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信仰

再谈《返璞归真》

前几天提到过一本书《返璞归真》,有朋友在我的推荐后开始阅读此书,并发来邮件和我探讨。我把我们之间的邮件讨论公布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欢迎评论指正。


来信:

我读的是中译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读了大概三分之一,作为一个大师,能把宗教方面的知识浅显说理到这种层次,很是了不起。

但读的时候,觉得有些别扭的地方,感觉作者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比如这段:

基督耶稣说,他心里”柔和谦卑”,我们相信他说的。我们却没有注意到,他若是一个凡人,我们怎么肯承认他说自己是上帝、能赦罪之类的话是既柔和又谦卑呢!

— 选自 第二章 基督徒信的是什么 3. 教人吃惊的替代

作者很巧妙的把关于基督耶稣是否为上帝的问题,转化成了是或否,没有第三种可能性的情况。要么承认要么否认。然后下一节就以此结论,引导你进入另外一个探讨的问题。

我在书中发现了好多处这样类似情况,甚至可以说,作者的理论框架大部分都是通过这样的论证产生出来的。

但我丝毫也不怀疑C.S. 路易斯的理论深度和哲学方面的修养,或者是作为一本面向大众的以演讲稿整理的书,不可能涉及晦涩的哲学方面的知识?或者是有意为之的。可以看出他在书中引用了大量的日常生活类比和比喻,以此加深读者/听众的理解,但他也同时强调,只要牵涉到了类比/比喻,就会和要表达的东西有不同程度的出入。

还有就是说,只要一牵涉到了信仰的问题,纯粹的理性或者逻辑推理很难推断出上帝(或是造物主,或是老子的“道”,或是孔子的“天”,或是伊斯兰的“真主安拉”,或是释迦牟尼佛的“涅磐”)是否存在。人的纯粹理性或者逻辑推理一牵涉到形而上的问题,就很容易出现自相矛盾(即哲学上说的“二律背反”)。

我看书的序言,C.S. 路易斯年轻时也曾经钻研哲学,并接受了不可知主义,并且看书的前几章,当他说到“至善”等东西的时候,让我立即想到了柏拉图关于形而上学的二元论,还有柏拉图著名的“洞穴理论”,看这本书的不少地方都让我看到了柏拉图学说的影子。

让我觉得自己现在也可能是那种在路上(或者确切的说是在歧路上)的情况,想通过逻辑/推理等来论证/思辨出来什么东西。说的通俗些,就是自己的境界不够,还只是看山不是山的阶段,距离看山是山的境界还差的很远,所以才会有不少疑问,甚至怀疑。

P.S.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乱七八糟的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就此住笔吧。


回信:

我的中文版本是汪咏梅的译本。

你说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我也有同样的读后感。作者许多时候,只是从他一个平信徒的角度,讲出他认为的那些观点,比如在论述时间维度时,作者说:

但是我相信,上帝不生活在任何时间系列中,他的生命与我们的不同,不是一刻接一刻地逐渐流逝。对于他,可以说,现在仍然是1920年,也已经是1960年,因为他的生命就是他自己。

C.S. 路易斯 (2007-03-01). 返璞归真 (Kindle Locations 1865-1867). 华东师大出版社. Kindle Edition.

作者只是说他相信这样的维度。事实上也确实无法证实超出三维空间以外的东西。

我对于哲学和宗教学都是门外汉。具体来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关于宗教信仰这类形而向上的问题时,可能不建议用我们理工科的思维去一步步求证,这一点同意你的说的“二律背反”。

比如说:耶稣真的存在吗?可能没有办法用科学的态度与方法来检验上帝是否存在、耶稣的存在。按作者的说法,这二者是同时存在,不分彼此、先后,甚至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我认为这些已经超出了对于物质世界中的西方实证科学。

而此书的迷人之处,它将如此抽象的东西说得通俗易懂,易于接收、接近宗教信仰,它探讨了那些永恒的话题“人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为了什么?如何过得心安理得?”

世界上有几大主流宗教,很难说谁就是唯一,借用过去的一个说法:不同的正确的宗教是不同路径,将人带向幸福的目的地。我以前觉得要什么信仰,都是假的,都是欺骗人。但现在认为:信仰如黑暗中的指向灯,有正确的信仰,带人走向光明的目的地,有错误的信仰,指向错误的悬崖。有了信仰,相信它,以它为行为准则,就有了方向。

即使是错误的信仰,将人带向错误的悬崖过程中,死也死得平静,而不会出现没有指明灯时候心乱如麻的感觉(这一点可以看出那些”恐怖分子“为什么拉响自杀性汽车炸弹时如此淡定)。幸运的是,事实证明三大主流宗教信仰并不是那盏指向悬崖的指明灯。

我前一阵和一患白血病的留学生聊天,他说他和神父讲要皈依天主教,其姐问神父:“皈依上帝后和白血病有什么关系?会不会好得快?”神父答道:“得了这种病该吃药吃药,该看医生看医生。”他听完神父这话,很快就接受洗礼皈依上帝。

也许这就是信仰的真正魄力,事事功利的心态行不通。《返璞归真》不但是一部让我们了解西方宗教文化作品,也是一部让我们认识信仰、认识自我的作品。

返璞归真

书名:《返璞归真》(英文原名:Mere Christianity
作者:C.S. Lewis (1898 – 1963)

这是英国作者C.S. Lewis写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一部作品,经过数百万读者检验过的作品,正所谓“看活人的博客、读死人的书”。全书以一个基督平信徒的身份,用演讲的形式讲述了有关基督教宗教信仰的内容。表面上谈的是基督教,却又不局限于宗教信仰。它不是心灵鸡汤,没有“大师”们的腰封推荐,它不是告诉读者如何找到成功的捷径,不会告诉读者如何快速发家致富,总之它不是关于某一门技巧等形而下的东西。

全书语言通俗易懂,谈论的是自人类诞生以来就永恒不朽的话题:上帝、信仰、自我、性、爱、罪、宽恕、救赎、道德律。作者擅长用比喻的方法将晦涩难懂的抽象问题具体化,让我对曾经思考过的许多问题有一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收获,正如绝佳的中文译本书名:返璞归真。

我是这样阅读此书,在晚上睡觉前阅读,在清晨醒来时阅读,在卫生间的马桶上阅读,在饭后喝茶时阅读,在iPhone上读,在Kindle上读。读完一遍后读第二遍,读完中文译本(有两种译本)后读英文原著。

我几乎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写我的读后感,也觉得没有必要去画蛇添足似的再写一篇常规的读后感,因为我的读后感是:读后感觉还要再读,慢慢读、经常读。许多人经常感到不快乐,也许是因为改变不了世界,那就改变自己的世界观。

这本书是由我的好友兼同学“爱思卓客”无意中推荐给我的,我在这里感谢他。我也推荐此书给感兴趣的朋友。当然,鉴于每个人的价值观或多或少有些不一样,我无法保证你一定会喜欢。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出家是人们解脱烦恼的最好方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在尘世间无法解脱的时候,就出家一了百了。

现在我当然不再认为出家是一种解脱。出家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比不出家更难,有各种清规约束,显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追求——追求什么我也不说清。因此许多人想靠出家来远离尘世间的烦恼,这也许更难达到目的。

所谓修行,我的理解是对自己不当行为——包括思想,不断地修理。因此,对自己各种妄念的克服即是修自己的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难重重。

假使人能做到与自己斗,战胜自己的缺陷,不断地修行,苟日新,日日新,离“神”就越来越近了。比起“快乐”的猪,做人很痛苦,做“神”更痛苦,各种欲望想都不能想,更别说去满足,所以能成为“神”的人很少,正因为少,也最值得敬佩,比如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做志愿者的卢安克

修行也是一种信仰。有了信仰,才会有精神支柱。信仰这个东西,并不局限于宗教信仰,它就像一台电脑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否则再好的硬件也无法发挥出最好的功能。信仰这个东西,也是一种价值观、指路牌,否则,凭什么要这样而不是那样修行?

鞍山钢铁的郭明义同志,听说他“自愿”献血是他自己的身体血液体积的20倍。普通人要是献如此之多的血,估计早就趴下了,但郭明义同志没有。因为他有自己的信仰,那种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有了这种精神的力量,他没有趴下。

当然,他看起来非常虚弱,我个人觉得这反而证明了献血这个事情需谨慎,它可能并不是我们见到的那种口号:献血有益健康。只是郭明义同志强大的信仰支撑了他,他修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行”。

人生就是不断地修行。修行也不讲究形式,李二和在《流浪的梦》中说:“生活是最本真的修行,修炼是无须讲求形式的。时空中无处不教堂,无处不佛堂;无处不天堂,也无处不地狱。”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