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善小而不为

一、两件小事

在我上小学五年级开学的时候,家里养的猪还没有卖出去,于是没有钱交学费。在这个时候,我的班主任,刚参加工作的匡泽仁老师,用他还未拿到手的工资,帮我交了学费。

大概在我刚上中学的时候,一位政治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字: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当时,我并不是很懂这两行字的意思。

这两件事情过去了很久,很小的事,但我一直记得。

捐赠

二、捐赠超乎想像

前不久,我开始做一件小事情,用自己的博客广告收入,以及接收朋友们的捐赠,来帮助我小学母校的学生。目前的情况还不错,在短短的一个月左右,收到了49笔捐赠,来自美国、法国、德国、日本、中国全世界各地朋友,有小时候一起玩过的伙伴,有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甚至根本就不认识的,加上自己的广告款,目前合计人民币约4700多元,每一分钱都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心。

这点钱多吗?如果是用这点钱买一台iPhone,一台都买不了,不多。不多吗?如果把这些钱买成学习用品,我看能买不少。其实,我当初只想在我的广告款基础上,筹到2000元,甚至心里暗想:在这个范围内如果不满2000,我自己补上。结果,我低估朋友们的力量了。

QQ聊天记录

三、值不值得?

然而,今天收到我一小学哥们的QQ留言,他认为我不必这么做,花这份心不值得,因为现在小学的条件比过去要好多了,钱浪费得厉害,原因大家都懂的。

真的不值得吗?我做这个事情并没有大家想的伟大,我是一个普通人,也不过是用这点钱帮助我自己就读过的小学校,这是我一开始就声明过的。而对于这个尖锐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

  1. 说得直白一点,浪费也好,贪污腐败也罢,这些事情都不是我干的。
  2. 上面的这种现象,我早就知道在中国的各行各业、各个角落都存在。无论是张三还是李四当领导,他/她如果没有做这种事情,我敬佩;他/她做了,我也不觉得奇怪。只要是人,在不合理的制度中就会做恶事,这是必然。每一个人都阴与阳的合体,从开国领袖(毛始祖),到寻常百姓(你、我、他/她),无一例外,例外的都是神。
  3. 我收到的这些捐赠会百分之百到达学生手中,如何防止不被浪费?我坚持把现金换成实物,奖励那些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如何做到公正透明?所有信息都公开,连将来的采购都从正规第三方网上商店,比如,亚马逊、当当、京东这类商城–连淘宝小卖家都无法证明我的清白。我用具有可操作性的良好制度,发扬人的善,抑制人的恶。
  4. 有黑暗现象的存在,并不说明我们不能做光明的事情。即使是放眼全世界,也不可能找到一个大环境完美无睱的地方,只是黑暗程度不一样而已。我也痛恨这些现象,甚至我的博客都不能在国内访问,因为恨,所以还爱。反过来,正是有黑暗的存在,更需要光明。也许这里筹集到5000块钱,而某些地方领导一顿饭花掉10000块,但这是两件完全独立的事情,后者不能证明前者没有意义,反而更有意义。长短相形,高下相倾。

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一切自愿,数量不限,一元钱也表明心意。除了两个关系非常好的大学和博士同学,我没有主动劝任何一个人捐赠,我不想改变别人的价值观,我相信,认同的自然会捐,不认同的劝亦无用。

社会大染缸

四、善根结善果

依然是20年前帮助我的小学老师匡泽仁,听说我的这件事后,说要办个支付宝支持这件事,我得知后,如此回答他:

你是我尊敬的老师,你在这个学校工作过,并且以一种让你当年不愉快的形式离开,你年近不惑,在这个社会大染缸里还能有这份爱心,我只有一句话:真让我这做学生的为遇到你这样的小学老师而感到骄傲!

从五湖四海的朋友捐赠情况来看,我也坚信,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我只是想让这些孩子们知道,有人关心他们,心中要充满希望。它必将种下善的种子,结出善的果实。就像我在前面说过,我做这件事,也是我的两位老师十多年前就已经种下的善果。

如果你再问我一句,我图什么?我再说一遍: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助别人,也是一种信仰。如果要直白一点:做这件事,我很开心。

再次感谢各位支持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