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勺子

世界之小与巧

土木坛子
我的笑容再猖狂,都无法掩盖我心中的彷徨。

A

两年前,我在挪威参加一会议,认识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年轻研究者,在会议最后的晚餐上,我和他坐在一起。他研究的方向和我有些类似,在这个研究领域里已经非常有名,和他交换名片的时候,他说他将要到英国的Sheffield大学去执教。我向他表示祝贺,他基本上到英国后就升为教授。

两年后的最近,我很偶然地发现他有一个研究项目,且与中国的合作关系非常紧密。我与他联系,提起我们曾经在挪威见过面,他一看到照片,说还记得我。我于是和他聊起他项目的事情,表示很有兴趣。他给了我一些信息,认可我目前所在的研究团队和导师(It is not what you know, it is who you know),也认为我的中国人身份有优势,欢迎我试试这个项目。谈了几轮以后,他基本上同意我加入这个项目。

并且,当他说起国内合作方的时候,我居然发现,这几所大学的教授我都见过,至少我认识他们。其中一所大学还在我老家省份。

B

也是前不久,一位博友在我博客上留言,然后我们就在网络上保持联系,他网民叫“小赖子”,正式称呼应叫他赖博士,他居然就在离比利时不远的英国,更为巧的是,他和上面提到的那位教授同在Sheffield大学,他是一边工作一边做博士后。

计算机专业的他,和我兴趣类似,写博客、折腾网站,赚广告费玩……有妻有子,为人直爽。现在,在认识他不久后,我居然也很可能将要去他所在的大学待一阵子,如此以来,基本上就可以聚在一起喝几杯、吃几顿了,甚至让我小孩和他的孩子一起交朋友,革命友谊代代传。

C

昨天,我向赖博士推荐我认识的几位高素质、值得信赖的博主,其中我把勺子的域名写成我早已习惯的Justyy.com,赖博士突然跟我说,他正想买下这个域名——其时勺子正在转让这个域名,只是觉得价格突然从499翻倍到999,有些不能接受。

我一听这事,当即跟赖博士说:这域名从技术上讲,是我在管理——勺子的域名挂在我的注册账号里,他表示很惊讶。我于是介绍了我和勺子的交情。并且告诉赖博士,价格我也觉得不太合理,于是提出试着跟勺子谈谈,看能否以涨价前的499成交。

我套勺子的话:卖给我吧。勺子说:兄弟你真要,无价。此话一出,心中无比感动。于是跟勺子道明原由,他扔下一句话:价格你说了算。于是,转给勺子500元,瞬间成交,双方满意,我则充当了一回无比自豪的中间人。

这个世界真小,可也巧。

再谈写博客

写是最好的表达,是自己的思考,想要清楚地表达一个事情、一个想法,这需要功夫。

有一回,勺子兄弟给我发了一个邮件,问我如何对博客的某些日志文章设定密码,限定给小圈子里的人看到(他说越来越多的话在博客上说不得、不能说)。我回答他,我不知道这样的方法,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既然是博客,它就是一种公开的个人日记,如果不让人看,那还不如写在自己的日记本里,锁在保险柜里,让它们永远不见天日。否则,还写什么博客呢?

只要写出来了,公布了,Google会把优秀的内容“推荐”到合适的读者眼中,这是一定的。文字到达了需要的读者手中,影响力就达到了那个地方,这就是博客的广度。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博客读者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你听着不顺耳就当我在吹牛好了)。我不懂、也不屑于那些所谓的推广SEO。

我读别人的博客,不太在乎博客外观是否漂亮好看,也不在乎这个博客是否专注于某一个方向,恰恰相反,我关注的是博主这个人,看这个作者流露表达出来的思想,阅读博主脑子中思考分享的东西。博主才是博客的灵魂。技巧性的东西,整个互联网遍地皆是,而思想却不同,即使是正式出版作品都少有鲜明独立的思想。

几年前,博客风行时,许多人写博客是为了赚钱,甚至有人提出写博客需要特定的主题,所谓找准利基词汇,从而获取流量,实现赚钱的目的。似乎今天还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博客获取的流量很难与门户网站相比,何况通过中文流量再借广告赚钱,太不现实——至少投入产出不划算。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人跟我说,做个博客的APP吧,让朋友把博客装在手机上,我不以为然。博客是网站的一种形式,它是开放的,弄成一个个APP应用,成为一个个信息孤岛,我看不出网络开放之所在。

这个时代里,假话太多,官样文章太多,真话就愈加珍贵。所以,所谓写博客,不在乎写什么,关键在于是否认真写。一个字: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