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行万里路:暑期带孩子们旅行记

早在暑假开始之前,我就和刚刚高三毕业的侄子商量,和他一起去爬山。在黄山和泰山之间,他选择了泰山。

等我假期行程定好后,其他小朋友陆续加进来,最终确定这“游学团”包括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还有儿子,他作为一个初中生,为最小年龄的成员。

泰山

但我们不只是去泰山。因为大家各处不同地方,我和儿子在广东,其他人员在湖南老家。于是大家相聚于我假期培训的长沙。年轻人在长沙各个地方打卡游玩,我则白天参加我的暑期教师培训,晚上带他们去我各个朋友那里“要饭”聚餐,真是感谢各位朋友的热情招待。

长沙火车站

我的培训结束后,我们便一起去泰山。买的普通列车卧铺,睡一个晚上就从长沙到达泰安市。我有十多年没有坐普通列车了,去长沙火车站乘车时,车站大厅里在地板上坐满了人,这和高铁站至少有座位井然有序相比,让我有一种回到了20年前从长沙坐火车去外地上学的即视感。

让我不能接受的是,这趟火车一次又一次推迟发车时间,最后一共晚点3个小时才发车……听列车员说,一般不会晚点,这次是由于天气原因,他们来长沙的路上,在湖北段遇到了下雨导致的大水。

一路上晃晃荡荡,卧铺也睡得并不太好,但和小朋友们见识了沿途不同的风景。我们最终顺利到达了泰安市。儿子尤其喜欢拿着他的黑卡相机拍沿途的美景,比如落日余晖和满天朝霞。

沿途落日

从火车站出来,我们打两部网约车到达预订的民宿,安顿好后先去美美地吃了一顿当地风味的午餐,然后就洗澡睡觉:养好精神夜爬泰山。但我不习惯这种反生物钟的作息,睡不好。重头戏是夜爬泰山,我需要重新写一篇日志记录我们夜登泰山观日出的细节。

泰山小天下

最考验我的事情来了,第二天从泰山回来后,大家全身疲惫,我倒头匆匆睡了三四个小时,下午要独自赶到天津——我的博士主导师从欧洲回中国来了,我必须见这位对我人生产生了极大影响的导师。见到了好几年没有见到的导师以及他一众在中国全部当老师的弟子们,大家晚上聚餐时互相聊了聊,都很开心。这么些年大家都有些变化,更有一些感慨。我才知道原来我是导师作为第一导师指导的第一位博士,难怪这我“老大”呆萌呆萌的,职业发展路径也最为奇葩。

天津西站

第二天一早听完导师的一场报告,我便匆匆赶回泰安——国内的高铁交通方式真是快捷,因为要和孩子们在傍晚赶到武汉去。我们经过一夜卧铺车便到了武汉。这么多年上上下下武汉这个城市,但我从来没有去武汉市区逛过,哪怕2014年带着近30位比利时友人参观三峡大坝时,也不过是在武汉火车站转个车而已。

武汉东湖

这次去武汉先去体验了武汉市区的过早习俗,然后再带孩子们游玩了一下武汉东湖。一个比杭州西湖大6倍的东湖,但名气却小多了。哪怕只在东湖其中的落雁景区游览,我们也觉得它风景不错,非常悠闲缓慢的节奏。傍晚去武汉理工大学的一个校区逛了逛,约见了师弟,再一次带着娃娃们“要饭”。

匆匆逛完武汉,次日我们便坐火车分散各回各家。我和儿子还有外甥回广东,其他人回湖南老家。我这老胳膊老腿也需要回家休整一段了。

一趟转下来花了10多天,年轻人们很开心,堂兄妹表兄弟间加强了亲戚之间的感情,连我都觉得旅程有些难忘,这就达到了我的目的。

我年轻时也想到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看看,但苦于囊中羞涩,未能成行。后来有了一点看世界的物质基础,却因工作繁忙没时间。再后来时间也有了,前几年却因疫情不能外出。到如今,正好年轻人也有这个想法,那就让他们读万卷书,也帮他们行万里路吧。

“行万里路:暑期带孩子们旅行记”上的8条回复

大佬原来来过武汉这么多次啊,下次有机会来武汉一定好好招待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