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三峡大坝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宜昌站/三峡大坝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湖北宜昌,时间:2014年4月9日-10日

逛完北京后,我们的下一站是宜昌,那里有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

把火车上的啤酒全喝光

我们从北京西客站坐普通卧铺去宜昌。来之前,比利时的年轻人就想体验中国的火车卧铺。在火车上睡一晚上,这对于欧洲小国的比利时人来说,无疑是奇特的体验,要知道,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只有中国最小的省份海南岛(陆地)那么大。如果欧洲的火车行驶一个晚上,估计能从西欧的荷兰开到南欧的西班牙了。

一上火车,麻烦就来了。这些年轻人在窄过道上迟迟不能进入到各自的卧铺,他们在商量谁和谁待一个卧铺空间。在比利时的普通火车上,车票上没有座位和车厢信息,随上随坐。于是,他们拿着手上的卧铺票也商量着座位的事情。

我看他们为这点小事拿着行李箱堵在过道上,觉得不可思议。我估计他们调座位本身没有问题,但挡在过道里太久不好。于是我告诉他们,中国的火车票和比利时不一样,每张票上都有座位号(卧铺号),你们要换,万一乘务员到时不允许,人家完全合理合法。我说完这话后,有些人很快就进了各自的卧铺,他们不想惹来麻烦。

安顿好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年轻人们要实施他们的计划了,在火车上开Party! 我和其中一位年轻的教授也一起去凑凑热闹,喝一杯意思一下。只见他们全部都集合到火车餐厅里,有个桌子上摆满了啤酒易拉罐,我问他们是不是要喝掉这些啤酒,谁知他们回答我:这些全部已经喝完了,并且餐厅已经无酒可卖了。

当然给我们喝的还是有的。不知谁还带了旅行音箱,放在餐厅里放起了音乐。大家一块有说有笑的,很热闹。学生们问我说,他们这样闹好吗?我问餐厅里的负责乘务员,他说不会,他很高兴这些外国年轻人过来,和中国的年轻人很不一样。

直接将车开到了三峡大坝坝顶

第二天早上早饭的时候,我们就到达了宜昌。一下火车,火车站出口有一群妇女正在表演腰鼓,大家觉得很新奇,一阵观看喝彩,那表演者们也估计从来没有在外国人面前表演,也非常高兴。这时,宜昌当地的一位女导游已经在站台拿着信息牌来接我们了。坐着她安排的大巴车,我们直接向三峡坝区进军。

宜昌位于湖北省西部。山川河流,典型的南方地形,和干旱平坦的北京完全不一样。令我意外的是,三峡库区不知是因为雾还是空气染污,总之能见度非常低。当然,视线范围内的绿色山脉还是很漂亮的。

穿过许多长长的过山隧道,终于到了三峡大坝控制区域。起先由三峡大坝接待处接待,看了看他们的三峡展览馆,还有一部三峡工程宣传片,期间还有一位长得漂亮的服务员为我们讲解,不过她的英文似乎很有限。我向她问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三峡大坝如何保障安全?假如被导弹攻击?她说:不用担心,常规当量的炸弹要炸掉坝体是不可能的,非常规轰炸的话肯定会有预警,完全可以提前泄洪(她没有提及是否有军事导弹防御系统)。

之后,大家坐上大巴,直接朝大坝开去。三峡大坝控制区域是军事化管理,有好几道关卡,都由类似军人一样的人员守护。一般的旅游大巴也不允许开入控制区域,我们的团队由于之前有国内相关单位沟通好,所以简单核对车牌号和看了领导同意的通行证后,就放行了。

大巴开到了坛子岭上,放下人马,坛子岭可能是游客们能到达的最高点,坛子也站在了坛子岭上了。大家就在这个地方俯视三峡大坝整个工程,包括坝体和五级航运通道。还是因为能见度的原因,真实所看到的三峡和影视资料上的三峡大坝有出入,但三峡大坝的宏伟的确震撼人心。有人看到航运通道边上的汉字:科学发展,和谐三峡,问我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们,这就是一句标语口号,要科学开发三峡呢。

游客不多。俯视完大坝后,大家又坐上大巴,导游说让车带我们去大坝边上看看,我们问能不能直接上坝?她说也不确定,我这时候建议,让司机试试,不行就算了。没想到,司机开着大巴直接就上坝顶了,期间没有人阻拦。导游说,她从来没有这样干过,她说我们的关系真不一般,肯定是有大人物说了话。

车能开上坝顶,但不能下车,但这也很难得了。大家就在坝顶的车里体验一下三峡大坝:高峡出平湖。照相的照相,感叹的感叹。车子在坝顶开了个来回,让大家过足了瘾。

三峡大坝电厂可从北京控制

接下来,我们来到大坝下游底部的电厂。三峡大坝一共有三个电厂,布置在大坝的后侧,共安装32台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其中左岸14台,右岸12台,右岸地下6台,另外还有2台5万千瓦的电源机组,用以启动其它电厂机组,总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年发电量约1000亿度。

我们要参观的是三峡右岸电厂。负责人严肃地给我们简单介绍后,我们经过安检并寄存好相机等物品后,就进入了发电机组内部。全部由混凝土浇筑的巨大厂房内,分两排安装了巨大的发电机组,但看到的只是顶部,发电机组其它部分看不到。里面空间大,再加上有发电机组的噪音,负责人介绍发电机组的内容很难听得清。

接下来,负责人带我们去了电厂中央控制室(游客只能透过玻璃隔层看到里面的工作区),并介绍了控制室的简单情况,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说控制室智能化程度很高,并且有两套,如有需要,可以切换到北京的远程控制中心。在现场,我们确实没有看到太多的工作人员在许多指示灯和仪器的控制室,里面也井井有条,我看到电脑的操作系统是Windows。

控制室的墙上贴满了展板,中英文信息具备,详细介绍了三峡大坝的发电机组,并且也介绍了中国正在发展的其它大型水电站,其中将启用的发电机组功率更大,更国产。

我问了负责人都有谁参观过电厂,他说不多,像我们这种高校团体参观,他们接待过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看来我们的确荣幸。

参观完电厂,照了些集体照。就开车去吃午饭了。用餐在三峡大坝的内部餐馆,几乎没有其他人在用餐。每人五十元,比北京实惠多了,有鱼有肉,有蔬菜,我觉得很不错。唯一不足的是,居然连餐巾纸都没有,无法理解。

用完餐后,导游又带我们去河对岸的类似公园一样的地方去转了转。大家在长江边上感受长江,以三峡大坝为背景,合影留念。按下不表。

美中不足的西坝酒店

晚上住在三峡西坝酒店,号称三星级酒店,我头一次住了两间房的套间,感觉比我原来在挪威住过的四星级酒店还要豪华。唯一不爽的是,那个洗澡的水龙头很奇怪,研究了半天墙上的说明,才发现开启方法太另类:需要从龙头出水口往上按一下。后来才发现,住隔壁的比利时教授也和我抱怨,说他也不知如何开启淋浴开关。我于是告诉了他这个技巧。

晚餐就在酒店吃。140元每位,反正是吃得很不错(本身湖北菜就很对我味口),比中午的中餐要好得多。只是饭后,老教授想喝点咖啡,餐厅里的工作人员说:这个真没有。

晚饭后,大家各自散开,听说去市区不是很方便。后来,我才得知,这些年轻人又在酒店外喝开了,又Party了。

第二天早上,办理完退房手续,拿到各自的护照,坐上车,导游把我们送进火车站。我在头一天就叮嘱过她,不要再出现北京火车站那样的麻烦。事实上,在宜昌火车站进站时,根本就没有看车票。中国真是太大了,同样是火车站,不同地方的要求不一样。

这次是动车,直接开往下一站:南京。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
喝光了火车餐厅上的所有啤酒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2)
腰鼓队迎来外国观众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3)
三峡大坝展览馆里的三峡模型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4)
三峡大坝五级航道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5)
三峡大坝五级航道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6)
坛子站在坛子岭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7)
从坛子岭俯看三峡大坝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8)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9)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0)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1)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2)
西坝酒店的晚餐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3)
西坝酒店的晚餐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4)
酒店的客厅不错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5)
出发去南京(国外人一般不吃鸡爪之类的东西,他买了一个当“不求人”逗大家玩儿)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北京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题记:这是去年的活动,我当时打算直播分享,但事务繁忙,精力有限,我就计划在这次活动一年后再发出来,现在是时候了。

地点:北京,时间:2014年4月7日-8日


整个团队由27名(比利时)根特大学土木工程硕士研究生和两名教授组成,一方面看中国各地的大型建筑工程,另一方面是到中国各地旅游。到中国部分城市后将还有两位从比利时飞过去的教授加入。出行交通、饮食住宿方面均由比利时本地旅游代理和中国各地旅游机构合作安排。我被他们请过去充当全方位贴身助理。

入境

我们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飞机是瑞士航空,先由欧洲境内普通飞机飞到苏黎士,再转成大型国际航班飞机,到北京首都机场降落。

4月6日起飞,次日北京时间清晨时分到达北京。一下飞机,经过漫长的入境检查,全部人员都成功进入中国领土。在这之前,我有点小担心,我的博客一年前被墙,会不会在人肉入境的时候被关照?事实证明,我有些过分把自己当回事了。

入境的时候,我因为是中国人,直接出示中国护照完成,而所有外国人都需要排长长的队,经过漫长的等待,才能顺利入境。在等待他们入境的空隙,我在机场用我的沃信手机号接收了验证码,用起了机场的网络,打开Twitter无法浏览,确认这里是中国。我想起原来入境欧洲时候,也是看着欧盟成员国的人直接入境,而自己却因为是外国人需要进行较为仔细的检查才能入境。世界是公平的。

大家在机场的农业银行ATM机取了些现金,看着一欧元换来八块多人民币,这帮比利时年轻人高兴坏了,我想,要是到了韩国,他们还不得对着那些天文数字般的钞票惊呆?

万里长城

第一个活动是登长城。北京方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年男导游。他带来两辆车,一辆拉走我们的行李,放到晚上住的酒店。另一辆大巴士就是我们当天的交通用车。这是我第二次游览长城。巧的是,五年前我来北京办理出国手续,第一次登八达岭长城的时候,也是与外国人一起,那是个英国小伙子,后来知道他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信仰者,还经常收到他们的活动邮件。

这次又是和外国友人一起登长城。不同是,这次北京导游把我们拉到了慕田峪长城,最大的好处是游客比八达岭长城少多了。大家很兴奋,以前只是在照片上看到长城,这回见到了真货。天气晴朗,虽然能见度不似欧洲那样蓝天白云,但好歹能在长城脚下看到春暖花开,在天际交会线之前看到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

站在长城上,我有些感慨。万里长城固然宏伟,但建造它不知牺牲了多少普通人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还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封闭思想。可惜的是,这个国家在21世纪里修建的数字长城就如当年的万里长城,几千年后的今天,破损的万里长城经过修复后,还可以当作人们的旅游景点,不知将来的数字长城会留下什么遗迹?

家里领导和儿子也趁这次机会回国一趟,顺便跟着团队游览长城。孩子太小,走不动的时候,我只能抱着他,这一趟长城爬下来,导致我双腿痛了好几天。

游完长城,导游带大家到长城脚下一家类似农家乐的地方吃饭。这种场景和欧洲的饭馆完全不一样,大家又一大早没有正经吃过饭,再加上第一次真正使用筷子,自然很兴奋。尤其对一盘糖醋里脊的菜感兴趣,吃完还想要,导游问了问价格(每盘大约30多块钱),说不太划算再加一道菜,就作罢了,其实这点钱对这群拿着欧元来中国花的比利时年轻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奥运村

下午拉着大家去看北京奥运村。像鸟巢和水立方这两座建筑,大部分人早在电视里见过千百回。自奥运会后,我也去过北京好几次,却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看奥运场馆。我早就知道电视镜头里的画面经常不免失真,事实再次验证这一结论。

肉眼中的鸟巢和水立方没有想象中那般大。奥运会以后,在灰蒙蒙的北京城,它们更显得有些老旧。正如一位花枝招展的少妇出嫁几年后,渐渐容颜失色。鸟巢中有些枯败的草坪正是如此写照。这给人们留下了如何在申请奥运会前就做好利用好奥运场馆留下了些许思考。

参观完奥运村后,大巴把大家拉到一家名为富驿时尚的快捷酒店。取了先前运过来的行李和办好入住手续后,拿着房间钥匙稍作休息。我趁着空档去街边买了两张北京的手机卡,一张给了比利时的负责人,一张我自己用,方便大家以后沟通使用。

北京烤鸭

中午吃饭时候,导游就开始“推销”他认识的北京烤鸭(当然不是全聚德烤鸭),大约100块钱一位,就可以吃到带有北京烤鸭的正式晚餐。大家想了想,反正晚餐也需要解决,我也替他们分析100块钱去吃一顿也还公平(即使导游很可能有提成)。大家听了我的分析建议后——他们在乎我的建议,基本答应晚上去这家餐厅。

年轻人们吃得很开心,事后也表示值这100块钱。虽然在我看来,这餐厅毫无可圈可点的地方。我没有吃过全聚德烤鸭,但吃法估计和普通餐馆差不多。我对北方这种需要动手卷菜的吃法并不感冒,我还是对江南的卤味做法更有感觉。正因为如此,当导游对没有吃完的烤鸭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我安慰他,没有关系,尝尝可以,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即使作为一个中国南方人,我对北方烤鸭也不感兴趣。

吃完晚饭后,这帮兴奋的年轻人又提议去奥运村去看看夜色下的北京。我累了,大概告诉了他们如何坐地铁或者出租车去,又如何回来,顺便让他们记住我的手机号码,于是我就回酒店休息去了。

国家大剧院

第二天,吃完酒店的早餐,从国家大剧院开始一天的活动。典型的北京空气污染出现了。我本以为北京春天的大风能避免雾霾的出现。整座城市的荣华富贵,在这灰蒙蒙的天空中都黯然失色。在迷雾中,像蛋壳一样的国家大剧院立在天安门一侧,说得好听一点是现代与传统的结合,说得不好一听则是与整体风格很不搭配。倒是国家大剧院旁边的一个老年人,在大剧院绿化带的间隔中,随着他自己的小音响音乐,像跳大神一样手舞足蹈,脸上还荡漾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情。在这样空气污染环境下,有的人被他的快乐舞蹈逗笑,我却真的为他的表现而倾佩。

天安门广场

绕过国家大剧院,就来到了举世闻名的天安门广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安检相当严格。导游告诉我们,不要出示条幅(这次活动有比利时公司赞助,需要不时拍摄带有公司条幅的照片),以免招来麻烦。我则告诉大家,在天安门这种地方,很有可能会有中国人想和大家合影——甚至没有任何请求的语言(也不会说英语),这虽然谈不上礼貌,但他们并没有恶意,只是由于有些农村过来的旅客不容易见到外国人,想趁此机会合个影。

果然,一到天安门广场后,许多游客对这群外国年轻人很感兴趣,有的甚至直接把一小伙子拉过来合影。我哭笑不得。我对这位被合影好几次的小伙子说,你现在中国像超级明星一样火爆。他还挺享受明星般的感觉。

故宫博物院

参观完天安门广场后,是北京之行另一个重要活动:故宫博物院。故宫里的游客和以往一样超级多。故宫里的庭庭院院,墙墙柱柱,各种展品数量之众,在有限的时间内,大家只好走马观花似的观看浏览。连同长城,这应该是展现这个国家悠久历史的最好见证。在故宫里,同样有人要求合影,但相比之下,有的很有礼貌,有位年轻的姑娘让我充当中间人去和那位年长的比利时教授沟通,说她父亲很想和这位教授合影。老教授当然和蔼地答应了。礼貌是全世界的通行证。

期间,老教授问我,为什么好多中国人拍照时,喜欢竖起两根手指?我告诉他,这其实就是一种习惯,大概代表英文中的胜利(Victory)单词的首字母V吧,他告诉我,欧洲原来也有这种习惯,但现在很少了。我心里想,这些竖起剪刀手的人们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大家都这样,也就这样子效仿罢了,哪有那么多创造性思维?

故宫参观结束后,我要送家里领导和孩子搭动车回孩子姥姥家。千辛万苦到了北京西客站,居然发现取火车票时,领导她哥订的票给了错误的身份证信息,最后找到值班领导才人工拿到了票。送走家人,我就坐上地铁去看望我在北京的同村发小,他刚生下女儿不久,我该去看看他们了。老乡留我吃饭,我算了算时间,觉得晚上8点去宜昌的火车也还来得及。于是就在老乡那里待了一下午。早早吃完晚饭,坐上地铁朝北京西站赶去。

北京火车站

期间,导游和比利时的负责人时不时和我保持联系。我赶到火车站后,花了一阵子才找到导游。这才发现大家进火车站时,买的火车票出了问题,一比利时姑娘的护照号和车票对不上,而我的火车票上根本就不是我身份证号,很显明旅行社是用别人的证订的票(后来也证实如此)。首善之地的火车站安检工作异常严格。工作人员死活不让我进去,说外国姑娘护照号出错情有可原,但中国人显明是说不过去的,完全是别人的身份证——不是错误的原因。

导游需要照顾团队,只好叫我去退票,再用我的身份证买这张票。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工作人员说,退票需要对应的身份证。我上哪找那张不知谁的身份证去?如果有身份证我还退票?工作人员还说,就算退票,也不保证能买到原来的票,退票信息一公开,全网系统都可以买。我只好打电话给导游,他也没有办法了。

突然他说,叫我买张去北京市内的火车票,先通过火车站安检。我于是又排了一次队,离发车时间只有29分钟了,轮到我的时候,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地告诉我,无法买北京市内的火车票——这里不是汽车站,我要崩溃了,更可恶的是,这时候手机也快没有电了,我用这最后的一点电打电话给导游,他听后说,你买出北京的票,比如保定、石家庄都可以,我厚着脸皮跟快要排到号的人说,我的车马上要开了,让我倒回去买到这张票,那大姐倒通情达理,我于是买到一张20多块钱的到保定火车票。

后面就顺利了,用这张保定票进了火车站,到站台后再使用那张错误身份证号的卧铺票上车,通常情况下不会再核对身份证(上车后就算核对,也不会把人赶下车)。一起上了火车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在这最后关头,他们显然很担心我是否能及时赶上车(我的行李他们帮我随车搬过来了)。

不能再离开

到车上后,和大家一聊才知道,没想到就在这一下午,出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火车票的事前面已说。大约是我离开后,导游带他们去了茶叶店(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去看了中央电视台新大楼——大裤衩),买了很多东西——当然是他们自愿的。上火车前,他们想去超市买些东西,但导游却带他们去了火车站周围的小店铺。进了火车站后,他们发现里面有一个超市,这下大家不高兴了:为什么不带他们进超市?价格更公平,东西也更好更多。他们还向我抱怨,说从火车站旁边的小超市买到的食品有过期的,甚至认为导游是不是从小店铺得到好处。

后来发现这是一个误会,中国的食品喜欢把生产日期标识在商品上,欧洲人则标识过期日期,这导致他们以为买过来的食品已经过期了。同时,我也给他们解释,一般火车站旁边的东西的确要便宜,但质量也不太好。至于提成,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中国人没有那么穷,导游要提成也不至于从买个饼干、饮料中提成,那才几块钱呢?

虽然他们没有抱怨我下午离开他们的事,但这事还是给我提了个醒,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我应该时刻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一离开,就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毕竟相比导游,他们更信赖我,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我来的原因。

我们坐的火车是普通速度的火车,开向湖北宜昌,下一站是三峡大坝

宜昌站、南京站、苏州站、上海站待续。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
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
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
慕田峪长城(直接坐缆车上来)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4)
在长城上吃老冰棍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5)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6)
春暖花开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7)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8)
慕田峪长城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9)
慕田峪长城小憩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0)
慕田峪长城下山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1)
远眺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2)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3)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4)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5)
鸟巢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6)
水立方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7)
近看鸟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8)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19)
水立方内部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0)
水立方出口休息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1)
晚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2)
酒店早餐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3)
酒店房间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4)
退房时的乱象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5)
国家大剧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6)
人民英雄纪念碑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7)
天安门广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8)
故宫入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29)
导游在故宫里讲解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0)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1)
故宫里到处是游客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2)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3)
故宫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4)
故宫红墙下的比利时年轻人

Beijing-Belgium-travelling (35)
北京地铁上玩手机的人们

一个涉及全人类的难题:洗澡热水龙头

有一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自家还是别人家,无论是没星的宾馆还是五星级酒店,我都没有见到很好的解决方案。这件事就是洗澡的热水器龙头:

  1. 正常洗澡我都用热水,把热水龙头打开时,总需要好一阵才会出热水,因为管子里停留的冷水需要放出来。这些水被放掉后,也就被浪费了;
  2. 热水出来后,往往很烫,我又需要打开另一个冷水龙头调节,一会儿太热,一会儿太冷,如果关掉后再重新开启,又要新一轮调试。即使是那种冷热水开关合二为一的龙头,也不免要调节一下——依然要浪费水……

为什么?就不能设计一种好的沐浴室水龙头?一开就有热水,或者放掉的冷水能被利用起来?为什么?就不能设计一种数字化的龙头?我需要40度的水,不多不少,就刚好40度。如果觉得数字化成本太贵,就设定三档:较凉、舒适、较烫。

解决问题一,可以实现节约用水,解决问题二,不但可以节约用水,也能提高生活品质。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产品,每一个正常人都需要的产品,就没有出现?

PS. 关于沐浴热水龙头,我还有更不愉快的经历:

  1. 一次在三峡大坝的某家三星级涉外宾馆,打开浴缸龙头后想跳到淋浴热水龙头,我不知道如何开启。研究了半天墙上的说明,才发现那个开启方法太另类:需要从龙头出水口往上按一下。后来,住隔壁的比利时教授也和我抱怨,说他也不知如何开启淋浴开关。要这样的“另类”发明干什么?
  2. 另一次,在我们老家的某自称“四星级标准”的宾馆,我打开热水龙头洗脸,等了半天都没有热水出来。我心想:“难不成热水也这么珍贵?用冷水算了。”打开冷水龙头,差点没烫死我!原来是工人安装水龙头时装反了!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比利时根特大学研究生中国游
活动服装:中国红

上次所言,明天我要去中国开始一趟旅行,带着比利时的25个硕士研究生和两个教授游中国。

行程安排:

  • 6日 从布鲁塞尔经瑞士苏黎士转机,次日抵北京。
  • 7日 游览长城,参观国贸区的CCTV新大楼、金融大厦、奥体中心(水立方、鸟巢、数码中心)、北京胡同。
  • 8日 天安门广场、国家大剧院、故宫。晚上乘火车去湖北宜昌。
  • 9日 参观三峡大坝和宜昌城区。
  • 10日 乘坐火车去南京,访问江苏建筑科学研究院,夜游夫子庙秦淮河。
  • 11日 上午南京地铁工程3、4号线工地,南京长江大桥。下午中山陵。
  • 12日 参观长江三桥,朱元璋墓、南京博物馆、中华门。紫峰大厦。
  • 13日 汽车去无锡(短暂停留)和苏州。参观苏州博物馆和苏州中心城区。
  • 14日 苏州老城区,参观苏州大学校区和比利时Picanol中国分公司。
  • 15日 去上海。参观苏通大桥、上海金融大厦、外滩、黄浦江游船。
  • 16日 上海在建长江水下地铁隧道和其它土建工程项目。晚上比利时驻上海领事馆招待会。
  • 17日 上午景点参观(待定)。下午参观同济大学校区。晚上是同济大学根特大学校友联络。
  • 18日 从上海经瑞士苏黎士返回比利时。

我会视情况更新我的旅行见闻。

使用社交网络SNS的朋友可以关注我的微博Twitter—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会将更新信息实时公布到上面。

2014比利时根特大学研究生中国游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比利时根特大学研究生中国游
活动服装:中国红

下个月的两个礼拜,也就是4月6日到18日,我要陪同25名比利时根特大学土木工程硕士研究生和一名年轻教授参观访问中国。这是一个由我所在大学学生社团组织(当地企业会有部分赞助)的活动。

我们的行程计划如下:

  • 6日 从布鲁塞尔经瑞士苏黎士转机,次日抵北京。
  • 7日 游览长城,参观国贸区的CCTV新大楼、金融大厦、奥体中心(水立方、鸟巢、数码中心)、北京胡同。
  • 8日 天安门广场、国家大剧院、故宫。晚上乘火车去湖北宜昌。
  • 9日 参观三峡大坝和宜昌城区。
  • 10日 乘坐火车去南京,访问江苏建筑科学研究院,夜游夫子庙秦淮河。
  • 11日 上午南京地铁工程3、4号线工地,南京长江大桥。下午中山陵。
  • 12日 参观长江三桥,朱元璋墓、南京博物馆、中华门。紫峰大厦。
  • 13日 汽车去无锡(短暂停留)和苏州。参观苏州博物馆和苏州中心城区。
  • 14日 苏州老城区,参观苏州大学校区和比利时Picanol中国分公司。
  • 15日 去上海。参观苏通大桥、上海金融大厦、外滩、黄浦江游船。
  • 16日 上海在建长江水下地铁隧道和其它土建工程项目。晚上比利时驻上海领事馆招待会。
  • 17日 上午景点参观(待定)。下午参观同济大学校区。晚上是同济大学根特大学校友联络。
  • 18日 从上海经瑞士苏黎士返回比利时。

所有活动都由旅行社安排。游玩和参观土木工程相结合。他们邀请我充当翻译和中国通。

这帮90后很是期待这趟中国之行,还没去就向我问七问八和关注中国的PM2.5,翻越物理长城之外,还准备好了VPN翻越数字长城。他们还计划要体验中国的KTV和夜店,并打算在10个小时的长途火车上开Party!在比利时三个小时的火车都开出国了。

由于大部分地方我也没有去过—我只去过南京和北京。还望有来自上述地方的朋友推荐贵家乡的特色饮食和好玩的地方,当然也欢迎提供当地注意事项以及其它建议。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