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重庆小记

月初,接领导任务,安排我去重庆大学出个公差。想起去年也是疫情期间,我代表当时所工作的公司去东北要一个多小目标的债。这次更是二话没说,答应领导完成这个差事,就当再次临危受命吧,何况我全世界走了差不多二十个国家和地区,但还从没有去过祖国的西南部,那就从造访重庆开始吧。

从清远坐上空荡荡的广清城际铁路(轻轨),1小时7分钟就到了广州白云机场,车票30多元,可以直接从12306上购买,实在感叹这基础设施太方便了。

印象中以前同学从湖南去重庆、成都上大学,坐火车要二三十个小时,这次飞机从广州到重庆只要2小时不到,疫情把机票更是压到三四百块钱,再次感叹这实在太方便。

重庆江北机场离市区很近,下了飞机哪怕坐地铁也只要一个小时就到重庆大学。如果打车的话,交通顺利情况下一个小时都不用。重庆给我的好感一下子就上来了。

来时会议通知说是四天会议,领导说可能2天就开完了,会议时间安排那么长有其它考虑。按我以前全世界的学术界开会经验,这“考虑”可能是留出2天方便大家游玩,我窃喜……

然而凡事有例外,这次开会完全开了四天,好几次晚上开到晚上12点以后。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编写行业标准,过程实在太磨人,大到规范制定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小到每个词语和标点符号都需要反复推敲,真真的咬文嚼字。

chongqing.jpg

不过对我而言,这完全是新的体验,新的学习,新的成长。成年人还能成长,就会感到幸福。

抛开繁忙的会议,我还是抽空以及在离开重庆去机场的路上逛了逛重庆市区。只有亲眼看、亲自体验,才有可能接触到这个城市的内涵。

置身重庆的街道上,这是一座山城,道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好些路在地图上显示存在,但走到交叉处时,就进入到“地下”,其实就是在路的上面建了广场。面对这样的交通路线,当地司机说,地图导航有时候也出错。

chongqing2.jpg

沙坪坝这个老城区作为教育区域,虽然有些上世纪的老旧感觉,但和这个城市其它地方一样,都很干净,连地下道这种少有人关注的地方,卫生情况也是一丝不苟,我猜大概这个城市的管理水平还不错。

吃了很多次重庆小面,我第一次尝试了一碗重庆的重庆小面,一碗闹市区的小店,只需要7元钱,并不因它在重庆大学校门口而加价,更不因为店里挂着香港明星曾志伟到此一吃的照片而加价。你要是愿意加2元还可以要一大份量,够一个大老爷们色香味俱全地填饱肚子。从这碗面看得出这个城市消费不算高。

当然,重庆的房价似乎也不高,2万多元一平方的价格已经是中高端的价格——重庆是一个直辖市,对比佛山这种满地城乡结合部也近2万元的价格,重庆人的幸福感大抵有低房价的贡献。难怪我一个发小前几年就从广州来重庆买房把家安在了重庆。

开会时,会议组织者经常吃饭时给我们送上盒饭。每份盒饭五个菜,荤素搭配,五颜六色,米饭上还有开胃的小咸萝卜,广东人必不可少的饭前汤也有一份,再附上水果和酸奶……我无比感激地对会议组织者领导说:“我走遍全世界,这是目前遇到配置最高的盒饭!”足见重庆人的好客之情和对生活的热爱啊,哪怕一份盒饭也是内容十足,仪式感满满。

瓷器口.jpg

嘉陵江.jpg

来重庆自然少不了火锅。刚开始几天,我接连两顿被不同的朋友安排火锅。每家火锅店都是客人满满,来晚了还要排队等候。一锅火锅,上面漂着红油,红得像火一样红艳。与火锅的热气腾腾一样,人们的说话声音也鼎沸,哪怕同坐一桌,说话基本靠喊。我一个老乡朋友说,重庆的火锅是典型的码头文化,久未上岸的船夫一上码头,就着火锅开吃开喝,骂爹骂娘骂领导,所有开心与不开心的,都在当下的火锅里。

当然对于我来说,第三天夜宵时,参会的朋友们坚持要尝重庆火锅,由于我已经接连吃了两顿火锅,前一晚还喝吐了,于是只好坐在桌子旁喝了一杯水。我怕我再吃的话,这辈子再也不敢碰火锅了,留个念想吧。

听说来重庆不去解放碑,相当于去北京没有去天安门。临走时,我特意去重庆的地标——解放碑看了看。出租车司机说这座碑是蒋委员长时期立的,而我同学之前告诉我立碑之人是刘邓大军的刘大将军。我亲自去看了一下,也搜索了一下背景信息,发现他们两种说法都对,这块碑就是历史的见证。

解放碑四周高楼林立,这大概是当年立碑时没有预料到的。我打算登上重庆的最高楼——339米高的重庆环球金融中心WFC会仙楼,俯瞰整个重庆市中心。

解放碑.jpg

WFC.jpg

购票前,售票的美女服务员指着旁边的实时监控画面友情提醒我:您登上楼顶后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能接受吗?我感觉他们的服务真好,消费前友情提醒。她的意思是楼上受雾气影响能见度,不能接受可不买票。但总还是要身临其境才有真实的感受,何况他们如此温馨的服务,便顾不得128元的观光门票,就像当年带着比利时人逛遍上海陆家嘴商圈里的所有高楼一样,上楼了。

登上这渝中之颠,虽然雾气重重影响能见度——毕竟我在重庆的五六天时间只有一天有一点点冬日暖阳,总还是见识了解放碑这片区域的全貌。就像当年站在三峡大坝上,湖面也是一片雾气,两岸秀丽风光并没有出现在视野中。要完全看清视野范围内的风光,大概还是需要缘分的。

说起服务员,也许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住酒店下面的饭店里,碰到一个服务员姑娘,长得真是漂亮。有多好看?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差点想和同行的朋友称赞一声,只是为了防止失态,才把念头忍下去了。

川渝不分家。朋友告诉我川航服务很好,于是回程航班我特意选了川航。川航的姑娘们,长得都像一模子里刻出来似的,高挑灵气,苗条得得连该有肉的地方都没有肉了——大概上帝是公平的,当然,我欣赏自然美。

更有意思的事情是重庆人对陌生人的称呼。和朋友晚上在外面吃完饭,代驾司机亲自跑到地下停车场,一上车客气地对我们说:“两位老师坐好,很高兴为你们代驾。”

我很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还没有等司机说,我朋友赶忙解释:“在重庆,称呼陌生男性都是叫老师。”重庆是如此尊师重教吗?在广东,陌生人可能会叫我“靓仔”,也可能称呼“老板”,而我内心对这两个称呼都不认可。

可惜公差时间太短,会议任务重,我在会议结束后要立马回广东享受南国冬日暖阳。如果有机会,以后还要来重庆多待点时间,进一步体验这座西南城市,也许就不再是重庆小记了。

WFC2.jpg

“重庆小记”上的16条回复

老师应该是被芒果台带偏了,现在整个江浙都喊老师了。。
¥128可能有点冤了,你早说的话我可以给你指个地方,去年去玩的时候住的旅店,完全免费还角度更好。。

我对老师这个称呼还是比较抵触,对非老师叫:“老师老师”,总是感觉是骗子或者传销群里的称呼,除非知道对方是学校里的老师和导师等,否则一般我叫人都是XX先生和XX女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