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从政

没钱搞什么科研当什么官?

土木坛子LOGO
@tumutanzi 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沙滩,2017年8月10日。

我有一位同学在县城当公务员,提及来到的两位年轻新同事,说现在的年轻人非常有个性。大意是机关单位需要写很多材料,但这两位科班出生的中文系才子,却是一副“我才不写这种没有意义的材料”态度,何况工资收入又那么低,才不干呢。

我也碰到不少人和我抱怨,说是博士毕业后去了高校科研单位,如何苦闷,如何收入很低,感觉还不如房爷们炒房赚钱快,每天还要为生计所焦虑,自然很多精力不能放到科研上,甚至不得已接一些科研性质不太强,但来钱快一点的横向项目。

其实,我的感觉是,你如果家境不行,还奋斗在温饱线上,终日要为生计为劳累,可能就不要去从政,不要从事科研工作。为什么这样说?

且不说职业操守,你拿一份公务员工资,就要干好一份工作,要么就不干。人家川普总统的新闻发言人,还为总统就职典礼的虚假人数提供所谓的“另类事实”来开脱呢。

现实情况是,基层公务员可能就需要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们去当,他们也有高等教育背景。去当基层公务员的前期,完全可以依靠父母的条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完全不必去获取一些非法的收入——为此冒风险太不值。等过20多年,轮也轮到他们当上一把手。再过20年,以干部身份光荣退休,靠着体制的优厚福利,退休生活有什么问题?人生很完美,这种现象也人畜无害。

科研这种事情是高智力和体力劳动,必须要有很好的心态,才有助于创新和突破。而作为科研人员,如果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时找不到一个好的研究平台,同时也没有对科研有着太大的兴趣,这样的穷困境况和心态,怎么能一心一意投入科研?时间和精力都被一日三餐、房子车子消耗得差不多了。

在英国攻读博士学位的话,一般要交学费。像剑桥大学一年大概20万人民币的样子(学校越好越贵),3年念下来,加上生活费其它成本,上百万都花出去了,很可能拿到博士学位还要为工作发愁——当年以为有了它就会好找工作多赚钱。因此,有一句玩笑话这么说:你没有钱做什么博士学位研究?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你没钱做什么科研工作呢?你没钱从什么政呢?有点负能量,但也许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世界。不过,我倒是但愿这只是一种社会发展中的过程现象。

我是在乱讲吗?

据朋友透露的消息,某重点高校校长被中纪委调查,涉嫌经济和作风问题,甚至传出有私生子的说法。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然而还是不免感到震惊和悲哀。之所以震惊,缘于该校长如此之年轻,并且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时也是我的同乡。目前网上还没有相关信息,万能的Twitter上也没有,等待进一步的消息报道证实。

高校校长当然算官员。这位校长官至副部级,学术造诣更是早年就已成为院士,然而终遭如此结局。个人猜测,他很可能得罪了某一部分人,或者说,“上面”没有强人想盖住事件。至于经济和作风问题,都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能说当事人完全没有经济和作风问题,但谁又敢说自己是完全清白的呢?即使是高校这座看起来很白的“象牙塔”,它也早已充满了铜臭味,俨然一个微型社会,当然也存在官场作风,绝非净土。更何况,他们都是人,能没有缺点?能没有欲望?都没有的那是神,不是人。

如果说只是玩女人而导致身败名裂,我把它称之为男人的宿命。然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权有钱资源后,想不作恶都难。不信?看看河南省的交通厅长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倒下,其中第三个上任听说还剁掉手指发誓不会贪。誓言我不太相信,而剁掉手指这种影视作品中才能见到的情形,我想真实的感受是很痛的吧。厅长他更应该清楚,贪或不贪,都不是你说了算。就像配合不配合薄谷女士,都不是张晓军先生说了算。

事实上,周围的人都在作恶,你不作恶就是不合群,这样的结局也是被迫退出游戏,相反,和大家一起作恶的话,就看谁的运气好,谁家的祖坟埋得好,谁就能笑到最后。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因为这种制度对某些个人能实现最大利益化——当然是以牺牲另外多数人的利益为前提,可是关键问题在于: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利益没有最大化。所以,贪腐严重的国家都不太可能是先进国家,或者说难以永褒先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当年念研究生时,宿舍哥们的导师是从某省建设厅副厅长位置下退下来的,直接在我所在学校找了一个教授的职位(当然他原来也是教授,是从教育系统出来从政),我当年还和他聊天,问了他相关的问题,受益很多。最近他调到了南京某高校,在夫子庙旁买了一套房子,听说二百多万房款一手付。我想,我哥们的导师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何时应该全身而退

又想起来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家叔由于严重摔伤,在老家县人民医院做了大型手术,由于事后没有请手术大夫们吃饭,被主治医生告知:病人身体里还有一块钢板没有取出来,需要交2000人民币处理。

钱交了,“处理”过程当然没有——事实是没有钢板的,哪个医生敢故意把不需要的钢板落在身体里?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医生说这话不过是因为没有吃饭而“教育”我那不懂行情的婶婶罢了。其实婶婶怎么不懂行情?问题是手术费高达好几万,哪还有钱请你吃饭?又哪知道缺了几百块钱的饭钱会导致2000元的“勒索”?农民总是被玩弄。

婶婶和我电话抱怨:“我们还是没有关系,没有人。”我跟她说:“这种事情在欧美国家是不存在的,但如果我是县医院的那个医生,我也可能是这么做的。”婶婶笑着说我:“你发乱(方言,乱讲)。”

我是在乱讲吗?

Update:

8月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在大连理工大学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任免决定,申长雨担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副部长级)。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出席宣布大会并讲话,辽宁省有关领导同志出席会议。

申长雨,男,1963年6月生,1986年12月入党,1980年9月参加工作,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1997年2月至2000年7月任郑州工业大学副校长,2000年7月至2003年2月任郑州大学常务副校长(正厅级),2003年2月起任郑州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