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我是如何获取前沿信息?

职业病?也许是作为一个曾经做过科研很多年的中年大叔的职业习惯,对前沿信息极度渴求,这也是我向来觉得我的心态很年轻的原因:对前沿信息的求知欲——唯恐自己对所处的世界里正在发生的最新信息没有感知,因为机会和风口就在这些最新前沿信息里。

在我大概还在读国内研究生的时候,记得有校友讲为什么不在哈尔滨设立像香港那样的金融中心,原因之一是信息传递到哈尔滨要比香港大概晚15分钟。15分钟的差距意味着这个地方不适合设立金融中心,要知道股市中的高频交易是以毫秒计算的,直接把计算机服务器设立在股票交易所中心附近,从物理上缩短光纤传输信息的距离!

作为个人的我们,当然无法也不必要追求那么快的信息获取速度。但时刻保持对前沿信息的敏感度,我认为必要的,否则就慢慢跟这个世界脱轨了,哪怕你年纪再年轻。

得力于念了点书,懂得英文和科学上网,我通常上会借助国内外的信息渠道,针对某一个感兴趣的行业,起先关注一两个代表人物(线下和低调的牛人交流更好),然后由这些人物以点带面的去关注更多的一些人,哪怕他们的信息和观点相左,这可能更好,因为通过比对这些相左的观点,再加上自己的独立思考,大概就能获取初步的适合自己利益的信息和观点。

不得不承认,国外某些社交媒体上的信息相对要自由公正一些,前沿技术和观点通常要快中文互联网一步,好些KOL(主要意见领袖)功利性相对小一些,分析得更为专业纯粹些(感觉他们是在不焦虑和压力下所作的研究与思考 )——当然肯定有噪音,拿这些信息对比中文互联网信息,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来源和甄别方式。

虽然绝大部分信息是公开的(现在也有一些付费的小圈子信息,另当别论),获取起来并不是完全难以到达,但最关键的还是要多方比对鉴别真假,而不是人云亦云,这就需要自身有一定独立思考的能力。这种能力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到达,需要常年累月的不断练习,才会所进步。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多方获取、独立思考。世界由物质、能量、信息构成。真理永恒不变,信息每天在变,能获取前沿信息,就能先人一步,至于其它,纷至沓来。

分类
其它分类

愿“白血病论坛”帮助到不幸的白血病患者

听说全中国有400多万白血病患者,并且以每年好几万的速度在增加。这个数字不容乐观,意味着全国每300多个人中就有一名白血病患者。在比利时的中国留学生中也不幸有一位同学得了白血病,这位叫杨振的同学表现出来对疾病的态度的确令我们钦佩:实在发扬出人性的光辉!

治疗白血病目前并没有特别好的方法,治疗费用也相当昂贵,即使费用不成问题,找到相应配型的骨髓移植也并不容易。这些治疗过程需要较方便的信息渠道,正因为如此,杨振的姐姐叫我帮助她建立个论坛,方便全国需要相关信息的白血病患者交流。

查询了Google发现,目前的确没有这方面的论坛。懂网络的人没有想到这方面的网站,需要这方面网站的患者未必懂网络,或者也未必有心思去做这件事情。杨姐在她弟弟身患白血病的同时,还能想到要为别人做点事情,这份热心难能可贵。生活在网络时代,信息交流渠道至少在技术层面应该不成问题,我很赞同她的想法。

正好我还略懂点网络知识,发挥能者多劳的精神,帮她到Godaddy用优惠码1美元申请了个域名:www.BXBLT.com (白血病论坛拼音首字母),利用我原来购买过的戈戈服务器空间,很快就创建了名为“白血病论坛”的网站。假如“白血病论坛”真的能够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也算是我为这些不幸的人做的好事吧。

现在的人们似乎喜欢用微博等社交媒体,论坛和博客渐渐式微了,但这并不说明博客和论坛没有用处,就像网络流行的今天,广播并没有消失反而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坚持使用。相比QQ群的即时便利和社交媒体的传播速度,论坛的互动式内容能够较好地被搜索引擎检索,这便是一个最大的优点。

我之前从来没有建过论坛,建立”白血病论坛”倒也没有花多少功夫,反正和建立博客大小一个原理,注册域名、建立数据库、下载程序上传安装,有不懂的问题就Google一下,倒也不是难事。这在行外人士看来,以为需要多么昂贵的费用和高深的技术,其实不过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都是不愿意学习的后果。建立个独立博客或者论坛真的没有那么困难,当然,维护好网站则是另外一回事。

新的网站要被搜索引擎收录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好在我的博客在搜索引擎中还有较好的表现,特在这里公布一下,希望需要帮助的人能够找到“白血病论坛”,祝愿白血病患者们早日战胜病魔,也祝愿朋友们身体健康。

分类
社会人文

那些攻而不破的谣言

听说联合国为金正日的逝世降半旗,人民网如此报道

“联合国纽约总部当天特别举行降半旗仪式,向金正日致哀。这是根据1947年正式颁布的《联合国旗典与规则》所施行的惯例。当遇有会员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去世或官方葬礼日,联合国总部、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以及联合国驻该会员国的办事机构均需下半旗,并同时不得再悬挂其它旗帜。”

虽然此事引起了一些批评之声,但联合国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惯例。即使这位朝鲜大老板被许多国家所憎恨,他也享有这一待遇。

比金老板更早的事情,相信大家更熟悉,那就是我们的周恩来总理逝世的时候,听说也有过这样的待遇,人民网现在还存在这样的报道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逝世时,设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门前的联合国旗降了半旗。这是非常罕见的事,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元首先后去世,联合国还没有为谁下过半旗。一些国家感到不平了。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站出来,就在联合国大厦门前的台阶上发表了一次极短的演讲,总共不过一分钟。

他说:“为了悼念周恩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决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人民币多得我们数不过来。可是周总理却没有一分钱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入口的1/4,周总理却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将照样为他降半旗。”

说完,他转身就走,广场上外交官各个哑口无言,随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周总理作为中国大陆当时的二把手,真的享受了这样的待遇吗?瓦尔德海姆当时真的说过这样的话?死无对证。但至少有一点:“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元首先后去世,联合国还没有为谁下过半旗。”这个说法肯定有问题。

zhouenlai

另一例子是太空铅笔的传言:

美国航天部门首次准备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但他们很快接到报告,宇航员在失重状态下用圆珠笔、钢笔根本写不出字来。于是他们用了10年时间,花费120亿美圆,科学家们终于发明了一种新型圆珠笔。这种笔适用于失重状态、身体倒立、水中、任何平面物体,甚至在摄氏零下300度也能书写流利。而俄罗斯人在太空中一直使用铅笔。

有板有眼,逻辑也非常合理。然而最近,方舟子同学分析并查证了这个故事是捏造出来的

  1. 美国宇航员也用过铅笔。
  2. 铅笔并不适合太空中使用,尖头有危险,易燃,书写产生的石墨残渣容易进入宇航员的胸腔、眼睛,更容易使电子设备短路(石墨是良导体)。
  3. 太空笔是一家私人企业发明的,据说耗资一百多万美元。
  4. 这种太空笔不但能在失重的情况下使用,还能在极端温度下使用。
  5. 失重笔不但想出了用氮气产生压力,而且还改革了油墨和笔尖,使得这种笔不写的时候不漏油。
  6. 太空笔发明出来以后,无论是美国宇航局还是俄罗斯宇航局都购买了。
  7. 找不到零下300摄氏度这样的环境(开尔文0度达不到-300摄氏度),这个杜撰的故事本身就有科学错误。

为什么这些谣言能流传这么长时间呢?攻而不破,真假难分,甚至成为经典。难道真的是“谎言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

过分较真,也许会使得生活无趣。古人云:“尽信书不如无书”,如今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速度和效率堪比光速,如果不加思索地全盘相信,真理和谬论之间的区别也就没有了。所以永远不要全信所看到所听到的信息,更不能不负责任地转发那些谣言。要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别忘了,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流动相对来讲并不自由的国度里——你懂的。

当然,我上面所讲的事实和道理,你也不要全信了,说不定,我也是在瞎说呢——毕竟我也是从互联网上获取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