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其它分类

自动巡航功能真不赖

这次回老家过年,开了一路长途车。好奇之下,我开启了车上的定速巡航功能——我太懒了,用了很久的车,连车子上的远光灯和天窗如何开启我都不清楚。

我很惊奇地发现,车子的定速巡航的功能很智能,当前面一定距离有车时,车速就会自动减下来,一直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当前方一定距离没有车辆的时候,车速又自动加速到设定的数值。

这不是定速巡航,而是自动巡航。再加上方向盘的车道偏离辅助功能,整个高速公路上我只需要把手放在方向盘上监视前方就行。

如此一来,在高速公路上,就相当于一定程度上的自动驾驶了。多亏了这自动巡航功能,解放了我的双脚,虽然不是完全的自动驾驶,但也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开长途的辛苦。

回忆起以前开长途高速,我都是感觉好累,因为全程需要完全人工来保持车速和观察前方车辆。我之前不使用自动巡航,是因为我以为那是定速巡航,而不知道自动巡航的雷达会自动调节车速来保持安全。

不只是高速公路上,在省道和国道上我也同样开启自动巡航,这样就一直能保持与前方的车辆保持安全距离。尤其是在晚上时,肉眼可能看不清远方,而车上的雷达能时刻监视前面的车辆,自动调节速度,不出现追尾事故,这才是更安全的办法。

体验了这自动巡航功能后,我更加期待未来更智能的无人驾驶技术,利用可靠的技术来保证驾驶安全,我觉得会更安全,毕竟人工出错的机率会比机器更大些。

期待未来。

失望的小米手机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台小米手机,试图体验一下安卓的世界,我不想让自己变得那么固执:不愿意尝试新事物。

几个月后,我实在受不了这台手机。并不是我对小米有成见,老实说我用过多款小米的产品,充电器、鼠标、笔记本,我的感觉是除了我手头的这台小米手机不好用,其它的小米产品还不错。真不知小米的雷军是怎么做的。

这手机基本上能满足我的使用要求,但是它很不好用。比如,微信和支付宝上的付款时,指纹确认不灵,或者是确认后,半天都在转圈没有最终结果——商店老板焦急地望着我。我确定不是我手指的毛病——其它指纹操作正常。又或者在微信下查看一张图片,无论是发送还是接收,明显感觉不是4G的速度,哪怕是在WiFi网络情况下。

就更不用说,安卓手机里任由通知震动,索取电话、通讯录等不必要的权限,到处充满着广告的APP。当然,这是开放的Android的系统性问题,也怪不得小米。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既然这些国产的手机系统我搞不懂,为了基本的隐私和信息安全,我还是不使用好了,你懂的。

拿价格便宜很多的小米手机来对比价格高得多的苹果手机,本身不太公平,但是手头的这台小米手机连我最基本的需求都没有很好地做好,这是我无法原谅的。

也许有人会说,一台小米手机不能否定所有情况,但鉴于我以前也有过类的国产电子产品失望经历,我是真的心累。

当我放弃手头的小米手机时,我再一次失望:不是我不支持民族工业,是民族工业不支持我。我希望所有的企业都记住:对待客户,即使做不到超越预期,最基本的也要做出满足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至少对得起那个价钱。

就算我太固执了吧,适应不了它们。

最爱海鲜是生蚝

oyster.jpg

生蚝,学名牡蛎。最开始知道这玩意是在课文《我的叔叔于勒》中:

我的父亲忽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打扮很漂亮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拿小刀撬开牡蛎,递给了两位先生,再由他们传给两位太太。他们的吃法也很文雅,一方精致的手帕托着蛎壳,把嘴稍稍向前伸着,免得弄脏了衣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喝了进去,蛎壳就扔在海里。

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我也没有去过海边,并不知道牡蛎是个什么东西。直到我念研究生的时候,课题是关于附着在混凝土上的牡蛎等海洋生物对混凝土耐久性方面的影响,当时在青岛中国海洋科学研究所待了一个月,经常在海边用钻芯机钻取海洋混凝土,就知道了牡蛎这种东西,但当时并未品尝过它。

如今身处南国湛江,发现湛江人很喜欢吃生蚝,简直就是一个生蚝的城市。烧烤摊、饭馆,都有生蚝可吃,或烤或蒸或煮,炒菜、煮粥、拌饭,应有尽有。甚至有几家专门做生蚝的连锁餐馆,连收银台都是用生蚝壳装饰而成,很是气派。

初到湛江时,并未对生蚝感兴趣。奇怪的是,吃了几次之后,就爱上了它。个人尤其喜欢不加任何东西的原味生蚝,烤也好,蒸煮也好,慢慢体会到这真正的海鲜之美。

当服务员端上一盘生蚝,只需拨开厚厚的外壳,里面就是天然的蚝肉,一壳之内,上面冒着热气,下面还有少量汁水,看着就鲜嫩无比。入口爽滑,咸中带鲜,鲜中带香。

我喜欢每次点半打,即6个,开始三个只吃原味,后三个再醮着小碟里的酱油芥末,让芥末的辣味真冲到脑门顶,直到眼泪流出。当最后一个生蚝吃尽,满嘴腔只剩回味,心中却装满了整片大海,念念不忘……

一入蚝门深似海,半打生蚝忧愁甩!想到这里,享受这一点点小确幸也蛮好的,这是海洋的馈赠。

Hello, 2019

湖光岩
湖光岩

注意到上次更新文章是14天前,在此期间,也无风雨也无晴。

近十年几乎没有发生过两个礼拜我没有更新网站文章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再回来,圣诞过去了,元旦过去了,2018年过去了。2019年来了,无论喜欢与不喜欢。

过去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又一个很特别的年份,这里的特别给我的总体感觉不算太好。

但无论我喜欢不喜欢2018年,它终归算过去了,就如这14天一样,转眼即逝。

那些短暂的,永恒的,最后都败给了时光。

Hello, 2019, 祝安好!

2018年末比特币价格大跌原因猜想

2018年马上就要过去了。综观这一年的比特币(Bitcoin)价格,几乎是在一路下跌。年中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6000美元左右的价格。

不成想年末时候,也就是在BCH(比特币现金,Bitcoin的分叉版本)再次分叉之后,一路狂跌,一度跌到3000美元左右,较目前历史最高的19000美元,跌去了80%,真不知2020年McAfee老爷子的JJ怎么保得住?他曾说2020年的价格不到一百万美元,他就要在电视直播吃自己的JJ……

不管他会不会真的直播——我想他肯定会做缩头乌龟,问题是为什么会在年末的比特币价格会遭遇如此大幅度的下跌?并由此带动系列其它加密货币的狂跌甚至归零。不同于以前的特大负面新闻,比如政府封杀,或者技术上的漏洞批露,又或者是交易所被黑,这次让一些媒体甚至又喊出比特币已死声音的下跌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价格的变动,无非是两个因素:买的人和卖的人。买的人数变了,需求产生变化,导致法币进入数量变动,卖的人变了,导致比特币供应产生变化,导致变现成法币产生变化。往往是大跌的时候,会产生相当长一时间恐慌性抛售,卖出量增加,导致进一轮的下跌。相反,上涨也是一样的道理,大涨时导致更多人跟风买入,于是法币供应变多,导致价格进一轮上涨。今年末的下跌和去年末的大涨就是这样的情形。

如此说来,今年年末的大跌应该是有人抛售比特币,导致了比特币的下跌,除此之外,没有见到其它原因。那是哪些人在抛售呢?注意到此次大幅下跌的时间点是BCH分叉之日!

BCH分叉后形成的澳本聪和中国的吴忌寒两大利益集团,一方有钱(比特币),一方有算力,为了争夺各自的分叉成功,都曾放言不惜死战。这种内斗自然涉及到资源的比拼:算力!我个人猜测,有可能是两派为这次算力之争抛售各自手中的比特币,购买算力资源。

在没有法币入场大量增加的情况下,这种抛售只能导致比特币的价格下跌,从而引发进一轮的大跌。由此看来,两大利益集团为了各自的利益,鱼蚌相争抛售比特币,连累了整个加密货币的价格。

可以看出BCH自从比特币分叉出去之后,已经不是原来的比特币了,如今再次分叉后的BCH虽然有各自优点,但更加中心化。各自背后的利益集团也让人容易失去信心,当信心失去了,面临的前景也令人堪忧。而比特币本身由于闪电网络技术的发展,未来也应该会实现快速、低成本的支付优势,这正是BCH当初分叉的原因。

你如何看待2018年末的比特币在大跌?又或者只是担心McAfee老爷子的JJ在2020年是否保得住?欢迎留言分享。

利益声明:本人在写以上这些东西时,并未投入真金白银进入Bitcoin投资,凭我的观点进行操作,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