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其它分类

不妨做个俗人

一朋友打算回国,和我聊了几句。他之前打算去一个不错的大学分校区,现在可能去一个不知名普通大学,给编制,年薪比世界某些500强企业还要高,再配上人才引进的政策优惠,可以一回国就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我对他的选择表示赞同:

欢迎啊,弄点钱过小日子得了。

没想到他回复:

是的,做个俗人,并且要大俗。

我只好多说一句:

未来的几十年,可能不像过去那么好过了。

他回了一句:

今年是未来最好的一年。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我和他相距好几个时区好几年,但并影响我们依然有类似的三观。

前一阵子,某特区城市发了一则通知,取消所有学生除中考和高考之外的考试,说是疫情影响了孩子们的心理,不宜再加考试的压力。

后来了解到这事情的背景,一孩子考试带手机被老师发现,批评了几句,就跳楼了。学生跳楼还不够,听说那位老师后来也跳楼了……于是,主管教育部门下了那则取消考试的通知,人命关天。

疫情改变了整个社会各个群体的心理,于是就有少量个体走向了极端。这几年尤其是今年以来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摩擦、保护主义盛行,与之而来的是经济、文化上逆全球化,全球疫情大流行让整个人类的健康受到威胁,或多或少改变了不少人的三观吧。

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全球经济始终没有走出阴霾,终于2020年让我们滑向了更加艰难的深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十年或者二十年,我们可能不会在有1990-2010这二十年的美好日子,一片积极向上、欣欣向荣、未来可期的大好时光。

所以我是赞同我朋友的选择,在可见的未来,做个俗人,大隐隐于市,像一棵小草一样顽强地活下去,努力之下,稳字当头。大环境不乐观的情况下,怎么折腾也成效有限——被幸运之神加持的天才除外。

即使没有以上这些大环境的变化,我也相信,我们绝大部分人终归一生都是普通人,认清并承认这一点,烦恼就自然少了很多。就算幸运地获得了某个位子,如果明天你不再在那个位子上,还有人能鞍前马上后地服务你?是否还有人发自内心地尊敬你?

重要的是适应、融入身边的世界。我曾见过不少人满腔热血地想进入某个体制和圈子,立志改变这个体制和圈子,到头来终归被体制和圈子同化。不是说没有英雄造时势,而是说,绝大部分事情是时势造英雄。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所有的一切都败给了不朽的时间,到头来尘归尘、土归土,所以重要的是过程,如果过程有那么痛苦,选择不那么痛苦的过程不更好吗?

自由是什么?依我的理解,自由就是:

你拥有做一切事情的权力,前提是不影响别人。

祝你时刻感到自由。

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01年9月11日,我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的新闻说,美国世贸双子塔遭遇飞机恐怖袭击,当时的政治课老师还给我们讲课,分析这类恐怖袭击事件的来头去脉。

听说从那次最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坐飞机过安检要拖掉鞋子,随身携带的液体不得超过一定数量,且必须放在透明袋子里供目视检查。在911以前没有这些要求,之前安检穿鞋走过金属探测门,门不叫即可。

我认为恐怖分子所在的国家,其文明通常与被袭击国家之间的文明存在冲突,导致这些恐怖分子不怕死也要引爆飞机去制造袭击报复。而制止这些恐怖事件,只能通过不断加强的安检措施来避免。

上一周,因为工作需要,我出差去了东北辽宁,路途遥远,自然我的主要出行方式是飞机。坐了这么多年飞机,这一次感觉分外不一样。疫情期间,人们尽量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机场不再像往日那么繁忙,这是不曾有的感觉。

不只是冷清,正如你能想到那样,从进入机场的那一刻起,除了常规的安全检查,乘客还需要测量体温,扫码出示健康码,有的还要出示移动手机行动轨迹,填写手机版甚至纸质版的出行信息,目的地、出发地、航班号、座位号、亲人和自己的联系方式等,这些都是疫情发生之前乘机完全不需要的信息,最后还要戴上口罩,有的登机口工作人员甚至为乘客喷上免洗洗手液,怕乘客的手沾上病毒带到机舱里。

先不要说没有任何隐私,光是这些手续就够麻烦了,它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与之前只是繁琐的机场安检手续相比,这一次疫情带给我们的影响,它已不是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整个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冲突。

致命病毒诸如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应该是人类过多地干预了大自然而带来的后果。就算不是全球气温上升导致冰川冻土融化释放出远古病毒细菌,也可能是人类乱吃野生动物引入了病毒,抑或是人类活动干预触及到了这些病毒的活动地盘。

更可怕的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干预大自然带来的全球气候变化,所导致的温度上升,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大概每年都会看到类似以下这样的报道:

上周六(2020年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一个北极小镇 Verkhoyansk 气温达到 38 摄氏度,可能创造了北极圈北部的最高温度记录

阿根廷国家气象局报告,2020年2月6日在南极半岛北端测到了18.4°C,这是有记录以来的南极最高温,超过了2015年3月24日的17.5°C的纪录。这个温度使得该地附近的冰川大量融化。

更为悲观的是,目前气候变化最可能的结局,可能就像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威尔·斯特芬(Will Steffen)提出的那样:”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了,人类文明的崩溃将是最可能的结果“。不可逆转的严重性超出我们的预估,无论人类是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都已经为时过晚,15个已知的全球气候临界点,已经有9个激活了。

我不知道我这个80后,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遇到大自然和人类之间什么样的冲突?全球气候变化一定会带给我们更多意想不到。想到在与大自然冲突面前束手无策的人类,这实在比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更加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才是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

这不是正能量。

比特币定投实战收益回报率复盘分析

比特币

去年7月3日,我写过一篇日志《玩心不死地玩一把比特币》,然后还分析了《价值平均策略和定投两者之间的投资收益率比较》,得出了一点点结论。

然后我就知行合一开始行动,当时我采用了简单粗暴的定投策略——我喜欢简单的方法,即每周固定投入一笔钱买成BTC(我就当它是抽烟喝酒的小钱),并同时记录下投资信息。

到今天定投快满一年了,我将这些定投信息进行计算,来衡量投资回报率。把买得的BTC按今天的市场价换成人民币,除以总共投入的人民币,得出回报率是:

16%

即假如投入共100元,今天可以换得116元,这个回报率已经远超目前银行的定期存款的4%(年初存100元,年末可得104元)。

和定期存款不一样的是,定投投入的资金其实是动态投进去的,像上面的例子,并不是年初就投入了100元,而是相当于把这100元的总额分成了54个星期或者12个月,平均投入,后期投入的钱其实占用的时间很短。也就是说,上面对定投的回报计算结果16%并没有考虑到资金的时间价值:今天的一元钱,明年的今天是多少钱?

借助Excel里的内置函数XIRR,我们可以把定投的钱产生的回报全部年化。如此计算后,我的定投年化回报率是:

49%

即相当于年初投入100元,一年后变成了149元。

这个回报率比定期一年的利率高了一个数量级,是定期利率的10多倍。如果继续持有,并且如果未来BTC的价格继续上升,回报率和年化回报率还将更高。

从这个实战效果来说,应证了我之前的理论分析——其实网上也有很多人分析过这样的策略,定投是可行的。

我查看了一下我第一次定投的单价是84000元左右,期间最低的有跌到31000元的单价,此时此刻的价格是67000元左右,还是比我第一笔定投的单价要低不少。BTC的涨跌幅度比起传统的金融产品还是厉害得多,这的确使它看起来风险很大。

但长远来看,它已发生的最高价格和最低价格都是短时间段的事情,总的价格趋势它还是在上涨。像我上面的定投区间,即使终点价格还不如起点价格,我的年化回报率依然非常可观。

这是什么原因?市场涨涨跌跌,你很难做到在最高点逃顶、最低点抄底,人性的弱点经常是使你追涨杀跌,一看就会、一做就废,就是如此神奇。

而定投的策略,能让你以较低风险地获得比较低的单价,只要时间足够长,难以捉摸的、上下跳动的随机性,终将被时间老人拉平,只要它的总体趋势不是一直下跌,获利的机会就一定存在。

风险提示: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