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儿子

你不需要一只狗

You do not have a dog
Because you got two children
One baby and one kid
And one girl and one boy which is me
And I am big
And I can do walk and talk and do the big monkey bar
My little sister cannot walk and talk
But she always does waah
But it is really cute
I feel it is just like music
But I do not know
I feel like my dad is a good big brother
But I do not know
He is actually my dad
But he looks a bit like my big brother
Why do you want to have a dog
No, we do not

我给翻译成中文:

你没有狗
因为你有两个孩子
一个婴儿,一个儿童
一个女孩,一个男孩
男孩就是我,我较大
我能走路,能聊天,能玩单杠
我的妹妹还不能走路和聊天
但她经常哇哇哭
这很可爱
我感觉这就像音乐
不过我不确定
我觉得我爸爸像一个很好的大哥哥
不过我不确定
因为他实际上是我的爸爸
但是他看起来有点像我的大哥哥
为什么你想要一只狗呢
不需要,我们不需要

这是月初送儿子上学路上,他作的一首诗。当时我们走在路上,聊起了狗——他不喜欢较大的狗,于是他说给我作一首诗,并让我录下来。对于一个6岁的孩子来讲,我想这就是童趣吧。作为父亲,我也能从此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2016年谢菲尔德的第一场雪

2015年英国的冬天不太冷,圣诞期间期盼的雪一直没有下。元旦过后,天气预报几次都说要下雪,没有下。本以为整个冬天没有希望看到雪,居然周六晚上晚饭后飘起了雪花,这才象征着真正的冬天。

下雪了,儿子很兴奋。当天晚上睡觉前,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层雪,他就要让我带他下楼去玩雪。我觉得应该让他体验一下雪,于是带他去玩雪。他蹲在雪地上,不停地拿着他的小玩具车在雪地上玩,一点也不怕冷。我想起了我小时对雪的喜爱,大概也是一样的心情吧。

第二天一早,外面白茫茫一片,千树万树梨花开。我知道,这第一场雪用不着太久就会化掉,赶紧带儿子去附近公园山坡上用雪撬滑雪。来到公园时,发现漫山遍野都有人在玩雪,有的爸爸带着孩子在堆雪人,有的全家老小在山坡上滑雪,都玩得不亦乐乎。

最喜欢的要数那大片的绿地山坡,一年四季都绿油油,现在全铺上一层雪,虽然不是那么厚,但滑雪玩玩足够了。庆幸谢菲尔德高高低低的天然丘陵地貌,这公园山坡的坡度和长度都很好,尤其是底部草地雪不太多,可以让从坡顶加速起来的雪橇速度自然降下来,不至于滑出草地外危险地撞上围栏。

拖着雪橇走上山坡时累得气喘吁吁,坐着雪撬滑下来时,儿子刺激得连叫带喊,很是兴奋。玩了约两小时,玩到最后儿子的裤子和鞋子都被雪水弄湿了,说有些冷,我们只好一步一步缓慢地回到家,实在是玩得累坏了……

要不是这地点和时间,儿子也难得见到下雪,更难得玩上天然的滑雪,离我不远剑桥的赖博士说周末压根没见到雪。对我来说,有了这场雪,也终于感觉真正过了一个完整的冬天。

snow-sheffield-2016

snow-2016 (2)

snow-2016 (3)

snow-2016 (4)

snow-2016 (5)

snow-2016 (6)

儿子英国转学记

儿子从2月份开始在英国上小学。当时政府教育部门把孩子分配到离家走路约有25分钟的小学(B学校)。在学校的这两个月里,孩子表现还不错,和老师同学们融入得很好,这得益于他原来在比利时上幼儿园的经历。

本月17号,孩子妈接到另一所学校(C学校)的电话,说儿子可以进入他们学校上学了,如果愿意,21号就可以开始。

这事情来得好突然。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当初我们搬到英国租好房子后,就到教育部门申请安排孩子上学的学校。我们的第一选择就是C学校,因为它排名不错,离住的地方又近,走路不到10分钟。可惜后来被分配到了我们根本没有考虑过的B学校。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去了这所较远的B学校。

我和我的伊拉克同事说起这事,他建议我们可以申诉,因为我们应该被分配到这所较近的C学校,并说他为了他女儿申诉了三回(这家伙有多难缠?)!

孩子妈和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联系,他们回复说分配流程没有问题,因为我们来的时候不太合适,C学校确实没有名额了,现在只能在等待列表上。不过,他们也说我们可以申诉。并在不久后就给我们寄来了表格,让我们向类似于仲裁机构一样的地方申诉。

我们了解了这个申诉机制,过程还比较麻烦,大概是不满意的一方提起请求,然后仲裁机构联系被申诉的学校,三方约定时间地点举行听证会,裁定分配学校过程是否合乎规程,我们是不是遭受到了不公,各方利益是不是公平地照顾到了。

我突然有一种我们要与英国政府打官司的感觉:挑战英国教育体制是否公平。其实,我们并没有感觉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就像教育主管部门说的,我儿子的确实来的不是时候,人家C学校名额已经分配完毕,自然没有办法了。但我儿子在等待列表中排名第一,只要有空缺位就能进入。这才有了孩子进入B学校的决定。

最终我们没有申诉——本来我们就在拔资本主义的羊毛了。而最近,C学校的确出现了一个孩子的名额,于是就优先问我们愿不愿意转进来。

虽然孩子在B学校两个月来也很适应,面对离开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无论是孩子、家长还有学校的老师同学们,都有些舍不得,但考虑到C学校可能会更好,并且距离更近,我们还是铁了心,让孩子转入C学校。

转学很简单,C学校愿意接收,B学校也理解我们的决定,自动将孩子的资料转过来。官方转学程序就完成了。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给B学校班上的孩子们买了些蛋糕零食,让他们举行一个小告别仪式,知道和同学分别是怎么回事,同时给两位老师写了张贺卡感谢她们。B学校也很有心地照了一张集体照,写上祝福的话作为礼物送给我儿子。

古有孟母三迁,我儿子这几个月来也算迁了两次,也是不容易。

儿子表现不错,在B和C学校都获得了“每周之星”,这是他人生头两次正式获奖,Well done.

star-of-the-week
这是儿子转入新学校后一周后获得到的小奖励:融入不错,优秀班级成员。之前在B学校也获得过一张。

女王驾到

周五是英国复活节的公休日。在复活节的前一天,是英国女王(Queen Elizabeth)每年向民众发放救济金(Maundy Thursday)的活动。今年很幸运地将仪式选择在谢菲尔德举行。11点整,89岁的女王就在市中心教堂里为89位男性和89位女性发放了救济金。

为了一睹女王的尊容,我们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去市区的教堂旁了。我之前也打电话告诉了儿子和孩他妈。他们俩也来到了市区,让孩子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女王。

活动现场差不多人山人海,看得出来,女王还是受民众爱戴。当然,警察也遍地都是。比起某国领导人的活动时间和地点公开程度,女王活动的时间和地点都完全提前公开,因此安保的力度可想而知。

我们没有见到女王进场,倒是在她活动结束从教堂出来后,见了她一面,她坐在她的座驾里,一身蓝色衣装,再加上一顶气派的帽子,即使89岁高龄,依然皇家气质非凡,不愧是日不落帝国的女王。

queen-uk (2)
到处是安保警察

queen-uk (3)
现场通信调度车

queen-uk (4)
挥着国旗欢迎女王

queen-uk (5)
人山人海

queen-uk (1)
女王驾到(此图片版权归属BBC)

每天步行20分钟送孩子上学

I am great
Miss Newman thinks I am great! 儿子的老师给他的表扬贴纸

孩子从比利时转学到英国开始上学后,每天就需要接送。早上8:50必须到达学校,否则就算迟到。下午3点放学,必须及时接回家。

本来孩子妈早晚接送,后来我发现我早上送他去学校也不错。步行20分钟左右就到达小学。其实我有公交年卡,小孩子也可以免费坐公交车,但问题是等车需要好几分钟,再加上下车后还需要走好几分钟,前后算起来需要花的时间和步行一样长。我觉得不如直接悠然地走路,而且有专门的步行小道,不但安全,环境也不错。20多分钟步行,也可以让我们同时得到身体锻炼。

我其实选择步行送儿子上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趁着每天早上的这20多分钟,可以和孩子聊一聊,问问他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锻炼他叙述故事的能力,同时也了解他在学校的表现。

儿子在路上经常问我各种问题,我就尽可能启发式地回答他,既让他了解基本知识,同时也培养他的思维能力。到了下午,他妈妈再步行接他回家的20分钟,也是如此操作。我想,父母用心和孩子待在一起是最好的关爱之一。牵着儿子五岁不到的小手,我心里很自私地珍惜他带给我的美好。

儿子的小学和我的工作地点在家的两头,送他本身并不顺路,但送完他后在他学校附近有更多的公交车,因此总体来说并不占用我太多时间。作为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可能有个好处,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上下班时间很自由,不像生产线上的工人,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个人生产线就可能转不起来。

两周以来,老师说儿子在学校的表现不错,融入非常好,英语听与说都没有问题。有个华人家长还夸儿子很阳光开朗。儿子自己说还交了一个好朋友。我见他每天到学校后很开心,开心得到了教室后立马忘了送他的爹。他妈说,有一次回来见附近两个比他大的本地小朋友在踢球,他就直接加入和人家踢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