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土木坛子

一夜暴富的秘密

DSC01944.JPG
湖光岩落日

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勤劳致富。后来发现这个道理显然不太正确。我见过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好多父老乡亲是非常之勤劳,然而劳碌一生,也没有见到他们发财致富。倒是常见到一些人似乎不劳而获,还往往发生“王八活千年,好人不长命”的事情。

近日见到 @yellowbird兄分享的一个理论:人生发财靠康波。这倒令我人眼前一亮——我是有多么后知后觉,大有一种“朝闻道、夕死可亦”的感觉。稍加深入了解一下这个理论,倒是对周涛涛本人敬佩有加。他过往的种种预测,基本上都得到了后来的事实验证,关于2008年的的经济危机,以及2018年的经济困境,都让当下的我们感受到时代浪潮的无情。

康波周期,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发现发达商品经济中存在的一个为期50~60年的经济周期。在这个周期里,前15年是衰退期;接着20年是大量再投资期,新技术不断采用,经济快速发展;后10年是过度建设期;过度建设的结果是5~10年的混乱期,从而导致下一次大衰退。知名经济学家周金涛曾经说过一句很牛的话:人生发财靠康波。康波就是康波周期。

可惜天妒英才,周先生居然于2016年因病仙逝,终年不到50岁。难道他真的是提前“知天命“并且道破天机了?所以上帝也惩罚他而因此折寿?我倒觉得这又是一个“王八活千年,好人不长命”的事实。

不过,周推崇的康波理论显然并不很严谨。资本主义发展的的历史并不长,从有限的几次波动周期数据拟合出来的结论未必就是真理。后来的几次正确预测严格上来说不过是错过了几次证明这个结论是错误的机会。当然,经济学这门学科本身就不像自然科学那么“硬“,实用能指导实际工作很不错了。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康波理论能带给我们一些思考。这正是俗语说得好:小富由勤,大富由命。否则,仅靠辛勤工作,想要达到发财致富,也是非常难的事情。有数据显然,80后的这波人中,年薪达到50万的只占总数的1%。就是这百里挑一的年薪的人们也未必会感觉“发财致富“吧?消费和房价的高企就够让人担忧了。对未来的焦虑、欲望的膨胀,更是令人永不满足。

所以那些发达了的富人,也未必是他们自己吹嘘的能力有多高,也许他们就是抓住了几次机会。记得我说过一句话:运气也是成功的基本要素。话又说回来,也不是努力就完全没有必要,没有两三下,机会来了又怎么能抓得住呢?这就回到了长者的那条人生感悟: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你能抓住或者已经抓住了康波周期中的机会吗?祝你一夜暴富。

Stellar币再次无门槛空投每人25美元

stellar

好久没有羊毛从天而降让人薅了。现在终于来一个机会。以前我提到过的空投Stellar币(XLM)现在又开始空投了。

这回是由著名的比特币在线钱包Blockchain发起空投,总共有1.25亿美元价值,史上最大规模的空投分发给500万人,每人可获得价值25美元的stellar币。如果不看好Stellar,可随时到交易所换成比特币。详细页面见Blockchain的博客文章

或者直接到这个链接页面去登记你的邮箱,然后到邮箱里按要求点击验证即可,前提是需要拥有一个Blockchain的钱包,如果没有,直接用相应邮箱免费注册一个以后再去认领空投。

显然,这是Blockchain与Stellar合作的项目,目的很单纯,既增加前者的钱包用户——Blockchain钱包除了支持比特币也支持Stellar和ETH以太币和BCH比特币现金,同时扩大后者Stellar的知名度和拥有人数。用户白得羊毛。

这白得的25美元换成人民币也相当于小两百元。无论是否再换成比特币,万一哪天这些加密货币翻一百倍甚至更多呢?何况这是免费的空投,是不是很好呢?赶快去申领吧。

PS 土豪们请略过。

东海岛二三事

DSC01987.JPG

趁着秋日温度正好的阳光,周日去了湛江市南面的东海岛,这海岛的东面有一个号称“中国第一长滩”的沙滩。50多公里的车程,从市区开车大约需要一个小时。

东海岛的沙滩目前应该数龙海天沙滩比较有人气。整个东海岛东面的这片沙滩从地图上看起来还是不错的,绵延数十公里,据说和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有得一拼,实际看起来也是如此,沙粒很细,如果人工再梳理一下杂质和泥土,沙质会更好,黄金海岸也是经过上个世纪日本的人投资整理才举世闻名。

漫步在沙滩上,看着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永不疲倦的盛况,在海浪涛声的包围中,沐浴着秋日阳光,心情也自然放松。这一切,我想都是月亮惹的祸。要不是地月之间的万有引力,这潮汐又如何能永不平静呢?

沙滩上到处充满了贝壳,偶尔还能看到晒死在沙滩上的咸鱼,就算翻身也没有用,已经死了。小小的寄居蟹满地都是,人一来,它们就立马躲进自己的小洞里,很是可爱。

我还抓到两只螃蟹,它们懒洋洋的,放了它们也不立马逃走。更幸运的是,我还碰到一只冲到岸上的章鱼,软绵绵的,我让海边在挖蛤蜊的当地人拿走了,她说她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好运气。

虽然是旅游景点,但东海岛上的游人不多。这从沙滩上的现状也能看出来,稍偏远一点的地方,被海浪冲上来的人类垃圾还是缺乏清理。这说明当地旅游景点的管理不到位。

沿岸上有一些明显是上个世纪风格的别墅,有些破败。听当地人说,十有八九都没有人住,当年热闹的开发后,并没有形成持续的人气,再后来,我估计人气的缺乏又进一步导致景点的不景气,恶性循环。

不过对于我来讲,我倒喜欢这份宁静,如果是人山人海的自然景观,也就多了城市中并不缺少的喧闹。接受无法改变的现状吧,反正这片沙滩和海还是那样原生态。

DSC01994.JPG

DSC01985.JPG

DSC01967.JPG

DSC01957.JPG

DSC01963.JPG

IMG_20181104_123701.jpg

DSC01970.JPG

IMG_20181104_141954.jpg

DSC01982.JPG

如何不用港澳通行证去澳门?

DSC01865.JPG
摄于澳门博物馆,图中建筑为澳门新葡京酒店(也是一赌场)。

也许你想去趟澳门,但只有一本护照,没有港澳通行证,我就是这种情况。不过,前一阵,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去了一趟澳门,办法很简单。

到了珠海的澳门口岸(比如珠海站旁的拱北口岸),找一家旅行社(或询问各种商家也可以),说你想去澳门,能否给一个机票通关。通常,这些商家如果能操作,就会拿着你的护照,不到5分钟就出一张机票,收费在200元人民币左右。

你拿着这张机票连同你的护照就可以去澳门了。这个通关原理其实就是让中国大陆的护照持有者通过去澳门坐飞机这种过境逗留的方式去澳门。实际上,这张机票并不是真的去坐飞机,等你入境了,机票肯定会被取消,这也包括在那个200元的费用里。

这种入境澳门的方式非常简单高效,除非你的护照在一定期限内已经有多次入境的记录(目前的政策是60天内不超过2次入境记录)。对于从来没有入境澳门的人是一定能行的。入境澳门后,5天内再次返回中国大陆时,当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听朋友讲,这种通过假装过境澳门的方式去澳门,澳门当局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们有意为之,当经济形势不太好的时候,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没有港澳通行证的游客也能快速入境澳门,为澳门的旅游业带来收入,蚊子再小也是肉。

当经济形势很好的时候,澳门的大陆赌客一大把,这个时候这种假装过境入境的方式就未必凑效了,当然这种时候,旅行社等商家也不会给你购买机票。

我个人对于去香港和澳门还要办理港澳通行证的做法一直不能接受,凭什么都属于中国一个国家,非得搞成像国外一样,还要办理手续才能进入。因此,我以前在珠海待了快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去澳门看看。

前不久,为了陪朋友去澳门转转,我只好用上面的方法入境澳门,才发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弹丸之地,居然当年被弹丸小国——葡萄牙侵占了这么久。

抖音是一种新型毒品

image.png

我很早就知道抖音这个APP,但我的手机上一直都没有安装它。某日不小心还是安装上了。亲自体验了一下,有一点感想。

这感想就正如西班牙《国家报》所言:抖音,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堪比鸦片。我也觉得它是一种新型毒品,令人沉迷上瘾。

在我个人看来,抖音上面的短视频绝大部分是些无聊无意义的内容。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又有相当部分很搞笑有趣。是的,许多事情有趣不一定有意义,有意义也就往往没有趣了。开心最重要。

每个视频片断只要10秒,观看者立马就能获得愉悦感。这愉悦感来得如此廉价,符合“短平快”的现代人要求。

以前我们读金庸小说那么长的小说,后来我们读几百上千字简短的网络文章,再后来演变成140个字长度的微博,现在只要10秒种,并且是视频,不需要认识字,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如果不满意这个抖音片断,不需要看完,随手一上划,下一个视频立马出现,无穷无尽,以有涯的生命穷尽无涯的抖音愉悦感,殆已。

一个片断10秒,看似时间不长,但一不注意,一直划下去,10分钟过去了,30分钟过去了……就像数学中的微积分一样,很快就累积出一大段时间,就这样在手指间划走了。

抖音的出现也不尽是偶然。社会毕竟进步了,人们总会有闲下来的时间,生产力的提升越来越不需要人类亲自做过去那些繁琐的事情。

多出来的人力就会多出来的时间。多出来的时间总要找个地方“浪费”,抖音的存在就是来填补这些时间空白,那些闲着的人们,反正不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就浪费在其它地方。

抖音的存在,就相当于毒品中的软毒品,有成瘾性但没有短时间内强烈的毒性。反而能让社会更和谐,你要知道,大部分人一闲下来就会不安,就会找事情做。有了抖音,能让他们安静。

因此,综使抖音算一种新型毒品,它也算不上洪水猛兽,正在使用的你也不用慌张,它不会让世界灭亡。

聪明的人自己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它。不聪明的我倒是使用笨办法,在我玩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的抖音后,我直接删了它,山不过来,我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