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人文

重读《小马过河》

如果你有小孩,你应该讲一下下面这个故事给孩子听,并且让孩子思考故事背后的道理,我就是这么干的。

如果你面对一个重大的抉择犹豫不决,你可能也应该读一读下面这个故事,并思考故事背后的道理。我就是这么干的。

这个故事叫《小马过河》,是一个叫彭文席的中国人编的儿童故事。虽是儿时语文课本上学过的一个小故事,30岁的我依然会回忆起它,并读一读它。

《小马过河》

作者:彭文席

有一天,住在马棚里的老马对小马说:“你已经长大了,能帮妈妈做点事吗?”小马说:“怎么不能?我很愿意帮您做事。”老马高兴地说:“那好啊,你把这半口袋麦子驮到磨坊去吧。”

小马驮起口袋,飞快地往磨坊跑去。一条小河挡住了小马的去路。面对哗哗流着的河水,小马心想:“我能不能过去呢?如果妈妈在身边,问问她该怎么办,那多好啊!”可是现在他离家很远了。这时,他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就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趟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趟过去。”

小马听了老牛的话,立刻跑到河边,准备趟过去,突然一只松鼠从树上跳下来,边跑边喊:“小马!别过河,河水会淹死你的!”松鼠接着认真地说:“昨天,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掉在这条河里淹死的!”小马听了连忙收住了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小马又跑回家去,难为情地对妈妈说:“有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我过不去了。”妈妈说:“那条河不是很浅吗?”小马说:“是呀!牛伯伯也这么说,可是松鼠说河水很深,还淹死过他的伙伴呢。”妈妈说:“那么这条河到底是深还是浅呢?你仔细想过他们的话吗?”小马低下了头,说:“没……没想过。”妈妈亲切地对小马说:“孩子,光听别人说,自己不动脑筋,不去试试,是不行的。你去试一试,就会明白了。”

小马跑到河边,刚刚抬起前蹄,要下河,松鼠又大叫起来:“怎么,你不要命啦!”小马说:“让我试试吧。”他一面回答,一面下了河,小心地趟着。原来河水既不像牛伯伯说的那么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

小马背着麦子,很快活地趟着水,顺利地过了河,到磨坊去了。

牛伯伯和小松鼠的经验和建议错了吗?没有,他们都没有撒谎。它们对小马有用吗?有用。然而小马为什么还回去问妈妈?因为它没有思考!小马应该以两者的建议和经验为参考,完全可以得出结论:河水的深浅对自己是否合适?

人的一生也需要做出很多抉择,是应该上研究生吗?该念博士吗?该出国吗?出国了应该回国吗?去做科研还是进企业?去南方还是去北方?应不应该买房?多打听别人的意见和经验当然有必要,也是完全有意义的事情。然而,完全被别人的意见和经验所左右,那就跟小马一样。

别人给出的意见只是从别人的角度出发,对当事人合适,但对自己未必合适。别人对其自己的事情都未必已经清楚,对你的背景和事情就更不清楚。因此,你需要像小马一样,自己思考。成功可以复制吗?我认为不可以,不但复制不可以,剪切和粘贴都不可以,每个个体都有差异。

几年前,我用手头留下的欧元买了一些比特币——当时的价格已经高达500美元左右一枚,但我计算它的价格应该达到至少1700美元一枚——讽刺的是接下来跌到200美元,有些人认为我是疯子,认为比特币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骗人的东西……如今,比特币已经超过10000元一枚(1500美元)。相反,要是我当年拿着这些欧元什么也不动,欧元兑人民币的汇率从9元时代早就跌到了7元时代。

显然,我绝对不是鼓励大家去干投机的事情。事实上,那些道听途说的好机会,其实已经不止你一个人知道。只有你基于已有的信息,自己思考得出的结论才更有价值,那才可能是真的机会。

我需要提醒的是,我上面所说的东西也可能是正经的胡说八道,所以你也不要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分析能力——这才是我真正想说的。

说明:本文发布于2014年6月10日,于2017年5月4日更新

分类
社会人文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出家是人们解脱烦恼的最好方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在尘世间无法解脱的时候,就出家一了百了。

现在我当然不再认为出家是一种解脱。出家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比不出家更难,有各种清规约束,显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追求——追求什么我也不说清。因此许多人想靠出家来远离尘世间的烦恼,这也许更难达到目的。

所谓修行,我的理解是对自己不当行为——包括思想,不断地修理。因此,对自己各种妄念的克服即是修自己的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难重重。

假使人能做到与自己斗,战胜自己的缺陷,不断地修行,苟日新,日日新,离“神”就越来越近了。比起“快乐”的猪,做人很痛苦,做“神”更痛苦,各种欲望想都不能想,更别说去满足,所以能成为“神”的人很少,正因为少,也最值得敬佩,比如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做志愿者的卢安克

修行也是一种信仰。有了信仰,才会有精神支柱。信仰这个东西,并不局限于宗教信仰,它就像一台电脑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否则再好的硬件也无法发挥出最好的功能。信仰这个东西,也是一种价值观、指路牌,否则,凭什么要这样而不是那样修行?

鞍山钢铁的郭明义同志,听说他“自愿”献血是他自己的身体血液体积的20倍。普通人要是献如此之多的血,估计早就趴下了,但郭明义同志没有。因为他有自己的信仰,那种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有了这种精神的力量,他没有趴下。

当然,他看起来非常虚弱,我个人觉得这反而证明了献血这个事情需谨慎,它可能并不是我们见到的那种口号:献血有益健康。只是郭明义同志强大的信仰支撑了他,他修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行”。

人生就是不断地修行。修行也不讲究形式,李二和在《流浪的梦》中说:“生活是最本真的修行,修炼是无须讲求形式的。时空中无处不教堂,无处不佛堂;无处不天堂,也无处不地狱。”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分类
人在国外

生命的长度和宽度

上周日去看望一位身患白血病的留学生。他在患重病的时候,依然乐观地面对着一切。和我聊天时候很平静,谈话内容也很家常——此时的平静与家常并不容易做到。

当然他这种乐观不是盲目地乐观。因为他对我说,他想过各种结果,最好的与最不好的。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母亲,不能承受这个事实。有一回,他甚至和他亲姐姐聊天时说:希望能把自己冻起来,冻到人类能攻克这一难题的时候。

这不是小说中的故事,而是身边真真实实正在发生的事情。对健康生命的渴望,只有真正身患重病的人才最有体会。而我们暂时还正常的人,有没有想过:假如某一天……我们怎么办?

当我想到生命的终点时,我就想到了每一个生命的长度与宽度。生命的长度无法预测,更别说生命中随时不剘而至的意外,所以我们能控制的,就是尽量增加生命的宽度。如果能做到这一步,就算今天是人生末日,也了然无憾了。

明朝那些事儿》写得不错,小说非常长,长到我居然没有看完。我想说的不是这一点。当年明月先生用了如此长的篇幅,他的用意是什么?直至小说的最后,作者只用一句话说明了写这么多文字的目的:“成功的方式只有一个,按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我完全赞同这一句话的分量:这足以藐视所有王侯将相。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成功学比任何时候都要流行。上面的话语中虽然出现“成功学”的成分,但这句话的境界早已高于“成功学”。这也许是作者“当年明月”的处世原则,通过小说向世人分享他的价值观,他的信仰。

生命的长短问题是很多人忌讳的话题,然而又是每个生命体终将面对的事情——包括人类。无论是令美国人痛恨的本拉登,还是天才CEO乔布斯;无论是韩国的前总统卢武铉,还是国学大师南怀谨,每个生命都会有终点,不过他们都使自己的人生宽度达到了最大。能够想透它,每一天也就过得踏实了。

“按自己的方式过完一生。”努力扩宽生命的宽度,不然,长度再长的人生又有何意义?

祝愿杨振同学早日顺利度过难关、恢复健康!

Update: He passed away on 28 July,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