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欧盟工作人员聊中国–2012欧盟开放日活动[下]

其实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更关心的是欧盟和中国的对比,也想了解欧洲人对中国的情况了解如何。

和Ombudsman的工作人员聊天时得知她是德国籍,我笑着跟她说:你们的马克思先生是我们的老师呀!我们都是学你们马克思的。她也笑着回答:马克思的理论挺好,但实现起来有难度,至少到目前还没有没有成功,目前中国也只是经济上取得了一定成绩,比起东德时期社会和经济两头糟的情况好点。

这些欧盟的人对许多中国的情况有一定了解,正所谓“汝果欲了解墙内,功夫在墙外”。原因很简单,中国的内部信息都是先透给境外媒体,然后再“出口”转“内销”,你懂的。谈到中国的为什么没有世界级著名大公司的问题时,这位德国人说(中国)可能需要一个(媒体)自由(政治)民主的环境,这样才能促进创新,当然她也指出,欧盟内部的(媒体)自由也有不足的地方,比如匈牙利的情况就不乐观。

另一位瑞典籍的工作人员则对中国人的“Guanxi”(关系)很有兴趣,问我如果到中国开公司会有哪些问题。我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关系很重要,有些“问题”不像欧洲这边直接从网上下载表格填表办事那么简单,但也要看发生在哪些区域,发达区域如江浙地带政府办事效率比欧洲还要快,所以总体而言,我们的情况在进步。

事实上,我对国内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也只能泛泛而谈。在这些事情上,国外对中国感兴趣的人对中国的许多事情其实非常清楚,比如90年前那年发生的事件,他们比相当多的中国人还了解。

很可惜我们很多年轻人(包括在国外的所谓的高学历人士)一涉及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首先一股“爱国热情”冲上来,赶紧维护我们的官方“结论”。对事实都没有充分了解就随意解释辩护,也只能使解释和辩护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所以我的原则是先承认这个事实,对是对,错是错,“过而不改,是谓过也”——而且普通人都没有必要为别人掩饰过错,在基于事实的前提下,再解释客观原由,让人们能够一定程度上理解不同的价值观,达到求同存异,我想也只能如此。

事实上,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发达国家人似乎也并不想中国”Revolution”,而是希望”Evolution”, 为什么?大家的利益现在绑在一起了。

扯远了,到此为止。

欧盟开放日

欧盟开放日

欧盟开放日

与欧盟工作人员聊中国–2012欧盟开放日活动[下]》上有34条评论

  1. 勺子

    早上是ipad上就看了坛子这篇文章,但是急着去上班,现在才来说两嘴。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这几年接触了一些襠中央的人,怎么说呢,更能看清一些事情了,原因却是像你说的“扯远了”—-在于对黑暗的了解。面对国内目前这种情况,一方面当然是痛,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感觉到喜。曹操说:如无乱世,何来英雄。

    周围的人,我看到很多本来是出去了的,在外面的时候他们说外面多么多么的好,回来了之后仍然骂这里多么多么的糟糕。可是他们回来了,不仅仅是因为家人和朋友在这儿,我想,Root cause是这里有很多的机会。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是这样的,指出问题并不代表就抛弃国家。
      而且我觉得,Party是Party, Country是country, 两者不一样。
      要发财致富,冒险,中国大陆无疑还是一个宝地。
      至于另外一些在国外拿着身份的人只不过是一个身份而已,吃喝拉撒全在大陆,因为,外面的生活也不是他们喜欢的。

      回复
      1. cly

        “指出问题并不代表就抛弃国家。”这句印象深刻,不管怎样,不管是愿意不愿意,在某些方面我们正在改善。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受宠了,能得到你老人家的赞扬。
      不过我的水平有限了,这个我是知道的。
      欧洲这边的环境的确是不错的,希望哪天我们国内也能这样就好了。

      回复
  2. 调皮鬼

    扯的非常好,不过在跟老外对话那块扯的有点少,没能过瘾了。
    全球一体化经济模式下,相当多的人转变了以往的观念,都学会了抱着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了。

    回复
  3. Healson

    江浙办事效率高是相对西部内陆地区的,切实贯彻了邓爷爷的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只要是来投资发展当地经济的,什么都好说,即使当时违规也没什么,只要最后事态能控制住不扩散即可。
    在我的观察中,欠发达地区的ZF相当FB,一大家子,甚至七大姑八大姨都是ZF人员的现象比较普遍,这些都是既得利益者。曾经国家提倡的西部大开发,多少投资商带着钱过去,撤回来时只有一身晦气,因为ZF的这些既得利益者就像一群饿坏的人看见一块饼,冲上去时都是奋不顾身的。而这一点,江浙发达地区较好,因为相对来说,江浙人家庭要富有,这种欲望没那么强。
    所以我认为更进一步地开放市场才是解决中国问题(包括今后的民主)的关键。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