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互联网

回国使用PureVPN访问互联网

purevpn

明天要回国了。这次要在国内待4个礼拜,其中开会一周,其它三周就是乱逛了,当然行程也是非常紧凑的,将要停留的城市有:北京、新乡、郑州、徐州、郴州、广州、三亚。

回国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购买专门的VPN方便回国使用网络,否则就像跟外界失去联系一样——工作邮箱都无法收发,我所在大学的邮箱使用了Gmail的企业服务,前台后台都是Gmail的技术,在国内正常情况无法收发邮件。

其实我过去也一直在用VPN,就是我经常推荐的绿色VPN(约200块钱不到一年的服务),但是,最近升级电脑到Windows 10后,工作笔记本就再也无法使用这款绿色VPN了。并且连大学配给职工的VPN也用不上,诡异的是,同样的设置在另一个家用Windows 10笔记本上能用。

我没有太多时间来折腾它,所以干脆寻找另一款更强大的国外商业VPN。答案就是leonax.net推荐的VPN,PureVPN, 目前有优惠价,一年才40多美元左右(合人民币200多块钱),还支持用支付宝付款,真是很优惠。我虽然只需要回国一个月,但考虑到这么优惠的价格,还是买了一年,也方便将来再回国时使用。

PureVPN安装和使用都很简单,支持全平台,并且支持全球海量国家的IP服务器——包括中国IP,一个账号支持5台设备,全英文操作界面,非常友好,比绿色VPN的客户端使用起来要更专业一些。对于要求高的用户来说,PureVPN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生活真是不容易,上个网都如此费劲,都是些其他国家不存在的某国特色事情。你懂的。

点击这里进入PureVPN购买地址

衣着与人生

t-shirt

演艺界明星们最讲究穿着打扮,几乎不会穿同样的衣服出现在公共场合。甚至包括某些知名政客,比如乌克兰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也以她那变幻莫测的穿着而闻名。

然而,科技界可能就完全相反。比如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在公共场合的穿着总是同一款T-Shirt。最近,根据媒体报道,他本人严肃认真地澄清了他穿同一款衣服的真正原因:

他总是穿同样的衣服是为了尽可能节约时间和精力用以全心他的工作。他说选择穿什么衣服、决定早餐吃什么,都会浪费他的时间与精力。

在IT科技界类似他这样的例子不少。已故苹果前CEO乔布斯先生就总是以他那黑色的“毛衣”和牛仔裤出现在公共场合,这家伙甚至要求苹果公司的员工们穿同样的衣服。至于处心积虑模仿乔布斯的雷布斯(小米CEO雷军)就更不必说了。

中国知名流氓软件公司360的创始人周鸿祎(我认可此人的才华,但不认同他的公司和产品,因为真的是流氓!!!),也以他身上经常一件红大衣而得名“周红衣”“红衣教主”。

知名博客Zen Habits的主人Leo Babauta曾经提到过类似的极简生活:简单化穿着。不为穿什么而发愁。

我们常人未必要像上述这些牛人一样,真的只穿同一款衣服。一来,绝大部分人即使不穿衣服,也成为不了他们;二来,真若这样,这世界太单调了,服装产业的人吃什么?

我只是由这穿衣的事情想到了一句话: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而真实的世界是:许多有天赋的人,比我们更努力。

来,我们社交吧!

毫无疑问,互联网极大地方便了信息的传播,比如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兴起并持续到现在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让我感觉到海量信息充满着互联网,据说,这些电子化信息还只占据着人类大约5%的信息量——还有大量未电子化的信息和暗网中的信息。

事物永远在发展中。这些年来,社交网络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日常生活中的Twitter, 微博,Facebook,微信,QQ等,到专业化的职场LinkedIn社交媒体,如火如荼地发展、壮大着,以致于有些人声称:博客已死,社交媒体万岁。望月博主今年就把博客出售,转攻微信公众平台,博客早已停止更新的和菜头现在微信上又极其活跃起来。

在我看来,博客虽然是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但它仍将是传递、交流较有深度信息的媒介,它当然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也因此,我曾经一度消极对待社交媒体,在社交媒体上不太主动关注好友,我总是觉得社交媒体好像是多余的。

最近,我渐渐意识到,社交媒体就是互联网进化成人与人之间的网络,把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搬到了互联网上,比如,好友之间在Facebook上互动, 媒体与公众在Twitter上互动,职场人士在LinkedIn上互相关注,这些社交媒体的出现总体上提高了网络的真实性和人性化,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交流,它应是正面的进化——虽然很多人可能早就意识到了。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崛起,本身与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传统媒介并不矛盾,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社交媒体,将过去的网站与人单方面传播信息的方式结合起来,例如,各大新闻网站利用Twitter和Facebook,微博来发布最新信息,更方便地传播网站上的信息。无论传播媒介怎么变,信息的对象是人,有人气的地方才是信息交流的最终归宿。

考虑到这些,我最近把我的主流社交媒体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主动添加了些经常联系或者认识的人,主要是生活化的Twitter, Facebook, 微博,微信,还有职场人士必备的LinkedIn。如果有朋友愿意和我互动,欢迎在这些社交网络中添加我,我也会视情况关注你。

当然,我不可能天天维护这些多账号,只能适当地维护——博文更新可以采取自动化同步(Twitter, Facebook可以用tweeterfeed, 微博可用IFTTT同步RSS更新),更重要的是,我尽量在社交媒体上提供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制造噪音和垃圾信息。你也应该选取适合自己的社交媒体,而不是一网打尽——每个人的精力都有限。如果你觉得我在社交媒体上的噪音信息太多,甚至觉得我很无趣,完全不必添加我,或者直接取消关注。

来,我们社交吧,感受更真实的土木坛子(点击以下相应链接即可进入我的社交主页):

  1. LinkedIn
  2. Facebook
  3. Twitter
  4. 微博
  5. Google+
  6. 微信: tumutanzi

版权向左:Copyleft ← Copyright

更新(2016年5月21日):媒体转载(尤其是微信公众平台转载)需要与博主联系,征求同意,否则一旦发现,投诉到底。

如果你写过博客,很可能会对自己认真敲下的每一个文字产生感情,它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专业一点来讲,你对你的文字拥有绝对的版权,Copyright。

然而,开放的互联网与版权似乎是死对头,所有公开的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在这些数字比特面前都不屑一击,要复制互联网上的内容可以毫不费力气,连传统意义上的偷都算不上:你的钱包被偷了,你就不再拥有它。当初孔乙己说:窃书能算偷吗?互联网上电子化信息被偷后,你的数据还原封不动地在那里,一个比特都不曾少过。

我以前也是在土木坛子的页脚上注上:Copyright,版权所有。大意是宣布:这是我的文字,是我的东西,伸手党、复制党、采集侠们,任何不经过我允许情况下的复制都侵犯了我的版权。

即使如此,我还是见过多次某些博客网站、门户网站将土木坛子上的博文轻松搬走,不留下只字片语。我的博文当然算不上多么经典重要,但它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东西,看到别人如此拿走,当时的心里头不是滋味。

现在,我终于做出一个决定:从Copyright转向Copyleft,Copy&left,我的理解是复制&留下——与”版权所有”相左。之所以有这种改变,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

我想,到了互联网时代,过去的”版权所有“那套制度可能并不太适用,至少对于我这种互联网上的小人物而言,人家要侵犯我的版权就侵犯,没有任何违法成本——我不可能有精力和必要闹上法庭去与版权侵犯方较劲,尤其是中国这片复制主义占主流的地方,Copyright在互联网上几乎是看不见的字眼。

如果一项制度令所有人都违反,这很可能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本身。然而,承认版权侵犯的事实然后放弃版权,多少还是对侵犯版权行为采取了怂容的态度。因此,这不是我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的全部理由。我主张Copyleft,更重要的是我想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既然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文字,除了给自己一个记录交待,也还是希望将自己的思想和别人交流。既然这是初衷,那就由这些文字思想传开吧。正好又有一些人愿意复制转载,那就让Copyleft视作额外的传播渠道,再一次增加信息传播的广度。其实这也是我所理解的互联网精神:开放。思想要开放,传播思想的途径也要开放。

互联网为我们的信息传播极大地拓宽了广度,可惜,却不见得在时间的维度上有多么可靠:这些电子比特太虚幻。就如同你现在看到的这一篇博文,它由博主出资架设服务器、维护域名。一旦某天博主发生意外,或者不愿意再维护网站硬件,这些文字就会瞬间消失,连灰尘都不存在,自然很难在网络空间里再次找到。

况且,人终有一死,如果人死后,所曾说过的话、想过的事情还能继续保留传递给后人,总还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至于说这话、想这事的人是谁,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而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也许可以使得信息传播在时间维度上有所增加,纵然不是永生,那也是极好的。

说到人的生死,话题有些过于深远与沉重。不过,Copyleft也就是这么个事情,也许Copy了,就left了。

从今以后,欢迎自由转载土木坛子——如果你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