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如何回答与中国有关的敏感问题?

记得去年根特大学中国留学生新生见面会时有同学提到,在国外经常碰到外国人问起与中国相关的敏感问题,年轻学生对于老外有意无意的冒犯很是冲动,但源于不成熟和不理性也难以作出充分的回答,于是当时这位同学向驻比利时教育参赞求教。

参赞先生的回答当然不会有错,大意是要讲清楚,不理解是由于双方沟通不充分。不过由于参赞身份和场合的原因,他的回答并不彻底,类似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方企图以通过决议的方式强化其立场的做法是非法和徒劳的,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事实”,所以达不到私下交流的那种自由。

我个人觉得面对这种问题时,需要一个诚实的态度,即如实回答。可以不说,但不必对不了解的事情作唯心或真心的辩解。谎言——哪怕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撒谎,也只会让真相更模糊。

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一些重要政治事件,包括有些在国外留学的年轻人并不一定真正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可能没有兴趣,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公正的信息来源,所以我才说,对不了解的事情可以不回答,反正我不了解事件,也并不是每个人对这些事件感兴趣。

如果了解事件相对真实情况时,承认可能做得过火也未必就不妥,江在美国也这样说过:可以考虑用橡/皮/子/弹。我更认为就算真正有过错,这本身也不是大问题,哪个个人哪个政府政党没有过过错?政治本身就是为了A团体的利益而或多或少的牺牲B团体的利益,只要是A团体的利益远远大于B团体的利益,这就是个不算失败的政治——现实世界中的资源是稀缺的,何况我们的政治教科书也是这么写的: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制。人民是多数,敌人是少数嘛。

再以美国为例,前不久美国参议院通过《排华法案》道歉决议,也是一种承认错误的表现,过而不改,是谓过也。习副主席去年在美国谈及民主人权普适价值问题时也说过:民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是一种较为进步的表述,在指出美国不足的同时,也承认自己的不足。所以不必辩解,错也成了历史,面向未来。而且当时做法欠妥也是当时人们造成的结果,如今与此事不相关的人员有必要为他们辩解吗?

然而,误解总是存在的。这就是所谓的沟通不充分,或者说信息不对称。还以20年前发生的某件事为例。真正是不是像许多所谓的当事人宣称的那样“伤亡情况和残忍程度多么多么厉害”呢?目前当事的双方都是各执一词,自然不能偏信任何一方。真正的真相在目前的条件下还难以获得,但会越来越明确,越来越清晰。最近的维基解密就提到了一些信息,表明士兵被骗和当初的美国政府早知道的一些情况,自然不能完全相信,但它这是一种有用的信息。因此,可以质疑西方人心目中明显的偏见问题,告诉他们,可能不完全像他们知道的那样,西方人也承认报纸媒体上的信息存在偏见,充满太多的负面消息,好消息从来都不是新闻

总之,我反对像五毛党和愤青一样一味地辩解,唯心地回答这些敏感问题,因为那样既不能解释清楚问题,还会让人觉得中国年轻人的无知和幼稚。

不知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欢迎留言赐教。

PS. 请和谐评论,保护土木坛子,谢谢。

25 thoughts on “在国外如何回答与中国有关的敏感问题?

  1. KP Zheng

    “诚实并且实事求是”确实是回答或讨论这种问题的最为重要的原则。我觉得根据自己的判断和阅历,作出自己的回答也不失为一种解决的方式。-

    回复
  2. 依然王的人

    作为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一代人,我们这一代只能通过翻墙在youtube上面看到一些视频片段!了解一些大概!配图的那段视频,当时我还下载下来传给同学看的!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你忘了一点,外交式的辞令不过是善意欺骗的一种,只能让当时大家不那么难堪,但人家心里会服气吗?
      如果根本的问题解决了,外交式的辞令都不必了。
      就像当年周恩来说中国有妓女,不过是在台湾。这种语言不过是过过嘴瘾,解决了实际问题吗?

      回复
  3. 小七

    实际上现在的关于民主和人权问题,估计政府也很想解决,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很好的途径和办法来。所以很多事情是靠基层官员根据实际情况具体而办,但是关于素质不一,所以解决问题的结果也不一样
    就像你说的好消息从来不是新闻,大家关注那些群体性事件的时候,哪有人关注那些成功被疏导、解决的事情呢

    回复
      1. 小七

        关注负面消息实际上是对政府的舆论监督,但是现在很多事情被网民扩大化,可能源于政府反映不迅速和不透明吧

        回复
    1. 三藏

      你比较强啊。我觉得你的方法要作为家旅必备品好好储存,使用——当然要看交谈具体情况。

      回复
  4. 深蓝

    关于天安门事件我也看过一点历史纪录片(不知是否客观),我觉得双方都有过错:那时候双方都太冲动,特别是官方缺乏应有理应的冷静对待,另外学生运动领导人我感觉很自私(毕竟也没通过民主的方式产生)。如果那件事情没有酿成最后惨烈的冲突(或者直接是屠杀)的话,对国内民主的发展会有巨大影响(改革派赵紫阳等就不会下台),也许在民主的道路上我们能走得更远,能不是被当成禁忌,我们这代人如果不是通过特殊渠道了解,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件事情发生过。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