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生

比智商和情商更重要的东西

花

几年前,我去上海出差,碰巧见到和我同村的一个老乡。见面之后离开之际,下午6点还未到,他说他的车还要等等才能回家,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的车不是上海牌照,外地车在上海市内不得在6点前上高架桥。

他感叹说,像我们这种小山村里走出来的人,在外面闯世界时,经常缺少眼界和格局。他几年前其实可以买到一个上海的车牌,可当时觉得上海车牌很贵,就图便宜买了一个江苏车牌,弄得在上海市区工作的他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是很方便。但是,现在的上海车牌更贵了……

他说起这个事情,我深有感触。我想起一个在北京从政的前辈老乡,他也表达过类似的感慨,这能决定在政坛上能走多远。我们可能并不在智商甚至情商方面比别人差太多,但眼界和格局的狭小,会成为人生发展的短板。

从小到大,我都尽量满足父亲对我的期望。父亲是一位标准的中国农民,眼界不高,他对我的期望,就是鼓励我不停地念书,念完小学,上中学,考上大学,再念研究生,争取把博士也拿下来——因为那样就是村里的第一个。我拿到博士学位后,他说博士之后还有一个叫博士后的东西,我只好如实告诉他,我还真的正在做博士后研究——显然他们以为博士后是一个文凭。

我天资不高。小时候,村里有人甚至说我父母是不是动用了“关系”,把我送进了县里最好的中学。到后来,我念到了国外,村里的人出来为我说话:他们家无权无钱,就是送钱都不知送给谁。我其实是凭着一股坚持劲再加一点点运气,一路满足了我父亲的各种期望。

等我年过而立,回顾我已过去的人生,我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是真的追随自己的内心——幸好也还没有走错道。我不再问父亲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他也早已不能理解我的内心世界。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金钱?对我来说,金钱够用就可以,如果运气不太差,自己应该能赚到。美女?我向往“从心所欲不逾矩”。权力?饱受几千来封建权术斗争浸淫的政治,这滩浑水有几个人能轻易趟过去?

你要知道自己想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然后才去做什么。幸运的是,在这个总体太平的世界,还能选择追随自己内心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我回忆这些,其实是觉得自己的眼界不高、格局不大,人到而立之年,才开始思考这些事情,这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如果当年有人能指导我?能帮助我规划人生?

不幸的是,我这样的例子并不孤单。我的湖南同乡,毕业于北京大学现在美国的 Derek Yang 同学,他也如此反思:

我算不上成功人士,但相信我的现状比大部分出身寒门的同龄人强。我并非见多识广,但回望来路,我知道自己二十岁前后做过很多糟糕的事情和选择,上大学乃至毕业之后浪费了近十年的时间,每天做的事情对人类、社会、乃至家人和自己的未来都没有益处。

同样,他也出身农村,那些年的贫穷留下的印痕是如此之深:

我小的时候,村里没通电,晚上要点煤油灯和松明。偶尔找到一棵油脂丰盛的松树,就跟捡到宝贝一样。后来有了手电筒,可是普遍质量很差,灯光很暗,聚光不好,甚至接触不良、需要不时拍打几下才会亮,谁家若有一盏没有毛病的手电筒,邻居们都会羡慕。

直到现在,我在 COSTCO 看到500流明的手电,依然忍不住想买下来寄给我爸。这就是20多年前农村物质极度贫乏留下来的习惯。

因此,今天的他想做一点事情:

我想帮助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学子,就像是帮助当年的我自己一样。

于是,他正在发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眼界计划点击链接了解「眼界」计划是什么?),他希望我帮他宣传一下,我个人很认同这件事情,也一直认可他的人品和他所做的事情,于是就此事真诚地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能力是硬件,眼界是软件。就像一台硬件再厉害的电脑,没有一个好的操作系统(软件),也无法发挥出它的最佳性能。眼界够宽,格局够大,你的人生也许更出彩。

请将此信息发给那些有需要的年轻人手中。

中年大叔的焦虑

英格兰风景

最近学校系里一个主管公共关系宣传的负责人(非教学和科研岗位)宣布跳槽了,要跑到市区新开的宜家去当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她说从多年以来面对学校品牌建设、研究生、研究者,现在要转向面对宜家的肉丸(宜家的快餐)、家具,并欢迎大家去宜家购物。

无独有偶,我一个在国内南方某高校的同学,最近私下告诉我,他从高校跳槽了,跑到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去做猎头。想必也是已经厌倦了吧。再找一些待遇更好,更让自己有点激情的工作去做。

他告诉我,根据他们做猎头这一行的行规,在建筑行业,40岁以后,除非特别优秀,一般他们都不去猎了。因为你已经没有挖的价值。无论老一辈的人怎么对年轻人不满,必须面对的事实是,改变世界的还就是年轻人,他们有他们的玩法。

我想想自己的年龄,也已经30好几了。大学毕业以后,我绝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开始工作,而我一直继续在高校里面徘徊。出国在外近8年,我就像隐居山林,比较悠闲,但也毫无建树。八年时间,抗日战争都已经把日本鬼子打跑了。

人生有多少个八年值得去浪费?如果按65岁退休的话,我只剩30来年时间去工作,如果人到40以后就没有被挖的价值,留给我的时间窗口也就不多了,也就只剩几年的时间还能够拼一把,干一点自己觉得会出成绩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彷徨和焦虑感。

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想挣一点钱养家糊口,这无可厚非、天经地义。可是当你把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如果事业上没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我想那种温水煮青蛙的得过且过的状态,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幸好在我这个年龄段,我还能够就这样的事情进行思考。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总会有点追求,可是我们应该干什么呢?得过且过吗?还是追求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在自己智商、情商和身体素质都最好的状态下,是不是应该干一些能让自己眼下觉得兴奋与未来觉得自豪的事情?否则在垂老之年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吧。辜负青春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可是我们敢冒风险吗?一般人都不愿意冒风险,可是正如Facebook创始人的投资人Peter Thiel所说:

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In a world that’s changing so quickly, the biggest risk you can take is not taking any risk)。

而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一条少有人走过的路,才能够另辟一番新天地?就像年轻人找对象,看看那些渣男怀抱里的美女和身边那么多单着的大龄优秀女青年,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要执念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有梦想和理想,我们甚至会抬头仰望星空。当我们长大之后进入社会工作了,成家了,被世俗所烦恼,被现实所围困,我们从此低头再也不会仰望星空,也没有所谓的理想与梦想。也许,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反过来?

我想,在我这个年龄段,如果还能保持有理想和梦想,还有激情去为之奋斗,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长者说得好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当你拥有一定的能力,就应该干相应的事情,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而不是浪费这些资源和能力。英雄能造时势,天生不是英雄,就顺着时势努力成为英雄。

愿你没有我这样的焦虑。

看得太多,做得太少

周一是个特别的日子,它与松散的周末不一样。于是,我忘带了自己的手机。晚上回来,打开手机一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倒是微信里高中同学在群里点名问我:

大家有没有儿童教育方面的Facebook名人、微博名人或微信公众号推荐?

既然点名了,回复一下比较礼貌:

让你失望,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世界太吵,我喜欢静静。另外,我感觉大多数人是看得太多,做得太少。当然这绝不是说我做得多好似的。

我的确经常会记录一下我的孩子成长中的一些事情。这并不表明我是育儿方面的专家。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记录,我怕我将来忘了这些片断瞬间,因为我感觉和孩子相处、一起成长的绝大部分时光都很美好,仅此而已。

事实上,我的Facebook、Twitter、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国内国外的社交媒体,很少Follow谁,在我看来,社交媒体带给我更多的是噪音。

我出去游玩的时候,很少用攻略之类的东西,玩完回来,也不太可能会写写攻略。所谓攻略与经验,就是复制他人,这没有太大的意思。

于教育孩子来说,也没有什么攻略可讲。我虽没有别人的公众号,但那些朋友圈中还是会充斥着各种“深度好文”和“独家重磅”,被动着也看了不少标题,有孩子的朋友自然经常好意地“推荐”那些育儿的文章。

但是,自己生的孩子,只要用心,自己应该很清楚孩子的特点。我很清楚自己孩子性格特点,我也常常回想想自己从小到大走过的路,哪些可以继续发扬?哪些最好避免?孩子的人生是孩子自己的,给TA一些必要的指导后,让孩子自己体验人生。把孩子当作一个正常人。

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生,所以只能自己用心思考,然后知行合一。否则?技巧有余,耐心不足。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