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博士

如何看待碧桂园“未来领袖”大规模招收博士现象?

未来领袖
碧桂园的“未来领袖”招聘广告

如果你拥有博士学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深圳的“孔雀计划”对引进人才最低补贴160万元。要求条件不高,比如:只需要全球排名200名的大学毕业的博士,并签约在深圳工作三年即可。160万相对深圳的高房价不算什么,但这估计是目前国内地方政府层面对人才补贴最高的计划。每年共投入10亿人民币人才资金的“孔雀计划”无疑显示出深圳政府的魄力和对人才重视力度之大。

其实,除了大力度引进人才的深圳政府之外,其它财力雄厚的地方政府都有不同形式的人才引进计划(需要你时各种计划文件、绿色通道,不需要你时摆出各种规章制度),体现在待遇上就是年薪和补贴比过去要有诚意得多。在国家有足够资金的同时,这也反映了宏观经济向着研发和创新的方向发展,那么对高端人才的需求自然水涨船高,而最快的办法就是用钱买人,用金钱将那些发达国家的人才(目前主要是华人)迅速收割。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只是政府政策。这几年有一个企业也引起了众多博士们的关注,碧桂园。一家广东的房地产企业。从2013年开始通过一个叫“未来领袖”的人才计划大规模招收海内外博士毕业生到该公司工作,坊间传闻,每一位“未来领袖”博士目标培养成房地产项目经理,年薪在40-60万之间。据该公司2016年中期财报透露:

“为了长远发展,本集团也正持续进行战略人才储备和培养,截至2016年6月30日,已有261位博士加入管理培训生计划,他们已逐渐成长为本集团的中流砥柱,本集团将继续培养、招募各行业高素质人才,蓄力未来。”

对博士毕业生的招收规模之大,待遇年薪之高,一时之间使得人们对此现象不能不关注。我有好几个博士朋友就此问题问我,不乏甚至有人参与此计划。我想这是一个值得令人思考的问题。就此现象,我分享一点我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一个民营房地产企业如此大规模地招收博士,这是不是一个广告效应的噱头?为什么要这么多博士?这对企业有用吗?对博士毕业生是否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会不会造成人才浪费?一连串的问题。

从博士这边来看,通常一名博士毕业后,常规去向是科研院所,向着研究员或者教授的职业路线发展。然而,科研教职之路并不平坦,僧多粥少,国内国外,博士毕业到拿到教授职位的比例很小,因为教职位子越来越难得,而华人科研工作者在国外生存更不易。

从国家科研资金投入来看,由于实体经济的衰落以及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发达国家的科研投入很可能维持现有水平或继续萎缩,再加上跨国合作、以及科研人员在不同国家的流动性有利于科技创新,近几年许多国家出现反全球化和反移民现象,这可能也会驱动发达国家政府减少投入科研资金。

2015年中国R&D支出占GDP之比为2.047%,比2000年翻了近3倍。预计2020年,中国科研投入资金将超过美国(同时科研投入占GDP将达到史无前例的2.5%)。需要注意的是,科研行业同时有着马太效应,大者恒大,赢者通吃。处于科研系统底层的科研从业者,尤其是年轻的科研人员,还是有不少人在为温饱问题而挣扎,很难静下心来搞科研。

同时,做科研的辛苦程度并不亚于做企业。每个团队中的塔尖,无论是教授或非教授,面对的都是这些任务:要招到优秀的人(学生或者博士后)并管理好团队,寻找到相当数量的科研资金,发表足够数量有足够影响力的文章,建设和维护本行业圈子内有影响力的社交网络。这和一个企业的CEO没有区别。科研院所的人看起来无固定约束——不用打卡坐班,但无形的压力时刻保持,累心比累身谁更累?

从碧桂园这个房地产企业来讲,为什么要这么多博士(该企业2017年预招300个博士,意味着可能要面试6000个博士,而中国2012年博士毕业生总产出为约6万,2016年中国留学基金委资助海外博士留学生8500人)?博士能干什么?好的人力资源,需要将人放在合适的位置发挥出其最大的价值,于企业于个人才是双赢的事情。

必须指出,建筑业可能仍然是一个技术发展相当慢的行业,除了机械代替过去繁重的人工,其它方面,盖一个房子与一个世纪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更别说像英国这种发达国家大量的民房还是100年前的。技术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才的缺乏,或者说顶尖人才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

碧桂园这几年的发展有一种野蛮生长扩张的景象。目前国内国外有着大量的项目开工(2016年中期已经有531个国内项目,海外5个),眼前需要大量的人才,未来也需要人才储备。其创始人亦提出:有“人才”有天下。大有一种想做成基业长青的抱负。

对碧桂园来讲,它可能看重的是广大博士的高智商和高情商。对于博士来讲,过去的经验和知识能用得上的不多,因为即使继续从事科研,科研的关注点也会变化。博士的智商未必最高——当然平均水平不错,不可否认的是,博士们情商很高,攻读博士的几年时间,一般都是修炼苦行僧一样的修炼——否则根本就熬不到毕业的那一天。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事情:每一位博士都有其本身强大的人际社交网络这一无形的宝贵资源,你懂的。

因此,碧桂园这样的企业可能认为博士的学习能力和思维方式,带来的创新是企业亟需的东西。如果还有一定的社交技巧,为人处事都能处理得很好,将又深又窄的研究方法用来对付又宽又浅的企业运作(比如房地产),有一种高射炮打蚊子的俯视感。这也可能是碧桂园对博士的专业背景要求不高的原因。

碧桂园刚开始大规模招收博士时,外界其实很质疑这件事情的动机和最终结果——包括现在依然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不过,从目前已经进行了几年的这个计划来看,规模越来越大,作为外人,里面如何运作是一个黑箱子,但有理由猜测这个计划进行得还不错,至少达到了预期效果。否则没有理由花大价钱招进这一批人并养着他。如果为一个人才的投入是1元钱,能带来的10元的效益,这样的生意谁都会愿意做。

不是每个博士都会愿意去碧桂园——40万年薪在现在看起来并不是高不可攀,也不是每个博士都会被招聘进去——碧桂园有它的择人标准,即使成功招聘了也未必到职——往年只有约一半的到职率。但听说碧桂园的待遇承诺确实兑现了——深圳政府的“孔雀计划”据说在兑现时不尽完美。碧桂园2016年销售额3000亿,据说利润400多亿,它有足够的资金兑现承诺。另一方面,碧桂园到目前共有400人,只有30多人离职(不过也要考虑到大部分新入职的博士不太可能会离职),似乎企业和博士双方都比较满意。

从近几年开始,随着全球化新形态的发展,不少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或多或少都有出海扩张计划,这符合国家大环境鼓励企业走出去的背景,也适合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背景,更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计划。国内城镇化进程迟早会有饱和的时候,但是东南亚沿海欠发达地区的整体现代化,还有巨大的空间,中国有能力的企业不走出去解救“受苦受难”的人们,天理难容。即使是发达国家地区,安永最近的调查显示,2016年中国对德投资额从2015年的5.3亿美元升至126亿美元。

在此背景下,像碧桂园这样的房地产企业,也有出海计划,碧桂园已经或者即将进军马来西亚、印度、印尼、澳大利亚等市场。所以,它需要尤其是海外毕业的博士,这样有利于它的出海计划。

行业都有起有落。目前碧桂园还处于大量需要人才的阶段,企业也处于井喷野蛮式扩张的时期,招这么多博士进一个企业,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万一将来行业的冬天来临了怎么办?企业如何对这些人才负责?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不知道碧桂园到目前还有没有思考到这么远。不过,也许这些博士本身能为企业找到其它的利润增长点,他们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去面对,未来的世界,房地产企业还只是造房子吗?他们的加入本身就是对这个行业的最强力的注血。

正如在中建某集团担任副总的马明磊博士如此评价碧桂园大规模招收博士现象:

“这是典型的门客思想,但是却很务实。更适合那些有经验又有激情的人进入这个圈子,实际上碧桂园在2006年开始做的是全硕士人才招聘制度,现在又开始博士精英制度,这个概念属于人才核武,威慑力明显。

五年多国企经验告诉我一个道理,博士和其他人不同之处在于都曾入过思维监狱,也都胜利越狱,本身这就是最大的能力。再和高级的管理制度配合起来,这个团体能做的创新和创制,我认为也是不可估量的。

中建五局的总经理去碧桂园之后一年的收入是过去七倍,创造的价值是过去三十几倍,实际上他们的拿地策略,公关水平,设计与施工管控都在一个高级的水平上,与万达拿地快质量差不同,与万科玩高级概念,龙湖走高端养居不同,碧桂园走的更为中庸,似乎考虑更多的元素参与,我认为碧桂园短期内不见大风起,未来却可能云飞扬。”

和他一样,我对碧桂园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表示谨慎的乐观,是一个值得称赞的行为,这本身多少说明这家企业有进取的创新精神。至于未来如何评价?未来自有评说。

男人找媳妇到最后还是看漂不漂亮,找工作的时候最后也会看待遇够不够高。虽然企业给的年薪通常比较高,但去企业工作一定会很辛苦,肯定会有KPI等内部外部考核指标,直至你精疲力尽的时候。所以,我必须声明,我对各位博士是否应该进碧桂园这样的企业不持任何态度,既不鼓励也不反对,我本身也和它毫无利益关系。

爱搞科研的搞科研,科研总需要人去搞,这样的行为值得鼓励并称赞。当然,如果觉得搞科研没有兴趣,前途渺茫,有合适的企业也未必不可以考虑,小步试错,快速迭代。做科研的人思路必须开阔,敢于创新,在面临自己的职业路径选择时,也需要发挥这种精神。

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In a world that’s changing so quickly, the biggest risk you can take is not taking any risk)

–Peter Thiel

献给所有人,感谢!

gift-blogger

说明:这是我的博士论文最前面的致谢,这可能是非专业人士能看懂也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原文为英文,我将之翻译成中文分享在这里,回忆这段经历,再次感谢提到的和没有提到的所有人。一个台前演员在释放光芒的同时,不要忘了所有幕后为之默默付出的人们。


没有许多人的帮助,这本论文的完成也许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表达我对我两位导师的谢意,叶光教授和Geert De Schutter教授,感谢他们这么些年来的指导与支持。他们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努力帮助我完成这个项目,比如开会、讨论、论文修改、参加国际会议等。

这两位绅士给予我自由的空间来探索水泥的世界。叶教授永远都准备好学术上认真与批判性的问题抛给我,这无疑对于一名像我这样的博士学生的成长至关重要。De Schutter教授是一名出色的学者,他永远都乐于帮我解决我能力范围之外的实验安排问题。除了学术研究之外,他也一直在我面临挑战和沮丧低落的时候予以坚定的支持。

不只是学术研究方面的工作,我的两位导师也是他们各自家庭里两位不错的丈夫、父亲,他们是我追求幸福生活方面的榜样。

特别的感谢要送给Magnel混凝土研究实验室的专业技工团队。尤其是Nicolas Coppieters先生,Dieter Hillewaere先生和Sandra De Buck女士,没有他们的帮助,实验工作不会那么容易。

我也对Magnel混凝土研究实验室的秘书团队表达感谢,也就是Marijke Reunes,Christel Malfait和Viviane Van Gaver三位女士,感谢她们的努力工作,帮助我安排会议、旅行出差、财务报账以及其它办公室相关的工作。

特别的感谢要献给Luc Taerwe教授,Nele De Belie教授,感谢他们时不时的帮助。同时,感谢根特大学无机物理化学系的技工Philip Van Sweevelt先生,Els Bruneel博士和Isabel Van Driessche教授,还有鲁汶大学的Lieven Machiels博士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Zhang Yong博士生,是他们的帮助使我能够在他们各自的实验室完成合作实验工作。

我感谢答辩委员会成员们对论文的仔细审读和评论。来自Klaas van Breugel教授(代尔夫特理工大学),Özlem Cizer教授(鲁汶大学),Veerle Boel教授(根特大学)和Elke Gruyaert博士(根特大学)的意见和建议对于提高本论文的质量非常重要。

在Magnel实验室待过的这些年里,我感谢这个可爱的实验室里所有同事们的帮助,包括所有中国同事和非中国同事,感谢这些快乐的时光,你们让我如此享受在比利时的研究工作。

这个研究项目由根特大学的特别研究基金全额资助,由于根特大学是比利时国家资助的国立大学,因此,我对比利时的所有纳税人表达我深深的谢意。

最后一点——并不是说不重要,我对我的父母、兄长、姐姐表达我的爱与感谢。是他们无止境的支持与理解,使我能够完成从孩童到成年整个时期的学业。特别地,感谢来自我妻子Hongli Fu女士的支持。在我忙于研究工作时,这些年是她一直在照顾这个小家庭。

这本论文也是送给我儿子的礼物,他出生于我博士研究的第二年。同时,这本论文也献给我的两个奶奶(注:养奶奶亲生奶奶),她们在我博士研究的第三年离开了人世。

兴趣的广度与深度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如此评价明朝思想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李贽:

但是涉及面虽然广泛,却并不等于具有多方面的精深造诣。他写作的历史,对史实没有精确的考辨,也没有自成体系的征象。大段文章照史书抄录,所不同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见改换章节,编排次序,再加进若干评论。

在接触小说的时候,他所着眼的不是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创作方法,也就是说,他不去注意作品的主题意义以及故事结构、人物描写、铺陈穿插等等技巧。他离开了文学创作的特点,而专门研究小说中的人物道德是否高尚,行事是否恰当,如同评论真人实事。

再则,即使是阐述哲学理论,也往往只从片段下手,写成类似小品文,而缺乏有系统的推敲,作结构谨严的长篇大论。惟其如此,当日的士人,对于“李氏《藏书》、《焚书》人挟一册,以为奇货”。

我读到这部分内容时,心中有些触动,引发我不断地思考。对于历史上的李贽,我并不了解。但是,当年的读书人把他的作品《藏书》、《焚书》以为奇货,足见他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以至朝廷也害怕他影响正统思想,是以谋害他,自杀时李贽写下血书:“七十老翁何所求”。

即使如此,黄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以批判的眼光评价李贽对学问钻研并不深入。我不知道黄的评价是否中肯。但看得出来,李贽在晚年潜心思想学问,却不免兴趣广泛,因此,虽著作多产,钻研不深的特点也在情理之中。

我无意也无能力评价李贽。却感觉黄的这番评价对于我们今人的意义。如今资讯如此发达,我们获得信息极为方便。我们经常说要兴趣广泛,好奇心强的人又经常将广泛的兴趣和发达的信息交织在一起。结果就变成我们对每一门学问都懂点肤浅的皮毛,但每门都不深入,难以有自己的见解和贡献。到头来,虽有广泛的兴趣,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活,也就是说,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

对一门学问要达到一定深度并不容易,往往切入面难以宽广。就拿学术研究中的博士来讲,我感觉在本专业领域内攻研多年,也不过是对于本专业很窄的一个点上有所领悟和一点点见解,这些还有可能在未来被证明是错误的。博士之“博”,与“博学”无关。

也就是说,即使如此全心专门深入钻研某个领域经年累月,到头来也不过局限于某一个点,并且,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举个例子,研究结婚的未必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拿我自己来说,我在博士期间研究水泥的水化反应,但对水泥形成的混凝土的耐久性几乎没有什么见解。

如此说来,对任何一门学问来说,要达到一定的深度,都需要花费相当可观的时间和精力,尚且不说需要一定的悟性和灵感。而对一门学问的研究不达到一定深度,那就只能是粗泛了解,不过是人云亦云,到头来与旁人无异。

问题在于如何调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既有一定的宽度又有一定的深度?我想,过于广泛的兴趣显然没有必要。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有限,铺的面太宽,犁的地就不深。而只局限于某一个点,就难免缺乏全局观,不利于形成完整的知识系统,难以触类旁通引发新的创见,就更别说兴趣太少的生活缺乏乐趣。

如果非要一个明确的建议,我觉得对于我们现在互联网时代的人来说,大部分人的兴趣可能太过于广泛,也就是对自己兴趣范围内的东西理解都缺乏深度。因此,要缩小兴趣范围,争取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问题达到一定的深度,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不论是对于工作、学习,还是生活,都大有益处。我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但至少这一点建议对于我自己相当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