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内幕

关于奶粉代购,那些不得不说的心里话

代购奶粉

一老同学告诉我,她姑妈到英国旅游帮她孩子买奶粉,发现邮寄费用比奶粉还要贵。然后,某留学生告诉她姑妈技巧:到某物流网站上下单(中国人在英国开的物流公司),然后国内就能收到了代购的奶粉了。淘宝上很多留学生代购卖家都是如此操作,这些卖家根本不直接接触奶粉。

这当然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也是我为什么总强调我帮人代购是:100%亲自正规英国超市购买,非第三方货源。从第三方手上操作代购,省是省力,但问题极大。不排除这些卖家不知其中的问题——假洋奶粉!可以确定的是,因为国内实体店和淘宝上面代购销量如此之大,并且不限量,价格也很便宜,以欧洲大部分国家超市限量供货的大前提为背景,没有假货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若无足够的信用,真真假假你几乎无从分辨。借我一从事跨境电商朋友的话来体会,就代购物品的真假问题,他问我:你说卖假货,100%会被抓着吗?我回答:不会。他接着问:你说卖真货,100%不出质量问题吗?我回答:不能。于是,这就形成了这么个现状,似乎我这“25年级小学生”的思维太死板,黑是黑,白是白,没有生意人的头脑。

在国外待过并稍有生活常识的朋友是不太可能找这些人买的,我在葡萄牙的朋友让我帮她上海的兄长代购欧洲奶粉。因为她嫌自己在葡萄牙购买太麻烦,价格还不划算,找别人又不可靠,只好找我帮她解决问题。代购奶粉这件事情真的很麻烦。我自去年3月份被昔日女同学强迫代购之后,一直实行限量代购奶粉,为什么?

一方面,因为都是亲自购买、打包和邮寄,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精力,每个环节都不省事,比如说,我使用的“加密打包”,防止途中发生被物流掉包的事情——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可能,就需要拍下奶粉罐身的独特序列号,并作记号签名告诉买家,等买家收到货后一对比“解密”,就能知道在途中有没有意外,这就像网络上的HTTPS加密一样的道理,在这个复杂的物流环节,只有靠技术手段才能确保不出意外。

另一方面,英国这边超市货源相当有限,许多超市每人每次只能限购2罐(不少欧洲国家限购),有时候还有空手买不到的时候。除此之外,我还相当同意“大鹏博士”的提议:我们永远不做那个拿空货架的人!中国孩子是宝,英国本地的孩子一样是宝,本来英国超市里的奶粉就是供应给本地孩子,买来运到中国就不太道德,这不是谁有钱说了算的事情。如此以来,货源就更少了。

因此,我只能限制于与我较熟的朋友、博友、读者,只能把这有限的珍贵资源供应给这些人。我也并不以此为生,我谋生的职业是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做了这么多年科研,我没有意向在这方面发财致富:

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总体而言,个人奶粉问题只有找自己能够相信并靠谱的国外朋友亲自购买,前提是人家愿意。要解决整个问题,整个英国或欧洲国家的奶粉全部送往中国,也未必够量。真正解决整体问题还需要我们自己造奶,要么靠母乳,要么靠我们自己的奶牛。我相信这个问题一般人不会去考虑,考虑了短时期内实现不了,我们不是“赵家人”。

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国内的孩子从一出生就天生不公平,有的孩子注定要喝假奶粉、质量次的奶粉,不是张家,就是李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可是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呢?如果有,也许只存在理想中。

随着中国二胎化政策来临,这些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自从帮人代购以来,我不愿意提及这些事情,谈不上揭开内幕,只是有时候担心说得太多了,太多的人找我事,要么找我买奶粉——可惜我满足不了所有的人需求,要么断了人家财路,干脆攻击我的网站。可有些话,不说出来又不行,至少让人知情少上当,况且,我总是相信: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低价代购奶粉内幕

fake-milk-powder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鲁迅

留言评论是一个博客的精华之一。看到大鹏的博客上有一则留言,说的是国外奶粉代购的内幕。

评论

突然有个想法:国内牛奶都倒掉可惜了,可以考虑出口,然后再内销,拯救世界。。。

回复:

你这想法toooooold了。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就是这么干的:找人在国外某个小村子租个廉价小房,接收着国内寄来的奶粉,然后贴上国外的标签再寄回国,是为洋奶粉。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淘宝上某些卖家的国外奶粉代购,比如牛栏和爱他美,价格出奇低,算上邮费几乎无钱可赚,更为关键的是,出货量非常大,大到按国外正常零售出货量都无法满足的量。

现在看来,某种不好的事情可能真的正在发生。就像几年前达芬奇假洋家具一样,把国产家具拉到海外溜一圈,就变身洋家具,以次充好卖高价。

假洋奶粉看来也是如此。这种事情祸害不到外国人,所以国外执法机构几乎不太可能会查出来。假洋奶粉通过真代购运到国内后,一般父母也不知真洋奶粉是什么样子,再加上假洋奶粉只是以此充好,发生食品安全事故的概率可以控制到较小,到最后各方欢喜,造假行为继续下去。

出口点什么不好?出口造假,再回来祸害自己人。对这种很可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真的很无语,很无语。

忆《内伤》小说作者谭万和

自源岩
小说中提到的自源岩真实景色

《内伤》这部作品的作者是谭万和,他是我的本家堂叔——他祖父是我曾祖父的亲弟,看到他的作品,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

四年前,在老家一本家姑娘出嫁的酒席上,我和谭万和叔喝酒的时候,他和我说他正在写一部小说,并表示将来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并抬举说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能读懂他小说的人。我当时没有太在意,只表示祝他东山再起。

四年过去了。我已暂居国外,欣喜得知万和叔的小说《内伤》完成了,并在新浪读书频道全文发布。最近又告诉我说,此书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印刷体作品2011年5月28日在哈尔滨首发6月10日即将在全国销售,与此同时,三十六集同名电视剧也正在计划中。

《内伤》这部小说,据万和叔讲,花了他整整六年时间。故事的情景和全部细节都是发生在生我长我的小山村里——湖南省安仁县新洲乡兴安村,包括里面好多事件、人物和地名都能在村子里找到原形,再加上对方言的极度运用,令我读起来倍感亲切。其中好多方言,我出生以来就一直这么讲,但却不知用文字描写的时候居然是这样子,也多亏他的匠心独运!因为中国南方的方言本来就多,在我的老家尤其如此,真所谓“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調”。全书场面很大,人物众多,作为一个生在长在这个地方的人来看,由于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使得有些东西未免过于夸张和离奇,还有一些语言细节问题和常识性问题亦还有待加强,但考虑到这是他的处女作和“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些问题都瑕不掩瑜。

也许有人注意到了,我一直称谭万和为叔,这是有原因的。在我们村子里,人与人之间是严格排辈分的。即每个人都有一个字辈,我祖父这一代的字辈是“永”,父亲是“兴”,我这一代是“龙”,我的下一代“利”,依次排开。排在前面的都是长辈——不论他(她)的年纪是否比你大。 甚至在以前起名都是把字辈加进名里去,比如,我祖父叫谭永辉,我父亲辈的人都是叫作“谭兴*”之类的名,和我同辈的人好多叫“谭龙*”,只不过现在好多人都不按这样的规矩起名了,但辈分还是依然存在。谭万和虽然只比我长10多岁,但他和父亲同一字辈“兴”,所以我在他面前是晚辈,应该称他为叔,当众直呼其名,是十分不礼貌的。

自从他的作品公布后,他的人名也就成了一名人了。于是乎,网上有很多关于万和叔的传言,真真假假扑朔迷离,这也许和他本人的几乎传奇的人生经历有关。我作为他的晚辈,从大人口中所听到的信息和自己所看到的信息,当然对他了解更充分一些,但仍不免有盲人摸象的结论,因为我与他直接接触的时间并不多。

如果说我们村谭氏家族我高祖父这一宗出了大学生的话,第一个人可能就是他了。接着是他弟弟。因此,他们兄弟俩一直是我们这些晚辈和后来人的榜样。但是人生并非总是直线,他们兄弟俩后来的发展并未像乡亲们所期望的那样。万和叔从学校毕业后进了县公安局,不久就由于说不清的原因退出来了,我和他开玩笑:“要是你当年没有退出公安局,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位子?”他回答我:“轮也轮到我当局长了。”因为乡亲们都一直说:“要是万和还在公安,我们在县里也有人了。”人就是如此务实。退出公安局之后,他辗转广东等地,其所为不得而知,也许只有《内伤》小说中才能发现蛛丝马迹。

之后他又再回到县城搞了一个内高鞋厂,其时我在念高中,去过他那里几次,本以为他从此变为一位商人,可惜不到几年企业也不了了之,于是再次潜伏广东数年。我以为他经后的人生会如此下去。没想到如今又高调复出,摇身一变,成了文化人。出书之余,兼任老家某地产公司的文化总监。当他告诉我他的小说成书时,我并未感到意外,因为略看此书后,场面之大,情节之复杂,想来也只有他才能写得出来,因为光有文笔,没有丰富的阅历是难以做到的。如果有人认为文人不适合经商,那我这位万和叔生意失败却必有其它原因,因为他能言善辩,各种交际场面均能游刃有余,就像小说中描写的许多情景一样——小说有许多或许就是描写他自己复杂的人生经历。总的来讲,无论其情商还是智商,我数次对乡亲们评价过我这位堂叔:村子里前五十年没有见过,后五十年也难得有。

虽然作品在网上全文公开,并引起一些评论。但只有出版成实体书,才会给作者本人带来实际的物质回报。但要想靠版权费挣得盆满钵满,在如今的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似乎也难上加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花六年用心写成的作品注定会给他的人生留下厚重一笔,至少会实现我上中学时一位地理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状态。而对于我来讲,这是我们谭家的第一个真正文人,我为有这样的一位叔辈人物而感到自豪。他也是第一个使得生我长我的村子名为世人所知,正如他对我说:“乡亲们会明白局长和作家的区别,如果我是一位公安局长,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安仁县和兴安村。”我的亲叔知道这个事后,对我说:“听说他的小说比《邓小平文选》还厚!”如此直白的话语中,充满了敬佩感。在当今中国唯一的信仰就是金钱的环境下,看来老家人对于文化对于知识还有些许的景仰,我为此感到欣慰。

肉身在国外的读者如果想阅读此书,可以到新浪读书频道阅读。有条件的还是建议到时买本实体书吧,看起来也舒服,更是对作者的一种最有力的支持,在今天的物价情况下,花个二三十元买一本独立作者的著书,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了。

2011年8月5日 Update: 接作者本人信息,作品已经印刷好,即将发售,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