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乡村爱情

教儿子学唱一首歌

我的老家哎就住在这个屯,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

别看屯子不咋大呀,有山有水有树林,邻里乡亲挺和睦,老少爷们更合群。

屯子里面发生过许多许多的事,回想起那是特别的哏。

朋友们若是有兴趣呀,我领你认识认识,认识认识我们屯里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在看《乡村爱情8》,儿子最喜欢其中的片头曲《咱们屯里的人》,这小家伙居然还能唱出其中的片断来,但我很想教他唱全。可我听过很多遍,自己也唱不全。这问题是如何教他学唱一首歌?

我想到的方法很简单:

  1. 先让他多听几遍,熟悉调子,在脑子里有印象和感觉。
  2. 然后熟悉歌词并记住歌词。
  3. 记住大部分歌词后,让他跟着播放的歌曲来唱。
  4. 接下来,让孩子完全自己唱,这时肯定会遇到问题。
  5. 就着问题再听播放的曲调来唱,直到自己完全能够唱出来,以后也就基本上就不会再忘了。

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我自己也有一点体会:知道一件事是一回事,理解这件事又是一回事,到自己完全掌握又是一回事。而要自己掌握它,必须要亲自动手,并且加以重复训练,才有可能真正掌握,达到熟能生巧。举些生活中的简单例子,写文章、练字、踢球,都是这样的道理。

这生娃容易育娃难。我更希望他能通过学习这首歌曲慢慢懂得这个道理。

磨叽的《乡村爱情》观后感

闲来没事,就看了一下哥们推荐的一部连续剧《乡村爱情》,看着剧中人的各种事情,真是感想连篇。

永强喜欢小蒙,而由于小蒙是农民身份,被永强他爹看不起,光棍村主任长贵喜欢婚姻出现问题的谢大脚,却又不敢说,怕影响自己“往镇上调”,赵玉田爱着刘英又死要面子,不肯伸出爱情之手。场长刘一水心中爱着小蒙,却每次都又不敢于表白,搞得爱着刘一水的小梅苦恼不已。

整出戏就是这样子,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没感觉,该表白的时候不表白,话总是说到那么一半。读书人永强连自己的婚姻都主宰不了,工作的事也黄了,想进城里的香秀自然也不会喜欢分配到村小学的永强,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却因大家都顾着面子,顾着所谓理想中的爱情,但现实生活中又看不开,不敢于与现实作斗争,顾这顾那的,自然是搞得大家都苦恼不已,给我的感觉,套用里面的一东北话:磨叽!

这事要是调过来讲,当初永强就顾着自己的感情,就要了小蒙,自己把这个主给做定了,还会有那么多事吗?香秀再找她的能“进城”的人去,刘一水兴许也就要了爱着他的小梅。那个自认为是“城里人”的大国也不会有和小蒙相亲这一破事,没这个事,也就没有了玉田给王老七拉粮食这事,自然也不会有车祸了,那刘英和玉田的事也不会死要面子到如此田地。村主任要是能坚强些,或者在乎自己的情感,不在乎那个“往镇上调”,也就不用对齐镇长诚惶诚恐了,或者就为了自己所谓的“事业”不去理那个谢大脚,李福就让他花天酒地吧,在外怎么着,谢大脚也就装作不知道,开着自己的“商业中心”——小卖部,日子也不会过得如此“憋屈”。

而永强那个死要强的爹——广坤,就更搞笑了,出了这么一个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就算上县教委工作又有什么了不起?非要搞得如此惊天动地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整个片子里,似乎都是好事,永强这个大学生回来了,村长的女儿般配永强,村长长贵要调镇上,接着广坤也可能要接长贵的班当村主任。其实到最后,只有玉田的腿好了这是一个好事,其它什么都不是,都只是大家心中的一个“好事”。

戏中的农村生活,每个家庭都是男人说了算,其它人都拿不定主意,都要所谓的一家之长来决定,这也导致了每个人都过得不快。也许有人会说,这是演戏,就得这么演,否则哪来那么多的剧情呢?何必那么较真?这虽然只是戏,艺术高于生活,但艺术毕竟又来自于生活,从此可以窥见一斑世事。

生活中有很多烦恼,各件事情之间都有联系,面对这些事情,不能去世俗地接受,当能够改变的时候就要去改变,忍受不了眼前这个短痛,长痛更难熬!我真替永强感到可悲,念了那么多年书,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没有一点男人气概,整天优柔寡断,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么多年书都白念了,甚至念书把人念傻了。

对自己的感情要真诚,能主动改变的就去努力改变,而不要消极地面对,尤其是感情这事,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如果总是考虑那些所谓物质的东西,就算物质方面的东西再好,一辈子也不会体验到真正的幸福。人是有感情的,光吃饱饭穿暖衣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一个放“心”的地方能行吗?

PS: 旧文重发,2008-2-17 17:56:57写于家中。由于春节期间我们家乡遭遇冰灾,电脑没有电,使得我没有看完整个剧情,更不用说乡村爱情2了。

东北人真的豪爽吗?

还没有去东北之前,东北给我的感觉就是大碗喝酒,豪爽不得了,甚至有了矛盾或争执也是先打完架再来争吵谁是谁非(这一点与南方人截然相反)……

不过等我真去了哈尔滨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东北人还真有豪爽的一面,就连女人也是一样,我走在哈尔滨的路上,就经常见到有女性抽烟,我们学校西门那个邮政卖报的女老板还抽着烟,那样子就是好悠闲!而在南方,抽烟的女人,一般会给人想像成两种人:要么就是那种从事”特殊服务业”的女人,要么就是特别的有钱的富婆!看来真是地方不一样,观念也得变!

今天碰见一个女孩,我们由于考研的事情聊了一会儿,期间我见她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一样的东西,我好奇地问:你拿个这么大的包干什么呢?搞得像搬家一样。这时,她答道:可能每个人的审美观不一样吧,这是我的提包。巨晕,原来这是她的背包,就像南方的女孩子日常用的那种挎包……看来这边的女孩还真够大气!

不过如果看过赵本山拍的《乡村爱情》,可能就不会觉得东北人豪爽了,戏里面的刘能、赵四、谢广坤等主角的小心眼简直无与伦比,但愿是赵本山老师故意夸张把剧本编成这样吧。应该说,东北人中大部分还是很直爽和豪爽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但也不排除有小肚鸡肠的人,毕竟没有绝对的现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