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同学

网络联系再发达也要面对面交流友情

communication

借助互联网的便利,人与人之间交流越来越方便。比如我在西半球,无论是时间上的时差还是空间上的距离,与国内的朋友依然能保持交流,电话、社交软件、网站等。这些方式的共同点便是通过网络实现。

去年底,我回国一趟,一个月时间内走遍了近十来个城市。这其中当然见过许多老朋友。每次我都尽量和朋友会面聊天,我尽可能地充当一个聆听者。我惊奇地发现,收获的东西比我想象的多太多。

许多朋友虽然平时在网上有联系,但并没有深入交流。当面交流时,大家都珍惜难得的相聚机会,聊天的深度和长度都几乎是网上不可能达到的程度。我听他们讲工作中的事情,敞开心扉谈台面上台面下的内容。

其中一位朋友,原来他在比利时我都没有发现他这么能谈,他跟我谈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区别,谈国内底层年轻人的压力,谈及上海北京发达地区孩子们受教育的难易程度。所谈的内容既有深度、客观又具体,一直谈到深夜,唯有四个字来形容:相谈甚欢。

还有几个大学的校友,原来不过是校友之交,一起在其中一位哥们家中吃自制火锅,听他们回忆我们的过去,谈工作这么多年以来的变化,非常真诚,短短相聚一晚上的时光,有如胜过过去几年的交往。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小学同学身上,20多年没有见面,聊起天来,友情同学情并没有被时间改变,人与人之间少有的真诚信任感油然而生。这样的例子几乎在每个城市见到的老朋友身上都有重现。我有一个感慨,再好的社交网上交流,都不如实际见上一面。当大家不再一起同窗的时候,抽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难——有的甚至可能永远再也见不上了。

时间和注意力是最珍贵的东西。天南海北地一起面对面地好好一聚,这本身就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和注意力。这种联系的困难程度比廉价的网络联系要难得多,再加上大部人愿意交流的对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及东方人不太愿意以非当面的形式交流太多东西,因此当面交流联系的效果也就有了本质上的保证,这比过节时一通群发的微信和短信邮件要强得多。

我很感谢我这些朋友们的热情招待,让我在每个城市的旅行异常开心,我更感激大家的坦诚相待,在思想层面上的交流更加令人欣慰。同时,我也提醒自己,再方便的网络交流,都不要忘了和老朋友面对面地交流,前提当然是见的是真朋友——虽然真的朋友不一定必须经常见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除夕之日,最好的哥们专门给我发来信息祝我春节快乐。他告诉我这次第一次在外过年,我虽然已经习惯在外面过年——或者说不过年,但我有过第一次在外过年的经历,于是直接给他视频聊天。

原来他因妻子好不容易怀孕了,为了保险,因此不打算从广州长途跋涉回湖南过年。怀孕是件好事,恭喜他后我告诉他:我等你生孩子好久了。因为这样,我这个至交就能给他准备一切需要的婴幼儿用品,只要能从英国寄过去,这是我目前能为他所做的事情。

另一老同学前两天告诉我,她预产期已经到了,躺在医院里还没有生。我问她是男孩还是女孩,她说不知道,但10个人有9个人说应该是男孩,因为肚子很尖。我依据不一定科学的经验告诉她:预计是个千金,并愿意收作儿媳妇。两天之后,她给我报喜说生了个美女。终于母女平安地完成了为人父母的第一步。同时祝贺的另一女同学说,她孩子7年前的今天出生,同为同学,生儿育女的时间跨度这么大。

高中同学中,有位男同学在微信群中发邀请,欢迎大家参加他的婚礼,我们这些天南海北的只能遥祝。他说再不结婚,我们的孩子都要谈恋爱了,我则说他一路风景看下来也不错,他对我发出感慨:他倒是想早婚,可惜一直没有早成。现在总算修成正果。我想起自己算结婚早的了,在去国外念博士之前,就草草把婚结了,了了一件事情,后来又人算不如天算,一不留神孩子好几岁了。

graduation-anrenyizhong-middle-school

结婚生子是好事,好事之余,也有不好的事情。依然是初中的同学,有一位刚刚年前不幸去世,得了肝癌。家里的独子。2014年回国的时候,我在县城还见过他一面,当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没想到他居然在最好的年华里离开了这个世界。真不敢想像这位同学的父母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看着当年毕业照里的他,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些稚气未消的青春岁月。

到了我这个年龄段,大部分人都是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结婚生子、养家糊口,同时也会偶尔面临昔日故人的离去,不论是过年的日子还是不过年的日子,这些事情都在不停歇地发生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我们能做些什么?不能做些什么?未来很难预测。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每一刻,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真谛。

五年前的美国行照片-往事不堪回首

时间:2010年8月10-15日
地点:华盛顿+马里兰

整理照片,翻出来五年前去美国的照片,那是参加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组织的一个研讨会活动(水泥水化模拟)。我认真地看了看五年前的我,那时光不堪回首。幸好有照片,记录着这些点点滴滴。

USA-traveling-20100810 (1)
从布鲁塞尔机场出发

USA-traveling-20100810 (2)
从飞机上看陆地很漂亮

USA-traveling-20100810 (3)
在费城机场转机

USA-traveling-20100810 (4)
一波兰的博士生在做报告

USA-traveling-20100810 (5)
美国标准研究院(NIST)Dale P. Bentz作报告

USA-traveling-20100810 (6)
会议召集人Jeffrey W. Bullard博士(NIST)

USA-traveling-20100810 (7)
和我高中老同学在华盛顿相聚(他带着他的同学从纽约开车赶过来)

USA-traveling-20100810 (8)
国会山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9)
华盛顿国会山附近公园

USA-traveling-20100810 (10)
华盛顿纪念碑广场

USA-traveling-20100810 (11)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12)
华盛顿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3)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14)
华盛顿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5)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五年前的土木坛子

USA-traveling-20100810 (16)
二战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7)
真正的白宫前,里面现在住的是奥巴马总统

USA-traveling-20100810 (18)
白宫附近的松鼠

USA-traveling-20100810 (19)
返回时的飞机(约七个小时)

USA-traveling-20100810 (20)
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返回到比利时

此时此刻

heeley-sheffiled
Sheffield Heeley, 13 Mar 2015

此时,夜很宁静,窗外偶尔传来英格兰常有的大风,它刮过树枝带来的声音,突出夜的宁静。我的思绪也很宁静,才使我此刻感觉到夜的宁静。这也是一种美好,以至于我不想早点睡去。

我想起高中时,一好友在我生日时送了我一本《别闹了,费曼先生》,朋友也许没想到,多年以后,我真的走上了科研这条不归路。想到这,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于是我买了kindle版的英文原版,打算有空时重读一遍。

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觉得美好,有如感觉现下世道与时光,都不如过去。可是过去已经过去,回不去。另一方面,过去也一定有诸多不如意,只是大脑选择性地记住了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想,多少年以后,未来的自己几乎一定会回忆当下的此时此刻,也许不会有现在那么差的感觉,也会回忆起当下这份美好。这就像母亲往往忘了生孩子时的痛苦,敢于选择再生一个孩子。

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体验当下?感受自己存在的此时此刻。如能这样,以未来心境感受当下的美好,将来回忆时可能会觉得更加美好。如此以来,一份美好,两份感觉,岂不更好?

就在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冒出了这些念头,用心感受思绪在心田里流淌,我用键盘记录下它。

我的同学

小学毕业后,我去了县城上中学,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相当于进城了。当时班上有一位姓李的同学,眉清目秀中透着一股机灵劲,对待同学也仗义爽快。

那年中秋节,他带着我们从他家里拿了许多月饼,给我们这些不能回家的同学吃,让刚走出家门的我感动不己。又记得那年我过生日,他买了好大一个生日蛋糕给我过生日,这些小事情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可就是因为我这同学平时调皮捣蛋,成绩也一般,所以并不受老师喜欢。高中后我们不在一个班级,联系也就甚少。再到大学后,大家都似乎离开了这个小县城,我们没有再见过面,自然也没有联系过。

前一阵子,有一个人从我们初中班级群里跳出来给我发聊天信息:

坛子,你做的这件事情很好,佩服你。

我当时看着昵称也不知道是谁,于是就问:

你哪位?

他说:

你猜!我也算是我们班级有名的人物了。猜不出来,我带着小弟们去砍了你。

这口气!当然这只是玩笑话,真要找到我首先要办签证出国。我于是去他的空间里看了看,终于说出了他的名字。通过网络,我们又联系上了。我于是用电话给他打过去,聊了起来。原来,我们上大学时候,他在监狱里待了五年。原因是犯了一些事情进去的。我问他在监狱里是不是受了苦,他说:

我这人在哪里都不会受苦,在里面五年我都没有洗过衣服!

五年刑满出来后,他就回到了老家,也没有正经事情可以干。县公安系统有他的朋友,让他报名参加考试,到时可以“照顾”他。等到报名时候一查,发现他有前科,从警是不可能的了。

白道无门。为度日,他一度曾经开过饭店,却是开一家倒闭一家。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操起黑道的事情。于是在县城里放高利贷、开赌场、开发廊(纯粹的色情交易场所),纯粹是一些灰色甚至非法行业。

这些灰色行业同时也是暴利行业。赚钱多又快,却去得也快。几场赌博下来,又欠账好几百万。以至他在自己的QQ签名变成:

一定要告诫子孙后代,万恶赌为首。

小地方,也没有什么王法。他家在县政府大院,自然和县城的黑白两道都熟,只要不超出闹人命的底线,其他一切都好说。甚至,他当初那犯有前科的身份信息都已经注销,现在他的身份证完全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这就不奇怪像王立军这样的人物会有众多合法的身份证和护照)。

当然,本地人都知道他的底细,用他的话说:名声不好,要想娶个本地媳妇都不好说。毕竟,按照一般人的观点来说,我的这位同学简直是社会败类。他笑着跟我说:

“我也是没有办法,共*党逼得我只能靠此度日。”

这倒也是事实,灰色和非法行业在任何国家和社会都无法绝迹,有需求就有市场。好在他说,他也遵守行规,盗亦有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当初他有个女朋友时候,每月寄些钱给西部地区的贫困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他得知我在做一件小公益事情时,他主动要和我说一声赞同。

我的同学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圣经说:魔鬼是堕落的天使。记者柴静在她的书《看见》中说:只有做好事的人和做坏事的人。作为一个从小就和他一起玩过的同学,我当然知道他的内心和人们看到的外表的他不一样。当他说这些年不好意思和老同学联系时,我告诉他:“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老同学,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后记:说一下我写下这篇博文的原因。有一次,我的一个小学同学——他现在建筑工地打工,在网上和我聊天,他说很感谢我还会和他聊天,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当年的同学为什么现在不能联系了?我想了想,也许他碰到过如今太自以为是的昔日朋友,所以变得陌生。我审问自己,我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