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台湾

柯文哲:从台大医生到台北市长

看新闻,得知新当选的台北市长将施政纲领通过GitBook发布,这本来是一则IT新闻。我一看这个新市长的名字:柯文哲,感觉好眼熟,搜索一下,得知他就是我之前了解到的那位台北台湾大学外科医生。

那是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个TED视频:《生死的智慧》,演讲人就是柯文哲。阮一峰博主用图片和文字特别介绍过柯文哲的这个演讲,看不到Youtube的可以到该博文查看。

我很喜欢柯文哲的这个视频,关于生死的话题和人生意义,能有多少人讲透?也许他这种天天将生命挽救于生死线上的人更适合讲罢了。

他在演讲里,讲到了人对社会的贡献和责任,他用了一个a的n次方的比喻,当一个人为社会做一点点正贡献,a大于1,a的n次方就变得很大,相反,这个值则就变得很小。我很认同这种价值观。

同时他还讲到“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好看一点,仅此而已”,这种尊重自然、承认人类自身在自然规律面前很渺小的观点,也基本上与我的观念一致。人类有时候太迷信科学,甚至试图用科学去改变自然,就像病人总以为医生真的能起死回生、治疗人世间所有疾病一样。

对于这么一个医学专家,并且又有很好的人文素养,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因此,我看完他的视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和他的观点。

没想到这么快,他居然以无党派身份击败国民党的连胜文当上了台北市长,看来是要热心从政,从手术台治疗有限的人到领导一届政府造福更多的人。通常来说,我感觉政治就是人弄人,将有限的资源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进行妥协,不像医学科技那样中立和公正。

我不太认可《论语》中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期待某个人改变历史的进程可能是妄想。然而在台湾这种民主化的地方,如果施政者们是很有德望和专业素养的人,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在合理的制度里,有能力的人会对社会作出更多的积极贡献。缺了前者就会很困难。把美国的奥巴马和朝鲜的金正恩互换职位,除了多几条媒体头条新闻,我不认为有任何其它的变化。

柯文哲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他是一个敢言的人,超越党派之争、利用新媒体宣传、选举过程中透明公布竞选经费,这些都是新的变化。期待柯文哲在台北市长职位上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

谭万和寄《内伤》致信马英九

本家堂叔谭万和先生的作品《内伤》早已出版,土木坛子在博文中有很多次提及此作品。我不知有多少朋友阅读过,我读过后感觉非常不错,用意之深绝非普通小说内容。我当时就担心部分内容是否能通得过审查,果然他对我提到过出版之前的艰难审查过程。

为什么如此说?作品内容关系国共两党之间的恩恩怨怨,又融合了作者自身的见解,尤为显得难能可贵。现在此作品又有新消息:台湾大雁出版基地拟在台湾出版繁体版《内伤》,近日,谭万和先生受全国台联及会长汪毅夫先生嘱托,特寄《内伤》一本并附手书信函一封与马英九先生,全文如下:

马英九先生钧鉴:

值此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余,应先生办公室之邀约和全国台联及会长汪毅夫先生嘱托,谨呈拙作《内伤》一册,敬请雅正。

先生博学厚德,信义著于四海,乃德器兼备之人,堪称我华夏儿女之楷模。多年来,先生大力提倡廉正之风,行礼治德治法治之明政,政绩斐然。“民族团结,华夏一统”是炎黄子孙代代相传之传统观念和文化。自连战先生与宋楚瑜先生相继登陆后,彻底结束了两岸关系因内战造成的同胞之间的意识形态隔阂,重新衔接起了台湾与中国大陆近代以来的历史发展脉络,为海峡两岸和平发展增加了政治领域包容和解的社会氛围,增强了两岸人民携手遏制岛内“台独”活动的意志和力量。

中国是一个大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是中国的两个大党,都很有影响力。上个世纪,国共两党分分合合,一切非惟宿命,皆人谋也。为善之族,必有余庆;为恶之族,必有余殃;以天地之心为心,方为正理。此民族情怀,绝非一小撮“台独”分子所能撼动与破坏。

国民党元老于佑任先生晚年写了一首诗:“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于老至死也未能重归桑梓,令人惋惜!然而,他离情绝唱中的爱国思乡情之真之切令亿万彼岸同胞潸然泪下、伤感满怀。

中华民族的光辉历史,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无数华夏儿女的英勇作为以及对于真善美的不懈追索造就的。本人耗时六载,从重新认识和反思历史的高度,潜心创作了《内伤》,意在用“内伤”来诠释我们民族的兴衰,并表达个人对“国共内战”的看法。

《内伤》中的孪生兄弟分属国共两党,“就如同那块无字墓碑的两面,彼此对立又互为一体,一面是另一面的反面,却又毫无二致。”《内伤》中也有人说了:“我们虽然搞不清兄弟俩各自打的是什么主意(义),但如今看来那都不是歪主意。我们也不管他俩是什么党,我们只知道那都是中国人自己的党。”

皇天后土自有其精气神,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冥冥中总能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回归一统。今台湾大雁出版基地拟在台湾出版繁体版《内伤》,还望先生拨冗浏览拙作后,不吝赐教。

顺颂政祺 !

谭万和 于湖南省郴州市宝莲花酒店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万和叔把上述内容公布在他的QQ空间上,鉴于QQ空间这种封闭性的传播范围,我见后便把它公布在这里,希望把这信息带给更多感兴趣的朋友。用文化的力量促进两岸和平统一,善莫大焉。

真庆幸万和叔当年没有一直在公安局干下去,如果是那样,说不定就不是为我们留下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不过是多了一位在体制内的公安局长。

用独立博客占领全球

Update: 2014年7月2日出现朝鲜访客;2015年3月19日出现厄里特立亚国家访客,本博实现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有访客(西撒哈拉这一争议地区目前尚未分配互联网IP地址)。

世界上有多少个国家?

我脑海里记得世界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具体多少国家,我一直不太清楚。用英文搜索:How many countries there are in the world? 发现这个问题还真有学问。

按About.com的说法,世界上的国家数量有两个说法。人们常提到的数字193并不正确,193是联合国的成员国数量,而像梵蒂冈和已经得到大部分国家承认的科索沃等极少数几个国家不属于成员国。美国国务院给出了一个基于他们政治考量的数据:世界上有195个独立的国家。这个数字的一个最大亮点是是把台湾当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国家。

然而,在非官方和非政治考虑的背景下,许多西方人还是把台湾当成一个独立的国家来处理,所以,About.com的网页上才说,也许196个独立国家才是更合适的答案,他们的理由是台湾这个地区从实际情况来看,它完全符合独立国家的8个基本要求

具体如何看待台湾这个问题,不是土木坛子要讨论的目的。因为每个人的观点都只会基于其自身的利益,讨论来讨论去,都不会有标准答案。

用博客占领全球

只所以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无意中查看了一下博客的Google Analytics网站统计记录。本博客自有记录数据以来,已经187个“国家”的网友访问(上次统计数据是134个),除去这187个里面的香港、台湾和“未知国家”,有184个国家的朋友造访过土木坛子,虽然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独立个人博客。如果全世界的国家数量是195个的话,还有约11个国家没有来访。顺便说一句:百度的统计对中国以外的访客统一归为其它国家,看来我不用百度统计工具是有道理的。

想要用独立博客完全“占领”全球不容易。我看了一下统计数据,这10余个国家几乎都来自非洲,像西非的西撒哈拉、几内亚,中非的乍得、赤道几内亚、刚果人民共和国(东边的民主刚果还是要强一些),东非的南苏丹、索马里(海盗们太忙了),不是落后,就是战乱,甚至有没有普及的网络都是个问题,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有,也不一定有对土木坛子的内容(中文和英文)感兴趣的人,所以要想有来自这几个国家的访客,实在太难了。

另外,亚洲的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真是固若金汤,至今还没有一个访客。这也不奇怪,人家那网络只是用来为极少数精英服务,当然很难有人来光顾土木坛子,事实上连搜索巨人Google都几乎没有占领这片市场。

我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独立博客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居然能把我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全世界几乎所有角落。但愿将来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土木坛子的网友,那样的话我估计世界已经大同了。

祝福台湾和中华民族

打开电脑看电视,发觉台湾大选明天就要见分晓了。今天就成了造势的最后一夜,小英也好,小马也罢,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拉票。最有意思的是宋楚瑜,现场居然有人举着一面“宋”字大旗,不看上下文的话还以为是宋押司在拍摄电视剧的现场呢。

每每看台湾或是黄种人其它地方的政治活动,总觉得似在搞娱乐节目——这样难道不好吗?此次也可以看得出来,就台湾岛内来讲,此次选情非常胶着。然则岛外的大陆,似乎希望马哥继续盖房子,至少比那位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小英好些吧。据说不论是从对学者采取的关于预测大选的封口令,还是限制大陆人士近期进入台湾境内,都能反映出此种心态之一二。

太平洋对面的美国,似乎也是偏爱小马哥,前不久让台湾入选免签候选的事情就被人解读为选前礼。在美军撤离台湾岛后,依据《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一直若即若离,一方面要继续保持华人世界的民主旗帜不倒下,另一方面又不能激怒海峡对岸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样一来,相比之英子姑娘,小马哥也自然是上上策。

不过台湾的选举是一人一票的选举,最后的结果取决于这些像歌迷追星一样的普通百姓——原来领导人的选举还能搞成这样好玩!真正能左右选举结果的事情,除非又像当年扁兄那样来个突然一枪,或许还能真正改变那些中间派。虽然这么一个小宝岛只有两千万多人口,“总统”选举还是有相当重要意义,至少为华人实施民主提供了一块试验田。

沟通的不充分使得两岸人们双方都不十分了解。如果看过台湾青年写的《我们台湾这些年》一书,相信会有此体会。当年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带我毕业设计的老师说大陆与过去的台湾几乎一样,并且大陆的发展模式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纵观台湾从蒋家王朝到李登辉,从陈水扁到马英九,发展历程也可谓惊心动魂,从发展经济到开放党禁报禁,进而发展到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

今天的中国大陆又何尝不像30年前的台湾?但愿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将来回过头来看被称之为最坏的时代吧。如果往回看,大陆还是有进步的,文革时期一首小诗可能就说成“反革命”,如今虽然在网上这个那个的时候也可能被请去“喝茶”——可能吧博主就有此礼遇,但比今日朝鲜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不能骂领导人还是要五十步笑一百步一些,自由永远是相对的,但没有自由是不行的。

我希望30年后再看中国的今天会有所变化,尤其是信息技术如此进步的今天,民智全面开启的一天终将会到来,社会进步人类历史发展步伐谁能抵挡住?虽然台湾先行了一步,然而这是很好的一步,非常好的一步。

2012台湾大选马上见分晓。祝福台湾,祝福中华民族。

背书所不能解决的事

昨天买了一个二手电磁炉,总算解决了炒菜的问题了。炒了点红辣椒和猪肉,于是兴冲冲地拿到楼下那个小姑娘那,让她也尝尝我的手艺,其实在国外,大家见到中国人都挺亲切的。

吃饭的时候她和我说起她最近在学荷兰语的事情,拿出那个教材给我看,原来她想跟我说,教材里把西藏当作一个独立的国家!TIBET,我们的台湾问题都未解决,原来西藏的地位都未确立,还好事实上西藏一直是我们的领土。看来我们每每要求外国人背书似的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而他们私下里又是另一种观念,是真的无意吗?

照说,比利时与中国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这种小国也犯不上拿这点小事--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小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事吧?所以我觉得,背书是要人家背的--只有背才有可能记住,但更多的问题是仅仅背书所不能解决的,更何况,背书只是政府的事,外国的普通民众不可能会为中国背书,所以他们还认为TIBET是一个单独的国家。西藏是如此,台湾就更可想而知了。

08/10/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