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上帝

《平面国》、《返璞归真》及乱七八糟

记得之前和谭兄讨论过《返璞归真》的读后感,后来又记了两三段笔记,一直想再写一篇札记,记得当时也跟谭兄提过,我还一直惦记着,但不知道他忘却了没有。 可能是长久以来惰性使然,再加上工作生活等扰心,一直未能完成。春节放假时间长些,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得稍微深入一些。今天就试着补上吧。但书已经读过半年多了,记忆、心境、领悟什么的可能和那时已有些出入了,不管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年前看了一遍也是很久前收藏的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平面国》(Flatland),和《返璞归真》第四章的第二节“叁位一体的上帝”对照着看,就会发现有点意思。其实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东西,越了解相关的一些资料,发现原来我想到的都是别人想过的(有点悲催哦,做为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一直就没有独创性的东西喽)。长久以来我一直怀疑上帝是比我们更高维度的生物,几年前看过这个系列的科普“Dimensions I”,当时感触很深,又看了《平面国》,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想法,平面国里面的二维生物他们看到的三维物体Sphere相当于他们的上帝,他可随时进入平面国“显灵”,而且把他们的世界看的一清二楚,在平面国看来他全知全能。

以此类推,我们三维生物,经常谈论的上帝也好,老天爷也好,真主安拉也好,佛祖也好,是否只是存在于四维(或者更高维度)的普通生物?(类似于平面国“救世主Sphere”所在的“弥赛亚公司”,这个可是牛气冲天的公司呀,它可是能批量生产“救世主”啊。低维度的世界在高维度的生物看来,其实也就是个玩物而已,可能根本没资格称之为玩物,whatever!)某种程度上说,我们三维世界眼中的“上帝”大有可能真的存在,但不过是高维世界中的一个/或者一群普通生物?而我们这个宇宙,也可能只是四维世界中“弥赛亚公司”的一块试验田而已了?

再进一步假设:人有可能是四维实体,从无到生再到死,就可以看做是这个人的四维实体逐渐进入三维空间再离开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每一个时间点都是四维实体在三维世界的投影。你之所以今天是你,明天依旧是你不是别人,就是因为你这个四维实体本身的连贯性。而所谓的死亡,也只是回归四维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再比如说,有很多人恐惧死亡,其实并不是恐惧死亡本身,而是对未知的恐惧,因为没有一个死过去的人能活着回来,然后告诉我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宗教对死亡之后如何如之何的说法,其实也是对活着人的一种慰藉,他们的不同说法可以用一个不是很恰当的句子来表述:死亡就是回家。

或者这个上帝真的只是隔段时间,或者是特定的时间,物色代理人,然后“显灵”。其实在这一点上,我更推崇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提出的那个很著名的“轴心时代”说法,他认为:

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

虽然这几个地方距离千万重,但其思想和文化却很多相通的地方。于是我这边就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各路圣人都得到了“弥赛亚公司”派出的“救世主Sphere”的点化(就像平面国的那个Square最终理解了Up和Down一样),理解了宇宙之性,人类之性,所以当他们再以此点化世人的时候,他们讲的是完全一样的东西,他们的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同,但所指的都是同一个究竟的事实。那愚钝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就好像同一颗大树,它的树形、树叶、树干、树根等等就是那个样子,任何看过这个事实的人来写他们的样子,尽管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相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讲到最后竟会变成完全不同吗?不会的。

关于不可知的“上帝”,我更喜欢老子在《道德经》里面的这句话: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关于《返璞归真》再多说一点,我觉得第四章“超越自我”第二小节“叁位一体的上帝”的说法可以再探讨探讨,一方面说“这个认识(对上帝的认识)不是凭空制造出来的。神学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实验科学”,另一方面又说“谈到认识上帝,主动在他那一边。他若不彰显,你决无法找到他。事实上,他多向一部份人“显现”,却少向另一部份人“显现”。这个真的让我不得不说确实是诡辩了。按照这个说法,那很多骗人的把戏或者不好的宗教也可以这样说,因为你心不诚,没有感动“我们的神”(请允许我用“神”这个词,因为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汇),所以没向你“显灵”。我觉得讲到那些很难证实或证伪的东西,一定要小心才行。

话说回来,对于我本人而言,至少现阶段(将来会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很喜欢这句话“要成长为新的物种,就要历经所有你不会再扮演的角色”,可能自己在“进化”中吧),我是信仰哲学,而非信仰宗教。这个信仰有别于科学与宗教,它应该是“源于自身的信仰”。这就是说,它既不是单纯的知识,也不是对上帝的信仰,而是独特的“哲学信仰”。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模糊认为这种“信仰”应该有所不同罢了。

我认为一个人无论以何种方式达到或接近了天人境界,其人格境界已经升华得很可以了,即使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那也是我们常人不可企及的圣人境界了。记得罗素写过一本小书叫做《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这种境界的圣人,如果他愿意,自创一个门派也未尝不可。

我们凡夫俗子追求富贵,有人甚至喜欢以酒精、毒品等刺激感官以寻找快乐。但这些刺激的作用必然遵照边界效用递减的规则,越来越低越来越不够high。上帝束缚了我们的肉体,但给我们的心灵开了一扇窗,恩准我们的思维可以无限驰骋,不受羁绊,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恩赐呀。

后记:这是上次和我讨论《返璞归真》时的大学同学写下来的文章,他希望放在我的博客上与大家分享。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投稿也没有这方面的原则,分享不分享他人的文字纯粹是随缘。

再谈《返璞归真》

前几天提到过一本书《返璞归真》,有朋友在我的推荐后开始阅读此书,并发来邮件和我探讨。我把我们之间的邮件讨论公布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欢迎评论指正。


来信:

我读的是中译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读了大概三分之一,作为一个大师,能把宗教方面的知识浅显说理到这种层次,很是了不起。

但读的时候,觉得有些别扭的地方,感觉作者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比如这段:

基督耶稣说,他心里”柔和谦卑”,我们相信他说的。我们却没有注意到,他若是一个凡人,我们怎么肯承认他说自己是上帝、能赦罪之类的话是既柔和又谦卑呢!

— 选自 第二章 基督徒信的是什么 3. 教人吃惊的替代

作者很巧妙的把关于基督耶稣是否为上帝的问题,转化成了是或否,没有第三种可能性的情况。要么承认要么否认。然后下一节就以此结论,引导你进入另外一个探讨的问题。

我在书中发现了好多处这样类似情况,甚至可以说,作者的理论框架大部分都是通过这样的论证产生出来的。

但我丝毫也不怀疑C.S. 路易斯的理论深度和哲学方面的修养,或者是作为一本面向大众的以演讲稿整理的书,不可能涉及晦涩的哲学方面的知识?或者是有意为之的。可以看出他在书中引用了大量的日常生活类比和比喻,以此加深读者/听众的理解,但他也同时强调,只要牵涉到了类比/比喻,就会和要表达的东西有不同程度的出入。

还有就是说,只要一牵涉到了信仰的问题,纯粹的理性或者逻辑推理很难推断出上帝(或是造物主,或是老子的“道”,或是孔子的“天”,或是伊斯兰的“真主安拉”,或是释迦牟尼佛的“涅磐”)是否存在。人的纯粹理性或者逻辑推理一牵涉到形而上的问题,就很容易出现自相矛盾(即哲学上说的“二律背反”)。

我看书的序言,C.S. 路易斯年轻时也曾经钻研哲学,并接受了不可知主义,并且看书的前几章,当他说到“至善”等东西的时候,让我立即想到了柏拉图关于形而上学的二元论,还有柏拉图著名的“洞穴理论”,看这本书的不少地方都让我看到了柏拉图学说的影子。

让我觉得自己现在也可能是那种在路上(或者确切的说是在歧路上)的情况,想通过逻辑/推理等来论证/思辨出来什么东西。说的通俗些,就是自己的境界不够,还只是看山不是山的阶段,距离看山是山的境界还差的很远,所以才会有不少疑问,甚至怀疑。

P.S.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乱七八糟的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就此住笔吧。


回信:

我的中文版本是汪咏梅的译本。

你说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我也有同样的读后感。作者许多时候,只是从他一个平信徒的角度,讲出他认为的那些观点,比如在论述时间维度时,作者说:

但是我相信,上帝不生活在任何时间系列中,他的生命与我们的不同,不是一刻接一刻地逐渐流逝。对于他,可以说,现在仍然是1920年,也已经是1960年,因为他的生命就是他自己。

C.S. 路易斯 (2007-03-01). 返璞归真 (Kindle Locations 1865-1867). 华东师大出版社. Kindle Edition.

作者只是说他相信这样的维度。事实上也确实无法证实超出三维空间以外的东西。

我对于哲学和宗教学都是门外汉。具体来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关于宗教信仰这类形而向上的问题时,可能不建议用我们理工科的思维去一步步求证,这一点同意你的说的“二律背反”。

比如说:耶稣真的存在吗?可能没有办法用科学的态度与方法来检验上帝是否存在、耶稣的存在。按作者的说法,这二者是同时存在,不分彼此、先后,甚至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我认为这些已经超出了对于物质世界中的西方实证科学。

而此书的迷人之处,它将如此抽象的东西说得通俗易懂,易于接收、接近宗教信仰,它探讨了那些永恒的话题“人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为了什么?如何过得心安理得?”

世界上有几大主流宗教,很难说谁就是唯一,借用过去的一个说法:不同的正确的宗教是不同路径,将人带向幸福的目的地。我以前觉得要什么信仰,都是假的,都是欺骗人。但现在认为:信仰如黑暗中的指向灯,有正确的信仰,带人走向光明的目的地,有错误的信仰,指向错误的悬崖。有了信仰,相信它,以它为行为准则,就有了方向。

即使是错误的信仰,将人带向错误的悬崖过程中,死也死得平静,而不会出现没有指明灯时候心乱如麻的感觉(这一点可以看出那些”恐怖分子“为什么拉响自杀性汽车炸弹时如此淡定)。幸运的是,事实证明三大主流宗教信仰并不是那盏指向悬崖的指明灯。

我前一阵和一患白血病的留学生聊天,他说他和神父讲要皈依天主教,其姐问神父:“皈依上帝后和白血病有什么关系?会不会好得快?”神父答道:“得了这种病该吃药吃药,该看医生看医生。”他听完神父这话,很快就接受洗礼皈依上帝。

也许这就是信仰的真正魄力,事事功利的心态行不通。《返璞归真》不但是一部让我们了解西方宗教文化作品,也是一部让我们认识信仰、认识自我的作品。

比利时新国王国庆日登基

昨天见我所住小区的老神父在沿街房屋窗户上悬挂比利时国旗时,才发觉今天是比利时的国庆日,而且是该国新国王接替老国王登基的大日子。我看了一下,整条街上除了神父的三面国旗,其它就再也没有了。看来比利时人的爱国观念和天朝还是有些区别,老百姓对新国王的欢迎态度也显而易见。

以前对于国王登基这种观念只停留在历史书或者小说中,没想到现在这种事情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当然,比利时现在这种君主立宪制的国王和古代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利时的国王虽然有一定权力,但实际上并不大,更多的是一种象征,作为对保守势力和怀旧的一种妥协。真正的国家运行还是要靠组阁的首相政府和地方政府等一拨人马来操作。

最近,政府还立法规定国王家庭以后要交税,领取国家津贴的人数要受到限制,让人感觉比利时皇家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其实国王家族的血统来自德国,这也就不奇怪,现在富贵的荷兰语区人们对新老国王一直不待见的态度,甚至一直有取消国王改为共和的说法。

要说国王登基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比如像历史书中写的那样:赦免犯人,减免赋税……这些在比利时都没有发生,甚至多放一天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今天就是礼拜天),唯一我所知道的对普通民众的好事:国王登基当天——也就是今天,所有来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国内火车有优惠,不去首都就无法享受这优惠。

就像那玩笑:一比利时人在美国被人问从哪里来,答道:我来自比利时。美国人回答:哦,比利时,我知道,布鲁塞尔的首都。我一直感觉比利时这个国家很小,好在大多数时候小有小的美,如此小的一个国家也有许多非常复杂又有意思的事情。对我来说,比利时是我的第二故乡,而对于我儿子来说,这是他的第一故乡。

比利时人大多信仰天主教,愿上帝的爱永远像阳光一样普照到比利时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