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对长沙的印象大概是这样:有一个电视台(这个不用说名称吧),两个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大学),三个企业——三一集团、中联重科、远大中央空调。远大的空调不知怎么样了,但该公司装配式快速盖楼技术已经传到欧美市场,三一和中联重工是两家著名的机械设备生产商。

当年刚开始知道三一重工这家企业时,还以为是日本的三凌公司被中国的山寨了,不但企业名称,连企业标志都是同一种风格。正巧,三一集团的总裁唐修国先生(湖南安仁人)是我中学的校友,当年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听了他的讲座后,才知道这个民营公司从创建到壮大之不容易。后来三一的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唐修国先生成了我的高中最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全国工地上随处可见的三一机械,并将混凝土成功泵送至406米高的施工面,直到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几乎算作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朵奇葩。

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同为湖南人的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湖南涟源人),去年很“幸运”地成为党的中央候补委员。最近又出来三一总部搬到北京去的新闻。偌大一个企业搬迁总部,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个决定却是在该企业内部早餐上宣布的。我想,该是湖南与三一集团说再见的时候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三一集团总部要搬到北京去?各种新闻解读出来各种所谓的内幕:有的说是为了国际化的需要,也有的说是受不了湖南地方的气,北京有更快的行政效率云云。可是这些不应该是最近的问题,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就有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身为湖南人,对湖南人的性格特点还是较为了解。在我的湖南农村老家,历史上长期的小农经济再加上近代的毛泽东,让乡亲们的意识一直认为“有钱不如有权”。为什么?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呢?自己联想。

今天的梁总肯定不缺钱,甚至在他的家乡也烙上了他个人发家致富的强烈色彩:在自己老家村子建了个私人停机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观念在这里可能得到了最好的注解。问题是:在全世界经济一片灰暗和中国建筑业顶峰已过的大背景下,作为机械设备行业民营企业三一重工如何能做长久活下去?聪明的梁总一直以来就把自己企业和党国的事业捆绑在一起,从他的党总部大楼,到他最近在党的十八大上作秀式的言论: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我生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死1000次,都会是在中国。”

“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中国的女孩子也很爱共产党员。”

在政坛上华丽转身后,将企业的总部迁到北京也是情理之中,一来可以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二来也可以兼顾好三一这个巨大的企业,加上身居要职,也会对企业的发展有着“利好”的消息:

你参加不了的决策会议,人家可以参加;你不了解的情况,人家可以了解;你碰到的难题,无处申诉,人家可以开会解决;你面临资金困难,最多找银行去申贷,看银行的脸色,但人家可以找财政来解决,由领导直接找银行支持;你需要经过层层审批的事情,人家本来就是审批的机制成员。

名与利兼得,古来两难全。

总有人批评中国的政企不分,国企的老总们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总能获得普通企业主不知道的信息和政策,甚至资源。好不容易壮大的三一民营企业,在老总进入党的干部队伍以后,事实上也华丽转变身份。已然的亦官亦商,又何尝不是官商的宿命。

不过,如果真要像美国的情况倒也有看点,美国的政界人士许多是在成功做好企业后才参政,反正老子钱赚够了,现在到政府去报效一下国家。身价居于中国内地首富的梁稳根先生当然不再缺钱,如果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自然是民族之幸。

至于甚至有传言,梁总那和土木坛子同年的独子“小梁总”梁治中同学已与某国BIG BOSS的千金(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结为亲家,这倒也不是全无可能,未必出于这两位年轻人的意愿,毕竟在利益面前,婚姻自由又值得了几个钱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身为湖南人,我为三一集团取得的成绩而骄傲,也希望它在未来依然为重工业制造出优秀的机械设备。因此对于三一总部搬迁北京,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

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有27个想法

  1. chojemmy

    第一次在这听到三一搬迁的消息,作为一个机械的学生太不关心自己专业了。还是真心希望中国成功的民营企业越来越多,在机械的高精尖方面越来越强。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和我当年的感觉一样。我还知道长沙有一个企业,起个名叫:松井,当年就是想让人以为是日本企业。不过三一的意思据说是:三个一流。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了。估计是装配式的最高楼吧?否则迪拜的楼已经是最高的了,要想超过很难的,长沙这种地方撑不起来。

      回复
  2. 戴睿可

    以梁的级别,地方政府给他受气,开玩笑吧。那篇私人飞机的报道也很不严谨:豪客900不是什么「商务型私人直升机」,而是喷气式公务机,「半径20米左右」的直升机坪根本无法起降;而且「商务型私人直升机」这个提法,百度一搜貌似只有这篇报道才有这个提法。。。这篇报道更像故事会啊。。

    回复
  3. 海涛

    三一变相裁员、三一代表言论等,让不懂土木的我们也能看到这个大公司
    ,是是非非,那个才是真?到北京能更安全点吧,有获得总会有失去。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