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关系

中国能否成为超级大国?欧洲教授谈中国

“关系”一词,是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词汇。其实,外国人也重视关系,比如英文单词:relationship 和 contact。如果要比较中外之间的“关系”区别,我觉得关键在于是否做过了头,合理合法的“关系”全世界人民都欢迎。

作为一名身处比利时的中国人,我们偶尔也会成为别人的“关系”对象。上周四,根特大学数十名中国留学生参加了由法兰德斯中国商会组织的一次活动,与在中国有业务的比利时荷语区公司见面会,想建立联系,大概他们觉得这些留学生也许将来就是人脉资源,如果是这样,其实他们应该找那些官二代,或者也要是富二代。

活动的内容是由主办方发言,然后七个代表公司(Adifo, Agfa Graphics, Bekaert, Dicas, Medianext, Nutrex, OM Partners)各自介绍公司的相关内容,最后便是酒会聊天,交换名片,发些小纪念品,细节略去不表。

回来时,翻了一下活动发的印刷资料,看到一本由商会出版的《Voices on China 寄语中国-名人访谈录》一书,读了一下,发现内容很不错,与以往参加类似活动时拿回来一堆宣传废纸截然不同。此书邀请访谈了中比两国政界、学界、商界高端人士,涉及到中比两国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内容。英语、中文双语出版,是极具价值的一本内部杂志。

我对全书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纳森.霍尔斯拉格(Jonathan Holslag)教授的访谈尤为感兴趣。此公身为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研究过程中长期接触中比双方政界、商界人士,所接触到的信息宽度、广度实非一般人所具备。

在他的访谈中,谈到的问题包括了很多国人关心的话题,比如,谈到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或者说超级大国时,他如此回答:
中国能否成为超级大国
提及在中国的经历给他的体验和印象时,他客观地给出了评价并指出欧洲学者、政治家们的毛病:
中国体验和印象

国内《新闻联播》描绘的国人生活当然很好,可是中国网民们形容的生活简直地狱不如。谁对谁错,都说明此中肯定存在问题。就像地主和长工之间的争吵永远没有绝对的对错,倒是地主家长期的客人,对于这些争执可能有更公正、客观、平和的看法。因此,我把 Jonathan Hogslag 所长的访谈公布在这里,与有兴趣的朋友分享。

全文PDF扫描版下载链接:链接一备用链接(可能需翻墙)

P.S. 由于此杂志属于内部刊物,书中没有版权声明,所以我也不便于全部公开。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会违反杂志的版权,如果算违反,我只能认为这样的版权意识过时了。

接受比利时平面媒体MO杂志采访

接受比利时平面媒体MO杂志采访
杂志拍摄的照片,感谢摄影师Bart Lasuy (好像把我和我儿子拍得过于严肃了?)

之前提到过,鲁汶大学有一篇采访中国和比利时两国留学生的报道。正巧,比利时荷兰语区的MO杂志也做了一期类似的采访,采访了几位在根特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以此来介绍相关情况。

经根特学联范鹏主席的介绍,我也成了一名被采访的对象。记得那天,杂志社记者如约来到我办公室,我们坐下来谈了大概一个小时,虽然她会一点中文,但采访还是用英语完成的。这位年轻的记者拿着一张采访大纲,按照上面的问题列表,和我进行了相关的交谈,并用录音笔录下来我们的谈话内容。

其实我对这种对话和交流很欢迎,所以我一开场就告诉她,不要有任何顾虑,可以问我包括敏感问题的问题。不过她倒也没有什么敏感尖锐问题,毕竟这是一场关于中比之间国际教育的问题。所以,除了谈为什么选择比利时作为留学目的地之外,也涉及对比利时的看法等相关问题。

我对她谈了关于比利时去年有长达一年半无政府的事情,我告诉她,我认为这是全世界一个很好的民主范例,我用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段某门历史作为例子,来说明为什么这是一个好的典范。如果比利时也有孔子,恐怕他也会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当然,这里的“诸夏”指比利时。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矛盾无处不在,关键在于如何处理矛盾。虽然周曙光140个字的“民主定义”不错:“民主就是独立的个体和独立的组织在文明社会中使用除暴力外的透明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游戏规则”,然而反观人类,似乎都崇尚暴力解决争端,要么你死,要么我活,甚至“枪杆子里出政权”。

在谈及中国与国外文化教育交流方面,我认为,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从短期来看,大部分优秀的中国年轻人拿着中国的政府奖学金来比利时学习,促进比利时的科研事业,无论将来这些人留在比利时还是回到中国(事实上是大部分回到中国),都是一件好事——人才在全世界都受欢迎,回去的中国人也会充当沟通中比之间交流合作的桥梁,与比利时相比,中国市场大一个数量级都不止。

对于这种长期的效应,我举了个例子,将来如果我在中国某个公司,要与欧洲合作,比利时当然是首选,因为了解这里并有个人感情和联系在这里,这也是所谓的“关系”。其实外国人也讲究“关系”,只不过他们称之为“联系”,大概“联系”是在原则范围内的“关系”,而中国的“关系”显然是高于原则,因为“有关系什么都有关系,没关系什么都没有关系”。

从文章报道的内容来看,他们似乎也认同并持有这种双赢的观点。

他们的印刷版杂志目前还没有看到,由于是荷兰语报道,给我也看不懂。好在他们最近已经在杂志网站上公布了采访全文(点击此处为原文链接),借助谷歌翻译——把荷兰语翻译成英语,大概意思还是能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