紧找到一家药店,把药买了。也是一瓶止咳糖液体。我拿出医疗卡,药师告诉说医疗保障系统不包含此类液体药,所以我需要付全款。好在也不贵,6欧多。药师又告诉我如何服用药物,并写在包装盒上。

我发现药师说的饭后服用和医生说的饭前服用时间不一样,便问了他一下。他解释:这止咳药水饭后服用,慢慢下咽,可以停留在喉咙部位久一些,止咳效果比较好。相比医生的饭前服用,药师的说法听起来更有道理。

我对这位年轻的药师说:“我知道比利时的医疗系统,就药而言,我应该相信药店的药师,而不是医生。”他也笑着回复:“是的,我们只懂药”(比利时的药师拥有用药的绝对权力)。

回去就迫不及待地服用止咳药。发现它的口感跟国内的止咳糖浆几乎一样,作用当然也是一样。看来无论中医(国内的止咳糖浆显然归为传统中医中的中成药)还是西医,都有相通之处。就止咳糖浆而言,感觉它像毒品一样,一喝下去,就有立马见效的镇咳效果,大概毒品之于瘾君子也是类似的效果。

止咳药水服用了两天,咳嗽基本消失。至此,感冒也就好了。病好一身轻。

2014年11月05日 @比利时根特市

分类
人在国外

国药当自强:在比利时买中国药

京都念慈庵蜜炼川贝枇杷膏
其实包装盒上有荷兰文,看来本来就是面向荷兰和比利时市场,国药当自强!

咳嗽是很难受的,反复的咳嗽很快消耗整个人的精力。那有什么好方法快速治疗呢?也许有人会说,可以选择众多品牌的止咳糖浆。我小时候吃过急支糖浆,确定挺管用,可是对于身处国外的人来讲,想买到止咳糖浆只能是心里想想了。我这次感冒经历了所有该出现的症状,到现在咳嗽仍一直未停,确实令我痛苦不堪。

不过一切皆有可能。周一回家路上见到一朋友,他告诉我在我们所处的城市根特市能买到止咳糖浆!原来在市中心的泰国超市有“京都念慈庵蜜炼川贝枇杷膏”销售。我一听消息立马赶到那个超市,找到了这个药,可以想像我有多兴奋,不可能的事变成现实,而且是最后一瓶(当然老板以后会再进货)。国内的价格大概40元左右,但到了这里售价为9.5欧元,折合人民币90元,这个时候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能否买到!

我把这个药给办公室意大利同事看的时候,他说:You stay in Belgium, went to a Thailand supermarket, and bought a Chinese medicine——一个处在比利时的中国人到一个泰国超市买了一瓶中国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