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儿子

女王驾到

周五是英国复活节的公休日。在复活节的前一天,是英国女王(Queen Elizabeth)每年向民众发放救济金(Maundy Thursday)的活动。今年很幸运地将仪式选择在谢菲尔德举行。11点整,89岁的女王就在市中心教堂里为89位男性和89位女性发放了救济金。

为了一睹女王的尊容,我们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去市区的教堂旁了。我之前也打电话告诉了儿子和孩他妈。他们俩也来到了市区,让孩子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女王。

活动现场差不多人山人海,看得出来,女王还是受民众爱戴。当然,警察也遍地都是。比起某国领导人的活动时间和地点公开程度,女王活动的时间和地点都完全提前公开,因此安保的力度可想而知。

我们没有见到女王进场,倒是在她活动结束从教堂出来后,见了她一面,她坐在她的座驾里,一身蓝色衣装,再加上一顶气派的帽子,即使89岁高龄,依然皇家气质非凡,不愧是日不落帝国的女王。

queen-uk (2)
到处是安保警察

queen-uk (3)
现场通信调度车

queen-uk (4)
挥着国旗欢迎女王

queen-uk (5)
人山人海

queen-uk (1)
女王驾到(此图片版权归属BBC)

每天步行20分钟送孩子上学

I am great
Miss Newman thinks I am great! 儿子的老师给他的表扬贴纸

孩子从比利时转学到英国开始上学后,每天就需要接送。早上8:50必须到达学校,否则就算迟到。下午3点放学,必须及时接回家。

本来孩子妈早晚接送,后来我发现我早上送他去学校也不错。步行20分钟左右就到达小学。其实我有公交年卡,小孩子也可以免费坐公交车,但问题是等车需要好几分钟,再加上下车后还需要走好几分钟,前后算起来需要花的时间和步行一样长。我觉得不如直接悠然地走路,而且有专门的步行小道,不但安全,环境也不错。20多分钟步行,也可以让我们同时得到身体锻炼。

我其实选择步行送儿子上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趁着每天早上的这20多分钟,可以和孩子聊一聊,问问他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锻炼他叙述故事的能力,同时也了解他在学校的表现。

儿子在路上经常问我各种问题,我就尽可能启发式地回答他,既让他了解基本知识,同时也培养他的思维能力。到了下午,他妈妈再步行接他回家的20分钟,也是如此操作。我想,父母用心和孩子待在一起是最好的关爱之一。牵着儿子五岁不到的小手,我心里很自私地珍惜他带给我的美好。

儿子的小学和我的工作地点在家的两头,送他本身并不顺路,但送完他后在他学校附近有更多的公交车,因此总体来说并不占用我太多时间。作为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可能有个好处,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上下班时间很自由,不像生产线上的工人,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个人生产线就可能转不起来。

两周以来,老师说儿子在学校的表现不错,融入非常好,英语听与说都没有问题。有个华人家长还夸儿子很阳光开朗。儿子自己说还交了一个好朋友。我见他每天到学校后很开心,开心得到了教室后立马忘了送他的爹。他妈说,有一次回来见附近两个比他大的本地小朋友在踢球,他就直接加入和人家踢起来了。

儿子在英国开始上学

son-the-first-day-school-sheffield

今天农历正月初五,公历2015年2月23日,周一。

儿子去年底离开比利时的荷兰语幼儿园,跟着我来到英国。他“辍学”在家两个月,玩到他自己都说“好无聊”。终于从今天开始上英国的学前班,秋季上一年级。

之所以这么长时间待在家,是因为我们来的不是开学报名季,也就相当于插班生。英国分配为孩子们分配学校和比利时基本一样,根据家庭地址(住址)与附近学校的远近划片,再适当考虑一些其它因素来确定学校。

而我儿子这种插班生特殊情况则 需要根据周围学校是否有空位,才能安插进去。整个办事过程则是直接按谢菲尔德市政府网站公开的信息填表,再按分配的结果去学校报到就行。整个分配过程虽然用了一个多月,但好在整个插班过程中没有找过人、送过礼、递过条子。

其实,我来英国的第一天在伦敦火车站和人聊天时,一英国中年妇女就好心告诉我们:不用担心,政府有义务帮孩子安排合适的学校。

学校的费用情况,我们上的是公立学校,免学费,六岁以下午餐也免费。对于我这种穷人我觉得挺好,薅完“社会主义国家”比利时的羊毛后,再来割英国资本主义的羊毛,想来想去这可能还算爱国行为。

这娃也不容易,从11个月大开始学了好几年的荷兰语,现在又要全新开始学习英语,希望他能很快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