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土木坛子

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01年9月11日,我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的新闻说,美国世贸双子塔遭遇飞机恐怖袭击,当时的政治课老师还给我们讲课,分析这类恐怖袭击事件的来头去脉。

听说从那次最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坐飞机过安检要拖掉鞋子,随身携带的液体不得超过一定数量,且必须放在透明袋子里供目视检查。在911以前没有这些要求,之前安检穿鞋走过金属探测门,门不叫即可。

我认为恐怖分子所在的国家,其文明通常与被袭击国家之间的文明存在冲突,导致这些恐怖分子不怕死也要引爆飞机去制造袭击报复。而制止这些恐怖事件,只能通过不断加强的安检措施来避免。

上一周,因为工作需要,我出差去了东北辽宁,路途遥远,自然我的主要出行方式是飞机。坐了这么多年飞机,这一次感觉分外不一样。疫情期间,人们尽量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机场不再像往日那么繁忙,这是不曾有的感觉。

不只是冷清,正如你能想到那样,从进入机场的那一刻起,除了常规的安全检查,乘客还需要测量体温,扫码出示健康码,有的还要出示移动手机行动轨迹,填写手机版甚至纸质版的出行信息,目的地、出发地、航班号、座位号、亲人和自己的联系方式等,这些都是疫情发生之前乘机完全不需要的信息,最后还要戴上口罩,有的登机口工作人员甚至为乘客喷上免洗洗手液,怕乘客的手沾上病毒带到机舱里。

先不要说没有任何隐私,光是这些手续就够麻烦了,它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与之前只是繁琐的机场安检手续相比,这一次疫情带给我们的影响,它已不是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整个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冲突。

致命病毒诸如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应该是人类过多地干预了大自然而带来的后果。就算不是全球气温上升导致冰川冻土融化释放出远古病毒细菌,也可能是人类乱吃野生动物引入了病毒,抑或是人类活动干预触及到了这些病毒的活动地盘。

更可怕的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干预大自然带来的全球气候变化,所导致的温度上升,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大概每年都会看到类似以下这样的报道:

上周六(2020年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一个北极小镇 Verkhoyansk 气温达到 38 摄氏度,可能创造了北极圈北部的最高温度记录

阿根廷国家气象局报告,2020年2月6日在南极半岛北端测到了18.4°C,这是有记录以来的南极最高温,超过了2015年3月24日的17.5°C的纪录。这个温度使得该地附近的冰川大量融化。

更为悲观的是,目前气候变化最可能的结局,可能就像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威尔·斯特芬(Will Steffen)提出的那样:”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了,人类文明的崩溃将是最可能的结果“。不可逆转的严重性超出我们的预估,无论人类是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都已经为时过晚,15个已知的全球气候临界点,已经有9个激活了。

我不知道我这个80后,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遇到大自然和人类之间什么样的冲突?全球气候变化一定会带给我们更多意想不到。想到在与大自然冲突面前束手无策的人类,这实在比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更加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才是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

这不是正能量。

比特币定投实战收益回报率复盘分析

比特币

去年7月3日,我写过一篇日志《玩心不死地玩一把比特币》,然后还分析了《价值平均策略和定投两者之间的投资收益率比较》,得出了一点点结论。

然后我就知行合一开始行动,当时我采用了简单粗暴的定投策略——我喜欢简单的方法,即每周固定投入一笔钱买成BTC(我就当它是抽烟喝酒的小钱),并同时记录下投资信息。

到今天定投快满一年了,我将这些定投信息进行计算,来衡量投资回报率。把买得的BTC按今天的市场价换成人民币,除以总共投入的人民币,得出回报率是:

16%

即假如投入共100元,今天可以换得116元,这个回报率已经远超目前银行的定期存款的4%(年初存100元,年末可得104元)。

和定期存款不一样的是,定投投入的资金其实是动态投进去的,像上面的例子,并不是年初就投入了100元,而是相当于把这100元的总额分成了54个星期或者12个月,平均投入,后期投入的钱其实占用的时间很短。也就是说,上面对定投的回报计算结果16%并没有考虑到资金的时间价值:今天的一元钱,明年的今天是多少钱?

借助Excel里的内置函数XIRR,我们可以把定投的钱产生的回报全部年化。如此计算后,我的定投年化回报率是:

49%

即相当于年初投入100元,一年后变成了149元。

这个回报率比定期一年的利率高了一个数量级,是定期利率的10多倍。如果继续持有,并且如果未来BTC的价格继续上升,回报率和年化回报率还将更高。

从这个实战效果来说,应证了我之前的理论分析——其实网上也有很多人分析过这样的策略,定投是可行的。

我查看了一下我第一次定投的单价是84000元左右,期间最低的有跌到31000元的单价,此时此刻的价格是67000元左右,还是比我第一笔定投的单价要低不少。BTC的涨跌幅度比起传统的金融产品还是厉害得多,这的确使它看起来风险很大。

但长远来看,它已发生的最高价格和最低价格都是短时间段的事情,总的价格趋势它还是在上涨。像我上面的定投区间,即使终点价格还不如起点价格,我的年化回报率依然非常可观。

这是什么原因?市场涨涨跌跌,你很难做到在最高点逃顶、最低点抄底,人性的弱点经常是使你追涨杀跌,一看就会、一做就废,就是如此神奇。

而定投的策略,能让你以较低风险地获得比较低的单价,只要时间足够长,难以捉摸的、上下跳动的随机性,终将被时间老人拉平,只要它的总体趋势不是一直下跌,获利的机会就一定存在。

风险提示: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你努力但不成功,是因不够幸运——《随机漫步的傻瓜》

4月初,我不幸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一场车祸。事后,撞我后面那个车主说,他的车子直接报废了。幸运的是,我们都没有人员受伤。

直到我最近读完黑天鹅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作品《随机漫步的傻瓜》,回忆起这件危及生命安全的黑天鹅事情,我认为这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极小,但它的代价足以否定其它绝大部分时间段的成功:

如果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难以承受,那么这件事成功的概率有多高根本无关紧要。

而黑天鹅事件虽然发生的概率很小,但只要时间足够,它一定会发生:

如果把无限多的猴子放在打字机前面,让它们去乱敲,那么其中一只肯定会打出一字不差的《伊利亚特》叙事诗。进一步探讨,这个观念可能不像乍看之下那么有趣,因为这种概率非常低。但且让我们把这个推理往前推进一步:猴子中的大文豪既已诞生。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活在存活者偏差的错误中,不能以偏概全:

我们经历的现实只是所有可能出现的随机历史中的一个,我们却误将它当做最具代表性的,忘了还有其他可能性。简言之,存活者偏差是指“表现最好的最容易被看见”。为什么?因为输家并没有现身。

利用这样的原理,一个典型的骗局:

骗子玩的把戏是,他们从电话簿找出1万个人名,寄出后市看涨的信给其中一半的人,后市看跌的信给另一半的人。一个月后,将有5000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然后再针对这5000人如法炮制。再一个月后,剩2500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如此直到名单上剩下500人,其中会有200人受骗上当。因此骗子只要花几千美元的邮资,便可赚进数百万美元。

作者表达了一个观点,那些交易员,短时间赚钱越多的,亏起来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在这样一个充满着随机性的世界里,求稳才能走得更长远。作者还表达了一个观点,只要参与者数量足够多,那些所谓的成功者,也不过是随机性的结果,最成功的不过是这庞大基数里的黑天鹅而已。

我以前也经常在博文中提到:运气也是成功的基本要素。运气就是随机性中我们喜欢的那一种吧。我还经常提到长者说的一句话: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这里所谓历史的行程,大概也是那些基数大的主流事情,在这种基数大的事情里,更容易胜出。

我觉得作者是有点中国文化中的中庸痕迹:

太成功容易树敌,太失败则叫人气馁。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两者我都不要。

重要的是要专注,别被表象所欺骗,看起来有钱的人不太可能是非常有钱的人:

这些人看起来比较不可能像是非常有钱的人—要让人觉得你有钱且在行为上表现出有钱的样子,显然是很花钱的一件事,更别提得花时间去花钱。要过着有钱人的生活很花时间,你得找时间去买时髦的衣服、熟悉波尔多葡萄酒、认识昂贵的餐厅。所有这些费时甚多,因而无法将心力放在真正该放的地方,也就是积聚名目(和账面)财富。这本书给我们的启示是,外表看起来不像有钱人的人,最有可能是巨富。反之,言谈举止看起来很有钱的人,财富流失很快,难以扭转。

我想到了大裤衩、人字拖的顺德老板们。最好,你还不能问他是否有钱:

人们常有个坏习惯,喜欢在社交场合问我的操作是否赚钱。如果我的父亲在场,他通常会制止他们,并说:“绝对不要问一个人是不是从斯巴达来的。如果是,他会主动让你知道这么重要的事;如果不是,你就伤到他的心了。”

虽然作者的这些观点,不免让我有一种消极、被动的感觉,但作者也在书末谈到了如何活在充满随机性的世界里,你能控制的是你的行为:

诊断出罹患癌症时,不要哭天喊地,一副无辜受害的样子。只和医生讨论病情,切莫让别人知道,如此就可避免听到老掉牙的安慰话,也没人会视你为值得同情的受害人;此外,那种有尊严的态度,可以让挫败和胜利一样,都叫人觉得具有英雄气概。赔钱的时候,务必对你的助理更为客气,不要对他发怒(许多交易员经常这个样子,令人不齿)。不要将你的命运怪罪于任何人,即使他们确实是祸首也是一样。就算你的另一半和英俊的滑雪教练或年轻但野心不小的模特儿搞上,也绝不要自怜自艾。别怨东怨西。如果你的生意变少,不要马上哈腰屈膝,可以像我儿时的好友艾波史雷曼那样,发出一封充满英雄气概的电子邮件给同行,告诉他们:“生意虽少,态度不变。”命运女神唯一不能控制的东西,是你的行为。

良好的行为才是应对随机性的良策,正如本书最前面,有一个荐书人提到巴菲特谈到黑天鹅事件:

预测下雨无济于事,建造方舟才能以防万一。

能控制的是努力的行为,运气就要看天吃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回到我遭遇到的车祸,在我经常开长途高速又不注意防范的前提下,次数足够多,车祸发生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路上太多的随机性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通过这次车祸和阅读本书,我大概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

最后,作者谈到了人性中的固执:

科学很伟大,但个别科学家很危险。他们是凡人,也会被凡人的偏差给污染,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部分科学家都很固执,否则就不可能有足够的耐性和精力去执行那么艰巨的任务,例如一天花18个小时让他们的博士论文更完美。

他认为索罗斯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不固执,行为没有路径依赖:

他(索罗斯)的长处之一是以相当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意见,一点也不觉得难堪。索罗斯这类真正的投机者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行为缺乏路径依赖。他们完全不受过去的行为束缚,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

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