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担忧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我们有些人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世界卫生组织WHO于北京时间昨天晚上研究决定将中国大陆的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上升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网传国家一直在努力不让此疫情上升到这个级别,也就有了一周前WHO宣布当时全球新型冠状病毒风险为“中等”。国家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避免将中国被世界认为是疫区国,从而导致未来包括国外资本投资、对外出口贸易等一系列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旅游相关的交往活动,这将对疫情之下的国家经济更加产生雪上加霜的后果。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不必如此悲观地担忧。让我们回想一下国内的情况。

网上不少言论都在谴责有关方面在12月份和1月份初时未及时对公众公开疫情,也就没有及时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从而导致目前的被动局面。

可是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这些事情已经发生,我们眼前的当务之急就是战胜疫情。

虽然目前国家采取了最大的力量去应对疫情,不论是人力、物力、还是医学技术,这比过去要强得多,但疫情目前还是存在全世界扩散的迹象,在现在这个高度流动的世界,且不论国外人士来往中国大陆,就是来往中国大陆的华人本身也已经遍布全世界,这自然从理论上给这个能人传人的病毒带来全球扩散的基础。

假如WHO不及时提高警惕,将疫情的危险程度及时告知世界上其它国家,以便他们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那么未来也有可能让整个世界都陷入重度疫情的被动局面,发达国家情况还好一些,但世界上还有更多的不发达国家,他们面对这种大疫情,根本就没有应对能力,唯有提早布署才是办法。

真若到了那个被动时候,有可能中国成为世界版本的武汉,全世界也许会像我们现在责怪国内某些当局一样责怪WHO及有关国家,那样迟来的责怪又能有什么作用呢?倒不如现在及时提高警惕,全球共同应对疫情。

在疫情面前,关乎人类的共同命运,已经超越了国家范畴,所有人的生命健康都值得关注与爱惜。发展经济也必须在生命安全得到保证前提下才有意义。

所以,不必对WHO的最新决定感到不平与担忧,共同科学地全球应对疫情才是重中之重,全球力量共同一起才能更好地战胜疫情。等到全球控制住疫情,全球经济发展脚步才能走得更稳健。

一起令人心碎的车祸

12月份的一个周日下午,我和家人还有孩子的老师,在家里附近的公园享受愉快的周末,夕阳西下,无限美好。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姑姑,此时接到她的电话,内心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哭泣声,我赶紧走开,不让其他人听到我的电话。姑姑在电话那头哭着跟我说:(表妹)佳佳遇到车祸,人没了……

我很震惊,问她是不是搞错了?她跟我说,她正赶往事发地,车祸当场死了四个人。此时此刻,她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便再问。

那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能等她去事发地了解。事发地在老家市区,我在佛山,时间已经快晚上,当天已来不及购买车票去老家城市了。

我立即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吃完晚饭,信息慢慢多起来了。网上的新闻报道也出来了,特大交通事故。这是一件麻烦事,我当时就打算次日早上回老家,一起和姑姑去处理这件事情。

第二天来到事发地交警大队,负责交警给我们讲了事故的原委。原来是表妹和她男友等人乘坐别人的小汽车,头天凌晨4点在市区郊区某路上撞上了一辆泥头车(渣土车),包括小汽车司机在内当场四个身亡,还有一重伤一轻伤。

事情比较麻烦:

  1. 小汽车在T型路的主路上,泥头车在辅路上——事后车速鉴定表明泥头车没有酒驾但没有停下来让车;
  2. 事后的车速鉴定表明小汽车的车速有112公里每小时,这在市郊的路上显示是超速;
  3. 核载五人的小汽车,实际上载了六个人,超载;
  4. 尸检发现小汽车司机有酒驾——这将导致小汽车这边的保险公司不会承担责任;
  5. 受损的小汽车是一辆2005年的宝马X5, 现在几乎一文不值;
  6. 小汽车司机已经身亡——他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没有任何财产;
  7. 司机是车主的侄子,车主从法律上讲并无连带责任。因为车主本身并无过错,车借出时司机并无酒驾,司机也有合法驾照,车子是通过年检的合法车;
  8. 除小汽车司机外,当场还死亡了三个,这个责任太大,一般人都负担不起。

我当时感觉,种种情况都是对乘车的受害者不利,要是按常规方法来处理,估计是难了。事后了解,泥头车司机这边包括交强险在内的保险一共只有112万,就算把所有责任认定在他这边,估计也只能赔到112万——其余他只有去坐牢承担,再加上那位受重伤的乘客,真正能到表妹的赔偿估计少之又少。

我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1. 它上了新闻报道,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省市政府相关领导已经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当地政府妥善处理事故;
  2. 如果不处理好它,万一家属一起行动,肯定会引起社会不稳定,也直接影响老家城市正在进行的文明卫生城市创办活动——一票否决;
  3. 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讲法律。

果然,事发当地街道办、区政法委的相关领导,和交警大队成立了处理小组。接下来就是对接政府的事故处理小组了。

尸检和车辆技术鉴定报告很快出来,三个乘车的死者无责任,于是首先和三个无辜的受害者家属谈赔偿问题。赔偿说起来也简单,政府表态,按照法律相关规定进行赔偿。

这里说来也巧,正好从事发第二天开始,老家城市成为全国首批交通事故赔偿城乡同命同价制度的试点城市,也就是说,过去在交通事故中受害者的赔偿是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农村户口的受害者基本上是城市户口的一半,这就是不平等的人权。

借助强大的互联网、私人人脉和与基层老百姓处理纠纷的经验,所需要的法律条文,律师、法官,基层干部处理问题的套路,我们尽可能地为三个受害者家属争取赔偿利益的最大化。

这其中进一步体会到什么是中国特色。

  1. 法律分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并且有理论上的条款和实际上的执行情况——即有时候是就低不就高;
  2. 我们不是在打官司走司法途径,只是拿着相关的法律规定和地方条例和解谈判;
  3. 和我们谈判的也不是肇事方,而是政府这个中间人;
  4. 事故处理小组,为了尽快完成上面领导交待的任务,处理问题也有一些欠缺,他们想一碗水端平,但又没有在取得三方家属的一致同意前提下提前和某些家属达到一致,导致和其他家属出现一度谈不下去的情况;
  5. 法律条文关于对家属抚养方面的要求过于刻板,对于不完全符合条件的家属完全得不到抚养费,也使得谈判一度中断;
  6. 在事故责任未完全划分清楚之前,事故处理小组“强行”由泥头车背后的土方建筑公司和保险公司先行垫付资金赔偿;
  7. 和解协议完全由事故处理小组的律师撰写,其中有不严谨和对受害者家属不公平的地方,就看你能否看清楚后据理力争;
  8. 在我国其它地方现在还是同命不同价的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并且,车祸和建筑工地、矿难相比,赔偿额也是最低的。

以我个人这些年的有限经验,这种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还真的体现了中国特色。

虽然姑姑这边来了将近10人参与谈判,但基本上是以我为主与事故处理小组谈判。双方需要互相揣摩心理。有一次,对方一天内换了三波不同级别的领导,我一人与他们唇枪舌战,对方的负责人也不由得夸我几句,说我言辞犀利、见识宽广、思路清晰。第一次体会到平时的经历在关键时刻真能派上用场。

对方负责人谈判中问我:你贵姓?我答:我姓谭。他接着说:我想我应该叫你谭博士。我只好回答:你可以这样叫,我确实是一个博士。

谈判一共谈了三次,借助便捷的高铁,我一周三次往返于广东和老家城市之间,最后双方都作出一定让步——你最好先说要掀掉屋顶,对方才可能让你开一扇窗户。达成具体的处理方案,最终把后事处理好,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受害者家属拿到了相应的赔偿。

事后实事求是的讲,不管是从哪个出发点,当地政府是负责任的,这种交通事故本来是不关政府的事情。但既然成了特大交通事故,他们优先集中力量处理它,这是值得肯定的。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统管一切的。

网上有太多的类似交通事故,有同命不同价的,有不了了之的,还有的赢了案子,肇事方没有实际赔偿能力的……政府介入之后,就能得到相对好的处理结果。

这是一起极其不幸的交通事故,人死不能复生,只能在善后这个问题上,让三个最严重的受害者家属在物质上得到一丝慰藉吧。

愿17岁的表妹在天堂里不要再交到这样的朋友,不再遇上这样的不幸车祸。

愿各位朋友不要酒驾、醉驾、超载、超速,愿你一生平安。

我不反感996,但马云们为996站台背书不明智

996工作制,是指一种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每周工作六天的用工制度,有时也被用来指代一系列资方要求劳方延长工时而不额外给薪的工作制度。 最初多因互联网及软件行业的员工交流而产生此词。

996,这个数字最近很热门。其实对IT行业比较熟悉的人对此数字并不陌生,它完全不是一个新名字。

即使不是IT业,我目前所处的行业,工作时间长度和压力比IT甚至更甚。但我对996式的工作方式并不反感。我觉得,中国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就是离不开这些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者的付出。事情是人们做出来的。

然而,我们国家现在总体上还是不够发达,从大家的生活压力上就能反映出来。我们目前能像北欧人那样优雅地生活吗?对大部分人来说实现不了。我们没有养懒人的经济基础,因此,我们也就无法像北欧那样养懒人,干着非996式的工作。其实,南欧那样的养懒人国家,他们现在的状态也不怎么样。

因此,你若实在不喜欢996式的工作,最简单的方法是离开这样的工作就是了。毕竟,最容易获得的东西就是贫穷。能不做996式的工作还能获取优雅的生活,那自然是人中龙凤,可喜可贺。

可是,我注意到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所谓社会精英发表了对996的极力拥护言论,就是他们这些企业实行的996,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希望他们的员工认同996,这样也能让他们为自己的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立于不败之地。

和我这个普通人不反感996不一样,我觉得这些996的老板们公开支持这样的东西未必是明智的。我甚至觉得有些奇怪,这些聪明人为什么这样公开支持呢?

996从法律上来讲,它应该是违法的,超出了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的劳动时间,照说代价是很高的,三倍工资?这也是发达国家不愿意加班的原因之一。但我们国内的企业真的有执行这样的劳动法吗?又或者是不是通过一些字面上的“不强制加班”绕开法律的监管呢?在我们这个国家,有时候是你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假如大家真的都不实行996,我们也无非是发展得慢一些。但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毕竟996工作的人们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享受生活,孩子没有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妻子没有太多时间和丈夫相爱,朋友之间的相聚也因没有时间变得很少,这难道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

再者,像马云之类的所谓成功人士,多少人真的以为努力工作,有朝一日也能实现像马云之类的成功?不是说没有可能,是概率太小了。任何一个朝代和社会,资源都是有限的,社会是一个金字塔,能在塔尖的人都是极少数。所谓小富由勤,大富由命,这听起来悲观负能量,但我基本上是认可的。996的老板们画的饼太大,有几个人的胃能消化得了?

对于绝大数普通人来说,我们可能不得不努力工作,被逼着实行996式的工作——毕竟未来可能连这样的机会复函同有,能内心认可当然最好,实在不认可也许只能想其它办法——如果有。但对于那些996既得利益者来说,公开站台为996背书,这也许只是资本家在法制执行程度不那么完善的背景下遂利的本质使然。

但是,我总认为,除了996,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工作、生活、学习,这个美好的平衡才是社会发展的努力方向。也许,科技的发展能帮助到我们,比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