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十八大的一点感想

我是一名党员,七年党龄,不过党代会代表的选举我并不知情。难道我已经不是党员了?因为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算退出,我有三年没有交党费了。但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群,可能有特殊规定,反正“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党章还经常修改呢。无论如何,我依然保持对党代会的关注。

本次大会报告描述:下一个十年,人民收入翻番。这似乎是一个美好未来。十年前的大会,我对那种收入翻番的描述深表怀疑。我现在对收入翻番一点也不怀疑,因为名义上的GDP翻番并不能真正说明问题,能享有多少物质上的劳动成果才是干货。如果1000元的月工资能买两平方米住房,谁也不会要那10000元月工资却只能买半平方米住房的“高工资”。同样是修理水管,欧美的修理工干一个月活的工资,至少能买两台iPhone手机,中国的修理工干两个月还不一定买得到一台iPhone, 这没有道理。

有一个价值观深深根植于中国人心中:不患寡而患不均。收入差距的继续拉大,似乎是普通民众越来越不满的原因。看不见的收入差距还包括腐败的问题,我们的民众对于腐败问题,总是寄希望于清明的领导人,而不是制度。事实上,没有透明有力的制度,依靠人治的环境,腐败问题不会有根本的变化。“有一千个王立军,就会有一千个薄熙来”。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都承认:如果他还在位,他可能现在的当权都一样,因为这是制度问题。寄希望于一个有道德有能力的领导人是不现实的。无论谁,都是有私欲的阴阳合体,包括让海外那些所谓民主活动分子来管理中国,做起来或许会更差,虽然他们讲得很好。

个人感觉,大会报告关于政治改革方面没有太多的新意。许多关心些事的人们或者有些失望。改还是不改?由谁说了算?在我的湖南老家,善良的老百姓们似乎没有什么民主的概念,他们很崇尚权力——有钱不如有权,面对为部分非作歹的人民公仆,只怪自己没有这个“当官的命”。也许,几千来的皇权封建意识,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改过来。当然,农民的民主素质与政府的民主问题,是“鸡与蛋”的问题,没有国家逐渐的民主过程,就不会有民众的民主意识,没有民众的民主素质,国家的民主又何来进步?鸡与蛋都是在慢慢的进化过程形成。

历史在往前发展,人民进步了,国家就会有真正的进步,政治家再强悍,也只能顺应历史的大潮。21世纪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和全球一体化,使得世界越来越平。虽然中国的互联网很难说得是真正的全球互联网,但整个国家确实在“变小”,信息的流通比过去强得多,年轻人获取信息的便利性也相对容易。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人是愚民政策的始作俑者,然而社会的发展进步,会让人难以被愚,至少党国政府一直以来:让我们上学,让我们学习ABC,让我们开通了WWW.

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走到大街上,要求推翻现任政府,我们的年轻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现有体制内当一名公务员,“获取”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们的普通百姓,也不过是对党国中的腐败分子十分不满,而不是说一定要推翻政府,这对执政党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但不利用这一点则十分可惜。

我们不走“邪路”,说白了就是不走西式民主的路。西方民主当然有缺点,民众总是希望“减税”“增加福利”,满足这样要求的政党就能上台,可是钱从哪里来?除非执政党都免费不拿一分工资免费为人民服务,否则选到后来的结果便是每个政党都执政不长,你方唱罢我登场。西式民主不是最理想的民主,但它可能是目前现存制度中最民主的。

无论实现民主的方式是什么样,普适的价值都一样。我有时候认为:幸好台湾没有回归,给大陆作出一个好榜样,就像那句话说的:台湾的存在证明了大陆的问题不是因为人种。如果不走“邪路”,那么能像台湾那样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或许是“国之幸,人民之幸”。如能出现这样的政治家,将是民族的福祉,当然实在不出现,历史潮流会强迫枭雄出现。

特色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回首过去的十年,教授、专家、大学生、白领,和“小姐”一样,在中国特色社会里,都沦为贬义词。中国知识分子中,说话的不敢甚至故意不讲真话——这一点最可耻,没有说话的不一定有真话。整个社会的拜金主义登峰造极,传统道德体系沦丧。真希望在未来的十年,这一切能有所改善,至少不要再恶化。

这次大会与以前一样,又见“神一样的境外中文媒体”。某境外中文媒体对十八大的人事预测依然惊人地准确,似乎是该媒体进行的人事安排。回首过去,不只是这回预测准备无误,十六大、十七大都成功无误,如果没有特殊的消息渠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什么时候这样“神一样”的预测现象消失,或许是中国的进步。

古月总这十年其实也不易。在最后关头,他能裸退,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另有隐情(时间会证明一切),这都是历史的进步。也许他深受其害,所以才做出这种壮士断腕的举动,但这种行为是值得肯定的。有人在后面干涉前台唱戏的,演的人不爽,看的人更不爽。

席主习当上总书记后的第一次讲话,很有贴近平民的风格,说的全是人话。我们“听其言,观其行”。中国要想取得在世界舞台上的尊严,必须先自尊,比如对普适价值的认可,一个民族在国际舞台没有尊严,就不被人心中真正尊重,就谈不上“伟大复兴”,有多少中国人喜欢“又红又专”的朝鲜社会主义共和国呢?

期待美好的未来的中国早一天出现。

PS. 请和谐理性评论,谢谢!

21 thoughts on “关于十八大的一点感想

  1. francis

    话说入党n年,还没有见过党员证的小本本,没有见过自己的,也没有见过他人的,什么情况?关于你的3年不交党费,是有点问题啊,你的组织关系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如果在国内的话有可能有人帮你交了。因为学生一个月才2毛,我们一般都是帮留学的同学交了的。

    回复
  2. chojemmy

    你这词语隔离是用软件调敏感词还是自己觉得不好就隔开了?想不被墙最好的方式就是少说,只要说多了,总会被墙的。我坚信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防火墙的崩塌。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