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一起令人心碎的车祸

12月份的一个周日下午,我和家人还有孩子的老师,在家里附近的公园享受愉快的周末,夕阳西下,无限美好。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姑姑,此时接到她的电话,内心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哭泣声,我赶紧走开,不让其他人听到我的电话。姑姑在电话那头哭着跟我说:(表妹)佳佳遇到车祸,人没了……

我很震惊,问她是不是搞错了?她跟我说,她正赶往事发地,车祸当场死了四个人。此时此刻,她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便再问。

那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能等她去事发地了解。事发地在老家市区,我在佛山,时间已经快晚上,当天已来不及购买车票去老家城市了。

我立即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吃完晚饭,信息慢慢多起来了。网上的新闻报道也出来了,特大交通事故。这是一件麻烦事,我当时就打算次日早上回老家,一起和姑姑去处理这件事情。

第二天来到事发地交警大队,负责交警给我们讲了事故的原委。原来是表妹和她男友等人乘坐别人的小汽车,头天凌晨4点在市区郊区某路上撞上了一辆泥头车(渣土车),包括小汽车司机在内当场四个身亡,还有一重伤一轻伤。

事情比较麻烦:

  1. 小汽车在T型路的主路上,泥头车在辅路上——事后车速鉴定表明泥头车没有酒驾但没有停下来让车;
  2. 事后的车速鉴定表明小汽车的车速有112公里每小时,这在市郊的路上显示是超速;
  3. 核载五人的小汽车,实际上载了六个人,超载;
  4. 尸检发现小汽车司机有酒驾——这将导致小汽车这边的保险公司不会承担责任;
  5. 受损的小汽车是一辆2005年的宝马X5, 现在几乎一文不值;
  6. 小汽车司机已经身亡——他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没有任何财产;
  7. 司机是车主的侄子,车主从法律上讲并无连带责任。因为车主本身并无过错,车借出时司机并无酒驾,司机也有合法驾照,车子是通过年检的合法车;
  8. 除小汽车司机外,当场还死亡了三个,这个责任太大,一般人都负担不起。

我当时感觉,种种情况都是对乘车的受害者不利,要是按常规方法来处理,估计是难了。事后了解,泥头车司机这边包括交强险在内的保险一共只有112万,就算把所有责任认定在他这边,估计也只能赔到112万——其余他只有去坐牢承担,再加上那位受重伤的乘客,真正能到表妹的赔偿估计少之又少。

我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1. 它上了新闻报道,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省市政府相关领导已经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当地政府妥善处理事故;
  2. 如果不处理好它,万一家属一起行动,肯定会引起社会不稳定,也直接影响老家城市正在进行的文明卫生城市创办活动——一票否决;
  3. 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讲法律。

果然,事发当地街道办、区政法委的相关领导,和交警大队成立了处理小组。接下来就是对接政府的事故处理小组了。

尸检和车辆技术鉴定报告很快出来,三个乘车的死者无责任,于是首先和三个无辜的受害者家属谈赔偿问题。赔偿说起来也简单,政府表态,按照法律相关规定进行赔偿。

这里说来也巧,正好从事发第二天开始,老家城市成为全国首批交通事故赔偿城乡同命同价制度的试点城市,也就是说,过去在交通事故中受害者的赔偿是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农村户口的受害者基本上是城市户口的一半,这就是不平等的人权。

借助强大的互联网、私人人脉和与基层老百姓处理纠纷的经验,所需要的法律条文,律师、法官,基层干部处理问题的套路,我们尽可能地为三个受害者家属争取赔偿利益的最大化。

这其中进一步体会到什么是中国特色。

  1. 法律分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并且有理论上的条款和实际上的执行情况——即有时候是就低不就高;
  2. 我们不是在打官司走司法途径,只是拿着相关的法律规定和地方条例和解谈判;
  3. 和我们谈判的也不是肇事方,而是政府这个中间人;
  4. 事故处理小组,为了尽快完成上面领导交待的任务,处理问题也有一些欠缺,他们想一碗水端平,但又没有在取得三方家属的一致同意前提下提前和某些家属达到一致,导致和其他家属出现一度谈不下去的情况;
  5. 法律条文关于对家属抚养方面的要求过于刻板,对于不完全符合条件的家属完全得不到抚养费,也使得谈判一度中断;
  6. 在事故责任未完全划分清楚之前,事故处理小组“强行”由泥头车背后的土方建筑公司和保险公司先行垫付资金赔偿;
  7. 和解协议完全由事故处理小组的律师撰写,其中有不严谨和对受害者家属不公平的地方,就看你能否看清楚后据理力争;
  8. 在我国其它地方现在还是同命不同价的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并且,车祸和建筑工地、矿难相比,赔偿额也是最低的。

以我个人这些年的有限经验,这种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还真的体现了中国特色。

虽然姑姑这边来了将近10人参与谈判,但基本上是以我为主与事故处理小组谈判。双方需要互相揣摩心理。有一次,对方一天内换了三波不同级别的领导,我一人与他们唇枪舌战,对方的负责人也不由得夸我几句,说我言辞犀利、见识宽广、思路清晰。第一次体会到平时的经历在关键时刻真能派上用场。

对方负责人谈判中问我:你贵姓?我答:我姓谭。他接着说:我想我应该叫你谭博士。我只好回答:你可以这样叫,我确实是一个博士。

谈判一共谈了三次,借助便捷的高铁,我一周三次往返于广东和老家城市之间,最后双方都作出一定让步——你最好先说要掀掉屋顶,对方才可能让你开一扇窗户。达成具体的处理方案,最终把后事处理好,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受害者家属拿到了相应的赔偿。

事后实事求是的讲,不管是从哪个出发点,当地政府是负责任的,这种交通事故本来是不关政府的事情。但既然成了特大交通事故,他们优先集中力量处理它,这是值得肯定的。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统管一切的。

网上有太多的类似交通事故,有同命不同价的,有不了了之的,还有的赢了案子,肇事方没有实际赔偿能力的……政府介入之后,就能得到相对好的处理结果。

这是一起极其不幸的交通事故,人死不能复生,只能在善后这个问题上,让三个最严重的受害者家属在物质上得到一丝慰藉吧。

愿17岁的表妹在天堂里不要再交到这样的朋友,不再遇上这样的不幸车祸。

愿各位朋友不要酒驾、醉驾、超载、超速,愿你一生平安。

我不反感996,但马云们为996站台背书不明智

996工作制,是指一种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每周工作六天的用工制度,有时也被用来指代一系列资方要求劳方延长工时而不额外给薪的工作制度。 最初多因互联网及软件行业的员工交流而产生此词。

996,这个数字最近很热门。其实对IT行业比较熟悉的人对此数字并不陌生,它完全不是一个新名字。

即使不是IT业,我目前所处的行业,工作时间长度和压力比IT甚至更甚。但我对996式的工作方式并不反感。我觉得,中国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就是离不开这些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者的付出。事情是人们做出来的。

然而,我们国家现在总体上还是不够发达,从大家的生活压力上就能反映出来。我们目前能像北欧人那样优雅地生活吗?对大部分人来说实现不了。我们没有养懒人的经济基础,因此,我们也就无法像北欧那样养懒人,干着非996式的工作。其实,南欧那样的养懒人国家,他们现在的状态也不怎么样。

因此,你若实在不喜欢996式的工作,最简单的方法是离开这样的工作就是了。毕竟,最容易获得的东西就是贫穷。能不做996式的工作还能获取优雅的生活,那自然是人中龙凤,可喜可贺。

可是,我注意到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所谓社会精英发表了对996的极力拥护言论,就是他们这些企业实行的996,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希望他们的员工认同996,这样也能让他们为自己的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立于不败之地。

和我这个普通人不反感996不一样,我觉得这些996的老板们公开支持这样的东西未必是明智的。我甚至觉得有些奇怪,这些聪明人为什么这样公开支持呢?

996从法律上来讲,它应该是违法的,超出了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的劳动时间,照说代价是很高的,三倍工资?这也是发达国家不愿意加班的原因之一。但我们国内的企业真的有执行这样的劳动法吗?又或者是不是通过一些字面上的“不强制加班”绕开法律的监管呢?在我们这个国家,有时候是你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假如大家真的都不实行996,我们也无非是发展得慢一些。但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毕竟996工作的人们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享受生活,孩子没有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妻子没有太多时间和丈夫相爱,朋友之间的相聚也因没有时间变得很少,这难道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

再者,像马云之类的所谓成功人士,多少人真的以为努力工作,有朝一日也能实现像马云之类的成功?不是说没有可能,是概率太小了。任何一个朝代和社会,资源都是有限的,社会是一个金字塔,能在塔尖的人都是极少数。所谓小富由勤,大富由命,这听起来悲观负能量,但我基本上是认可的。996的老板们画的饼太大,有几个人的胃能消化得了?

对于绝大数普通人来说,我们可能不得不努力工作,被逼着实行996式的工作——毕竟未来可能连这样的机会复函同有,能内心认可当然最好,实在不认可也许只能想其它办法——如果有。但对于那些996既得利益者来说,公开站台为996背书,这也许只是资本家在法制执行程度不那么完善的背景下遂利的本质使然。

但是,我总认为,除了996,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工作、生活、学习,这个美好的平衡才是社会发展的努力方向。也许,科技的发展能帮助到我们,比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未来。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北京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题记:这是去年的活动,我当时打算直播分享,但事务繁忙,精力有限,我就计划在这次活动一年后再发出来,现在是时候了。

地点:北京,时间:2014年4月7日-8日


整个团队由27名(比利时)根特大学土木工程硕士研究生和两名教授组成,一方面看中国各地的大型建筑工程,另一方面是到中国各地旅游。到中国部分城市后将还有两位从比利时飞过去的教授加入。出行交通、饮食住宿方面均由比利时本地旅游代理和中国各地旅游机构合作安排。我被他们请过去充当全方位贴身助理。

入境

我们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飞机是瑞士航空,先由欧洲境内普通飞机飞到苏黎士,再转成大型国际航班飞机,到北京首都机场降落。

4月6日起飞,次日北京时间清晨时分到达北京。一下飞机,经过漫长的入境检查,全部人员都成功进入中国领土。在这之前,我有点小担心,我的博客一年前被墙,会不会在人肉入境的时候被关照?事实证明,我有些过分把自己当回事了。

入境的时候,我因为是中国人,直接出示中国护照完成,而所有外国人都需要排长长的队,经过漫长的等待,才能顺利入境。在等待他们入境的空隙,我在机场用我的沃信手机号接收了验证码,用起了机场的网络,打开Twitter无法浏览,确认这里是中国。我想起原来入境欧洲时候,也是看着欧盟成员国的人直接入境,而自己却因为是外国人需要进行较为仔细的检查才能入境。世界是公平的。

大家在机场的农业银行ATM机取了些现金,看着一欧元换来八块多人民币,这帮比利时年轻人高兴坏了,我想,要是到了韩国,他们还不得对着那些天文数字般的钞票惊呆?

万里长城

第一个活动是登长城。北京方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年男导游。他带来两辆车,一辆拉走我们的行李,放到晚上住的酒店。另一辆大巴士就是我们当天的交通用车。这是我第二次游览长城。巧的是,五年前我来北京办理出国手续,第一次登八达岭长城的时候,也是与外国人一起,那是个英国小伙子,后来知道他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信仰者,还经常收到他们的活动邮件。

这次又是和外国友人一起登长城。不同是,这次北京导游把我们拉到了慕田峪长城,最大的好处是游客比八达岭长城少多了。大家很兴奋,以前只是在照片上看到长城,这回见到了真货。天气晴朗,虽然能见度不似欧洲那样蓝天白云,但好歹能在长城脚下看到春暖花开,在天际交会线之前看到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

站在长城上,我有些感慨。万里长城固然宏伟,但建造它不知牺牲了多少普通人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还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封闭思想。可惜的是,这个国家在21世纪里修建的数字长城就如当年的万里长城,几千年后的今天,破损的万里长城经过修复后,还可以当作人们的旅游景点,不知将来的数字长城会留下什么遗迹?

家里领导和儿子也趁这次机会回国一趟,顺便跟着团队游览长城。孩子太小,走不动的时候,我只能抱着他,这一趟长城爬下来,导致我双腿痛了好几天。

游完长城,导游带大家到长城脚下一家类似农家乐的地方吃饭。这种场景和欧洲的饭馆完全不一样,大家又一大早没有正经吃过饭,再加上第一次真正使用筷子,自然很兴奋。尤其对一盘糖醋里脊的菜感兴趣,吃完还想要,导游问了问价格(每盘大约30多块钱),说不太划算再加一道菜,就作罢了,其实这点钱对这群拿着欧元来中国花的比利时年轻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奥运村

下午拉着大家去看北京奥运村。像鸟巢和水立方这两座建筑,大部分人早在电视里见过千百回。自奥运会后,我也去过北京好几次,却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看奥运场馆。我早就知道电视镜头里的画面经常不免失真,事实再次验证这一结论。

肉眼中的鸟巢和水立方没有想象中那般大。奥运会以后,在灰蒙蒙的北京城,它们更显得有些老旧。正如一位花枝招展的少妇出嫁几年后,渐渐容颜失色。鸟巢中有些枯败的草坪正是如此写照。这给人们留下了如何在申请奥运会前就做好利用好奥运场馆留下了些许思考。

参观完奥运村后,大巴把大家拉到一家名为富驿时尚的快捷酒店。取了先前运过来的行李和办好入住手续后,拿着房间钥匙稍作休息。我趁着空档去街边买了两张北京的手机卡,一张给了比利时的负责人,一张我自己用,方便大家以后沟通使用。

北京烤鸭

中午吃饭时候,导游就开始“推销”他认识的北京烤鸭(当然不是全聚德烤鸭),大约100块钱一位,就可以吃到带有北京烤鸭的正式晚餐。大家想了想,反正晚餐也需要解决,我也替他们分析100块钱去吃一顿也还公平(即使导游很可能有提成)。大家听了我的分析建议后——他们在乎我的建议,基本答应晚上去这家餐厅。

年轻人们吃得很开心,事后也表示值这100块钱。虽然在我看来,这餐厅毫无可圈可点的地方。我没有吃过全聚德烤鸭,但吃法估计和普通餐馆差不多。我对北方这种需要动手卷菜的吃法并不感冒,我还是对江南的卤味做法更有感觉。正因为如此,当导游对没有吃完的烤鸭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我安慰他,没有关系,尝尝可以,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即使作为一个中国南方人,我对北方烤鸭也不感兴趣。

吃完晚饭后,这帮兴奋的年轻人又提议去奥运村去看看夜色下的北京。我累了,大概告诉了他们如何坐地铁或者出租车去,又如何回来,顺便让他们记住我的手机号码,于是我就回酒店休息去了。

国家大剧院

第二天,吃完酒店的早餐,从国家大剧院开始一天的活动。典型的北京空气污染出现了。我本以为北京春天的大风能避免雾霾的出现。整座城市的荣华富贵,在这灰蒙蒙的天空中都黯然失色。在迷雾中,像蛋壳一样的国家大剧院立在天安门一侧,说得好听一点是现代与传统的结合,说得不好一听则是与整体风格很不搭配。倒是国家大剧院旁边的一个老年人,在大剧院绿化带的间隔中,随着他自己的小音响音乐,像跳大神一样手舞足蹈,脸上还荡漾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情。在这样空气污染环境下,有的人被他的快乐舞蹈逗笑,我却真的为他的表现而倾佩。

天安门广场

绕过国家大剧院,就来到了举世闻名的天安门广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安检相当严格。导游告诉我们,不要出示条幅(这次活动有比利时公司赞助,需要不时拍摄带有公司条幅的照片),以免招来麻烦。我则告诉大家,在天安门这种地方,很有可能会有中国人想和大家合影——甚至没有任何请求的语言(也不会说英语),这虽然谈不上礼貌,但他们并没有恶意,只是由于有些农村过来的旅客不容易见到外国人,想趁此机会合个影。

果然,一到天安门广场后,许多游客对这群外国年轻人很感兴趣,有的甚至直接把一小伙子拉过来合影。我哭笑不得。我对这位被合影好几次的小伙子说,你现在中国像超级明星一样火爆。他还挺享受明星般的感觉。

故宫博物院

参观完天安门广场后,是北京之行另一个重要活动:故宫博物院。故宫里的游客和以往一样超级多。故宫里的庭庭院院,墙墙柱柱,各种展品数量之众,在有限的时间内,大家只好走马观花似的观看浏览。连同长城,这应该是展现这个国家悠久历史的最好见证。在故宫里,同样有人要求合影,但相比之下,有的很有礼貌,有位年轻的姑娘让我充当中间人去和那位年长的比利时教授沟通,说她父亲很想和这位教授合影。老教授当然和蔼地答应了。礼貌是全世界的通行证。

期间,老教授问我,为什么好多中国人拍照时,喜欢竖起两根手指?我告诉他,这其实就是一种习惯,大概代表英文中的胜利(Victory)单词的首字母V吧,他告诉我,欧洲原来也有这种习惯,但现在很少了。我心里想,这些竖起剪刀手的人们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大家都这样,也就这样子效仿罢了,哪有那么多创造性思维?

故宫参观结束后,我要送家里领导和孩子搭动车回孩子姥姥家。千辛万苦到了北京西客站,居然发现取火车票时,领导她哥订的票给了错误的身份证信息,最后找到值班领导才人工拿到了票。送走家人,我就坐上地铁去看望我在北京的同村发小,他刚生下女儿不久,我该去看看他们了。老乡留我吃饭,我算了算时间,觉得晚上8点去宜昌的火车也还来得及。于是就在老乡那里待了一下午。早早吃完晚饭,坐上地铁朝北京西站赶去。

北京火车站

期间,导游和比利时的负责人时不时和我保持联系。我赶到火车站后,花了一阵子才找到导游。这才发现大家进火车站时,买的火车票出了问题,一比利时姑娘的护照号和车票对不上,而我的火车票上根本就不是我身份证号,很显明旅行社是用别人的证订的票(后来也证实如此)。首善之地的火车站安检工作异常严格。工作人员死活不让我进去,说外国姑娘护照号出错情有可原,但中国人显明是说不过去的,完全是别人的身份证——不是错误的原因。

导游需要照顾团队,只好叫我去退票,再用我的身份证买这张票。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工作人员说,退票需要对应的身份证。我上哪找那张不知谁的身份证去?如果有身份证我还退票?工作人员还说,就算退票,也不保证能买到原来的票,退票信息一公开,全网系统都可以买。我只好打电话给导游,他也没有办法了。

突然他说,叫我买张去北京市内的火车票,先通过火车站安检。我于是又排了一次队,离发车时间只有29分钟了,轮到我的时候,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地告诉我,无法买北京市内的火车票——这里不是汽车站,我要崩溃了,更可恶的是,这时候手机也快没有电了,我用这最后的一点电打电话给导游,他听后说,你买出北京的票,比如保定、石家庄都可以,我厚着脸皮跟快要排到号的人说,我的车马上要开了,让我倒回去买到这张票,那大姐倒通情达理,我于是买到一张20多块钱的到保定火车票。

后面就顺利了,用这张保定票进了火车站,到站台后再使用那张错误身份证号的卧铺票上车,通常情况下不会再核对身份证(上车后就算核对,也不会把人赶下车)。一起上了火车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在这最后关头,他们显然很担心我是否能及时赶上车(我的行李他们帮我随车搬过来了)。

不能再离开

到车上后,和大家一聊才知道,没想到就在这一下午,出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火车票的事前面已说。大约是我离开后,导游带他们去了茶叶店(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去看了中央电视台新大楼——大裤衩),买了很多东西——当然是他们自愿的。上火车前,他们想去超市买些东西,但导游却带他们去了火车站周围的小店铺。进了火车站后,他们发现里面有一个超市,这下大家不高兴了:为什么不带他们进超市?价格更公平,东西也更好更多。他们还向我抱怨,说从火车站旁边的小超市买到的食品有过期的,甚至认为导游是不是从小店铺得到好处。

后来发现这是一个误会,中国的食品喜欢把生产日期标识在商品上,欧洲人则标识过期日期,这导致他们以为买过来的食品已经过期了。同时,我也给他们解释,一般火车站旁边的东西的确要便宜,但质量也不太好。至于提成,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中国人没有那么穷,导游要提成也不至于从买个饼干、饮料中提成,那才几块钱呢?

虽然他们没有抱怨我下午离开他们的事,但这事还是给我提了个醒,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我应该时刻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一离开,就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毕竟相比导游,他们更信赖我,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我来的原因。

我们坐的火车是普通速度的火车,开向湖北宜昌,下一站是三峡大坝

宜昌站、南京站、苏州站、上海站待续。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
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
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
慕田峪长城(直接坐缆车上来)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4)
在长城上吃老冰棍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5)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6)
春暖花开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7)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8)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9)
慕田峪长城小憩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0)
慕田峪长城下山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1)
远眺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2)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3)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4)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5)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6)
水立方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7)
近看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8)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9)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0)
水立方出口休息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1)
晚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2)
酒店早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3)
酒店房间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4)
退房时的乱象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5)
国家大剧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6)
人民英雄纪念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7)
天安门广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8)
故宫入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9)
导游在故宫里讲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0)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1)
故宫里到处是游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2)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3)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4)
故宫红墙下的比利时年轻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5)
北京地铁上玩手机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