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对长沙的印象大概是这样:有一个电视台(这个不用说名称吧),两个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大学),三个企业——三一集团、中联重科、远大中央空调。远大的空调不知怎么样了,但该公司装配式快速盖楼技术已经传到欧美市场,三一和中联重工是两家著名的机械设备生产商。

当年刚开始知道三一重工这家企业时,还以为是日本的三凌公司被中国的山寨了,不但企业名称,连企业标志都是同一种风格。正巧,三一集团的总裁唐修国先生(湖南安仁人)是我中学的校友,当年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听了他的讲座后,才知道这个民营公司从创建到壮大之不容易。后来三一的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唐修国先生成了我的高中最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全国工地上随处可见的三一机械,并将混凝土成功泵送至406米高的施工面,直到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几乎算作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朵奇葩。

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同为湖南人的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湖南涟源人),去年很“幸运”地成为党的中央候补委员。最近又出来三一总部搬到北京去的新闻。偌大一个企业搬迁总部,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个决定却是在该企业内部早餐上宣布的。我想,该是湖南与三一集团说再见的时候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三一集团总部要搬到北京去?各种新闻解读出来各种所谓的内幕:有的说是为了国际化的需要,也有的说是受不了湖南地方的气,北京有更快的行政效率云云。可是这些不应该是最近的问题,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就有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身为湖南人,对湖南人的性格特点还是较为了解。在我的湖南农村老家,历史上长期的小农经济再加上近代的毛泽东,让乡亲们的意识一直认为“有钱不如有权”。为什么?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呢?自己联想。

今天的梁总肯定不缺钱,甚至在他的家乡也烙上了他个人发家致富的强烈色彩:在自己老家村子建了个私人停机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观念在这里可能得到了最好的注解。问题是:在全世界经济一片灰暗和中国建筑业顶峰已过的大背景下,作为机械设备行业民营企业三一重工如何能做长久活下去?聪明的梁总一直以来就把自己企业和党国的事业捆绑在一起,从他的党总部大楼,到他最近在党的十八大上作秀式的言论: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我生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死1000次,都会是在中国。”

“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中国的女孩子也很爱共产党员。”

在政坛上华丽转身后,将企业的总部迁到北京也是情理之中,一来可以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二来也可以兼顾好三一这个巨大的企业,加上身居要职,也会对企业的发展有着“利好”的消息:

你参加不了的决策会议,人家可以参加;你不了解的情况,人家可以了解;你碰到的难题,无处申诉,人家可以开会解决;你面临资金困难,最多找银行去申贷,看银行的脸色,但人家可以找财政来解决,由领导直接找银行支持;你需要经过层层审批的事情,人家本来就是审批的机制成员。

名与利兼得,古来两难全。

总有人批评中国的政企不分,国企的老总们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总能获得普通企业主不知道的信息和政策,甚至资源。好不容易壮大的三一民营企业,在老总进入党的干部队伍以后,事实上也华丽转变身份。已然的亦官亦商,又何尝不是官商的宿命。

不过,如果真要像美国的情况倒也有看点,美国的政界人士许多是在成功做好企业后才参政,反正老子钱赚够了,现在到政府去报效一下国家。身价居于中国内地首富的梁稳根先生当然不再缺钱,如果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自然是民族之幸。

至于甚至有传言,梁总那和土木坛子同年的独子“小梁总”梁治中同学已与某国BIG BOSS的千金(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结为亲家,这倒也不是全无可能,未必出于这两位年轻人的意愿,毕竟在利益面前,婚姻自由又值得了几个钱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身为湖南人,我为三一集团取得的成绩而骄傲,也希望它在未来依然为重工业制造出优秀的机械设备。因此对于三一总部搬迁北京,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

关于十八大的一点感想

我是一名党员,七年党龄,不过党代会代表的选举我并不知情。难道我已经不是党员了?因为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算退出,我有三年没有交党费了。但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群,可能有特殊规定,反正“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党章还经常修改呢。无论如何,我依然保持对党代会的关注。

本次大会报告描述:下一个十年,人民收入翻番。这似乎是一个美好未来。十年前的大会,我对那种收入翻番的描述深表怀疑。我现在对收入翻番一点也不怀疑,因为名义上的GDP翻番并不能真正说明问题,能享有多少物质上的劳动成果才是干货。如果1000元的月工资能买两平方米住房,谁也不会要那10000元月工资却只能买半平方米住房的“高工资”。同样是修理水管,欧美的修理工干一个月活的工资,至少能买两台iPhone手机,中国的修理工干两个月还不一定买得到一台iPhone, 这没有道理。

有一个价值观深深根植于中国人心中:不患寡而患不均。收入差距的继续拉大,似乎是普通民众越来越不满的原因。看不见的收入差距还包括腐败的问题,我们的民众对于腐败问题,总是寄希望于清明的领导人,而不是制度。事实上,没有透明有力的制度,依靠人治的环境,腐败问题不会有根本的变化。“有一千个王立军,就会有一千个薄熙来”。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都承认:如果他还在位,他可能现在的当权都一样,因为这是制度问题。寄希望于一个有道德有能力的领导人是不现实的。无论谁,都是有私欲的阴阳合体,包括让海外那些所谓民主活动分子来管理中国,做起来或许会更差,虽然他们讲得很好。

个人感觉,大会报告关于政治改革方面没有太多的新意。许多关心些事的人们或者有些失望。改还是不改?由谁说了算?在我的湖南老家,善良的老百姓们似乎没有什么民主的概念,他们很崇尚权力——有钱不如有权,面对为部分非作歹的人民公仆,只怪自己没有这个“当官的命”。也许,几千来的皇权封建意识,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改过来。当然,农民的民主素质与政府的民主问题,是“鸡与蛋”的问题,没有国家逐渐的民主过程,就不会有民众的民主意识,没有民众的民主素质,国家的民主又何来进步?鸡与蛋都是在慢慢的进化过程形成。

历史在往前发展,人民进步了,国家就会有真正的进步,政治家再强悍,也只能顺应历史的大潮。21世纪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和全球一体化,使得世界越来越平。虽然中国的互联网很难说得是真正的全球互联网,但整个国家确实在“变小”,信息的流通比过去强得多,年轻人获取信息的便利性也相对容易。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人是愚民政策的始作俑者,然而社会的发展进步,会让人难以被愚,至少党国政府一直以来:让我们上学,让我们学习ABC,让我们开通了WWW.

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走到大街上,要求推翻现任政府,我们的年轻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现有体制内当一名公务员,“获取”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们的普通百姓,也不过是对党国中的腐败分子十分不满,而不是说一定要推翻政府,这对执政党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但不利用这一点则十分可惜。

我们不走“邪路”,说白了就是不走西式民主的路。西方民主当然有缺点,民众总是希望“减税”“增加福利”,满足这样要求的政党就能上台,可是钱从哪里来?除非执政党都免费不拿一分工资免费为人民服务,否则选到后来的结果便是每个政党都执政不长,你方唱罢我登场。西式民主不是最理想的民主,但它可能是目前现存制度中最民主的。

无论实现民主的方式是什么样,普适的价值都一样。我有时候认为:幸好台湾没有回归,给大陆作出一个好榜样,就像那句话说的:台湾的存在证明了大陆的问题不是因为人种。如果不走“邪路”,那么能像台湾那样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或许是“国之幸,人民之幸”。如能出现这样的政治家,将是民族的福祉,当然实在不出现,历史潮流会强迫枭雄出现。

特色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回首过去的十年,教授、专家、大学生、白领,和“小姐”一样,在中国特色社会里,都沦为贬义词。中国知识分子中,说话的不敢甚至故意不讲真话——这一点最可耻,没有说话的不一定有真话。整个社会的拜金主义登峰造极,传统道德体系沦丧。真希望在未来的十年,这一切能有所改善,至少不要再恶化。

这次大会与以前一样,又见“神一样的境外中文媒体”。某境外中文媒体对十八大的人事预测依然惊人地准确,似乎是该媒体进行的人事安排。回首过去,不只是这回预测准备无误,十六大、十七大都成功无误,如果没有特殊的消息渠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什么时候这样“神一样”的预测现象消失,或许是中国的进步。

古月总这十年其实也不易。在最后关头,他能裸退,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另有隐情(时间会证明一切),这都是历史的进步。也许他深受其害,所以才做出这种壮士断腕的举动,但这种行为是值得肯定的。有人在后面干涉前台唱戏的,演的人不爽,看的人更不爽。

席主习当上总书记后的第一次讲话,很有贴近平民的风格,说的全是人话。我们“听其言,观其行”。中国要想取得在世界舞台上的尊严,必须先自尊,比如对普适价值的认可,一个民族在国际舞台没有尊严,就不被人心中真正尊重,就谈不上“伟大复兴”,有多少中国人喜欢“又红又专”的朝鲜社会主义共和国呢?

期待美好的未来的中国早一天出现。

PS. 请和谐理性评论,谢谢!

假的就是假的-曝光中国特供假洋奶粉品牌

之前针对国内想代购奶粉的朋友说过国外奶粉代购的内幕。不知国内的假洋奶粉现象也乱象重生。这辈子最见不得造假、欺骗之事,最近见到墙外某博客公布了国内“中国特供”假洋奶粉品牌信息汇总,根据我在欧洲市场见到的不完全信息,基本可以确认这些假冒信息。冒着这些假洋品牌可能向我开战的风险,也要转贴此信息在此,尽量消除国内国外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影响。

洋品牌奶粉之所以被称为“洋品牌”,是因为该品牌奶粉的原料出自国外,生产技术出自国外,在国外与国内同步销售,品牌在国外商品柜台有迹可循。这些条件全部符合的才算真正的洋品牌,否则只能算是假洋牌。比如,特供给中国市场的进口奶粉,使国内妈妈消费群产生质疑,这些特供奶是国外的原料、国外的技术,但在国外没有销售,都是为了钻中国奶粉市场的空子!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竟然发现特供中国市场的“洋品牌”还真是不少。其中有些是从网上找到的,有些是从这些奶粉所谓的官方网站找到的。其中就有我家宝宝吃过的几个品牌,伤心后悔啊,怎么没早点列分名单出来。费了我将近两个晚上的时间搜罗的,和大家共享一下。

1、澳优
澳优,最先被大众接受的假洋鬼子,这个中国人都知道。它是原来湖南南山的一批管理人员出来自创的一个品牌,主要是通过澳大利亚的一家原料贴牌公司TATURA来生产,也有部分是以配方粉的形式运回长沙分装的。澳优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在华销售产品中,“A选、金装优选”品牌产品为进口奶源,奶源分布在澳洲、法国、荷兰等地,地域跨度相当大,最终汇聚到中国湖南长沙分装,供给中国市场,没有任何海外销售背景。

2、多美滋
多美滋虽然标榜属于法国达能集团,所用设备分别从丹麦、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挪威等国进口,但生产线位于上海金桥出口加工区。这个品牌很有意思,1993年,由丹麦宝隆洋行投资在上海建设英特儿营养乳品有限公司,建立以本地奶源为主要原料的奶粉生产基地,生产名为多美滋的奶粉,号称丹麦品牌,其实只是丹麦的品牌,并非丹麦进口的产品。2006年又变成了荷兰品牌,到了2007年,纳入达能麾下,又成了法国品牌。说是世界品牌,可是在美国、丹麦、荷兰、法国都没有多美滋的产品,原来,这样所谓的进口品牌竟然也是个披着洋外衣的假洋鬼子。

3、雅培菁智
笔者出于职业习惯,在雅培丹麦官网abbott.dk上也进行了一番查找,结果没有发现叫有机奶粉的任何痕迹,原因不详。雅培是国际大品牌,但是也瞄准了中国特供,而且来势凶猛,广告满天飞。而类似雅培淘金中国市场的国际品牌不在少数。

4、德露滋
CREMILK,德露滋,德国原装制造,奶源来自德国北部的天然生态牧场。CREMILK作为牛奶干燥工厂成立于1918年,距今不足百年,后来一直以来以生产速溶咖啡和速溶卡布奇诺为主。德露滋德国官网信息翻译出来就是:“2011年开始,标注VIBALEN商标的德露滋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幼儿配方奶粉供给中国市场”,在德露滋的德国官网上看不到德文包装的配方奶粉。看来又是一个中国制造的假洋鬼子!

5、纽瑞滋
“纽瑞滋”品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原料采用新西兰本土奶源、生产加工和封罐包装均在新西兰本土完成。相关媒体报道称,“纽瑞滋”产品曾在奶罐上只留了固定信箱,没有标明生产地址,此外,在产品产地新西兰本土市场也未发现纽瑞滋产品销售,因此质疑纽瑞滋品牌为国内生产的假洋品牌。

上海纽瑞滋乳品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鄢志勇对此解释称,纽瑞滋控股有限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旗下子公司新西兰纽瑞滋公司在新西兰注册,主要负责奶粉配方的研发和品控,上海纽瑞滋乳品有限公司则主要负责产品销售。他表示,消费者没在新西兰当地看到产品是因为该品牌配方主要针对中国宝宝配置,目前只针对中国市场。

6、智灵通
智灵通·天源婴幼儿配方奶粉由瑞士原装进口,智灵通是和记黄埔集团旗下和黄健宝保健品有限公司的品牌,天源(Earth’s Best),是美国婴幼儿有机食品品牌,智灵通·天源婴幼儿配方奶粉由智灵通品牌联合天源打造而成,并且选定瑞士为有机食品生产基地,专门为中国宝宝生产奶粉,在瑞士及美国均无销售。

7、贝贝颂
始于1971年的Krüger集团,旗下拥有Wilhelm Reuss;Ludwig Schokolade;Lactoland和Elb-Milch四大子公司。EIb-Milch成立于1948年,位于德国中部的施滕达尔,1991年,Elb-Milch加入Krüger集团。东德时期主要生产经营贝贝颂(Babysan)品牌奶粉。1990年两德正式统一之后,虽然工厂还存在,但市面上就没看到贝贝颂品牌的奶粉。在Krüger集团官网上,我们看到的是巧克力饮料、茶饮料以及咖啡,产品销往世界各地,但并没有看到贝贝颂的产品。至少可以肯定,国内卖的产品不是从德国进口的,但不能排除德方将配方用于国内的生产。至于德国为什么停止生产,无从知晓。笔者在走访中发现,德露滋和贝贝颂在武汉及周边市场销售火爆。

8、合生元
假洋鬼子,早在07年就被“315”曝光过,还和“315投诉网”打了一场官司,当然是合生元输了,被迫将原来的商标“BIOSTIME法国合生元”,改为“BIOSTIME合生元”,法国两字已被去掉,广告当中也不敢直接讲是法国的品牌了。不过当时他们还没做奶粉,大家关注的不多。后来他们也学聪明了,在法国找了一家Lallemand为合生元代工生产菌种,进来在合生元广州的工厂进行分装,不过就算是在法国,也从来没有合生元这个品牌和产品在销售的,只是骗中国人的而已。其奶粉更是离谱,在法国找了家叫Laiterie de Montaigu的厂家代为加工生产,成本应该就是在60-70元吧,居然卖到400-500元,主要是利润太高了,店里卖一罐能赚150元左右,相当于卖10罐美赞臣之类的大品牌的利润,店员会拼命帮忙介绍给客人。老板是海南人,原来是做化工原料的,和法国一点关系也扯不上边,却天天在喊法国合生元,真是可笑;而且居然还有很多消费者让自己的小孩去吃他们500元一罐的奶粉,更是无知和可悲。不过也是这样的一个骗子,却是中国奶粉行业中最赚钱的公司。

9、施恩
这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骗子公司,奶粉行业最大的假洋鬼子,业内人从来都是将它当笑话讲的。雅士利换了一个名字在广州分装的高价产品,奶源来自雅士利山西的一个奶粉基地。因为和雅士利一样的配方、原料,却披个美国的品牌外衣来骗钱,前几年靠大量的广告成名,后来在三聚氰胺中出事和假洋鬼子身份被曝光后,差不多倒闭了,但雅士利不差钱,还在硬撑着。这种企业的出现,是中国人盲目迷信外国品牌的产物,也是中国无知的消费者的悲哀,和施恩一样,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洋鬼子,在奶粉行业中还有好几个品牌,消费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多上网查查,看看他们企业的真正背景和在国外尤其是在原产国的经营状况和口碑。

10、旭贝尔
这家PBM营养品公司主要是靠卖原料粉和代工为主的,国内的假洋鬼子施恩的所谓的美国原装进口产品就是他们代工生产,这是一家很小的公司,主要是销售原料粉和为别人代工的。在2005年,惠氏全面退出美国、加拿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时,PMB收购了惠氏在美国Georgia的工厂,这只是当年收购了惠氏淘汰的老厂才有的企业,没有强大的研究实力,也是三聚氰胺后才进入的中国市场,主要是大包给妇婴店销售,店面利润较高,不过销量也很小。

11、迈高/MG
迈高和恒天然类似,是澳大利亚的主要乳制品供应商,主要销售的产品是全脂、脱脂奶粉和乳清粉等原料,同时也是主要的代工公司,前期的澳优等品牌是它代为生产的。近年在青岛设厂,开始独立经营中国市场,但迈高品牌是专为中国而开发的,在澳洲本土并没有销售,而由于其本身是原料供应商,其在中国的老总也是原来青岛外经贸局的官员,营销很落后,都是大包给经销商来操作的,不过利润很高,部分区域做得还不错。

12、荷兰美智宝
号称始建于1894年荷兰公司旗下主打品牌的美智宝(Mercebio)奶粉,当地主流渠道均未见过该品牌产品,一直以“荷兰美智宝”品牌出现的美智宝奶粉,实际上只在中国有售。在婴儿奶粉行业,此前已经有施恩奶粉、澳优奶粉等只在国内有售的产品,因为冒充假洋品牌而被曝光。美智宝奶粉被网友认为是婴儿奶粉中的又一个山寨洋品牌。

13、澳大利亚纽贝滋:
现在打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品牌的牌子实在太多了,在中国就有几十个,可是在人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真的就只有几个奶粉品牌,只能说中国人在“造假”这一方面有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想象力呀!

14、法国贝登
连合生元奶粉在法国都没有看见,更别说贝登了,只不过真是包装比较好看一点,生产产地是在福建一个厂吧!

15、育英博士
听说是美国进口的,可在美国市场上连个影子,更何况根本就没有美国FDA认证的,还分牛奶粉和羊奶粉,也只有国产奶粉才会想出这个招数,不过那个包装看起来确实挺好看的,也难怪有些家长会给骗了呀!而且,有个朋友的朋友在那里待过,听说出厂价才二十几块钱,,不会真的是拿一些低廉的奶粉加一点东西在卖吧!

16、新怡奶粉——最昧心的假洋鬼子奶粉
“新怡奶粉”英文名叫”Newfresh”,在新西兰超市里根本就见不到。

17、百立乐
日前关于培芝·百立乐奶粉上市的新闻炒的沸沸扬扬,瑞士百年精工的噱头,新西兰纯正奶源的炒作,究竟有多少含金量。在奶粉界假洋鬼子层出不穷的今天,实在让人怀疑。

洋奶粉或许不应直接给中国婴儿使用(实际上没有一点问题,海外华人的孩子证明这一点),因为体质之间有差别,而且使用方法也由于部分中国父母不懂外文说明而可能出错。假洋奶粉现象实乃“中国特色”,假洋奶粉可能是没有质量问题的奶粉,但假的就是假的,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拿婴儿的健康谋非法之利,罪当万死。

四张照片,跨越一百年

baguolianjue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今天的我们依然觉得是一种耻辱。然而,当年这些洋鬼子攻打清朝皇城时,皇帝的子民扶梯相助。

jinglingshisanchai

电影《金陵十三钗》里的假洋神父,拉上一张上帝的红十字大旗,保护着中华民国土地上的女学生。虽然这是小说和电影,但真实情况也应该大致如此。

jiefang

2012年,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外国记者来到浙江宁波镇海报道中国的家丑时,被老百姓们夹道欢迎,并被高高举起。

zhenghai

一百年前,清朝皇城天子脚下的人们未必麻木愚昧,今天,镇海人民肯定不是麻木愚昧。

一百年前,中华文明古国倍受世界各国列强欺凌,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又有多少真正的朋友呢?

中国在国外人心中的地位为什么不佳?要被人爱,先爱自己。

莫谈国事,然而实在忍不住。是为记,留与后人说。

请和谐评论,谢。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上回抨击了微博这种社交媒体,但我并不是说要把它赶尽杀绝,它存在着,自然有存在的理由,比如说聚焦热门事件,毕竟微博这种推送机制带来的传播速度是现在的技术手段中无可匹敌的。

虐童事件还少吗?

打开某浪微博,热门事件是“各地幼师虐儿事件频发让人揪心,请停止虐待儿童”,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以及强烈认同“强国先强教,立国先立人”观点的人,土木坛子对此事件有些兴趣。

颜艳红 虐童

类似的教师虐待学生新闻不只一件了:

  1. 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教师颜艳红出于“一时好玩”,揪住一名幼童双耳向上提起的照片在网上引起热议;
  2. 广东一幼儿园老师因为孩子不听话,拉起学生双手将其凌空吊起,而后又拉起孩子的双脚,原地360度翻转致使孩子昏迷不醒;
  3. 山西太原幼儿园一5岁孩子因不会十加一的算术题,十分钟内被老师打了几十个耳光。

即便是温岭事件的颜艳红(不是百度的李彦红),网友在其社交空间里还发现诸多虐童照片:将幼童扔进垃圾桶、头戴垃圾桶、胶带封嘴、幼童跳舞时被脱裤等。

虐童事件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这几起事件不过是幼儿园、小学教师虐待、体罚学生现象的冰山一角。

要不要体罚?

体罚可以算老师们解决不听话学生的一种方法,这是激进式的武力解决办法。武力甚至暴力都可以解决问题,甚至连国家政权都能靠武力建立,但是,这不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处在所谓的文明时代。

对小学生的体罚能表面上能解决小孩子不听话的情况,但严重的体罚会扭曲人格,导致恶性循环。我小时候的老师也是有体罚的,比如打手、敲脑袋、在眼睛上画个眼镜……

虽然我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受到体罚——因为还有比我“表现得更差”的同学,但即便如此,成年后的我依然有一种心理阴影:老师(领导)批评我的时候难受,没有批评我的时候,心里又在想:他们怎么不批评我呢?这一点在国外尤其如此,老外们不喜欢批评人,而是喜欢赞赏人。

我有理由怀疑,颜艳红在小时候也可能经受过体罚等类似的虐童现象。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人之初,性本乱。好动是孩子的天性,不听话也是正常的。那么如何管教那些所谓不听话的孩子呢?这个现象不只是中国有,全世界都一样。换句话说,国外有没有类似的虐童事件?答案肯定是有的,甚至有恋童癖这种严重心理问题的人涉案,但这只是极少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教育“不听话”或“犯错”的小孩子?正好我小孩从1岁左右开始送到我所在根特大学(比利时)的托儿所,为了此事,我特意在送我孩子去托儿所的时候,向托儿所里的老师们简单打听了一下。

他们每个班里(约15个小孩)有两名工作人员,一般为一年轻一年长两位女性阿姨老师(当然是专科出身—非无证临时工,也有男的)。对于所谓“不听话”的小孩,先理论讲清道理,即哪些是可以做、哪些是不可以做的,如果不起作用,将小孩放到一个椅子上坐着——可以理解为罚站,让孩子安静一到两分钟,直到解决问题。

虽然小孩都非常小(能站立,最多2岁半),但他们都懂得这样做的目的,一般也就慢慢遵守规矩了,也正是由于从小就是这样,反而易于教育,而不是在家任性成形后,到了学校反而难于管教。不过人总有“发疯”的时候,前面说了,配了两个老师的:当一个老师实在处理不下去的时候,就让另一个冷静一点的老师来处理。总之,虐童是决定不允许的。

谁来承担责任?

再回到颜艳红的事件上。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和预防这种事件?从网友的人肉搜索信息来看——虽然人肉侵犯隐私,但在天朝也只能这样的形式来揭露事件,我强烈怀疑她本人是有精神心理问题,否则她不会存在那么多的虐童事件。

如果按相关法律,这种有精神问题的人是免于法律责任的。谁承担责任?大家还是去问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吧。更何况,有信息表明她是靠关系招进幼儿园来的——这倒也是中国特色,与社会主义无关。然而问题的原因得不到纠正,颜艳红虐童事件不会是第一起,更不会是最后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