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兴趣

兴趣是兴趣,工作是工作

英国湖区-天空
抬头仰望天空,探索更大的世界。摄于英国湖区,2017年8月。

@justyy 好奇地研究了一下我的Steemit文章收入,说我一个月的收入都已经超过我目前的正式工作了,笑称我可以开始自由职业,靠写作就可以过得很好。

我当即就告诉他,写东西只是我的兴趣爱好而已,我不可能也不愿意放弃工作全职写作。这不是我的职业规划,也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在我脑海里,一直固执地认为:兴趣是兴趣,工作是工作。两者能结合在一起,固然是最佳状态。但大部分情况下,这两者泾渭分明,不可混淆。

于我而言,在Steemit上写作虽然目前收入多一点,但充其量也不过一年36万,这还是在最理想状态下——我目前大概是Steemit全网30天收入排名比较高的作者之一(我怀疑统计数据可靠性,但感谢各位厚爱与承让)。

这种收入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我不敢保证我总是能持续不断地写出有趣有用的文字——虽然我已经写了十年以上。另一方面,Steemit是一个新事物,我虽然看好它,但它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要在Steemit上赚点小钱容易,但持续有我觉得可观的收入,这个可能很难。

就是我目前写的这些东西,我自称是中国牢骚大叔的牢骚,我不觉得为喜欢我的朋友带来了太多的价值。也正是自己觉得不够分量,当有出版人士联系我想买断版权整理出版我的博文时,我想凭我目前的阅历,写出来的东西可能没有一定深度,因此我到目前都还没有在合同上签字。

但是,我有空的时候就是喜欢写、随便写。我也喜欢读网友写的真实的文字。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我的兴趣爱好,只是现在碰巧在Steemit里面有一点目前还可观的收入。

与之相反,我是有正式工作的人,根据我的职业规划,我还有很多激情等待付出到新的工作中。且不说职业存在广阔的发展空间,就是最基本的薪水,也比在Steemit最理想状态下的写作要高。无论是眼前,还是长远,我都不应该将我的兴趣与职业相混淆。

金钱对我们的生活当然很重要,但我觉得人生并不只是为了追求金钱上的数字增加,就像我以前在文章提到过,我有朋友在虚拟货币上财富增值到千万甚至上亿,我问他:内心的骄傲呢?我想,在一份伟大的工作中,我们也许可以找到内心的骄傲。

@paulag 作者曾在访谈中提到,她不愿意代理Steemit海量的SP,因为她没有时间去给别人点赞,从而造成资源的浪费。她说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想,她没有将兴趣与工作相混淆。

I have not found much time to curate and leave comments on other people’s posts. So this sort of delegation would be wasted with me.

著名的作家冯唐先生,从妇科博士医生出发,干过投行,后来再创业当CEO做管理,但有一件事他一直在坚持:写作,著作不少。他利用他的业余的时间写作,笔耕不辍,成名于此。这应该算他的兴趣。就算凭借他的版税,我估计也足以保证他的最基本物质生活。然而,他似乎没有将兴趣与工作相混淆。

当然,兴趣与工作之间也并不是对立的,反而两者相辅相成。有正式工作收入的保障,才有条件保持自己的兴趣,而往往兴趣可能不能带来收入方面的物质保障,却带来我们需要的快乐。当兴趣演化成谋生的手段,兴趣也就很难再保持为兴趣,它可能是压力与苦恼的来源——而兴趣本来是为了缓解这些压力与苦恼。

每个人的具体情况肯定各不相同,希望我的这点思考给你带来一点启示。关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呢?欢迎留言分享你的见解。

关于职业发展,在变化的世界里哪些东西不变?

autumn-201610-meersbrook-park

一位朋友厌倦了朝九晚六的企业工作,想辞职换到一个类似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工作,以为工作时间可能更加自由一些,这位朋友问我有什么看法。

我从没有做过人力资源的工作,不懂职业规划,对这个变化的世界也知之甚少,不过我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看法。

大概对现有工作固定上班时间所厌烦而跳到新媒体编辑工作,这样的理由明显很松散。那些自由职业,形式上松散——比如没有固定上班时间,但很可能时刻需要为之紧绷神经,反而不如企业那样像颗螺丝钉一般按步就班轻松。

新媒体行业来得快,去得也快,很难有一种我们需要的稳定和安全感。在稳定和安全感得不到一定保证的前提下,去尝试风险,到时带来的结果可能承担不起。

至于新工作的薪资,如果一个职位门槛很低,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这样的工作报酬很难高到哪儿去。在这种新媒体里写写搞笑吸引眼球的文章,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没有太大的理由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薪资。

其实这位朋友现在企业的薪资报酬还可以,至少对于其所在的二线城市定位来讲,比上不敢说,但比下绰绰有余。

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不是不可以更改线路,而是不能随意更改。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应该需要怎样一种态度对待自己的职业发展?

首先,要有一个粗略的长远规划,哪怕是慢慢地增量发展,只要沿着这个路线积累知识、经验和资源,终有一天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即所谓的匠人精神。

同时,不能沉浸在安逸和稳定中不求上进。所谓天下虽安,但居安思危。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少专业和知识随着社会的发展也许变得没有太大的用处……那怎么办?

我想,总有一些东西不随时代变化而变化。更具体一点需要注意的事情是,使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经验具备以下两个特点:

  • 有价值。即有用,没有用的东西,不会被别人所看重,没有哪个公司和企业愿意养着一个没有用的闲人。
  • 稀缺性。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当你有独当一面的地方,这个工作就非你不可。和大众无异,也就沦为芸芸众生。芸芸众生的生活态度可以,但于职业生涯中并不可取。

如果能注意到上面这两点,任凭这个世界如何变化,总有立足之地。正所谓:你是如此优秀,别人不可能忽略掉你(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与各位共勉,请批评指正,因为我很确定的事情是,任何时候我所说的话都有可能是错误的。

兴趣的广度与深度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如此评价明朝思想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李贽:

但是涉及面虽然广泛,却并不等于具有多方面的精深造诣。他写作的历史,对史实没有精确的考辨,也没有自成体系的征象。大段文章照史书抄录,所不同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见改换章节,编排次序,再加进若干评论。

在接触小说的时候,他所着眼的不是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创作方法,也就是说,他不去注意作品的主题意义以及故事结构、人物描写、铺陈穿插等等技巧。他离开了文学创作的特点,而专门研究小说中的人物道德是否高尚,行事是否恰当,如同评论真人实事。

再则,即使是阐述哲学理论,也往往只从片段下手,写成类似小品文,而缺乏有系统的推敲,作结构谨严的长篇大论。惟其如此,当日的士人,对于“李氏《藏书》、《焚书》人挟一册,以为奇货”。

我读到这部分内容时,心中有些触动,引发我不断地思考。对于历史上的李贽,我并不了解。但是,当年的读书人把他的作品《藏书》、《焚书》以为奇货,足见他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以至朝廷也害怕他影响正统思想,是以谋害他,自杀时李贽写下血书:“七十老翁何所求”。

即使如此,黄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以批判的眼光评价李贽对学问钻研并不深入。我不知道黄的评价是否中肯。但看得出来,李贽在晚年潜心思想学问,却不免兴趣广泛,因此,虽著作多产,钻研不深的特点也在情理之中。

我无意也无能力评价李贽。却感觉黄的这番评价对于我们今人的意义。如今资讯如此发达,我们获得信息极为方便。我们经常说要兴趣广泛,好奇心强的人又经常将广泛的兴趣和发达的信息交织在一起。结果就变成我们对每一门学问都懂点肤浅的皮毛,但每门都不深入,难以有自己的见解和贡献。到头来,虽有广泛的兴趣,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活,也就是说,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

对一门学问要达到一定深度并不容易,往往切入面难以宽广。就拿学术研究中的博士来讲,我感觉在本专业领域内攻研多年,也不过是对于本专业很窄的一个点上有所领悟和一点点见解,这些还有可能在未来被证明是错误的。博士之“博”,与“博学”无关。

也就是说,即使如此全心专门深入钻研某个领域经年累月,到头来也不过局限于某一个点,并且,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举个例子,研究结婚的未必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拿我自己来说,我在博士期间研究水泥的水化反应,但对水泥形成的混凝土的耐久性几乎没有什么见解。

如此说来,对任何一门学问来说,要达到一定的深度,都需要花费相当可观的时间和精力,尚且不说需要一定的悟性和灵感。而对一门学问的研究不达到一定深度,那就只能是粗泛了解,不过是人云亦云,到头来与旁人无异。

问题在于如何调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既有一定的宽度又有一定的深度?我想,过于广泛的兴趣显然没有必要。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有限,铺的面太宽,犁的地就不深。而只局限于某一个点,就难免缺乏全局观,不利于形成完整的知识系统,难以触类旁通引发新的创见,就更别说兴趣太少的生活缺乏乐趣。

如果非要一个明确的建议,我觉得对于我们现在互联网时代的人来说,大部分人的兴趣可能太过于广泛,也就是对自己兴趣范围内的东西理解都缺乏深度。因此,要缩小兴趣范围,争取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问题达到一定的深度,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不论是对于工作、学习,还是生活,都大有益处。我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但至少这一点建议对于我自己相当适用。

荐书: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最近看了一本书,书名: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Why Skills Trump Passion in the Quest for Work You Love, 作者是博主Cal Newport,曾经在MIT做博士后,现在是美国某大学教授。我看的是Amazon Kindle版本,约10美元。

这是难得的一本令我思维方式有所转变的书籍,尤其是作者对兴趣和职业之间的论述,与我们绝大多数人的观点(包括西方人)都不一样。

也许,作者的观点和我一直以来心里隐约的观点相符?又或者作者的身份经历与我有些类似,再加上论文式写作风格与一般的书籍不一样?让我如此喜欢这本书。

目前中文网络上很少提及此书,也暂无翻译版本。全书内容简洁,故事性强,我不想为它写书评或者读后感,因我打算过一段时间后再看一遍。

另外一点,我读完后,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要是十年前读到它就好了,所以在此推荐此书给有需要的人。思维观念一变,也许柳暗花明。

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

我实在忍不住想转载一下这篇文章,因为我们都以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于是这么多年了,由着我们的兴趣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最初我是在一好友的QQ签名(我喜欢从好友QQ签名中揣摩些未知的东西)上看到下文中加粗的话,后来一搜索才发现并非他原创,而是出自《读者》上的一篇文章。

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

作者:潘小娴

刚读大学时,我的兴趣十分广泛,阅读、摄影、书法、吉他,再加上各种体育、娱乐方面的爱好,一天到晚忙的不亦乐乎。自己心里也觉得挺充实的,心想,终于闯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还不赶紧享受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于是,我整日追随着各种热闹事,虽然有时候师兄师姐也会好心地提醒我不可太过闲散率性,但我总能给自己寻找到率性而行的理由。

可是,大一一年下来,我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专业方面的知识,说不懂吧,似乎全都懂;说懂吧,似乎又都不完全了解。那时候,虽然我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安,但我并不知道这些不安的来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

正在这时,中文系新上任了一位主管教学的副主任。这位搞古典文学出身的老先生可谓三句话不离本行,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全系学生每人背诵一百篇古代文学作品。全系顿时哗然了!当时正值全民热衷于经商,许多大学生也通过勤工俭学等方式在商海的岸边跃跃欲试,哪有有工夫正正经经地早起背古文?回想起平时上古典文学课,我们都忍不住要问老师一句:“学古典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如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求每个人先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我们去哪儿给自己找到兴趣,找到动力呢?

于是,很多同学决定采取磨洋工的方式跟系里对抗,我自然也是其中一块超级耐磨砖。想想,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该耗掉我多少参与各种热闹事儿的时间啊?我怎么可能沉得下这份心呢。

然而,系里的执行措施却似铁板钉钉不折不扣。那时候高校还没有扩招,全系才二百来个学生,却有四十多个老师,所以,老师管起学生来也特别积极勤快。我们的班主任与教古典文学的老师分头紧盯学生,务必保证人人过关。老师们还干脆定死过关的时间,到时过不了者一律加倍背诵!

虽然我们已经松散了一年多,但毕竟架不住系里这种高强度的执行力。于是,每天早起晚睡的有之,每天互相帮忙考试的有之,每天躲在小树林里大声朗读的有之,每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亦有之,总之是人人拿出自己的过关法宝,筋疲力尽地对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奇迹般,我们真的人人都过关了。

直到这时,发起这次被我们称之为“魔鬼训练”的老先生,才到班里与我们对话。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顶多只在幼儿启蒙阶段哄给孩子们听。对于一个肩负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过分广泛的兴趣,过分肤浅的阅读,只能给人带来浮光掠影,浅尝辄止的收获。这些收获根本无法给你们今后的事业带来强力的支撑!”

最后,老先生还引用朱自清先生的话告诫我们:“学文学而懒于记诵是不行的……与其囫囵吞枣或走马观花地读十部诗集,不如仔仔细细地背诵三百首诗。这三百首诗虽少,却是你自己的,那十部诗集虽多,看过了就还给别人了!”

我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此前感到不安的原因,也明白了自己一年多来忙忙碌碌却没有多少收获的原因。此后,我学会了集中精力,不再过分泛滥地参与各种校园活动。不久,我又自觉地找来《李清照全集》、《舒婷诗集》等大部头作品,一遍又一遍地诵读,直至多数都能够背诵出来。很快,我也能写一些诗歌了,并且不断有作品得以发表,同时我对今后的职业道路也有了明确的规划。

大学毕业以后,虽然我的第一份工作和大学所学的专业没有多少瓜葛,更谈不上有多少兴趣,不过,我并没有感到失望。就像那位老先生说的——对于一个肩负着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何况现在我已经走出了校园,复杂的社会充满了竞争,更不能任着自己的兴趣去做事了。所以,每当面对厌烦的工作或事情时,我总是想起老先生的话,于是,不管我是否喜欢手头的事,我一般都能沉静、耐心地对待。

(付敏摘自《思维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