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土木坛子

如何卖掉你空投获得的Hive币[教程]?

Steemit被中国老板Justin Sun孙宇晨收购后,闹出一堆风波,涉及到交易所和开发者的问题都有。最后,见证人们强行弄了一个分叉,区块链上的分叉我们见多了。对于用户来讲,白捡一些空投币,也不是一件坏事。

除了个别进入分叉黑名单的Steemit用户,大家都获得了分叉变成Hive.blog的Hive币,只是到现在官方的Hive币钱包还不能打开,自然无法操作自己的空投获得的Hive币,更无法去卖掉它。火币目前Steem币的充值和提取都处于关闭状态,目前只有Bittrex支持Hive交易(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交易所支持),但还没有开放充币服务。

今天得知,ionomy交易所支持Hive对BTC的交易了,也支持充币服务,只需要到ionomy注册账号,通过邮箱验证,就可以操作了,连KYC这样的验证都不需要(不验证应该会有额度限制),非常方便。

那问题来了,如何转账你的Hive币呢?方便还真有。在Chrome浏览器里安装Steem Keychain这个扩展插件,注册后再添加你Hive账号的Posting Key和Active Key(分叉后和原来的Steemit账户是一样的,除非后来自己改变了)。

2.png

然后,在Steem Keychain的设置里的Preference里的Select an RPC node这里,选择 https://anyx.io 这个节点,再回到插件的主界面,显示的就是Hive的账户余额了。

1.png

接下来,按ionomy交易所里的提示,找到对应的Hive充币服务页面,找到里面充币账号和对应的Tag信息,复制到Steem Keychain插件,进行转账即可。

3.png

等转账到ionomy交易所账号里以后,就可以卖成比特币了。BTC再到比如火币的OTC换成人民币等法币,或者就直接留着Bitcoin也行。

4.png

总结来说,就是用Steem Keychain插件操作转账Hive币,用ionomy交易所卖掉它。实在不会操作的可以委托懂的朋友操作。

所以,等着别人还不能卖Hive的时候,你提前开卖,按道理来说能卖个好价格。我写此文时,折算下来能卖得1.18元人民币一个Hive。不知等大家都开卖砸盘的时候,会卖成什么价格?除非Hive项目发展得很好,那才可能有好的价格,只是这种可能性大吗?

在这个世道艰难时期,能白捡点空投糖果钱,也是不错的。

疫情之下,一英国女士因两品脱牛奶倒下了…

virus

两周前,一英国朋友在WhatsApp上问我关于中国新冠疫情的事情,我告诉了他一下我们的情况,并让他做好准备,严肃对待这个病毒。

最近,他在自己的博客文章里分享了他目前的情况,表示他幸亏听了当初的建议,谈到他们储存一些物资,孩子停止上学回家自我隔离等一些细节。

其中一个细节,他提到英国普通百姓超市抢购物资的情况,有一个男子为了抢购,从一名女士手中强行夺走两品脱牛奶,导致她倒在了地上,幸好旁边另一男子一拳将这名不文明的男子打倒在地,才把牛奶还回到女士手中。

An older lady in the supermarket was pushed to the floor for 2 pints of milk by a man who wanted them, he took them out of the ladies hand while she was lying on the floor. Another man punched him in the face and gave the lady her milk back. Crazy Right?

想象这一幕,感觉疫情让整个社会都变了。中国古话说:仓廪足而知礼节。在这种大灾面前,求生欲放大了人性中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即使人们印象中的绅士国度,也会有人为了两品脱牛奶干这出这样没素质甚至违法的事情。人性这种东西,它无关于国别和人种,就是如此复杂而简单。

不只是疫情之下的问题,以我以前在英国的经验,不少英国人说话就很粗俗。我原来所待的实验室,从系主任到某位女博士生,在非公开场合的言语中,满嘴带fu*k。甚至报纸上刊登读者短信时,也能见到用星号半屏蔽的此类词汇。估计此次疫情导致的恐慌中,估计还会有比这些说脏话、抢牛奶更严重的事情发生:比如,对国外华人面孔人士的攻击……

当务之急,还是希望全球能将疫情早日控制住。欧美那样的国度,由于他们的民主政府体制导致的低效率,以及民众对病毒早期的不重视,可能会在此次疫情中付出比我们更惨痛的代价。

因此,我也再次给我的英国朋友回复了我一些建议:

Good to know you are taking measures to cope with the virus. From the experiences we have suffured in China, you can do your best to greatly reduce the chance from being infected by the virus. Such as stay home as much as possible, wash you hands each time back home, have good rest, avoid short distance contact with other people, check your body temperautre each day, etc.

One problem for me is that it seems many especially young guys in western world do not take the virus seriously, the ignorance of virus (some governments even take it as another type of flu) but too much focus on the self freedom may expose yourself to the damn virus, which is so easy to spread and catch you.

Google also offers “Do the five” tips:

  1. Hands. Wash them often
  2. Elbow. Cough into it
  3. Face. Don’t touch it
  4. Feet. Stay more than 3ft apart
  5. Feel sick? Stay home

So trust yourself and take mearsures scientifically, and do not expect to much from your government.

这一次,我在回复的最后建议他:别对政府期待太多,他救之前还是多多自救吧。

鹅凰嶂露营记

我们喜欢走进大自然,因为大自然对我们没有偏见。

上周六,和上次晏镜岭爬山时遇到的驴友相约,一起去附近的鹅凰嶂去露营。此山海拔约为1300多米高,是粤西排名很靠前的一座山峰。

把车开到山脚下,停好车,背着露营所需行李物资就上山了。山路倒好,全部是修好的水泥马路,弯弯绕绕,路上不时见到蜥蜴和山泉水。超过1000米海拔时,遇到山谷中升起的山岚,腾云驾雾,有如人间仙境。一路上走走停停,总共花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登顶。

来之前就知道此山成了一个军事禁区,只是没有想到想,到了山顶后,上面的军事营地真的封锁,不让游客进去,也就自然无法到达山峰位置,更无法在山顶露营。二人只好在营地附近稍作停顿,在查看营地水源的时候,发现山顶水池里居然还有好几条比较小的娃娃鱼。

既然无法山顶露营,只能下山。回到1000米高处的路边遗弃房子里(原来可能是修路工人的道班),我捡柴火,驴友就地生火烧水煮方便面吃。顺便玩了一下无人机航拍。置身大自然中,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有如山中闭关一样,此时此地,吃着热乎的方便面,倒也成了美味。

半山腰中,我们藏起行李,去了一个“小水库”看看,其实它就是两边修筑了水槽,把山水引到一个较大的水池,到一定水位时,自动开闸放水,带动发电机发电。这一路上惊喜的是,路上见到一条晒太阳的蛇。

二人决定再次下山,到附近的罗坑水库看看。到达水库旁的罗坑镇时,此时已经晚上7点多了,二人找一饭馆,饱餐一顿,开车去水库上去寻找露营地,驴友之前来过此地,因此很容易就找到了小山上的凉亭——这样晚上下雨时也有避雨的地方。支起两顶帐篷,全身都累得散架了,在周围一片虫鸣声中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又在此起彼伏的鸟叫声中醒来。

很自然地起来后,收拾好行李,在附近走了走,拿着无人机拍了一下这个美丽的水库清晨,再去镇上找到一家早餐店,吃完早餐开车回家。看到上山下山一天走了3万步,合计21公里,心中还是有满满的成就感。

鹅凰嶂

spring

鹅凰嶂

鹅凰嶂

鹅凰嶂

snake

鹅凰嶂

鹅凰嶂

罗坑水库

罗坑水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