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人到中年半出家,每逢假期便入家

格桑花

教师这个职业,和其它职业最大的差别,就是每年有两个假期:寒假和暑假。每年的七月如期而至,我的暑假也正式开始。

关上宿舍门离开学校之际,想到两个月后才回来,心里有些不舍,我是有多么喜欢住在学校。我曾说,人到中年半出家。住在学校,对我来说就相当于出家。

如果不是怀着“育人”的初心,就“教书”一事,以学生们努力的程度,还轮不到我去努力。因此,在学校每天的日常,是按时起床、吃饭、睡觉。工作之余,喝茶、阅读,偶尔约上年轻人去户外感受大自然的山水,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包括寂寞和孤单。

假期的到来就意味着出家结束,重新开启入家模式,每天最烦人的一件事情:吃饭。今天吃什么?什么时候吃?偶尔做一顿饭是一种生活情调,但顿顿做就变成一个负担了。

相比我的闲暇假期,朋友们却需要每天上班工作,访友在时间上不便。更不便的是,眼下经济下行,大家的整体心情不佳,自然也就没有愉快的气氛了。

在如此大环境下,人们有些过于悲观,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有钱人在讨论“润”学,想移民到异国他乡去享受自己以前赚到的财富。普通人则忧虑干了这个月的工作,下个月的工资是否还有地方可以拿,但求一份稳定工作。

这令我回忆起几年前经济上行的年代,那时候每个人觉得不赚它一个小目标,都不算完——那显然又过于乐观了。

与这个大环境相关的另一个事情,年轻人对读大学的选择。刚刚高考过去,成绩出来后,似乎也没有几家欢喜。

人们对于读大学的态度在迅速变化,毕竟当下就业是如此难,对学校和专业的选择在张雪峰将桌面下的现实指出来后,大家更加务实(PS 我个人觉得此时更不应随大流)。

今年大学生就业很艰难,毕业生数量大,工作岗位却奇少。高学历的人群都就业困难,考公考编竞争白热化,研究生去当大学宿管员,本科生去跑美团外卖,互联网大厂说裁员就裁员。

身边的教授和我说了几次,说她有一种读书无用论的感觉,说还不如我认识的修配厂的老板所做的事情有意思,花几千块买一个小面包车,改装成可以让我们出去户外玩的户外车。

学历贬值的方向是确定的。知识获取越来越容易,也就变得更廉价,我国高等教育已进入普及阶段,就像发达国家,读完博士本身完全不意味着有好工作,一英国教授曾说:你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那还读什么博士?

读书并非无用。比如攻读博士,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来说,文凭本身直接带来的世俗意义上的物质收获并不大,至少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但是在这一路的过程中,它间接带来的收获,我觉得很大,比如思维方式的开阔、高质量人际关系的拓展,自信心的建立、认知方面的提升…

这过程犹如爬山,登顶的风光固然可能不错(也可能很一般),但是沿途的风光和心路历程,克服重力的成就感,这比登顶本身意义更大,更有趣。

在过于悲观和乐观的两者之间,也许真正的常态应该是宁静的生活和内心。在无聊的假期中,我将再次去追寻生活中的平淡。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人到中年半出家,每逢假期便入家”上的58条回复

顿顿做饭不但是一种负担,简直是一种“刑罚”,吃什么,什么时候吃,每天问3遍;与顿顿做饭相比,更让人挠头的是顿顿洗碗。

家里人少,做啥饭是最愁的。人少还口味不一样就很麻烦。虽说已经不用上学,职场这乌七八糟的样,只想躺平,又躺不平,就很煎熬。

今年开始由我来掌厨了,老妈买什么菜我炒什么菜,对厨艺也是慢慢的提升。反正就两三个菜…很快就好。

但我关注的是纵向对比,收入是降到了十年前。不过也满足了,心里舒坦就好了。不能既要又要还要。课程上的一般不算多,初等教育可能上课比较多。

一天三顿泡面解决一切烦恼。加蛋 火腿 卤肉等等

每天最烦人的一件事情只是选择吃什么,这莫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对于有些人来说吃什么是最不重要的事(忙人),而对于另一些来人说吃什么是最重要的事(穷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