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社会

续《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在分享完《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一文后,我没有想到大家会如此感兴趣,并在文后留下了诸多评论和留言。但我这次基本上是在文中讲述故事,不做输出观点,我不想像CCTV新闻联播一样在新闻事件后面来个:本台评论……与其故事讲述人说出观点,还不如让听众去自己想。

在那篇博文留言中,就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留下了这样一条评论(应他的要求,我删去了):

你不适合在中国了,这次回来,我心情不太好,这个单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买官现象,人渣大摇大摆的当官,个别中层领导勾引成功小20岁的女同事,更可气的是掌握资源的人,把能干活的人当牛做马,却把课程改革负责人经费视作儿戏分给搞党建的完全非专业人士,我只想说一个字,卧槽!

他写下这条评论,是为了对比我经历的这件事情。

人总是喜欢发表意见,并试图让别人认可自己的观点,我也不例外。对于这件事,我当然有自己的看法。

我也没有意图希望别人都和我做同样的事情——那样的世界太没意思,事实上,我无法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改变这些人的想法。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尽相同,有的人就是以追求玩遍天下的美女为人生乐趣,有的人就是以追求拥有更多的金钱为终极目标。

我不是一个三岁孩子,对于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我宁愿冒着被失主误会的风险,也要这样做这件事,因为我问心无愧。许多朋友在留言中对比中国社会环境等众多因素,这不假,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憎恨某些人,首先不要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否则就没有理由去憎恨。

Therefore all things whatsoever ye would that men should do to you, do ye even so to them. (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 Matthew 7:12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论语·卫灵公

许多朋友说我是好人,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人性是复杂的,我只能说这可能是我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做了一件大家所谓的“好事”,其它就没有其它了。

对于我那位朋友的抱怨,我们私下聊天时我这样告诉他:有勇气接受无法改变的现状,有决心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情况。

听说,从古至今,有不少的人想到深山老林、远离尘世的环境中去修行,比如影视、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削发为尼、出家为僧的现象。其实,这大可不必,活在当下的一举一动、每时每刻,本身就是修行。

根特电影节观看《天注定》提问贾樟柯

这一段时间是比利时根特第40届电影节,《天注定》是官方推荐也是唯一的中国电影。接到根特大学中文平台的邮件,告知说周一导演贾樟柯将会在放映时出席。于是买了三张电影票,和家里领导还有另一朋友去观看。

这部电影在法国戛纳Cannes电影节获得最佳编剧奖,说明电影得到了国外同行的认可。总体而言,这部电影是一部暴力片,反映了中国现实社会黑暗的一面,内容基于近些年来的新闻事件,《天注定》一共包含有四个故事,分别对应的社会事件原型取材于山西胡文海案、重庆周克华案、湖北邓玉娇案和广东富士康打工者跳楼事件。

内容上,稍微关注过新闻的人都很容易理解,只是里面的山西方言实在太难懂,在比利时上映的版本只有法语和荷兰语字幕,倒让我们这些中国观众看不太懂!估计国内的中文字幕版本会好很多。

关于此电影的影评,网上已经有很多,我不是电影专家,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班门弄斧地评价这部电影。倒是导演贾樟柯携演员周涛(亦是其夫人)的出席增添了这次放映的特点。电影放映前,导演自我介绍了一下,放映完毕后,在官方安排的问答环节,导演讲述了这部电影背后的一些故事。

贾樟柯说此电影源于对社会暴力的关注,他不鼓励暴力,但崇拜这种在尊严受到侵犯时的反抗精神,他说他受到了《水浒传》中英雄人物的启发,并使用武侠片的思路来拍现实性的社会问题,并希望中国的社会发展不要再像天注定一样地轮回。他也向国外观众坦诚,片中的色情行业在当今的中国已经是常态,他甚至举例他在东莞酒店吃饭时,酒店里就安排一对男女当众跳真刀实枪的脱衣舞,一直到一丝不挂,这估计让开放的老外们也汗颜,虽然西方也有类似现象,比如荷兰的AV真人表演秀。

其中一位来自东莞的女生似乎不满意对东莞色情标签化的做法,导演说,他可以私下告诉她几家酒店,可以去看看是否真的是这样的情况,而非出于他的假想。一位去过中国比利时老年观众问导演:对毛泽东时代的军队制服被用成“小姐”们的道具如何感想?贾樟柯说,这也是她们的“制服”,更是对官方意识形态的一种讽刺。关于这个问题,我当时真想替他补充一句:还是国外对红灯区合法化比较靠谱。

在提问环节,我幸运地作为最后一名提问者,提了一个问题,我问贾樟柯导演:“影片第一个故事中有个细节,大海为全村人出头维护公平正义质问煤矿老板,村民不欢而散,被打后还被挖苦得了一个“高尔夫”的绰号,这也导致了大海的全面出击杀人,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想法去表达?”我以为他会想表达一种对民众的悲哀,有如鲁迅作品《药》中秋瑾遇害,民众却拿她的血来治病,又有如《让子弹飞》中民众跟风被愚弄,但贾樟柯回答说,他只是想为了烘托“英雄”的悲壮。

中国导演拍出这种视角和题材的现实主义电影,可能会更受到西方观众的欢迎,因为这才是他们认为的真正的中国——不可能只是中国媒体上的光鲜。中国观众——尤其是和老外一起观看的中国观众可能看着这类电影不太舒服,它的确反映的全是中国当下社会的极黑暗面。但是,国外观众也不会那么天真,他们不可能会完全以为中国全部是这样子——坐在我旁边的比利时老先生就说,影片本身代表一些极端案例,这样的事情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或多或少地存在。

我搜索了一下,居然发现国内目前还未上映《天注定》这部电影(真不知国内观众的影评是怎么写出来的,难道他们通过BT Torrent种子或者电驴等方式下载到了电影?),看来即使是国产货也还要出口转内销。我不知在大陆是否能无删节地放映(比利时版本《天注定》是133分钟)。我个人大学时代看过贾樟柯的作品《小武》,欣赏他这种关注当下社会现象的务实态度,这次的《天注定》又一次让我们沉重地思考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

根特电影节 天注定
导演出席场次的上座率还是可以,基本上满了

根特电影节 天注定
放映完毕后的问答(Q&A)环节(赵涛本人比电影中的小玉漂亮多了,她被问到,作为导演的妻子有什么优势——我觉得这样就不必潜规则了嘛)

根特电影节 天注定
比利时观众提问

根特电影节 天注定
问答环节现场,凤凰卫视的记者真是无处不在!(中间的这位小美女说她来自东莞)

根特电影节 天注定
电影《天注定》剧照(来自互联网),京剧表演用在了色情行业上,我朝人民创造力不浅!

中国的房价为什么这么高

一位驻比利时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曾经问我:“中国的房价为什么这么高?”他以为土木工程的学生会知道确切的答案。

其实我也答不上来,土木工程只管如何建房子。我甚至现在连如何建房子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一点建筑材料——更准确地讲是知道一点水泥的理论知识。

中国房价高的现象我曾在博文“中国的年轻人不容易”中谈到过,许多朋友留言表示愤愤不平。众生畏果,菩萨畏因,房价为什么这么高?高房价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未来的走势会如何?

房价的成本无非由地价、建造成本和利润(正常与不正常)三部分组成。

高房价的起因是地价很高。面粉涨价了,面包能不涨价?而地价为什么高呢?也许有人会说是地方政府需要土地出让金作为地方财政,可是没有买家卖家的价如何高得起?

事实上地价高是由资源的稀缺性和需求的强劲性所导致。稀缺性自不必说,需求的强劲性则是因为中国的城乡二元化格局和近些年来的高速城市化进程。

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的巨大差别,使得农村人都愿意进城,新生代的农民工更希望在城市扎根下来,毕业后的大学生们想要在城市里留下来。城市相比于农村有太多的资源优越性,医疗条件、教育条件等资源在城市和农村的分配不均是不争的事实。

近些年来“赶英超美”的城市化进程(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从1980年的19.5%跃升至2010年的47%,预计至2025年将达到59%),则明显造成农村的房屋土地供应相对过剩而城市房屋供求紧张的矛盾。

短期内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必然造成城市本来有限的土地资源更加紧张,体现在价格上则是高地价——甚至高于实际价值,高地价接着就表现在高房价上。当中国人的平均工资是欧美的1/4而房价相当时,说明房价已经相当之高了。

可是走出普通民众支付能力的高房价为什么还会有市场?谁在购买?普通拿死工资的人肯定买不起,即便买完房这日子的压力也没有办法过。然而各大城市房屋的热销和价格的一轮轮上涨,无情地表明了依然有大量的买方市场,甚至有人认为这部分需要是刚性需求!而事实上现存的买方市场是由在邓公改革开放政策下“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中国目前肯定还不是藏富于民的国家,但即便非常小比例的富人也能形成一个庞大的购买体,别忘了我们有近14亿的人口基数。这批先富起来的人对城市的房屋购买造成“刚性”需求的假象。房子热销了,但售出的房子并没有人居住,鬼楼和晚上低亮灯率的楼房即是显然的证据。

有钱人为什么要购买超过自身需求的房子?比如早些年“名震中华”的“温州炒房团”。国内目前的环境现在还没有丰富成熟的投资渠道,资本逐利的本质和财富保值的需要让富人们很容易就把资金投到城市里的房子上。买下来后不怕没人再接手,就算没人买也不怕没人租,那么多的人进城,晚上也没有见人睡大街。

资本逐利本身天经地义,每个人都会这么做,而让房屋成为投资产品更为重要原因是在中国维持拥有多套房产的成本也不高。房产税目前也只是一个试点工程,严格来讲,中国的房屋拥有者对其房屋拥有的只是一个使用权,并没有所有权,因为我们是消灭了私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一切土地归国家所有,房产税其来源自然就名不正言不顺。中国特色使得房子可以作为投资对象,居住性倒成了房屋的将要属性。

总结前面的内容,中国的城市房价高企有其背后原因。资源有限性、城乡二元化格局、高速城市化进程、财富保值和投资需要等一系列原因导致房价必将继续维持甚至走高。

作为一介书生,只能用“民生多艰”来感叹“居者有其屋”的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