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博主

再谈写博客

写是最好的表达,是自己的思考,想要清楚地表达一个事情、一个想法,这需要功夫。

有一回,勺子兄弟给我发了一个邮件,问我如何对博客的某些日志文章设定密码,限定给小圈子里的人看到(他说越来越多的话在博客上说不得、不能说)。我回答他,我不知道这样的方法,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既然是博客,它就是一种公开的个人日记,如果不让人看,那还不如写在自己的日记本里,锁在保险柜里,让它们永远不见天日。否则,还写什么博客呢?

只要写出来了,公布了,Google会把优秀的内容“推荐”到合适的读者眼中,这是一定的。文字到达了需要的读者手中,影响力就达到了那个地方,这就是博客的广度。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博客读者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你听着不顺耳就当我在吹牛好了)。我不懂、也不屑于那些所谓的推广SEO。

我读别人的博客,不太在乎博客外观是否漂亮好看,也不在乎这个博客是否专注于某一个方向,恰恰相反,我关注的是博主这个人,看这个作者流露表达出来的思想,阅读博主脑子中思考分享的东西。博主才是博客的灵魂。技巧性的东西,整个互联网遍地皆是,而思想却不同,即使是正式出版作品都少有鲜明独立的思想。

几年前,博客风行时,许多人写博客是为了赚钱,甚至有人提出写博客需要特定的主题,所谓找准利基词汇,从而获取流量,实现赚钱的目的。似乎今天还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博客获取的流量很难与门户网站相比,何况通过中文流量再借广告赚钱,太不现实——至少投入产出不划算。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人跟我说,做个博客的APP吧,让朋友把博客装在手机上,我不以为然。博客是网站的一种形式,它是开放的,弄成一个个APP应用,成为一个个信息孤岛,我看不出网络开放之所在。

这个时代里,假话太多,官样文章太多,真话就愈加珍贵。所以,所谓写博客,不在乎写什么,关键在于是否认真写。一个字:写。

博客七年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06年7月24日,我以土木坛子为网名和博客名称,在搜狐上写下我人生的第一篇博文,宣告我的博客生活开始。

其时,2005年的全民博客高峰期已经过去。时至今日,发觉自己已博客七年。七年中,许多博主早已离开,博客黯然失色。BBS论坛早己没落,SNS大行其道,微博客正热闹,轻博客来了又走了,微信刚出来,我依然在博客。除了吃与睡,几乎没有哪一件事情让我坚持过七年。

最初我只是写给自己看,记录自己的生活。内容五花八门没有范围,想到什么写什么,游记、育儿、政治、经济、居家、书评、IT技巧、牢骚。抒发自己的情感,发出自己的声音,分享小技巧等有用信息。

七年博客,用心写,用力写。快乐的时候在写,不开心的时候在写。用中文写,用英文也写。在家里写,出差途中也在写。有的日志写得很长,有的日志写得很短。

七年博客,在国内时候写,在国外也写。在搜狐、Blogger BSP的平台上写,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写。博客被黑后在写,被有关部门封杀后在写。

七年博客,在博客中坚持说真话、做真人,主观上没有说过假话,态度上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屈服。尽量避免低俗内容,少写新闻热点事件,少转载、多原创,记录自己的见闻与感想,提供主流媒体不会涉及、也不能涉及到的内容。

七年博客,努力朝向形而向上,在博客中浸透博客主的灵魂,而非或枯燥或华丽地堆砌文字。从最开始写给自己,到中间写给别人,到最后再写给自己。

七年博客,我在“博”写,人在“客”访。548篇日志,来自网友们上万条的评论,近百万的浏览量,将博客内容带到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是博客,让再微小的声音也能传播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七年博客,通过博客,一起和全世界的网友们做了一件小却有意义的事情:帮助我小学母校的孩子们。是博客,让再普通的人也能做一点改善他人的事情。

七年博客,不算少的博文内容有意无意中帮助到全世界的朋友。有人通过博客认识我,我也通过博客认识了一些可靠的朋友,甚至有人通过博客愿意提供工作机会。

七年博客,虽然有些博文显得极其幼稚,但是在我与全世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我的意识流时,全世界的朋友们也在更正我的错误信息和观点,我们互相提高成长。

七年博客,记录着自己生命历程中的七年。与朋友们的交流让收获加倍,感谢你们。翻看自己过去的博文,犹如看到大雁南飞时在某座山顶上留下的一片羽毛,证明我曾来过。

如果人生七十古来稀,七年博客就是人生的十分之一,一晃而过是七年。作为一名三十岁的博客主,七年的博客生活,博客已经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读死人的书,写活人的博客。

七年前,一个叫土木坛子的博客主宣告诞生,七年后这名博客主依然在博客。结婚七年后可能会有七年之痒,我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希望土木坛子的博客还有下一个七年。写作不死,博客永存。

土木坛子 @Belgium, Ghent, 23/0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