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人文

没有味儿的过年

前几天来的学校,遇到了好多的师兄及同学。大家相见的时候不免问候一下。好几个师兄都是问年过得怎么样?我都是回答,就那样,而他们的回答也是,就那样,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是啊,我们还能说出什么特别的感觉呢?

回到家里,也的确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父母变老了,邻居的孩子也大了,村子里好多儿时的伙伴已经结婚了,有的孩子都有一两岁了。自己仍然是孤独一人。

现在的年,在我的眼里,只不过是家人团聚的一次机会,要是在平时,家人都东奔西走的,没有机会聚在一起,等到过年了,大家都回到这个既不宽阔也不富裕的小家里,图的就是一种团聚,一种心灵的慰藉与平和。

没有了小时的新衣,没有了儿时想放鞭炮的强烈欲望——现在听到了鞭炮声还得捂住耳朵,生怕那剧烈的响声震坏了自己的耳膜,没有了小时对压岁钱的渴望——虽然也会收到不多不少的一点压岁钱,但是心里的感觉当然会与儿时不一样的。现在自己那么大了,身边的同龄人早都挣钱了,有的早已当家了。而自己还每年大笔花钱,如今收到的这些所谓的压岁钱,心里的感觉能和儿时的比吗?当然不能!

儿时对过年的热烈盼望,其实也没有错,现在对过年的感觉有所低落,也不能说明自己的思想就有问题,那么,这两者之间的变化的原因又在哪呢?

那就是我们长大了,是成年人了。世界总是在变,人也一样,感觉会变的。对过年的不同感觉也是这样的。

分类
社会人文

东北人真的豪爽吗?

还没有去东北之前,东北给我的感觉就是大碗喝酒,豪爽不得了,甚至有了矛盾或争执也是先打完架再来争吵谁是谁非(这一点与南方人截然相反)……

不过等我真去了哈尔滨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东北人还真有豪爽的一面,就连女人也是一样,我走在哈尔滨的路上,就经常见到有女性抽烟,我们学校西门那个邮政卖报的女老板还抽着烟,那样子就是好悠闲!而在南方,抽烟的女人,一般会给人想像成两种人:要么就是那种从事”特殊服务业”的女人,要么就是特别的有钱的富婆!看来真是地方不一样,观念也得变!

今天碰见一个女孩,我们由于考研的事情聊了一会儿,期间我见她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一样的东西,我好奇地问:你拿个这么大的包干什么呢?搞得像搬家一样。这时,她答道:可能每个人的审美观不一样吧,这是我的提包。巨晕,原来这是她的背包,就像南方的女孩子日常用的那种挎包……看来这边的女孩还真够大气!

不过如果看过赵本山拍的《乡村爱情》,可能就不会觉得东北人豪爽了,戏里面的刘能、赵四、谢广坤等主角的小心眼简直无与伦比,但愿是赵本山老师故意夸张把剧本编成这样吧。应该说,东北人中大部分还是很直爽和豪爽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但也不排除有小肚鸡肠的人,毕竟没有绝对的现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