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北京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题记:这是去年的活动,我当时打算直播分享,但事务繁忙,精力有限,我就计划在这次活动一年后再发出来,现在是时候了。

地点:北京,时间:2014年4月7日-8日


整个团队由27名(比利时)根特大学土木工程硕士研究生和两名教授组成,一方面看中国各地的大型建筑工程,另一方面是到中国各地旅游。到中国部分城市后将还有两位从比利时飞过去的教授加入。出行交通、饮食住宿方面均由比利时本地旅游代理和中国各地旅游机构合作安排。我被他们请过去充当全方位贴身助理。

入境

我们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飞机是瑞士航空,先由欧洲境内普通飞机飞到苏黎士,再转成大型国际航班飞机,到北京首都机场降落。

4月6日起飞,次日北京时间清晨时分到达北京。一下飞机,经过漫长的入境检查,全部人员都成功进入中国领土。在这之前,我有点小担心,我的博客一年前被墙,会不会在人肉入境的时候被关照?事实证明,我有些过分把自己当回事了。

入境的时候,我因为是中国人,直接出示中国护照完成,而所有外国人都需要排长长的队,经过漫长的等待,才能顺利入境。在等待他们入境的空隙,我在机场用我的沃信手机号接收了验证码,用起了机场的网络,打开Twitter无法浏览,确认这里是中国。我想起原来入境欧洲时候,也是看着欧盟成员国的人直接入境,而自己却因为是外国人需要进行较为仔细的检查才能入境。世界是公平的。

大家在机场的农业银行ATM机取了些现金,看着一欧元换来八块多人民币,这帮比利时年轻人高兴坏了,我想,要是到了韩国,他们还不得对着那些天文数字般的钞票惊呆?

万里长城

第一个活动是登长城。北京方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年男导游。他带来两辆车,一辆拉走我们的行李,放到晚上住的酒店。另一辆大巴士就是我们当天的交通用车。这是我第二次游览长城。巧的是,五年前我来北京办理出国手续,第一次登八达岭长城的时候,也是与外国人一起,那是个英国小伙子,后来知道他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信仰者,还经常收到他们的活动邮件。

这次又是和外国友人一起登长城。不同是,这次北京导游把我们拉到了慕田峪长城,最大的好处是游客比八达岭长城少多了。大家很兴奋,以前只是在照片上看到长城,这回见到了真货。天气晴朗,虽然能见度不似欧洲那样蓝天白云,但好歹能在长城脚下看到春暖花开,在天际交会线之前看到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

站在长城上,我有些感慨。万里长城固然宏伟,但建造它不知牺牲了多少普通人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还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封闭思想。可惜的是,这个国家在21世纪里修建的数字长城就如当年的万里长城,几千年后的今天,破损的万里长城经过修复后,还可以当作人们的旅游景点,不知将来的数字长城会留下什么遗迹?

家里领导和儿子也趁这次机会回国一趟,顺便跟着团队游览长城。孩子太小,走不动的时候,我只能抱着他,这一趟长城爬下来,导致我双腿痛了好几天。

游完长城,导游带大家到长城脚下一家类似农家乐的地方吃饭。这种场景和欧洲的饭馆完全不一样,大家又一大早没有正经吃过饭,再加上第一次真正使用筷子,自然很兴奋。尤其对一盘糖醋里脊的菜感兴趣,吃完还想要,导游问了问价格(每盘大约30多块钱),说不太划算再加一道菜,就作罢了,其实这点钱对这群拿着欧元来中国花的比利时年轻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奥运村

下午拉着大家去看北京奥运村。像鸟巢和水立方这两座建筑,大部分人早在电视里见过千百回。自奥运会后,我也去过北京好几次,却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看奥运场馆。我早就知道电视镜头里的画面经常不免失真,事实再次验证这一结论。

肉眼中的鸟巢和水立方没有想象中那般大。奥运会以后,在灰蒙蒙的北京城,它们更显得有些老旧。正如一位花枝招展的少妇出嫁几年后,渐渐容颜失色。鸟巢中有些枯败的草坪正是如此写照。这给人们留下了如何在申请奥运会前就做好利用好奥运场馆留下了些许思考。

参观完奥运村后,大巴把大家拉到一家名为富驿时尚的快捷酒店。取了先前运过来的行李和办好入住手续后,拿着房间钥匙稍作休息。我趁着空档去街边买了两张北京的手机卡,一张给了比利时的负责人,一张我自己用,方便大家以后沟通使用。

北京烤鸭

中午吃饭时候,导游就开始“推销”他认识的北京烤鸭(当然不是全聚德烤鸭),大约100块钱一位,就可以吃到带有北京烤鸭的正式晚餐。大家想了想,反正晚餐也需要解决,我也替他们分析100块钱去吃一顿也还公平(即使导游很可能有提成)。大家听了我的分析建议后——他们在乎我的建议,基本答应晚上去这家餐厅。

年轻人们吃得很开心,事后也表示值这100块钱。虽然在我看来,这餐厅毫无可圈可点的地方。我没有吃过全聚德烤鸭,但吃法估计和普通餐馆差不多。我对北方这种需要动手卷菜的吃法并不感冒,我还是对江南的卤味做法更有感觉。正因为如此,当导游对没有吃完的烤鸭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我安慰他,没有关系,尝尝可以,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即使作为一个中国南方人,我对北方烤鸭也不感兴趣。

吃完晚饭后,这帮兴奋的年轻人又提议去奥运村去看看夜色下的北京。我累了,大概告诉了他们如何坐地铁或者出租车去,又如何回来,顺便让他们记住我的手机号码,于是我就回酒店休息去了。

国家大剧院

第二天,吃完酒店的早餐,从国家大剧院开始一天的活动。典型的北京空气污染出现了。我本以为北京春天的大风能避免雾霾的出现。整座城市的荣华富贵,在这灰蒙蒙的天空中都黯然失色。在迷雾中,像蛋壳一样的国家大剧院立在天安门一侧,说得好听一点是现代与传统的结合,说得不好一听则是与整体风格很不搭配。倒是国家大剧院旁边的一个老年人,在大剧院绿化带的间隔中,随着他自己的小音响音乐,像跳大神一样手舞足蹈,脸上还荡漾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情。在这样空气污染环境下,有的人被他的快乐舞蹈逗笑,我却真的为他的表现而倾佩。

天安门广场

绕过国家大剧院,就来到了举世闻名的天安门广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安检相当严格。导游告诉我们,不要出示条幅(这次活动有比利时公司赞助,需要不时拍摄带有公司条幅的照片),以免招来麻烦。我则告诉大家,在天安门这种地方,很有可能会有中国人想和大家合影——甚至没有任何请求的语言(也不会说英语),这虽然谈不上礼貌,但他们并没有恶意,只是由于有些农村过来的旅客不容易见到外国人,想趁此机会合个影。

果然,一到天安门广场后,许多游客对这群外国年轻人很感兴趣,有的甚至直接把一小伙子拉过来合影。我哭笑不得。我对这位被合影好几次的小伙子说,你现在中国像超级明星一样火爆。他还挺享受明星般的感觉。

故宫博物院

参观完天安门广场后,是北京之行另一个重要活动:故宫博物院。故宫里的游客和以往一样超级多。故宫里的庭庭院院,墙墙柱柱,各种展品数量之众,在有限的时间内,大家只好走马观花似的观看浏览。连同长城,这应该是展现这个国家悠久历史的最好见证。在故宫里,同样有人要求合影,但相比之下,有的很有礼貌,有位年轻的姑娘让我充当中间人去和那位年长的比利时教授沟通,说她父亲很想和这位教授合影。老教授当然和蔼地答应了。礼貌是全世界的通行证。

期间,老教授问我,为什么好多中国人拍照时,喜欢竖起两根手指?我告诉他,这其实就是一种习惯,大概代表英文中的胜利(Victory)单词的首字母V吧,他告诉我,欧洲原来也有这种习惯,但现在很少了。我心里想,这些竖起剪刀手的人们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大家都这样,也就这样子效仿罢了,哪有那么多创造性思维?

故宫参观结束后,我要送家里领导和孩子搭动车回孩子姥姥家。千辛万苦到了北京西客站,居然发现取火车票时,领导她哥订的票给了错误的身份证信息,最后找到值班领导才人工拿到了票。送走家人,我就坐上地铁去看望我在北京的同村发小,他刚生下女儿不久,我该去看看他们了。老乡留我吃饭,我算了算时间,觉得晚上8点去宜昌的火车也还来得及。于是就在老乡那里待了一下午。早早吃完晚饭,坐上地铁朝北京西站赶去。

北京火车站

期间,导游和比利时的负责人时不时和我保持联系。我赶到火车站后,花了一阵子才找到导游。这才发现大家进火车站时,买的火车票出了问题,一比利时姑娘的护照号和车票对不上,而我的火车票上根本就不是我身份证号,很显明旅行社是用别人的证订的票(后来也证实如此)。首善之地的火车站安检工作异常严格。工作人员死活不让我进去,说外国姑娘护照号出错情有可原,但中国人显明是说不过去的,完全是别人的身份证——不是错误的原因。

导游需要照顾团队,只好叫我去退票,再用我的身份证买这张票。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工作人员说,退票需要对应的身份证。我上哪找那张不知谁的身份证去?如果有身份证我还退票?工作人员还说,就算退票,也不保证能买到原来的票,退票信息一公开,全网系统都可以买。我只好打电话给导游,他也没有办法了。

突然他说,叫我买张去北京市内的火车票,先通过火车站安检。我于是又排了一次队,离发车时间只有29分钟了,轮到我的时候,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地告诉我,无法买北京市内的火车票——这里不是汽车站,我要崩溃了,更可恶的是,这时候手机也快没有电了,我用这最后的一点电打电话给导游,他听后说,你买出北京的票,比如保定、石家庄都可以,我厚着脸皮跟快要排到号的人说,我的车马上要开了,让我倒回去买到这张票,那大姐倒通情达理,我于是买到一张20多块钱的到保定火车票。

后面就顺利了,用这张保定票进了火车站,到站台后再使用那张错误身份证号的卧铺票上车,通常情况下不会再核对身份证(上车后就算核对,也不会把人赶下车)。一起上了火车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在这最后关头,他们显然很担心我是否能及时赶上车(我的行李他们帮我随车搬过来了)。

不能再离开

到车上后,和大家一聊才知道,没想到就在这一下午,出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火车票的事前面已说。大约是我离开后,导游带他们去了茶叶店(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去看了中央电视台新大楼——大裤衩),买了很多东西——当然是他们自愿的。上火车前,他们想去超市买些东西,但导游却带他们去了火车站周围的小店铺。进了火车站后,他们发现里面有一个超市,这下大家不高兴了:为什么不带他们进超市?价格更公平,东西也更好更多。他们还向我抱怨,说从火车站旁边的小超市买到的食品有过期的,甚至认为导游是不是从小店铺得到好处。

后来发现这是一个误会,中国的食品喜欢把生产日期标识在商品上,欧洲人则标识过期日期,这导致他们以为买过来的食品已经过期了。同时,我也给他们解释,一般火车站旁边的东西的确要便宜,但质量也不太好。至于提成,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中国人没有那么穷,导游要提成也不至于从买个饼干、饮料中提成,那才几块钱呢?

虽然他们没有抱怨我下午离开他们的事,但这事还是给我提了个醒,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我应该时刻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一离开,就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毕竟相比导游,他们更信赖我,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我来的原因。

我们坐的火车是普通速度的火车,开向湖北宜昌,下一站是三峡大坝

宜昌站、南京站、苏州站、上海站待续。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
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
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
慕田峪长城(直接坐缆车上来)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4)
在长城上吃老冰棍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5)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6)
春暖花开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7)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8)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9)
慕田峪长城小憩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0)
慕田峪长城下山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1)
远眺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2)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3)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4)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5)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6)
水立方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7)
近看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8)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9)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0)
水立方出口休息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1)
晚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2)
酒店早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3)
酒店房间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4)
退房时的乱象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5)
国家大剧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6)
人民英雄纪念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7)
天安门广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8)
故宫入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9)
导游在故宫里讲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0)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1)
故宫里到处是游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2)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3)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4)
故宫红墙下的比利时年轻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5)
北京地铁上玩手机的人们

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再见。

T: Hi, 你好,我们很好,快要习惯英国的生活了。但我们非常怀念根特的时光。我个人觉得在根特的生活比这里要好很多——除了我不会比利时的荷兰语以外。我那天离开实验室时没有看到你。没关系,我仍然还会回根特至少两次的。下次去根特时,我会很高兴地去你那里喝一杯。谢谢你。英国的天气非常糟糕,生活成本尤其是租房成本比根特要高一些。甚至这里还比根特要脏一点。相比我现在所在的谢菲尔德,我觉得根特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F: 欢迎你过来。荷兰语是一门非常难的语言。要学到基本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

T: 我妻子说(荷兰语)也不是那么难学。关键是我从没有开始学习荷兰语。

F: 她是上夜校学习荷兰语还是白天?

T: 如果我要打算在比利时长期居住,我会考虑开始学习荷兰语。

F: 你要是想结合工作来学习荷兰语,那会比较难。

T: 奇怪的事情是,如果我想在比利时工作,通常他们会问我是不是说荷兰语。

F: 现在比利时的就业形势不太好。经济消退。

T: 而且,掌握两种大语言(比如英国和中文)的人们,通常会不愿意学习新的小语种。

F: 的确,我也不太可能学习中文。你不知道你将使用它多长时间。

T: 对的。(中文)完全不一样。

F: 你在英国哪里?

T: 谢菲尔德。

F: 哦,英国正中部。

T: 是的。

F: 我刚看完一个辩论视频: Western liberal democracy would be wrong for China

T: 在这篇帖子“感觉英国不如西欧小国比利时”里(中文),我说了英国的不好,而赞扬了比利时的好,这可能使得一些住在英国的中国人感到不舒服。

F: 你觉得一党系统对中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吗?

T: 刚才那篇博文翻译成英文的题目是:”I think UK is not better than small Western country Begium”.

F: 但是,如果你们有多党的话,你会不会担心这将会以类似比利时、英国、美国甚至俄罗斯这样的假民主结束?在这些国家里,只有少数富有的家族拥有真正的权力。

T: 我的那篇博文里引起了一些讨论。

F: Google翻译不错。

T: 不,Google翻译在中文和英文之间的翻译不是那么完美,但你可以知道大概意思。

F: 但是,如果比较中国和欧洲——而不是一个只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比如比利时,欧盟也不民主。

T: 我不期望这世上存在一个完美的国家。

F: 我的观点是,美国和欧盟并不民主,中国也不是。我们的系统是由少数富有家族统治,中国是被共产党统治。

T: 但是你们还是相对多一点自由,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比如说,我的博客在中国大陆都是被屏蔽的状态,我不觉得我说了政府什么坏话,但就是被屏蔽了。

F: 那倒是,但我担心长期来看,我们的政府会越来越难于维持经济增长。我们将以贫穷的自由为结束。很可惜,它们屏蔽了你的网站。

T: 别担心,世界会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人们也会在这两者(贫穷和自由)之间找到平衡。

F: 人们可以躲避政府的内容审查,但是我们不能逃脱经济崩溃。

T: 不知你知道不知道,中国现在也遭受经济上的困局。只是看起来比美国和欧盟要好一点。欧元确实在下滑,今天的欧元汇率创造了历史新低。

F: 我认为,在面对经济困局时,被政府管理的经济体会比少数富人控制的自由市场经济体表现得更好,中国掌握着这个关键技巧。中国的银行现在也在中国以外投资了不少,这可能在下一个10年会崩溃,但中国自己的实体不会受影响。

T: 不过,中国许多年轻人对于目前的状况不太满意。一些人对于政府和党有些失望,尤其是一些受教育程度较好的。

F: 也许,19大会带来一些必需的变化。例如,自由的媒体和更少的审查,没有政治犯。如果他们不这样改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机构来保护人们,以防止像香港(占中)这样的事件发生。

T: 你真的觉得将朝鲜的大老板换掉会有迅速的变化?你觉得将上面的这些变化寄希望于下一个党代会很值得?

F: 没有其它选择。中国的人们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太多的人喜欢将精力消费在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iPad上面。

T: 我也希望中国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新的大老板上台后。现实是,我们似乎拥有了更少的媒体自由,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现在连Google Gmail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F: Google被封是因为它和美国政府共享信息,而不愿意和中国政府共享,中国政府又不能再控制人们的思想,所以只好封了Google。

T: 聪明的人依然有办法使用Google,比如用VPN,封锁Google没有实际意义。

F: 美国和欧洲的政府不需要控制公众的思想,因为人们不怀疑政府的民主统治,人们真的相信政府是在站在他们这一边,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权力只属于少数富人。而在中国,大部分人们知道这不是一个民主体系,这是政府审查媒体甚至因政治原因将人们送入监狱的唯一原因。

T: 全世界的政治都一样。

F: 的确。长期来看,我们会抵达一个真正的民主体系,这是我在想的,希望如此。

T: 很好。

F: 对中国来说,需要好几次党代会的时间,对比利时来说,我们需要将精英的权力弄下来。

T: 希望如你所言。

F: 当我阅读党代会的资料时,我发现他们总是在谈邓小平理论,他们现在用的却是用资本主义来实现共产主义。

T: 天啦,你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

F: 问题是,中国人变得越来资本主义。当然,(研究党代会)这很有趣,所有的资料都可以在线找到。

T: 是的,如果你感兴趣,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信息。

F: 上一次党代会,他们说要结束腐败,有趣的是,这真的意味着他们要在党内结束这个问题。

T: 你注意到没有,海外的中国学生(比如我们实验室)不喜欢谈论这些话题?

F: 我不知道他们不愿意谈论这些话题是不是因为担心害怕政府?尤其是将来想在中国工作的话?

T: 不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这些,在这方面,至少在国外谈论这些是相当自由的,即使在中国,你如果只是口头谈论而没有以书面出版的形式,也是没有问题的。

F: 另外,我猜测全世界的人们有一个通病,只对自己的舒服和消费感兴趣,而不是政治。

T: 正是因为他们真的不感兴趣。

F: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关心正在发生什么,只要他们有足够的食物来维持下去。

T: 尤其是当他们觉得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至少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什么,为什么还讨论它?这可能是一个原因。我的意思是,普通中国民众对这些事情不关心。

F: 即使你短期内不能改变什么,但知道一些政治和哲学的基本知识也是很有趣的,还有科学、经济学。

T: 我需要睡觉了。你通常周末什么时候睡觉?

F: 早上2点到下午1点之间。

T: 我从来不这样干,晚安。

F: 我总是睡不着,睡不醒。再见,好好睡。

T: 再见,你也一样。

F: 我读完了你的关于英国和比利时比较的博文,有意思。英国的种族歧视较少?我的一个黑人朋友说他在英国遭受到更少的歧视。

欢迎自由评论,但不建议将此文四处分享。

扩展阅读:比利时人眼中的中国人和中国人眼中的比利时人

你什么样中国就什么样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

我不太常用QQ等聊天工具,因为我觉得即时聊天在大部分时间里是一种低效率的交流方式,但是由于很多人使用,所以我还是偶尔会用一下QQ之类的工具,然后就经常收到类似的群消息——“是中国人必看必转:抵制日货”(尤其是钓鱼岛事件升温时)。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如此“有力”的宣传,近乎诅咒。我看完后发现居然没有任天堂这个牌子,如何能够“全面”抵制日货?再一看,消息居然转自我硕士研究生时的导师课题组群,所谓高学历的一群人士。激情掩盖一切无知。

类似的这种信息多如牛毛,年年有人发,月月有人发,日日有人发,然后再转发。转发消息的人可能是出于一种所谓的“爱国”情操,反正是复制、粘贴两动作,瞬间完成“爱国”壮举,实在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先不说这种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发这种消息的人全面想过吗?在今天这种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抵制日本货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很简单,假如真能解决,党国直接在地球上收视率最高的CCTV新闻联播里强调几次就够了。

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虽然局部动荡和战争每天都在上演,但今天国与国之间,更多的是一种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换句话说,发达国家也并不希望看到一个落后、动乱的中国,因为这对于他们也不利。

中国人的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和行动,就算对日本国家有影响,反过来对中国的经济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日本货要真能抵制,不必通过这种QQ群式的言论,而是会自发地变成行动。就像设立一个关爱妇女的妇女节,并不是庆祝妇女地位高于男性,反而说明男女还不平等,越是高喊抵制日货,越是说明离不了日货。

往深处说,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仍然是一种冷战的思维。这种思维在40年前就已经出现,例如,《邓小平时代》一书中就提到,当年邓小平派党国代表出访西欧五国(法国、西德、瑞士、比利时、丹麦)时的见闻:

由于中国刚开始走出冷战的思维模式,谷牧代表团的成员以为他们会被当作敌人看待。虽然有出国之前为他们准备的情况简报,但东道主的友好和开放还是让他们吃惊。

当时中国的大多数工厂等设施都是保密的,甚至对一般中国人也不开放,因此对于欧洲人愿意让他们参观工厂、办公楼、商店和几乎所有其他设施,他们无不感到诧异。

日本侵华固然可恨,但如果说日本人没有为此道歉也不符合事实,比如邓小平访问日本时:

邓小平说,尽管有20世纪那段不幸的历史,但两国有过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他愿意向前看,使两国走向友好交往的未来。这让日本人大受感动。他们知道日本的侵略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灾难,非常想表达他们的歉意,伸出友谊之手。邓小平带着和解的精神而来,也带来了两国人民可以共同生活在和平友好新时代的希望。很多人觉得,二战结束三十多年后,疗伤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邓小平访日期间,很多日本人对日本曾经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表达了歉意,日本政要也发誓绝不再让这种悲剧重演。邓小平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并没有要求他们详述那些暴行。对于很多不同领域的日本人来说,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既是对日本人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也是为中国的繁荣作贡献的方式,这种帮助本身就可以增加两国和平相处的机会。

即使是中日关系不正常的时期,就有知名的日本企业家帮助中国:

稻山嘉宽是在日本招待邓小平的一位重要的工商界人士。他从1957年就开始向中国出售钢材;到1971年,他的公司已在改造武汉钢铁厂、使之成为中国最现代化的钢铁厂上发挥了主要作用。他的一些雇员对他向这家过时的苏联式钢铁厂转移如此多的技术、而不是去建新厂赚钱而有所不满。稻山回答说,他很乐意改造这家工厂,因为1901年他的钢铁公司八幡制铁在日本开办第一家工厂时,铁矿石就是从武汉运来的,他很高兴现在能回报这个城市。

40年来日本帮助中国的贷款:

1979从年到2007年,日本海外经济协力基金向中国提供的贷款多于它对任何其他国家的贷款,总计达到2.54万亿日元(按2007年汇率计算约合250亿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还不够几个贪官腐败)

土木坛子无意美化日本二战时期的侵华历史。只是想说,一味不顾事实地丑化日本人和日本国家,像木偶一样不加思索地人云亦云,不加思索地转发自以为是的“爱国言论”……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只会突出反映这个国家和国民依然如此落后,即使口袋里钱包比过去要鼓那么一点点。

上次说到买了一台Wii游戏机——这不是重点,我故意提到了Wii是日本货。从朋友们留言评论反馈来看,尚无一位讨论抵制日货的话题。这说明阅读土木坛子的朋友们,水平与那些随意转发抵制日货消息的网友们还是有些不一样。

你是什么样,中国就是什么样。

苹果黑心?中国和欧洲iPhone价格比较

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实在没有什么看头,信息噪音太大,有用信息量比例太小。然而即使如此,我还是偶尔用着,因为别人在用,就要求自己也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翻墙使用Twitter。

所以,像月光博客主也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等上面开设了同步账号,尤为可贵的是,月光博客主在博客上或是微博上几乎从来不提供不相关的信息噪音,而是在信息速度、真实性、有用性上做得很好。

一、苹果是不是压榨中国人的黑心公司?

一大早起来,看到月光博客主发的一条微博:

苹果不是压榨中国人的黑心公司 – 新华社旗下的《财经国家周刊》近日报道,iPhone5的零件成本只有1039元,毛利率高达409%,还把iPhone 5在中国发售价比美国高出了23%归咎于苹果公司。这种混淆事实与观点错误的新闻得到大面积的传播,只能是助长抵制他国货品的狭隘心态。 http://url.cn/AuRgso

去网页链接一看,原来是网易“有态度”地向国家媒体表达了“真实”的“另一面”。报道分析苹果公司的一些信息,比如iPhone, iPad产品在中国和外国的售价情况。

我不是非常喜欢苹果公司的产品,但了解还是有的。在欧洲比利时市场买过iPad和iPhone,对中国和欧洲市场的价格信息也是了解的。总有人觉得国外比如欧洲市场的苹果产品会比中国便宜,同时中国人也总是认为自己是地球上交税最多负税最重的人。事实上真的如此吗?

苹果公司的产品在全球的价格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去除汇率的短时间大变化,这是指苹果公司的每台设备在全球各市场出售后,零售商能收到钱。但是消费者为什么说中国的售价贵,而国外比如美国的iPhone便宜呢?

二、中国的增值率VAT税率全球最高吗?

每个商品出售时候都会有一个叫增值税的东西,英文名叫Value Added Tax,简称VAT, 这个税与企业无关,完全发生在购买这个环节,由消费者承担,零售商代税务部门征收后,直接交给了国家。

中国的增值税税率一般为17%,假如你在京东上购买一袋杜蕾丝安全套,支付117元人民币,这个价格组成实际上是: 100+17元,即100元是京东能拿到的钱,另外17元交给了国家的税收。所有的普通商品销售都是这样的大致原理。

那么中国的VAT税率高吗?“有态度”的网易报道说欧洲市场的VAT税率大概是10%(原文引用暨南大学经济学院财政学教授沈肇章的信息-这就是砖家),直觉告诉我这是不对的。一查维基百科上的信息,绝大部分欧洲成员国的增值税VAT税率都在20%左右(瑞士7%例外),高者甚至达25%(挪威和丹麦),像我目前所在的比利时VAT是21%,从这一点讲,中国的增值税税率并不是全球最高:任何事情要做到全球领先水平,都不容易。

回到苹果产品,以苹果中国官网上的iPhone 5为例,消费者现在购买需要支付5288元,除以1.17便是商家能收到的4519元,另外768元是国家将收到的增值税——如果销售商不偷税的话。

同样,以欧洲比利时的苹果官网上的相同iPhone 5手机为例,裸机零售价为699欧元,除以1.21即商家收到577欧元,按今天的汇率(一欧元换成8.25元人民币)换成人民币4768元,比中国的4519元还贵了200多人民币。

因此,普通消费者购买同样的苹果iPhone 5手机非合约机,在比利时和中国支付的价格为分别5766元(699欧元)和5288元,贵上500多元。中国的苹果手机相对于欧洲市场并不贵,反而便宜不少!原因是什么?很简单:中国的VAT增值税比欧洲市场要低一些。

三、中国、欧洲、美国,哪里的苹果产品售价最便宜?

那么,到哪里购买苹果产品便宜呢?这就要到不强制征收VAT的地区或国家,有这样的地方吗?有的。香港就没有强制的VAT,同时也是自由贸易港,零关税。这就是为什么香港的iPhone 5现在便宜到售价5588港币,相当于消费者支付人民币4496元——这个钱也是商家实实在在能收到的钱,与中国的4519元和欧洲比利时的4768元都要低一些。

美国联邦政府到现在还没有VAT税率,VAT税率由各州立政府确定,一般低于10%,所以美国的苹果产品售价也并不贵。

当然,如果看工资收入,中国的人均收入如果按3000元(这个数据当然不准)算的话,一个月只能买半台iPhone 5,西欧比如比利时平均工资如果按税后1500欧元每月计算的话,一个月差不多能买两台iPhone 5, 从这个意义上讲,当然是中国的苹果产品贵,不过,这种意义上的贵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四、有义务纳税是不是有义务享受福利?

我不是经济专家,也没有具体调查,但网络上报怨中国的税收全球最高、收入全球高低的说法,我个人直觉感觉是有水分的,VAT税率便是一例,并且报道来自较“有态度”的网易,中国的VAT增值税率当然不是全球最高——但确实不低,至于工资水平这些年来大家的工资不都是涨了吗?

也许有人要说,物价也上涨了。在我的博友中,非富二代官二代的朋友不也有人有车并有二房了吗?关于这一点,无钱无房无车的土木坛子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战士!

那么我们的税收制度没有问题吗?有!我们的税收税率不低,但真正执行过程中偷税漏税的情况,相信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有体会的,“聪明、灵活、变通”的中国人啊。政府也不傻,就让企业偷税吧,哪天企业做大不听话了,有一个罪名“偷税漏税”在等恭候你,“合理又合法”。

同时,别忘了,欧洲高税收同时也是高福利,而中国大陆上的人们,在交纳不低的税款时,我们的“生老病死”享受到了多少货真价实的福利呢?我在国内和欧洲的经历生动地告诉我:差距太大了。

然而也不必羡慕欧洲的高福利,我可以告诉大家:欧洲这种高福利的状态是不可持续的。如果欧洲不改革,在大家有生之年会看到这一天。

五、结论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表达下面几个意思:

  • 苹果产品在中国的绝对消费价格并不贵,反而欧洲的非常贵,香港的iPhone售价非常便宜。
  • 中国的消费者增值税不算全球最高,欧洲的才是高税率。
  • 按工资收入的购买能力来说,中国的苹果产品非常贵。
  • 网易的“有态度”也是没态度,媒体的话,永远不要全信。完全的无错误固然难以达到,但像欧洲的增值税税率,简单地Google一下就知道了,而不是给出一个错误的数据10%。
  • 苹果公司不存在黑心不黑心。无论中外企业,遵守所在地国家的法律就是好企业,黑心邪恶的往往是不合理和跟不上时代的制度与法律。
  • 别抱怨中国的国情了,谁让你和我一样是中国人呢?你就是移了民,也同样是长着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到哪儿都一样。

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对长沙的印象大概是这样:有一个电视台(这个不用说名称吧),两个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大学),三个企业——三一集团、中联重科、远大中央空调。远大的空调不知怎么样了,但该公司装配式快速盖楼技术已经传到欧美市场,三一和中联重工是两家著名的机械设备生产商。

当年刚开始知道三一重工这家企业时,还以为是日本的三凌公司被中国的山寨了,不但企业名称,连企业标志都是同一种风格。正巧,三一集团的总裁唐修国先生(湖南安仁人)是我中学的校友,当年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听了他的讲座后,才知道这个民营公司从创建到壮大之不容易。后来三一的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唐修国先生成了我的高中最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全国工地上随处可见的三一机械,并将混凝土成功泵送至406米高的施工面,直到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几乎算作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朵奇葩。

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同为湖南人的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湖南涟源人),去年很“幸运”地成为党的中央候补委员。最近又出来三一总部搬到北京去的新闻。偌大一个企业搬迁总部,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个决定却是在该企业内部早餐上宣布的。我想,该是湖南与三一集团说再见的时候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三一集团总部要搬到北京去?各种新闻解读出来各种所谓的内幕:有的说是为了国际化的需要,也有的说是受不了湖南地方的气,北京有更快的行政效率云云。可是这些不应该是最近的问题,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就有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身为湖南人,对湖南人的性格特点还是较为了解。在我的湖南农村老家,历史上长期的小农经济再加上近代的毛泽东,让乡亲们的意识一直认为“有钱不如有权”。为什么?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呢?自己联想。

今天的梁总肯定不缺钱,甚至在他的家乡也烙上了他个人发家致富的强烈色彩:在自己老家村子建了个私人停机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观念在这里可能得到了最好的注解。问题是:在全世界经济一片灰暗和中国建筑业顶峰已过的大背景下,作为机械设备行业民营企业三一重工如何能做长久活下去?聪明的梁总一直以来就把自己企业和党国的事业捆绑在一起,从他的党总部大楼,到他最近在党的十八大上作秀式的言论: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我生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死1000次,都会是在中国。”

“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中国的女孩子也很爱共产党员。”

在政坛上华丽转身后,将企业的总部迁到北京也是情理之中,一来可以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二来也可以兼顾好三一这个巨大的企业,加上身居要职,也会对企业的发展有着“利好”的消息:

你参加不了的决策会议,人家可以参加;你不了解的情况,人家可以了解;你碰到的难题,无处申诉,人家可以开会解决;你面临资金困难,最多找银行去申贷,看银行的脸色,但人家可以找财政来解决,由领导直接找银行支持;你需要经过层层审批的事情,人家本来就是审批的机制成员。

名与利兼得,古来两难全。

总有人批评中国的政企不分,国企的老总们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总能获得普通企业主不知道的信息和政策,甚至资源。好不容易壮大的三一民营企业,在老总进入党的干部队伍以后,事实上也华丽转变身份。已然的亦官亦商,又何尝不是官商的宿命。

不过,如果真要像美国的情况倒也有看点,美国的政界人士许多是在成功做好企业后才参政,反正老子钱赚够了,现在到政府去报效一下国家。身价居于中国内地首富的梁稳根先生当然不再缺钱,如果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自然是民族之幸。

至于甚至有传言,梁总那和土木坛子同年的独子“小梁总”梁治中同学已与某国BIG BOSS的千金(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结为亲家,这倒也不是全无可能,未必出于这两位年轻人的意愿,毕竟在利益面前,婚姻自由又值得了几个钱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身为湖南人,我为三一集团取得的成绩而骄傲,也希望它在未来依然为重工业制造出优秀的机械设备。因此对于三一总部搬迁北京,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